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加平:美国为什么不敢认定“911”是萨达姆干的?

  我在9 月22日写的《“911 ”超级恐怖袭击是谁干的?》一文中谈到,从美国方面传来的消息得知,在“911 ”事件发生后的第2 天,美国舆论普遍认为这是伊拉克的萨达姆干的,因为这次恐怖袭击事件的事实已经充分表明,这是一次精心策划的国家对国家的战争性行动,而绝对不是普通意义上的非军事恐怖活动。在最有可能干的巴勒斯坦的哈马斯、塔利班庇护的本。拉登和伊拉克总统萨达姆这三者之中,只有萨达姆最具备能够这样干的复仇动机、实力、财力和能力。而在事件发生以后伊拉克不仅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没有谴责恐怖主义的国家,而且反而赞颂“911 ”袭击是“世纪行动”。萨达姆还反唇相讥地抨击美国这是霸权主义的罪有应得,美国应该为其“反人类的罪行”受到惩罚,萨达姆的这种态度也增加了人们对“911 ”是伊拉克所为的猜疑。

  但到了第3 天,即9 月13日,美国的舆论导向却急速转变,几乎所有媒体都认为这是得到阿富汗塔利班庇护的“恐怖王”本。拉登干的。之所以会有这种变化,据美国方面传来的消息说,是因为美国夏威夷的一位大学校长在接受电台采访时表示,虽然他也认为是萨达姆干的,但美国绝对不能说是萨达姆干的,而必须要说是本。拉登干的,因为如果不这样认定,美国将会招来更为严重可怕的灾祸。

  此言一经传出,美国舆论顿时不约而同地纷纷转向,各种媒体都认定是本。拉登干的而愤怒声讨之,国务卿鲍威尔很快宣布已经确认本。拉登是这次恐怖主义袭击事件的首要嫌疑犯,美国国防部也立即开始对巴基斯坦施压,要求巴允许美军飞越其境打击本。拉登和庇护他的阿富汗塔利班。这以后,尽管塔利班再三声明这件事与他们无关,也不是本。拉登干的,本。拉登也两次声明自己没有干这件事,但是美国军政官方、大小媒体却都一口咬住本。拉登不放。布什总统也在9 月15日完全确认并正式宣布本。拉登是这次“911 ”恐怖袭击的首犯,并进一步宣布美国进入国家紧急状态和战争状态,发誓要进行一场反恐怖战争,把本。拉登辑拿归案。

  此时,对于伊拉克的萨达姆却不去多提了,尽管不久以后也有英国报纸报道称萨达姆在“911 ”事件两周前就命令伊军进入自海湾战争以来的最高戒备状态,而伊拉克也一直在给本。拉登提供资金、后勤支援和先进武器的训练,这种支援和训练在过去的几个月里“异常频繁”,又说萨达姆的两个妻子也在伊军进入戒备状态后撤到离巴格达以北100 多英里的萨达姆家乡提克里特躲藏起来。中央情报局也宣称有证据表明本。拉登的助手在“911 ”事件发生前曾与伊的情报部门有接触,这一切都证明萨达姆“显然已经预料到会发生大规模袭击,你不由得会怀疑他怎么能预料得到的”等,而以国防部副部长沃尔福威茨为代表的鹰派主张在打击阿富汗的同时也应打击伊拉克和黎巴嫩。但媒体的这些报道也仅是一提而已,最多只把萨达姆放在与本。拉登有干系的次要位置上,并没有大的张扬渲染,“鹰派”的主张显然也未占上风,看来政府和媒体似乎都不想以此影响或取代“911 ”是本。拉登干的这个舆论主流方向。

  明明知道最有可能也最有能力和实力可以干“911 ”恐怖袭击的是伊拉克的萨达姆,却非要一口咬定是本。拉登干的,并要对他和庇护他的阿富汗塔利班宣战,这又是为什么呢?原来确如那位被采访的大学校长说的,如果美国不把本。拉登而是把萨达姆认定是“911 ”的罪魁祸首,必定会继续招来更大的灾难。

  首先,萨达姆是伊拉克的国家总统,他的行动是代表伊拉克的国家行动,如果“911 ”事件确实是他干的,那么他的这次行动就是伊拉克对美国的一次战争行动,而不仅仅是个人的或组织的恐怖活动。因此如果美国完全认定“911 ”是萨达姆干的,就必须要在反对和惩罚国家恐怖主义的名义下宣布伊拉克是在对美国发动一场以恐怖主义为主要手段的国家对国家的新形式战争方式(即比两位中国军事专家乔良、王湘穗所说的“超限战”还要超出国家传统战争限度和战争慨念的、打不赢就专门到你国家内部也就是到你肚子里去打的孙悟空“掏肚战”方式),并在此名义下宣布伊拉克为恐怖主义敌国而对其宣战,把萨达姆打死或缉拿归案,审判严惩。

