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学:日本在许多方面值得中国学习

  在对抗和竞争中,需要向自己的对手或者敌人学习。而且,通常是向最强的敌人或对手学习,学习对方的经验为我所用。

  比如中国足球队,就要向巴西队学习,因为巴西队最强。当然,也要向哥斯达黎加队学习,但是,虽然中国足球队水平比哥队差,但还是应当照着最强的队看齐。

  如果中国要向资本主义国家学习经验,现在的潮流似乎是都要学美国,原因在于美国最强大。但是,如果是从各方面因素分析,我也可以认为日本在潜质上要比美国强大。

  那么有人会问,日本强大,为什么在二战中失败了呢?为什么在和美国的交锋中失败,也被苏联消灭了关东军呢?这个失败的原因我们当然不学,那就是日本搞法西斯到处扩张。

  但是设想一下,如果二战开始的时候,日本和美国换一个位置,让美国人民都搬到日本这些小岛上住,而日本人民都搬到美国占的那一大片土地上住,然后对打,谁打得过谁?就说现在,设想全体日本人民和全体美国人民互换一个位置,反正现在两国的人口数量差不多,日本的经济会不会迅速地增长?

  而且,日本更值得中国学习,是因为日本是帝国主义中的后起之秀。在帝国主义敲开日本和中国的大门之后,日本和中国都在努力地学西方,可是日本成功了,成为了现代化的国家,而中国却晚了一拍,因此叫发展中国家,为什么?

  我以为,这是因为日本人更实在的缘故。日本人学西方,就关心东西怎么造,战斗机怎么造,航空母舰怎么造,各种产品是怎样生产的,这都是非常实的东西。而中国人学西方,喜欢学西方的虚的东西,如民主啦,自由啦什么的。我敢说,如果将历史上中国的和日本的歌颂“民主自由”的文章统统拿出来进行比赛,则中国这方面的文章无论从质量还是从数量上都占绝对优势。但是如果将中国和日本的对于各种产品的设计图纸拿出来进行比赛,则日本的无论在质量上还是在数量上都占绝对优势。

  那么,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是什么?我以为是日本好运,缺少了象中国这样的文人集团,中国的这种文人集团是两千多年历史上一直流传下来的。但日本没有这样的东西。

  中国的文人集团历史上是怎样形成的呢?很大程度上归功于科举制度 .

  其实,我倒是不反对要想当官就要考试。如果说考的是当官的能力,管理的能力,是在考管理科学,那反而是好的。

  但是科举制度考的是语文,也就是说,谁的语文好,谁就能够当官。因此,大家就都拼命地研究语文,努力地提高语文水平。

  那么,语文是什么?语文的实质就是耍嘴皮子,是玩文字游戏。因此,中国的科举制度实际上是大家在比赛玩文字游戏,耍嘴皮子,比赛吹牛拍马。而其中的皎皎者,就进入政界当官,在政治领域形成了一个特殊的集团,即文人集团。

  而文人集团为了巩固自己的权力和地位,就一定要努力地向皇上和全社会证明自己这个集团是在社会中很重要的,是不可或缺的,是少了他们地球就不会转的。他们要努力地压制科学家集团和军事集团的权力,增加他们自己的权力,这也是文人集团的“经济人”行为。

  当帝国主义的枪炮敲开了日本和中国的大门时,两个国家都在思考,为什么会被打败,都在思考,怎样向西方学习。

  而日本的思考比较简单,是因为日本主要是军人集团统治,那么公式就简单了,我被打败了,是因为我手中的家伙不行,因此我要学习怎样造好的家伙。要学习制造枪炮,制造航母的技术。所以日本学习的是西方文明中的精华,即科学技术。

  而中国的文人集团的思考,却是在努力地要证明,在学习西方的过程中,文人是很重要的,他们不希望中国的改革或者学习最终将他们这个文人集团消灭掉。因此他们在西方的词典中找到了“知识分子”这个词,于是得意洋洋地宣布自己是知识分子。他们在西方的词典中找到了“人文精神”这个词,于是得意地宣布他们代表人文精神。他们当然还找到了他们更以为是知音的“民主自由”这样的字眼。

  当文人集团看到西方的“民主”一词时,觉得哎呀实在太对了,皇上就是应当听我们的嘛,他们当然不喜欢有禁书,当然喜欢爱说什么说什么,当然喜欢通过“民主”在社会上占有更高的地位。所谓民主嘛在他们看来就是耍嘴皮子比赛,难道西方的那些竞选人不是都在进行着耍嘴皮子比赛?因此文人集团学的正是西方的糟粕。

  文人集团是对历史上秦始皇的焚书坑儒大骂不已的,也永远对毛泽东将他们打成右派而耿耿于怀。但是,也正是在文人集团在毛泽东时代失势的时期,反而是中国的科技增长量最为迅速的时期。

  我觉得,日本没有这样一个文人集团,真是日本的好运。鲁迅在看过历史上的所有中国的文人集团写的满纸仁义道德的书之后,他的结论就是“吃人”二字。中华民族的灾难深重很大程度上归功于这个文人集团。

  顺便比较一下日本的右派和中国的右派。

  日本的右派本质上是代表日本军人集团的利益,是对二战的失败耿耿于怀,是念念不忘复活日本军国主义,是更加关心日本的实力,主要是军事实力。日本的右派并不十分亲美,赞颂美国的话他们说的不多。

  而中国的右派基本上属于文人集团,是亲美的,是美帝国主义的走狗,是不关心中国的军事实力的,是希望中国解除武装的,是希望通过“民主自由”来增加他们的发言权的。他们一听到中国又要增加军事实力的时候,就大喊:“哎呀千万不能够这么做,美国人会生气的,我们可惹不起美国人啊!”

  中国要实现现代化,一个重要的课题就是怎样从这样一批玩文字游戏的文人集团手中解放出来。西方的一切垃圾他们都喜欢。你什么时候看到过日本人那么喜欢哈耶克?喜欢这个那个经济学家?日本人中能够找到中国的那么多的对西方的经济学如数家珍,津津乐道的所谓经济学家吗?

原载:中国思维网

  作者:数学

本文链接 浏览数

没有评论 »

  1. 游客 说:,

    2005年05月10日 星期二 @ 09:34:24

    1

    哲学不发达,思想不民主,怎能激发人民的创造力.试问中国文化大革命之后10左右的生产力是不是有限的思想的胜利.

    回复

  2. 游客 说:,

    2005年05月10日 星期二 @ 09:44:57

    2

    中国的悲哀在于没有民主,没有法制,没有**先进的理念.在于政治架构的悲哀.在于庸才治国的悲哀.试想连公车改革这样一来的小事都调控不了,还能干什么;一个城市那么多的所谓的领导干部,人事改革,母总理发很改革结果如何?本事如此,调控能力如此/悲哀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