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远春:香港,中国经济的黑洞?

  从大历史的角度看,在中国两千年的文明史中,香港自古以来就不具有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和战略地理位置。在历史上人们把香港叫做不毛之地,蛮夷之地。只是到了近代中国,成为西方列强登陆中国的桥头堡之后,才变得热闹起来。在英国殖民统治的绝大部分时间内香港并没有得到大的发展。确切的说,香港的空前大发展是在1978年中国改革开放之后,依托和背靠中国大陆经济的高速发展,才取得了举世的经济奇迹和孕育了无数超级富豪。这从恒生指数1978年还在500 点内徘徊,20年后达到18000 点,增长40倍可以得到印证。

  在世界经济一体化的背景下,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的全面深入和推进,香港的地缘政治优势和国际竞争地位急剧下降。香港高昂的政治经济运行成本和“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政策将使香港有走向边缘化的危险,香港将会在世界经济和金融中成为孤岛。由于香港游离于中国政府的宏观调空和政策监管之外,香港对中国经济的积极作用越来越弱,负面作用反而越来越明显。香港不但成为中国经济负担的负担和拖累,而且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黑洞,有掏空中国大陆经济的危险。

  一、香港对中国经济的盘剥及危害

  香港高昂的政治经济运行成本不但成为中国经济的负担,而且还扰乱了中国大陆的经济、金融秩序。香港直接和间接吞食中国大陆纳税人的血汗钱,估计每年在一万亿左右。这些费用最终转化成香港高昂的产品和服务成本、人工薪水成本、高福利成本、土地房屋成本等,最终利润被少数几个利益集团拿走。

  (1 )2002年香港的GNP 为12700 亿港币,转口贸易为14300 亿港币。转口贸易作为拉动香港GNP 增长的支柱产业。可见香港GNP 的80% 都是中国大陆贡献的。众所周知,转口贸易是要支付中间成本的,按贸易额的20% 计算中间成本,中国大陆每年支付给香港的中间成本高达3000亿港币。

  (2 )中央财政拨款的驻港军队费用;中国大陆向香港输送的廉价的近乎免费的淡水资源、电力资源、油气资源、食品蔬菜等估计每年达到三四千亿元。中国大陆自1965年就向香港供水,淡水用量一年高达十多亿立方米。香港得到了中国大陆的很多实惠,但是香港并没有承担向国家纳税的义务。既然香港已经回归,同中国的三十个省市自治区一样,应该享受国民待遇,而不再是外资待遇。

  (3 )香港独立的司法体系、民选政府、资本市场体制等不利于国家的宏观调控和政策监管,使国家蒙受了极大的损失,并对国家的全局发展不利。如国家的贸易政策、财政货币政策、资本市场政策等在香港得不到全面的贯彻和落实,内外勾结行贿受贿腐败、偷税、漏税、走私、逃汇、骗汇、洗黑钱等屡禁不止并越发昌狂。估计国家每年在这方面的损失每年高达数千亿。如:

  据报道赖昌星兴至少有120 亿元走私收入通过香港地下钱庄洗去了加拿大,并与香港一宗涉及500 亿港元的跨境“洗黑钱”案有关。当年赖昌星在香港线人的内外勾结下得以从罗湖海关顺利进入香港,在香港如无人之境一样从容逃往国外。

  又如牟其中与香港商人、香港银行、香港海关勾结利用信用证诈骗中国银行湖北分行的3500万美金等一案。从这些方面看出,由于香港在政治和经济上的相对对立,这在一定程度上扰乱了中国的政治、经济、金融秩序。

  (4 )香港“假外资”的偷税、逃税、套汇、洗钱等侵蚀着中国经济国内一些靠钻政策空子违规暴富的人通过香港的中介机构,将财富转移到境外合法化。自已通过金钱交易再买个香港身份证,摇身一变,变成“假洋鬼子”回来中国大陆投资,享受外资待遇。根统计珠江三角洲地区有70% 的外资直接来自香港,这之中有多少“假外资”,没有人知道,但人所皆知的是偷税、逃税、套汇却非常普遍。

  国企产销不旺、效益低下,与这些外资企业生产低附加值的、劳动密集型的同类型产品,并直接低价倾销抢占国内市场有重大关系。通过出口转内销他们又间接进入国内市场倒逼国企产品,在出口转内销的同时,他们还进行大量的套汇、走私和洗钱活动。

  这些外资企业与国企生产的同类型产品,有的产品质量还没有国企生产的好,为什么毛利率高达40% —50% 。其原因在于国企与这些小作坊的外资企业没有站到同一起跑线上竞争,国企当然竟争不过这些外资。

