牛金博:解析中国“黑社会”

  某种程度上讲,” 社会” 是个可怕的概念。当” 奴隶” 加上” 社会” 时,就意味着某个时期或阶段,整个世界就定位在了” 奴隶” 性质的范畴中。” 黑+ 社会” 的世界是一个黑暗的、见不得光的阴暗世界,是一个地下社会,一种独立于正常社会、具有反社会的价值观念、文化心理、严密的组织形式的犯罪团体。它具有政治保护和资本支持,进行职业犯罪活动。它的存在是不合理不合法的,对人类社会的进步是起破坏性作用。

  黑社会犯罪:一个世界性的难题

  世界上最著名的黑社会组织当数意大利黑手党。目前,他们控制了意大利约20%的工商企业,年营业额约占国民生产总值的15%。他们将大笔资金用于行贿官员或直接参与政治活动,演绎了无数黑金政治的丑闻。在美国20世纪50年代,黑手党势力就已遍布全国各大城市,目前主要由” 五大家族” 控制。

  俄罗斯的黑社会近10年来发展十分迅速, 1996 年,俄黑社会犯罪组织的数目已由戈尔巴乔夫时代的785 个上升到8000个,他们控制着50%的非国有企业和60%的国有企业。而且,俄罗斯的黑社会已经长驱直入欧洲,对西欧国家的治安造成恶劣影响。此外,日本的山口组、台湾地区的竹联帮、香港地区的14K 等也令人们谈虎色变。

  黑社会组织的犯罪行为往往同掠取经济利益有关,比如欺行霸市、偷窃抢劫、走私贩卖毒品或军火、组织偷渡、操纵色情业……这些行为无疑极具风险,然而,与高风险相伴而来的自然就是较高的经济利润,从这个角度来说,黑社会也可视为一种经济组织,而且它的暴利是一般经济组织如普通公司很难达到的。

  经济全球化是当今世界的一个显著特点。参与经济全球化的主体主要是以跨国公司为代表的经济组织。黑社会作为一种利润极高、组织极其严密的组织,其” 跨国” 的发展势头实不可低估。

  跨国犯罪的激增是黑社会全球化的主要表现。走私贩卖毒品和军火、组织偷渡,利润极高,国际黑社会组织十分热衷于此,这类跨国犯罪行为数量一直呈上升趋势。据联合国提供的统计数字,近年来国际偷渡集团通过组织偷渡人口所获取的非法利润已从1991年的26亿美元,攀升到去年的70亿美元,而一些民间团体预测,现在已高达150 亿美元。

  洗钱活动的猖獗也是黑社会犯罪全球化的表现。全世界每年由走私贩卖毒品和军火、贿赂官员等活动产生的黑钱高达6000亿美元,为了让这笔钱合法化,也为了更好地逃避各国或各地区政府和警方及情报部门的追查,黑社会组织一般都在国际上洗钱,这来得更隐秘。一些金融系统漏洞较大的太平洋和加勒比地区的小国就成了国际黑社会的” 洗钱天堂”.

  近年来,黑社会全球化速度加快。俄罗斯的黑社会组织在德国、以色列、美国等29个国家建立了基地。俄黑手党还同其他国际毒品走私集团、洗钱团伙和非法军火商取得联系,结成了一个庞大的有组织犯罪网。去年,美国华尔街股票市场6000多万美元诈骗案就是俄罗斯黑帮勾结在纽约的意大利黑手党的” 杰作”.

  正走向联合的国际黑社会组织把目光瞄准了那些政治经济不稳定的第三世界国家,企图通过黑钱贿赂官员,从而圈大势力范围。近年来中国大陆黑社会已开始内外勾结,主要是港澳台地区黑社会势力的渗透和影响所致。香港的”14K” 有10万人的规模。澳门的” 和东安” 有2 万人。台湾的” 竹联邦” 和” 四海帮” 都有10万人。近年来,他们利用旅游探亲商贸合作投资办厂等途径,进入大陆发展组织。