  但是美国要想这样做必须有一个前提,这就是必须拿出“911 ”确实是萨达姆干的确凿证据来,以便有理有据,让人信服和支持。如果拿不出来,仅凭一些似有非有的表面现象、并不准确的自我直觉以及捕风捉影的怀疑、猜测和推理就武断结论,去强行打击作为一个主权国的伊拉克,这显然是一种制造借口、以强欺弱、想打谁就打谁的霸权主义行径。

  那么美国拿得出这样的有力证据吗?可以肯定,它一时间根本拿不出来,因为如果“911 ”真是萨达姆干的,一则萨达姆绝对不会承认是自己干的,另则他也早已做好了不让任何人探察发觉到是伊干的一切最严密的防范措施,做到滴水不漏,难以侦破。既然美国不能马上拿出充分而又确凿的证据可以证明是萨达姆干的,那么美国以此理由宣布伊拉克是恐怖主义敌国并对其发动所谓反恐怖主义战争,就名不正而言不顺,无视联合国,违反国际法,必定会遭到伊拉克以及包括美国人民在内的世界很多国家和人民的反对和谴责,更会遭到联合国的斥责和否定,美国必将陷于失道寡助、孤立无援之境。

  其次,如果美国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支持下单由自己说了算地认定“911 ”是萨达姆干的,并且不顾世界舆论的反对,强行对伊宣战,美国以它的世界超强和强权霸道可以对伊大打出手而无人能拦,但怎么去打这场战争,又怎样才能赢得这场战争,对美国来说却是一个大难题。它可以像10年前的海湾战争和3 年前的科索沃战争那样,再次采用高科技的“空地一体战”或“精确轰炸战”,出动大批先进战机导弹对伊进行大规模高空精确轰炸,也可以出动众多武装直升机对缺乏防空导弹武器的伊军实行围攻。可是这是无理侵入到伊国本土作战,孤家寡人的美国能够拿出多少军事力量和后备支援进行这场也许是旷日持久的长期局部战争呢?美国的狂轰烂炸能够炸死萨达姆吗?能炸垮伊政府、围歼伊军队吗?它敢出动地面部队侵入伊拉克吗?敢动用核武器吗?如果做不到,又不敢出动地面部队进入伊拉克;如果反而炸死打死了大批伊拉克平民,死者甚至要比“911 ”事件世贸大厦中死的人还要多,这岂不又是在搞恐怖报复大屠殺而必然会遭到世界人民的强烈反对和谴责吗?如果胆敢使用中子弹等核武器对伊进行核摧毁核杀戳,岂不更是冒天下之大不韪与人权、人性、人类文明为敌而自找绝路吗?可见,时代已经变了,称王称霸、耀武扬威已有10年之久的山姆大叔再用打遍天下无敌手的海湾战争和科索沃战争那一套“一招鲜”老战法,已经有些失灵了。

  第三、众所周知,萨达姆因入侵科威特的失理失策之举,正好被美英大加利用而在海湾战争中遭到惨败,并被美英等以联合国名义对其进行了长达10年的经济封锁制裁和各种过于苛刻的惩罚,使伊拉克国家和民族蒙受了奇耻大辱和大苦大难,国力就此一蹶不振,伊民生活空前悲惨,仅因缺物少食、缺医少药,10年中就已造成150 万至300 多万平民百姓无辜死亡,其中儿童就高达100 多万。即使如此,为了使伊拉克失去再能复兴崛起的可能而不再成为能卡西方石油能源脖子的障碍,美英对伊仍是毫不留情,不加放过,千方百计地落井下石。不仅继续制裁,百般限制,处处刁难,还想炸就炸,想打就打,随意欺凌,简直把伊拉克这个主权国家当作自家后院的投弹靶场一样,使伊受尽屈辱,始终生活在恐怖之中而如同人间地狱。美英这种损人利己、别有用心地企图把伊拉克团团围困、置于死地而使自己永久霸占中东油源的帝国主义霸权行径,以及以色列在美国的支持纵容下对巴勒斯坦人民肆意屠殺的军事性恐怖报复行动,早已激起了萨达姆总统和伊拉克全国军民最强烈的憎恶和仇恨。

  因此,如果美国在没有确凿可靠证据的情况下一口咬定“911 ”事件是伊拉克干的,并以此为由对伊宣战,这对伊拉克军民来说真是旧仇未消,又添新恨,人人咬牙切齿,个个满腔愤怒,对美国的报复心理必会达到炸弹爆炸般的极端性地步。而美国的这种霸权之举也使伊拉克获得了可以把美国当作无理侵略的敌国并对其发动反击报复的理由和权利,这种反侵略的反击报复必然会以最强烈的国家仇民族恨的愤怒情绪表现和迸发出来。