  1 、一些外企的产业技术水平和装备普遍落后,机器装备是从台湾等地买过来的六七十年代的二手设备,劳动生产率很低,工人的劳动强度非常大,在国外早就被淘汰。为了赚取高利润,他们就加大工人的劳动强度延长劳动时间,但并不增加工资,工人的月薪每月在500 元左右,其它任何福利他们并不承担,如养老、医疗保险、大病统筹等。由于固定资产拆旧费用摊销很小、税费减免等这几方面提升了他们的毛利率。

  2 、一些外企偷税、逃税、套汇以及不承担国家的综合社会治理和运行成本,如资源消耗费、环境治理费、排污费、公共设施使用费等,因为外资在这方面是的税费是优惠并减免费的,这些因素提升了他们的毛利率。

  据报道珠三角目前已成为中国污染最严重的地区。一些污染型、高耗能型的企业大批在珠三角投产,这就是某些中国人沾沾自喜并鼓吹的“世界工厂”。几年下来,这些工厂将会给中国带来严重的污染问题,如大气、土壤、河流等,将来留给中国人民的就是一片废墟,特别是在这些工厂打工的工人。据统计,在珠三角打工的就有一亿人,这些打工者剩余价值在被外资榨取的同时,长时间、高强度在严重污染的、高温、有毒气体环境下劳动,每天的工作时间高达16小时,他们的身心健康受到了严重破坏。早就有人讲过,“香港街头穿梭的奔驰滴着几十里外内地工人的血和汗”。这样发展下去,将对中国后代出生人口的素质极为不利,这种“人口素质”的包袱最终还是由国家来买单。一个国家的发展归根到底是人的因素,人民才是国家的财富。

  值得警惕的是,这些外资几年下来赚够了这种中国政策倾斜所带来的丰厚利润后,如果有一天国家政策越来越规范、制度越来越完备、监管加强导致利润减少,资本逐利的天性促使他们必将资本抽逃国外,到时给国家和人民留下一片废墟,东南亚金融危机后的泰国等地就是前车之鉴。

  二、香港的政治、文化危机

  近年来香港经济陷入衰退,有些香港人老是想回到从前吃燕窝的日子,可是他没想一想中国内地的老少边穷山区的劳苦大众几十年如一日在喝玉米粥。香港高级公务员的薪水比美国总统还高几倍。香港政府发放“综援金”,一家四口没工作的可以每月领取8000-9000 元,他们日子真的很艰苦吗?你可知道他们拿着“综援金”到深圳来“包二奶”!可是当然这也不能怪香港人,他们的文化就是一个人吃饱的文化,是典型的功利主义文化,指着地图问陕北在哪里,他说在深圳旁边。曾经有这样一道考试题问香港学生:“中国的四人帮是哪四个人?”,香港学生的回答是刘德华、张学友、黎明、郭富城,四人帮成了唱歌的四大天王。至于香港人不会讲国语,比比皆是,他们以讲粤语为自豪。什么叫语言,语言就是又能说又能写的文字。如果你读香港的报纸,你会觉得非常痛苦,口语、哩语、繁体字一大堆,如果你不懂“白话”真不知道他们在写什么,如“梦该”,没学过“白话”的人,一定会把它理解为在梦里该做什么,其实是汉语“谢谢”的意思。不能写的东西他们偏要把它们写出来。

  由于香港人从小就没有受过中国传统文化和历史的教育,他们怎么可能有爱国之心。在意识形态方面,香港传媒不受中宣部、国家新闻出版局管理,不利于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设,经常发表一些不负责的新闻评论和报道。张五常早就讲过:“香港没有民族观念,它既不英国,也不中国,香港人不关心政治,但喜欢批评政治。香港文化是”无厘头“文化,所以香港没有文化,国民党批评,共产党批评,英国政府也批评。”

  三、腐朽的香港金融制度和规则

  香港金融制度和规则是为保护香港几个利益集团的利益而设计的游戏规则。一言以蔽之,就是香港利益集团内部各阶层用不同的游戏规则、制度来分割中国国内财富。

  如供股、批股、合股、拆股等制度规则,有利于第一大股东掏空上市公司、掏空中小股东。香港联交所、证监会财政司等监管机构负有不可推御的责任。为什么一些连续亏损几年、资不抵债的公司,联交所会等监管机构会批准他们的供股?原因在于大家都有费用拿,中介机构、上市公司、交易所等都有费用分亨,大家有钱赚,何乐而不为。许多达不到上市规模和要求的中小型公司,业务上完全没有融资必要,就是为了骗三五千万的费用,不惜与会计师、律师联手造假上市,监管机构和主管部门也彼此心照不宣。如香港创业板的多数公司在1 港元发行上市后,股价就长年累月的无量阴跌或暴跌到二、三分钱,上市完全没什么意义,纯粹是为了圈钱。