  涉港澳台的黑恶势力与境内黑恶势力相互勾结,实施绑架、敲诈勒索、组织偷渡等犯罪活动,时有发生。一些境外黑社会犯罪分子以商人等身份为掩护入内地作案,具有很大的隐蔽性。境内外黑恶势力相互勾结,联手作案大都以外商、侨属、企业家等为作案目标,以绑架、抢劫、敲诈勒索等为主要形式,涉案金额很大,影响十分恶劣。这类案件以沿海地区为主,并逐步向山区蔓延。厦门、福州就查获了多起这样的案件。去年7 月17日,王峰等6 名犯罪嫌疑人窜入位于福州市中心的山水大酒店,绑架港商郑某,勒索赎金港币1000万元,后通过地下钱庄实得港币300 万元。一些黑恶势力还伙同境外黑社会犯罪分子,大肆组织偷渡活动,从中赚取巨额运输费、介绍费等。厦门市查获的台湾人李建毅等14人组成的偷渡集团,先后组织了5 批134 人偷渡台湾。

  最猖獗的是” 四海帮” ,6 个骨干4 个到了上海,计划将总部迁到上海滩。如果我们对国内的黑恶势力不极时给予严厉的打击,一但他们与国际黑社会结成联盟,再想铲除会更加困难。

  中国黑恶势力:尚未成为” 社会”

  中国的黑社会,可以说自古就有,据说形成于两千多年前的春秋战国时期,但在相当长的历史时间里没有成什么大气候,主要是社会动荡时军阀们说了算,黑社会没地位;等社会安定了,又是皇帝说了算,黑社会又成了镇压对象了。黑社会扬眉吐气的日子主要是在本世纪初,在30~40年代形成了高峰期,这与中华民国总统蒋介石的大力扶植关系很大,但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在大陆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主要活动范围被迫转移到了海外,在大陆上至少绝迹了三十年。

  最近二十年,中国黑社会走了一条” 出口转内销” 的路子,又杀回来了。形成了中国大陆版的黑社会。之所以叫中国大陆版的黑社会,是因为大陆的黑社会还处于初级阶段,大多数是黑帮,具有黑社会组织的雏形,组织发展得还不够成熟,尚未形成成熟的规模庞大的黑社会组织。警方称之为” 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犯罪团伙”.专家的见解是” 初生的暴力型犯罪集团”.同国外成熟的黑社会组织相比,我国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在总体上还停留在较低层面,还比较幼稚。大多数犯罪团伙的” 势力范围” 和人数很有限,组织也不够严密,一些黑恶势力还没有自己的名称。从总体上,中国的黑恶势力还没有发展成为真正意义上的黑社会。

  然而,它毕竟染上了黑社会的气息,有了中国式黑社会的特征:如通过结拜把兄弟等方式结伙;内部有严密的分工和纪律;有内部的隐语暗号;活动处于隐秘状态;有政治保护伞,即官匪勾结,警匪勾结。

  值得注意的是,有个别的犯罪集团已经具有了典型的黑社会组织的特征。他们内部已形成明确的责任划分:有人专门负责杀人抢劫;有人经营合法产业,为非法所得进行洗钱,在此基础上还建立起一整套财产分配和福利保障机制。有些” 老大” 还拥有专门为其出谋划策的” 军师”.

  目前中国黑恶势力犯罪比较猖獗,无论城市还是农村,都出现了名目不同的带有黑社会性质的帮会组织,在城市,黑恶势力更加猖獗。在农村,许多地区出现带有封建帮会性质的黑社会组织,如四川的安岳县就有50个,湖南益阳地区有250 个3120人,河南商丘地区121 各142 人。虽然经过几次严厉打击,但仍然在不断出现。当前黑恶势力的违法犯罪活动已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稳定,成为影响人民群众安居乐业的严重祸患,突出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采取暴力、恐怖手段,肆无忌惮地杀人、抢劫、绑架人质、强奸污辱妇女、敲诈勒索、走私贩毒等各种犯罪活动。二是作案手段凶狠残暴,令人发指。有的持枪持械一次杀死杀伤多人,有的公然袭击杀害公安民警;有的动辄使用挑脚筋、剁大腿、砍手掌等残酷手段,摧残折磨受害者;有的帮伙之间为争夺地盘,划分势力范围,刀枪火拼。三是称霸一方,横行乡里,欺压百姓。在一些城镇、乡村,” 村霸” 、” 市霸” 、” 街霸” 、” 行霸” 、” 厂霸” 、” 矿霸” 、” 路霸” 等横行乡里,鱼肉百姓,人民群众敢怒不敢言。他们结伙滋事,聚众斗殴,欺行霸市,强取豪夺,强买强卖,欺男霸女,设赌抽头,强迫、组织、容留妇女卖淫,有的甚至企图篡夺基层政权,对抗党政机关。四是不择手段暴敛财物,疯狂攫取经济利益。他们还往往以暴力或行贿手段,占据某些行业,非法垄断经营。在一些地方,如果没有黑恶势力的允许,建筑工地就不能开工,娱乐场所就无法经营,市场就无法营业。五是充当打手、杀手。他们有的专门看护地下赌场、色情娱乐场所,充当保镖;有的插手经济纠纷,使用暴力、胁迫等手段替人催款讨债;有的干扰司法公正,充当” 地下法庭” ,替人摆平事端。六是境外黑社会渗透加剧,内外勾结跨境作案。一些境外黑社会分子潜入内地,网络地痞流氓,发展组织,进行走私、贩毒、偷渡、拐卖人口、洗钱、诈骗等犯罪活动。