  对于萨达姆来说,如果“911 ”确实不是他干的,当然是另当别论,但是如果真是他干的,一方面他不会承认,而且也因极其秘密,其证据等早已被隐蔽或销毁而难以查实,无法证明是萨达姆所为而可以对伊定罪和打击报复;另一方面,10年屈辱,10年悲惨,忍无可忍,逼上梁山。为了冲破美国西方的强权制裁和欺凌,使伊拉克民族和国家摆脱苦难,生存下去,他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铤而走险去干“911 ”,也必定早已做好了与美国拼死决战到底的一切应对准备,早就有了一旦遭到美国报复而采取反报复的第二套、第三套甚至更多套比“911 ”规模更大、范围更广、杀伤破坏更厉害也更加恐怖可怕的袭击方案,而此时的伊拉克,也必定会涌现千千万万个不惜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去摧毁打垮美国的“911 ”式爱国恐怖英雄。这一波又一波更凶更厉害的恐怖袭击,除继续劫机对美国进行“911”式的撞击杀伤破坏外,也许还包括有:1、设法爆炸或破坏美国103 座核电站中的一部分,在美国制造比乌克兰切尔诺贝利核事故污染更大更严重的核污染杀伤破坏;2 、在人口密集的金融工商经贸文教科技等中心地带进行微型核武器、核装置的核恐怖袭击行动,或实施生物病毒的广泛洒播,进行生物武器恐怖战;3 、在美国就地秘密配制好数以吨计诸如沙林毒气的剧毒剂,然后租用或劫持农用飞机或小型飞机和直升机,飞到某人口密集的发达城市上空进行大面积喷洒,甚至可以派出多个小组对多个城市同时喷洒,也可以在地铁、机场、繁华闹市区等人口集中地进行放毒,或大范围毒化水源、食物等,进行化学武器恐怖战;4 、大面积、大范围地切断、破坏输油输气管道、设施和发电站,或者射击引爆大型储油库、化学库等;5 、使用便携式导弹发射器,袭击航天火箭、航天飞机,随时随地隐蔽发射袭击空中飞行的大型客机,或在机上放置遥控炸弹,使之机毁人亡,不间断地造成恐怖和不安全;6 、设法窃夺或爆炸美军核武库的核武器;7 、对军政首脑、高级官员的暗杀行动等等。8 、随时随地广泛灵活地给各种人口密集单位打匿名恐吓电话,虚虚实实、真真假假地搞炸弹爆炸、放毒等,大打心理恐吓战,搞乱正常的社会秩序和经贸活动,弄得人人自危,处处危险,个个人心惶惶,不得安全。

  除此以外,还可以全面开展如中国军事专家乔良、王湘穗所称“超限战”的各种内容,如信息情报战、电子对抗战、网络黑客战、太空破坏战等等。

  俗话说,“官逼民反”,“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硬的愣的,怕不要命的”。如果美国真的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冒然认定“911 ”是伊拉克干的并派出大军对其大打出手,那么伊拉克人在其总统萨达姆的率领下,不学米洛舍维奇的屈服压力半途而废,而以自己最大的民族牺牲放开手脚大干一场,一定会采用毛泽东曾经说过的孙悟空钻到铁扇公主肚子里扯肠翻肚、揪心掏肺大折腾的“掏肚战”

  方式,到敌人后方去,到美国和其同伙的肚里去,尽一切努力要把美国搞怕、搞乱、搞弱、拖垮,斗个你死我活,拼个鱼死网破。这对伊拉克来说当然是一场大灾难,而对美国来说,更是一场成本极高的大灾难。

  第四、但是,美国的灾难还不止于此。

  以今年4 月1 日南联盟前总统米洛舍维奇被捕和中美撞机事件为标志,美国已把战略重点从欧洲大西洋转移到了亚洲太平洋地区。几个月后美国又宣布放弃在欧亚两洋同时打赢两场战争的东西两线作战战略,转而实行只在亚太打赢一场以中国为主要战略竞争对手和作战对象的太平洋单线作战战略。对此,美国对力量部署作了重大调整,大幅度地武装了台湾,大规模地加强了在亚太的军事力量,并迅速组织和加强了双边和多边结盟的“亚洲北约”军事体系,对中国加紧围堵,步步紧逼,以尽快迫使中国改变社会制度,成为美国附庸。

