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明峰:当生命的平等权被蔑视……

  经常在不同的场合听到这样野蛮的可以形容之为“邪恶”的话语,两个人争吵或斗气时说:“我打死你……我打死你又怎么样?”“打死你了我去偿命!”现实中,很多人打死了人,自己在正义面前也确实偿了命。但为什么明明知道打死了人是要偿命的而却还要将人打死呢?换句话说,我们明明知道自己是犯法的却还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去做呢?事实上,这确实是个很复杂的问题。

  首先,将别人“打死”,这是对别人的生命权的蔑视和否定,在此基础上剥夺别人的生命而犯罪。从整个社会的复杂性和多元性来看,这是个人对别人的犯罪,是一种正常的犯罪。打死别人自己又要偿命,甚至明明知道这样做的后果的严重性却还要将别人“打死”,使得自己的生命权又被剥夺,这就是对自己生命权的无视,是基于对别人犯罪基础上的对自己的犯罪,这就上升到个人对社会的犯罪了,因为他们在意识中否定了两个生命,有意识的剥夺了两个生命,这就是一种非正常的犯罪了。杀人偿命是天经地义的生之俱来的道理,是妇孺皆懂的常识,但就是还有那么多“暴徒”掩盖下自己意识中意识而为之,这就不是不懂法而违法的了。我们常说普法普法,让全民都知法守法懂法护法,而生活中一些人还是明明意识中知法懂法结果还是犯了法。看来普法的还是没有达到。我觉得我们社会上的人不是完全不知法,完全没有法律这个概念,而是根本没有一种自觉守法、明知犯法而不为的意识,没有一种用法依法约束自己的理性思维。就是因为这样,很多人明明知道杀人是要偿命的却还是要“执拗”地杀人明明知道造假、偷税、走私、贩毒是要坐牢的却还是抵挡不住诱惑,潜在的已有的法律意识完全是虚无的,不能作用于自己的行为,所以导致了明知犯法而犯法。如果总是这样,法律倒弄了很多,大家也都知道,但结果法律是法律,人的行为是行为,犯法照旧,犯罪照旧,法律的威严在人们头脑和意识中形同虚设,我们的普法工作永远也做不好,我们的“法治”社会的建设也永远停留在“法制”的层面上。缺乏最基本的守法意识,不能依法行事、有意识地控制自己的行为,即使我们每个人都知法懂法,个个都像律师一样,那犯法和犯罪还是照样进行。

  在社会“法制”和“法治”都相当发达的美国,其实他们的人和我们一样,也并不是他们每个人知道的法律都比我们多,知法的也就是少数律师和法官,甚至他们有的人的法律知识还不如我们,有相当一部分人连他们的宪法都不知道,但是,他们的个人的“依法办事”的意识却比我们浓,他们对法律的崇尚是相当虔诚的,甚至达到一种迷信的程度,只要办事就在意识上联系到“法”,能用“法”来左右自己的行为,遇上问题上他们诉诸的是法律,而不是暴力。所以他们的人能“法治”、能文明。我们的人们,在法律知识上知道的甚至懂的比他们多,当遇上问题时却不能摆脱“人治”的却阴影,动不动就迷信武力,有麻烦诉诸暴力。明明知道而且嘴里还喊着“打死你我去偿命”还要动手,这在当今这个文明的时代是相当不正常的,是与时代潮流极不和谐的。有句俗话说“人穷命贱”,我想我们中国人的经济每年都在以8% 左右的速度增长,我们可以说物质上不穷了,但我们在精神上确实还不富裕,骨子里还没有形成那种“世界万物为轻唯生命为贵”的文明思维。这不知道是我们的面对了太多的灾难而对生命麻木了还是我们真的就那么“命贱”……

  “打死你我去偿命”表明,人的脑子里有的还是伦理道德和法律常识。但要是明明知道“要偿命”,那就尊重一下自己的生命,坐下来无手言和,以理服人不就皆大欢喜吗?普法,在我看来,并非要全民都草木皆兵,人人知法、懂法,只要在每个人的脑子里树立起“明知犯法就免之”、“明知做的是错的就停下来”、“有麻烦找录事和法官”的意识就够了。也只要能这样,即使全民不知法懂法问题也照样能解决。明知“杀人要偿命”就避免动手,我们的社会在文明上也就进步了一大截。而真正作到这一点,还要多少年呢?

  作者电子邮件:jmfa@eyou.com

  作者:姜明峰

本文链接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