  虽然比起国外的黑社会尚有差距,但中国目前的黑恶势力造成的危害同样巨大。一些黑社会性质组织频频制造恶性暴力事件,给人民的生命安全造成威胁;严重干扰社会经济秩序。而且他们的犯罪行为正逐步升级,对公共安全形成挑战。黑恶势力对人们心理的影响十分严重,一些百姓甚至因此丧失了生活安全感。

  目前,黑恶势力的组织化程度已经达到一个小社会的程度:具有社会的结构、功能和运转管理方式,而且人数众多。

  有复杂严密的组织系统和规章制度,核心成员多固定,内部等级森严,对违反组织规定的成员有一整套惩戒措施。长春梁旭东犯罪集团 效仿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闽浙的” 三合会” 、湘鄂黔的” 哥老会” 、上海的” 青帮会” 等黑社会组织的一套做法,而且还有他自己的创新和发展。为了牢牢统治手下这些乌合之众,他在组织内部建立了金字塔状的组织体系,即塔尖为” 老大” ,” 分舵” 居中间,再下是” 领班” ,一般成员为座底,等级森严,分工明确。此外,他还亲自为成员们立下” 家规” :” 对组织要绝对忠诚,中途不可退出;下级有事不能自作主张,必须向上级请示报告。” 违犯者要受到” 剁手指” 、” 打折腿” 的” 家法”惩治。的骨干成员每月均能领取800 元至3000元的工资,每周有一次” 例会”.

  四川宜宾的黑社会性质组织” 狄绍伟集团” 制定的《员工手册》共四章十七条,内容包括对出卖、背叛、损害组织利益、不服从命令的处以割舌、挖眼、切指、断双手、断双腿等处罚,直至处死。

  制造常德劫案的张君犯罪集团从1994年至2000年的6 年时间里,流窜重庆、湖南、湖北三省市,作案12起,杀死22人,杀伤20人,掠财500 多万。张君为首的犯罪群体,就已经有相当的黑社会组织特征:组织结构形式严密,内部管理有序,有严格的入会规矩(像每一个加入组织的成员必须首先至少有一桩命案在身)和成员行为规范。

  福建省吕其太犯罪集团成员23人,由13名骨干成员按9 个” 股东” 集资8 万元,形成股份制” 公司”.” 公司” 账目、货物运输、打人抓人、疏通关系等都有专人负责,集团成员分头包办各村镇乃至外县、区的竹笋、猪皮、液化气等垄断经营。他们还建立相应的经济保障制度,明确规定因” 公司” 事务造成个人财物损失或身体伤害以及打通关节所需的一切费用,均由” 公司” 实报实销。在严密组织下,该团伙从强买强卖迅速发展到公然打、砸、抢,开设赌场,手段十分凶残。1999年以来,受害群众近万人。

  有一定的” 势力范围”.我国黑恶势力,大多属于初生的暴力型犯罪集团,活动带有社区性的特点。从目前情况看,还没有出现像欧美的黑手党,香港、澳门、台湾地区的活动多年规模庞大的黑社会组织,也没有像旧上海的青红帮,拥有10多万成员,势力渗透到各地各部门的组织。但现今中国的黑恶势力都有一定的势力范围,在一个城市、一个村镇,甚至一个街区,坚决不让其他黑恶势力涉足自己的地盘,有的在经济领域把持某一行业的经营,垄断某一市场的产供销等。前不久,河南省警方破获的郑州一个由王张勇为” 帮头” 的黑恶势力,他们” 管辖” 的范围就是当地的一家” 天马鞋城” ,相当于政府街道办事处的管辖范围。有时,也会发生几个团伙跨地区多帮派联合行动。这种联合不仅局限在大陆,