  但是美国如果因为“911 ”事件而要在反恐怖主义名义下对伊拉克发动战争,大动干戈,这就迫使它必须要把注意力和大量军事力量从欧洲和亚太转移集中到伊拉克四周的波斯湾、阿拉伯半岛、西地中海和土耳其等地区,并随着战争的往下进行而不断增加。如果在美国高科技精确轰炸和特种兵强大而准确的突击下萨达姆被很快炸死、击毙或活捉俘获,伊政府和伊军队也不堪一击,迅速投降,美国重演1991年第一次海湾战争速战速决场景而以极小代价大获全胜,这倒是皆大欢喜,弹冠相庆。但是如果遇到的却是伊拉克军民顽强的拼死抵抗,并把此战打成了久拖不决的持久战,而如果萨达姆不仅大难不死,继续指挥伊军民大战入侵美军,甚至打出外线,抄其后路,直捣宿仇科威特、沙特等,对其炸油厂,烧油田,毒水源,毁环境,还以“掏肚战”方式在美国甚至伙伴窝里放手制造一波接着一波的更大更狠的恐怖袭击,这无疑会使美军大吃其亏,会把美国及伙伴搞怕搞乱,并大大削弱美国在世界的威信形象和整体战略力量,这种态势的发展趋向估计将会是:1 、迫使美国只得把刚刚移到亚太地区的战略重点又要转到中东地区,并会被牢牢拖住而不能自拔,美国的全球战略计划全被打乱,原先好不容易搞成的亚太对华单线作战战略,重又变成了自己力不能胜的东西两线作战战略了:2 、中国的军事力量在美国的对华攻势战略刺激下发展了起来,美国的战略西移,减弱了它在亚太地区的军事力量和影响力,这正好给中国逼统台湾、甚至拿下台湾又一次地创造了良好机会。而美国为了保住台湾和东亚对华阵线,必不敢倾力西调,即使去了,一旦台海紧张,又仍要转过来补救。中国对它的这种牵制调度,对伊抗美大为有利,而美国必将陷于顾此失彼的两线奔忙之中而两头失塌;3 、美伊战争的发生,将会在中东阿拉伯甚至西亚中亚南亚等整个伊斯兰地区引发一场基督文化与伊斯兰文化又一次的历史性大碰撞大决战,在此战进行和演变的过程中,此地区现存的政治、军事、经济、宗教的平衡格局将会被打破打乱。尽管战局的发展不可预料,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这就是这场战争必将会直接影响和破坏对西方和世界的石油供应,从而可能引发一场世界石油危机和接踵而至的世界金融经济大危机,其最大受害者必是美国和西方发达国家,而这也是萨达姆继七十年代对西方使用石油武器以后的第二次对西方使用石油武器;4 、欧俄将乘美国陷于中东、奔波于东西亚之时而趁机渔翁得利,携手崛起,成为美国最强大的竞争对手;中国也将利用此佳机上升一步,加快强大步伐,甚至趁机解决台湾问题,美国的亚太对华单线攻势战略将会被迫流产。

  由此可见,美国在没有充分作好准备的情况下,只要胆敢迈出以“911 ”是萨达姆干的为理由而对伊拉克宣战这一步,只要不能速战速决很快打死或抓住萨达姆,那么以这场美伊战争为契机,它必将从世界霸主的位置上跌落下来走向衰落,更会因为“掏肚战”的巨大杀伤破坏而胆颤心惊、难以度日。

  根据以上简述,美国还敢认定“911 ”事件是萨达姆干的吗?可以说肯定不敢,不用说是因为证据不足而不敢,即使现在证据在手,已确实证明是萨达姆干的,却也不敢这样去说,只能说是别人干的。看来夏威夷的那位大学校长不仅一语道破天机,而且更是符合美国朝野的救难需要,所以不能认定“911 ”是萨达姆干的这个评论一出,就立即受到媒体和政府的热烈关注和响应而成为舆论主流,甚至连以强硬和好战著称的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都没有同意他的副手沃尔福威茨要打伊拉克的鹰派主张。

  (2001年10月6 日)

  作者简介:现年60岁,上海嘉定人,曾是军人,中国二战史研究会会员,在湖南工作近三十年。自由撰稿人,无党派人士,自力从事战略学术研究。著作有《阴谋与抗争——肯尼迪总统被剌案起因剖析:猪湾事件》(北京学苑出版社出版)和《中国的战略失误》(美国美中文化出版公司出版)。

  通讯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香山普安店66号

  邮编:100093电话:82595702

  电子信箱: jiapinhu@sina.com或jiapinhu@yahoo.com.cn

  吕加平个人主页:www.a2053.myetang.com 或5702.home.sohu.com

  作者:吕加平

本文链接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