  香港股市还允许亏损、长期不分红、资不抵债的垃圾公司配股圈钱。这些垃圾股可以每100 股合并成新的1 股,于是原来每股0.01港元,合并成新的1 股后,就变成每股1 港元的高价股。然后在1 港元向中小股东供股或增发新股圈钱,圈钱完成后股价再从1 港元无量阴跌或暴跌到0.01港元,跌掉99% 。然后再合股,再配股圈钱…, 再跌99% 。第一大股东这样可以循环操作四五次以上,如果当初你在0.01港元抄底或增发新股认购而长期“投资”持有下去,你100 万资金就会变成0.000001港元。这还不算中途追加的配股投资资金,如果算上,投资亏损可能就是无底洞,投资陷入了万劫不复之地。

  如《新财富》2002.2《坐庄东宁》(郎咸平)东宁高科掏空上市公司一案。最终东宁系走上清盘之路,但令人惊叹的是,其大股东却毫发无损。又如《香港先合股再供股的魔术》(郎咸平)《新财富》2002.10 ,先行合股而后再供股的28家香港上市公司,有24家的股价在供股后暴跌。暴跌后再合股,又再供股,又暴跌,这样周而复始地进行下去,掏空中小股东,进而掏空香港资本市场。这表明合股后再供股对中小股民是极为不利的,香港监管部门在上市条例以及兼并与收购条例监管上有重大漏洞。这是对香港有公正的法律体系,有廉洁的公务员,有健康的金融秩序的无情的嘲弄。

  国有大中型企业去香港上市支付的中介费用(律师费、上市费、财务顾问费用、评估费等等)高达10% ~15% ,支付这么高昂的费用其结果还是国有资产在香港市场的打折大甩卖,股票发行价降在10倍市盈率和每股净资产附近, 仍然发不出去。国企、红筹公司在香港资本市场上市后股价跌破净资产、跌破面值、跌破发行价,在严重丧失筹资功能的同时,每年还进行年息3 ~5 %的派息和交纳上市费用。国有资产在香港遭受到严重流失和掏空,中国广大纳税人几十年积累的财富拱手送给了外国人。

  造成种种局面的根本原因在于香港资本市场的诚信和公平被一些香港本地中介机构、本港上市公司和监管机构给糟蹋了。由于投资环境的恶劣,再好的公司,市盈率就是跌到三、四倍,投资者也不敢来投资。谁来保护中小投资者的利益?众所周知香港股市早已没有散户了,散户早已被香港的上市公司和中介机构掏空了。照这样萎缩下去要不了几年香港股市就会自动关闭,到时在香港上市的国企,退路在哪里?

  四、香港的问题及前途

  香港政府刻意维持香港的高费用,就是要将香港政治经济运行的高成本费用转嫁给中国内地老百姓,让13亿中国大陆人来养活600 万香港人。通过这些案例我们发现香港并不是有些人所鼓吹的那样:“有公正的法律体系,有廉洁的公务员,有健康的金融秩序、有法制保障的人权。”总之,香港土地面积太小只有1000平方公里,人口只有600 多万。在当今世界经济一体化中,这种袖珍型的经济实体已经失去独立存在的意义。香港独立的司法体系、民选政府、资本市场体制,经济自由、文化新闻自由等这种游离于中国政治、经济、文化之外的国中之国,是不符合中国国情的。香港自己将会把自己送进坟墓,最终被历史抛弃。由此看来香港回归本位的时候到了,与祖国的其他省市一样在中国政治、经济、文化的统一框架下发展才是唯一出路。

  摘自: 全球战略论坛

  作者:冯远春

本文链接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KK 说:,

    2009年11月16日 星期一 @ 10:44:27

    1

    虽然是不平等,但是楼主也需要多学习点知识而不是靠想当然,有些地方的论据是经不起推敲的。
    话说回来,给你香港的身份,你干不干?会不会说”老子不屑“。
    香港人处于不平等现实的有利方。但是如果要他们采用内地一样的行政制度,还不如反过来让内地学习香港。
    只是香港应该纳税倒是真的。但是这样岂不是又给那些贪官多一点资源?也许用在香港的老百姓身上更好点。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