  把犯罪作为一种职业。长期从事一种或几种犯罪,在一些地方,如果没有黑恶势力的允许,建筑工地无法开工,娱乐场所无法开业,集贸市场无法经营。黑恶势力在进行行业垄断的同时,大肆暴敛钱财。在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县,以郑卫国为首的带黑社会性质犯罪团伙采取暴力恐吓等手段,垄断了该县的土方工程,谁敢同其竞争,谁就会遭到残酷迫害。去年5 月,郑卫国一伙将竞争对手张某绑架,进行恐吓、殴打,并残忍地用开水将张某烫成重伤。

  在湖南省衡东县,被称为” 庄县长” 的黑恶势力头目庄湘吉,靠贿赂打通”关节” 包揽了一千多万元的工程,倒手后一次非法获利五百多万元。

  装备也日益先进。河南许昌摧毁的吴新太犯罪集团就拥有五连发猎枪、六扣转轮手枪等200 余支。人数一般较多,成员相对稳定。从最近一些材料来看,人数多在三五十人,少数团伙可达上百人。反社会性强。许多黑恶势力作恶多端、残害群众,甚至连警察都不放在眼里。河南开封就曾发生过黑恶势力袭击警察、围攻派出所的恶性事件

  有一定的经济实力。所有的黑恶势力都在积累财富,或是偷拿抢掠,或是走私贩卖。

  贩毒越来越猖獗。80年代以来,国际毒品泛滥,贩毒分子与大陆黑社会勾结,贩卖毒品。辽宁省原来毒品甚少,现在沈阳、鞍山、丹东、营口、阜新等城市已形成” 地下毒品一条街”.原先的古丝绸之路,目前已是” 贩毒之路”.

  盗窃文物越来越多。这几年三峡工程开工,具有3000多年历史的三峡成了黑社会盗卖文物的热点。德国媒体披露说,” 现在到达西方国家的中国文物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甚至连新石器时代的东西也大量涌进。”

  拐卖人口愈演愈烈。黑社会组织已经由拐卖妇女儿童发展为专门组织偷渡,向海外非法移民而谋取暴利的犯罪组织:蛇会。这种黑社会集团由境内外不法分子组成。盘踞在美国纽约的华裔” 福青帮” 是最大的境外黑帮组织,每年有10万左右的福建人被他们安排到美国。

  从事非法的政治活动。有些黑社会组织在从事经济活动的同时,还从事非法的政治活动。例如,上海、湖南、广西等地的” 中国黑手党” 、” 梅花帮” 、”群龙帮” 等黑帮组织。目的是:颠覆共产党的政权,制造影响国际的政治事件。

  中国黑恶势力形成的原因

  为什么黑社会能卷土重来呢?主要是最近二十年我们这里产生了滋养黑社会的土壤。其实不光是一个黑社会,还有许多坏事都是最近二十年卷土重来的,比如嫖娼、吸毒、赌博、走私等等,都是在这同一块” 沃土” 上获得新生的。中国封建帮会的影响和境外黑社会组织的渗透,也为中国黑社会犯罪提供了样板。中国黑社会猖獗的主要原因:客观上。农村盲流人口涌入城市,迫于生活加入黑帮;是黑社会帮会团伙产生的重要原因。主观上。党政官员腐败,警匪勾结,造成扫黑障碍。

  贫富差距拉大。转型时期的中国的改革开放,推动中国向现代工业社会迅速转型,由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在这种转型中,一方面是生机和活力的迸发,另一方面又势必伴随着新旧体制、新旧观念之间的剧烈冲突,而整套行之有效的社会保障体系和防范机制还没有确立。由此,导致流动人口泛滥成灾,失业待业人口大增,社会控制失范。转型期的” 综合症” ,恰恰是包括黑恶势力犯罪在内的各种犯罪活动滋生的温床。失业下岗的城镇就业形式,也是黑恶势力犯罪组织形成的关键原因。

  这几年,全国城乡流动人口5000到8000万人,盲流涌入城市。50年代,上海流动人口10万,1988年29万,增加了20倍。1998年近300 万,增加30倍。外来人员犯罪率占上海发案率的1/3.他们找不到工作,就结帮作案,扒窃为主的” 新疆帮” ,诈骗为主的” 贵阳帮” 、” 安徽帮” ,以盗窃为主的” 苏北帮” ,抢劫为生的” 东北帮” ,盗卖车船的” 温州帮” 应运而生。

  据不少专家说,我们国家的贫富差距的” 基尼系数” 已经进入世界领先的几个国家的行列之中了。贫富差距扩大必定造就了许许多多的” 红眼病” 人,看见别人先富起来了,特别是发不义之财先富起来的人,眼睛就格外的红,于是拿起一杆” 共产” 的老枪,再” 共产” 一次吧。

  不过” 红眼病” 人不是” 共产” 的主力军,主力军是由于贫富差距扩大而变成赤贫的穷人,包括农村的贫困农民和城市的下岗、失业人员,人数巨大,多达几亿人,只要有万分之一的人出来闹事就会搅得天下大乱。

  黑恶势力的迅速” 发展” 还得益于他们与某些” 公仆” 的相互利用。黑恶势力虽然有了” 人力资本” 了,但发展的条件还不够,还需要” 公仆” 出面来扶植一下,才能茁壮成长。按理说,” 公仆” 本应该是黑恶势力的对立面,是维持社会正常秩序的一方,但偏偏这二十年我们的某些公仆也得了” 红眼病” ,病得还不轻,哪些权高位重的” 公仆” 忙着瓜分国有资产,哪些权低位卑,够不上瓜分资格的就忙着到社会上去搜刮小老百姓,他们直嫌自己搂钱的手指头太少,速度太慢,哪里还有时间对付黑恶势力,维护社会治安。

  不过,光是埋头搂钱,埋头搞权钱交易,不管黑恶势力的公仆,还算是好的了,现在最新的潮流是” 权黑交易”.但官员毕竟是官员,明抢明夺明打明杀的事情还是不能亲自干,还要维护一个官员的形象,那么找谁来干呢,有需求就有市场,当然是黑帮来干最合适,这是黑帮的本行么。湖北老河口市原公安局副局长雷新元因涉嫌贩卖枪支被查,怀疑是自己的司机举报,就指使与其结盟的黑恶势力” 北霸天” 团伙予以报复,将司机刘某砍成重伤。

  黑帮们当然也不会白干,也会有好处,至少可以” 堂堂正正” 地犯罪了,不用担心政府来抓了。前不久央视新闻里报道,郑州的一个街道(相当于乡镇一级政府)就把本地区的社会治安工作委托给了一群黑帮,任由这群黑帮乱打乱抢、收保护费等等,自己再收下黑帮们的” 上贡”.而替政府收费的黑帮们居然还给自己起了一个光明正大的名字,叫什么” 治安管理委员会” 之类的,真够幽默的了。

  警匪勾结,官匪勾结,已是公开的秘密。

  黑恶势力的迅速蔓延得益于他们用金钱编织出的那张庞大的关系网和保护伞。黑恶势力会为获取更多的财富,他们向政治领域渗透,培植黑帮势力,千方百计渗入党政机关和司法系统,贿赂国家党政干部,寻求” 保护伞”.腐败是黑恶势力滋生的社会条件。

  警方破获的几乎所有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背后都能找到腐败的影子。以至引起了百姓” 警匪一家亲” 的非议,警察们非但不去抓黑帮,反而为黑帮们” 保驾护航” .

  吉林省黑恶势力” 于氏三兄弟” ” 保护伞汲及几县公安局民警;西安市郑卫国黑社会性质组织其” 保护伞” 就是长安县财政、公安、交通部门的腐败分子五人。湖北省老河口市公安局原副局长雷新元,是以余林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最大的” 保护伞” 之一。湖南省的” 庄湘吉” 黑社会性质组织,其后台和” 保护伞” 就是衡东县原县长张泽静。

  上述的湖北省老河口市公安局副局长雷新元与黑社会相勾结杀人案发后,中央办公厅专门函告当地:” 请严肃查办,两个月内报结果”.而在关系网的作梗下,此案不了了之。公安部向中央进行了如实汇报:” 北霸天” 的后台就是原公安局副局长。这一事实惊动了中央有关领导同志。2 月8 日,有关领导指出:打击黑恶势力,要充分正视来自内部或外部的阻力和干扰,黑恶势力之所以能在一个地方长期称霸一方,就是因为他们有保护伞,编织了复杂的关系网。在打黑除恶的同时,要清理政法队伍内部的腐败分子,和同流合污的违法犯罪分子。对党政队伍的腐败分子,充当黑恶势力后台的,要坚决依法惩处,绝不手软。有关领导同时要求” 把公安局副局长追捕归案,彻底查清其犯下的罪行,依法严判。” 据了解,雷新元因一起刑事案件本来已被判刑3 年,但是第二年,他就通过保外就医,不知去向。

  浙江温岭张畏黑社会性质组织就用金钱” 控制” 了一批当地官员。初步调查显示此案涉及党政机关干部42人,司法机关干部15人,金融机构干部10人。其中包括前温岭市公安局局长杨卫中和温岭市前市长周建国。他们对张畏的关怀” 无微不至” ,张畏在温岭的别墅围墙上甚至有一块写着” 温岭市公安局重点保护单位” 的牌子。

  黑恶势力正在染指基层政权,严重破坏党和政府的形象。

  黑恶势力在非法聚敛了大量财富后,就会在以黑护商、以商养黑的同时,或捞取政治资本,或拉拢腐蚀党政干部,寻求” 保护伞” ,再以官护黑,完成其作为黑社会的最后嬗变。

  河北省破获的李建设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犯罪团伙,仅1998年春至2000年6 月,经李建设密谋策划或直接出面,该团伙先后绑架作案13起,绑架人质12人,榨取48.8万元,案件涉及到北京、天津、山西、河北等省市的13个市县。头目李建设竟是一个村的党支部书记。

  河南省虞县利民镇的何长利犯罪集团,在1993年5 月利用人大换届选举之机,由十几个拜把子成员上下活动,将何推举为副镇长。之后,何长利又利用手中的权力,将他的亲信安插在镇司法所当副所长。镇里七个基层支部中有五个支部书记、十个镇企业中有七个负责人是” 他们的人”.

  吉林省长春市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的” 龙头老大” 梁旭东,自1994年以来,网罗纠集社会上的刑满释放和不法人员,称霸一方,进行有组织犯罪活动长达4 年之久,做案58起,涉及15项罪名,先后杀害、伤害、致残被害人51名。而这样一个负案在身,恶名昭著,公安机关正在缉捕中的” 黑道人物” ,于1995年10月,在其哥哥梁晓东的” 运作” 下,竟得到了某些领导的” 关照” ,以一个假大专文凭和某事业单位” 保卫科长” 的假身份,办理了聘用干部手续,调入长春市公安局,摇身一变成为朝阳区分局刑警队侦查员。受害人,多次到省、市有关部门上访,省、市领导多次批示要求查清此案,严惩凶手。而负责办理此案的长春市某区公安分局,却以一般治安案件草草处理了。现已查明,此案共涉及党员干部35人,其中处级以上干部12名,政法干警24名。

  辽宁省沈阳市警方不久前摧毁了一个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其头目沈阳” 黑道霸主” 、沈阳市嘉阳集团董事长刘涌,纠集一大批劣迹斑斑的不法分子疯狂作案。刘只要看中了某块地皮,便通过武力霸占到手,暴敛钱财,大搞房地产” 砸拆” ,滥杀无辜,已经到了极其残忍的地步。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作恶多端的犯罪分子,竟然是沈阳市人大代表。

  黑恶势力头目本身就有在个别地方占据要职的,他们自身的能量,足以” 自我保护”.东北某市,黑恶势力头目竟是市政协法工委副主任。上级公安机关对其进行调查后,当他感到不足以” 自我保护” 时,在奇怪的氛围里,这位” 黑老大” 突然跳楼自杀。

  当地的保护伞于是向公安机关兴师问罪,反正黑帮头目已经很讲义气地永远闭上了嘴,不会供出谁了。承办案子的公安民警没有当上” 英雄” ,反而承受了巨大的精神压力。

  浙江温岭黑社会性质头目张畏,为了改变身上的” 黑色” ,积极向政界渗透,摇身一变成为某县政协副主席、企业家协会副会长等。

  黑社会并不仅仅如人们想像的只是有组织、有策划地实施犯罪行为,他们还通过各种手段向政界渗透,获取政治上的庇护甚至直接得到政治权力,这是黑社会最大的危害性所在。

  一位法学专家深刻地指出:反社会的黑恶势力与政治、权力相结合,必然会严重破坏社会体系的正常运行,甚至于影响政权的稳定。因此,打黑必先反腐,必须要深挖和严惩黑势力在党政机关、司法队伍中的” 保护伞” 和” 黑后台”.

  打黑需用重典

  真要” 除恶务尽” ,首先要除掉黑帮的” 保护伞”.我们应该汲取俄罗斯的教训,他们和我们的情形非常相似:前苏联解体前后,才出现黑社会组织。由于官方对” 官匪勾结” 打击不力,扫黑一直效果不佳,以至于今天的俄罗斯黑社会犯罪异常猖獗,难以根治。

  去年12月11日,公安部召开全国” 打黑除恶” 专项斗争电视电话会议,吹响了向黑恶势力进攻的号角。世纪之交的神州大地上,一场” 打黑除恶” 专项斗争骤然掀起。” 猎狐行动” 、” 迅雷行动” 、” 狂飙A 行动” 、” 零号行动” ……相继展开,拉开了自1983年” 严打” 以来最为严厉的专项斗争的帷幕。

  在公安部这次” 打黑除恶” 专项斗争实施之前,最高人民法院作出司法

  解释,对于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规定的” 黑社会” 性质组织作出了明确规定,” 对于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和后台,包庇、纵容犯罪,甚至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活动的国家工作人员,不论是谁,都必须坚决依法严惩,不允许任何人有超越法律的特权。” 这是最高人民法院在发出” 严打” 整治通知中特别强调的。

  在这次专项斗争中,各级公安机关排除阻力和干扰,冲破关系网,打掉了一些” 保护伞”.吉林省公安机关在侦破” 于氏三兄弟” 案件中,挖出了由个别政法干部撑起的” 保护伞”.西安市公安机关在打掉郑卫国黑社会性质团伙的同时,挖出了长安县行政管理部门的五名腐败分子。”.

  ” 打黑除恶” 专项斗争开展以来,各地警方捷报频传,黑龙江肇东的蒋英库、河北曲阳的李建设、陕西西安的郑卫国、湖南衡阳的邱敬易、湖北襄樊的余林、甘肃兰州的李氏四兄弟等一批罪大恶极的黑帮头目纷纷落入法网。一大批强拿恶要、欺男霸女、罪恶累累的” 街霸” 、” 市霸” 、” 村霸” 、” 菜霸” 、渔霸”等恶势力犯罪分子被绳之以法,为社会铲除了毒瘤,为群众消除了祸患。各地也屡屡破获黑社会犯罪团伙,” 扫黑” 捷报频频,不仅在财产和人身安全上维护市民的直接利益,稳定了我们的社会,而且一定意义上让国人从精神上淡化了对黑社会的恐惧心理。

  2001年1 月9 日,吉林省四平市。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首犯孙长春被判死刑,执行枪决。这是” 打黑除恶” 斗争开始后,全国第一起公开宣判的黑社会性质有组织犯罪案件,打响了对首犯处以极刑的” 第一枪”.随后全国各地对黑恶势力及其保护伞给予了毁灭性的打击。

  2000年4 月11日,郑州召开了庄严的” 严打” 整治公开逮捕公开宣判大会。会后,17名罪大恶极的罪犯被押赴刑场,执行枪决。

  同日,哈尔滨市召开” 严打” 整治斗争公捕公判大会。对22起重大刑事案件中的53名涉案人进行了公开宣判,其中23人被依法判处死刑。会后,张连滨等7名罪大恶极的罪犯被押赴刑场执行枪决。

  同日,西安市举行了声势浩大的” 严打” 整治斗争公开宣判大会,以犯因杀人、抢劫、强奸等对牛建民、苏军强、郭崇新等10名罪犯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此判决均系终审判决,公捕公判大会后,当即押赴刑场,执行枪决。

  同日,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会上公开宣判了杀人、抢劫、盗窃等七案二十一人,其中一审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十四人,七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七人。

  根据公安部的部署,在这场为期10个月的专项斗争中,全国将投入100 多万的警力。人民法院也及时审理了一大批黑恶势力犯罪案件,严厉打击了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激浊扬清、标本兼治。在这次” 打黑除恶” 专项斗争的带动下,人们有理由坚信,黑恶势力必将土崩瓦解于我们这个依法治国的伟大时代! .

  作者:牛金博

本文链接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