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青汉:萨达姆的三大失

  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以及萨达姆政权的垮台,不仅在当时吸引了全球的目光,而且在今后相当长的一个时期,肯定也会成为世界各国从方方面面经常谈论和反思的话题,因为它在许多方面可以给人们以深刻的启示。

  这场战争给人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萨达姆政权垮的那样迅速、那样彻底,真正是土崩瓦解,很多人,包括不少所谓的专家在看到这一幕时,都感到十分惊讶,感到很难理解。有些所谓专家分析总结的原因让人感到非常弱智和可笑,比如有人认为伊军几乎没有抵抗是萨达姆的军官队伍素质不高缺乏献身精神的原因,认为萨达姆只要平时注意把想打仗、能打仗、会打仗的军官提拔上来,就可以有完全不同的局面。我不知道这些所谓专家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实际上,不需要什么高深的理论和学识,只要能够依据基本的常识,独立地用自己的脑子想一想、分析一下,对这其中的原委就可以看得很明白。

  造成这一切的原因不在别处,其实就在萨达姆自身。在他被捕后我曾写过一篇《萨达姆的启示——他是被自己一手营建的谎言世界毁掉的!》,初步分析了他覆灭的原因,但那篇文章讲的并不全面,全面点说,萨达姆是败在了他的三大失上面。

  萨达姆的第一大失,在于他在国内失了民心,也失了军心,得不到人民和军人真心的支持和拥护,是一个真正的孤家寡人。

  战争本来应该是交战双方的殊死拼杀,但伊拉克战争却是一场很不象样的“战争”,我们几乎没有看到什么双方搏杀的场面,美英联军几乎就没有遇到过什么象样的抵抗,伊拉克军队一触即溃,甚至未触已溃,没有象样的阵地战,也没有较大规模的游击战和城市巷战,也没有出现萨达姆希望的和某些军事专家们预言的人民战争。以至于美英联军仅以一百多人战场伤亡的微小代价(其中有些还是自己人误伤的),21天就占领了伊拉克首都,使一个进行了几十年统治,拥有几十万正规军队和数量更大的民兵武装的政权,倾刻间就土崩瓦解了,继萨达姆政权的高级官员相继被美军捕获,萨达姆本人在东躲西藏几个月后,12月中旬也狼狈地做了美军俘虏。

  为什么军队会没有象样的抵抗,为什么会没有出现人民战争的壮观场面。我想这不仅是一些专家们感到纳闷的,就是萨达姆自己可能也会觉得奇怪。不是对军队和人民进行了三十年的爱国主义、民族主义教育吗,战前在各种集会上,全国上下不是一致表现出对美英等国的强烈愤慨,表示要与他们决战到底的吗?怎么事到临头,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的精神都不见了呢?

  有人说在战争当中动员没有受过军事训练的普通民众去与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专业战斗人员作战是不道德的,我们姑且不做这样的道德评判,单说萨达姆和他的政权配不配谈人民战争,有没有可能发动人民战争?

  在萨达姆统治下的几十年间,伊拉克社会腐败,两极分化严重,财富都被萨达姆父子和他们任用的各级贪官攫取了,广大老百姓日益沦为贫困状态,在联合国制裁的十二年间,伊拉克人民承受了巨大的痛苦,老百姓们每月的收入只有相当于几美元,过着十分限难的生活,医院里缺医少药,许多人无法得到救治,更有许许多多儿童因营养不良而死亡。但官员们却是大官大贪、小官小贪,无官不贪,萨达姆父子更是领头的巨贪,他们用巨额的国家财富和搜括的老百姓的血汗,为自己在全国各地修建了近百所豪华宫殿,他们还将国库的巨额金钱存入私人小金库,据媒体报道,萨达姆在被捕后已向美军审讯人员招供了400亿美元的下落,这些钱都以各种名目存入了外国银行。

  腐败和两极分化在军队中也严重存在着,除了萨达姆信任和倚重的共和国卫队生活和装备条件较好,其他部队条件都极差,而且食分五等、衣有三色,等级界限十分森严,上层军官凭借特权过着奢侈豪华的生活,而下级军官,特别是普通士兵生活却极差,不少人衣衫蓝缕连象样点的衣服和鞋子都没有。

  萨达姆以自己的贪欲和昏庸造成了整个社会的腐败、两极分化和严重不公,却还毫无自知之明和廉耻地想当什么民族英雄,他弃自由民主法治的人间正道不走,却重拾已被希特勒等独裁者证明是走不通的老路,他祭起希特勒也曾祭过的民族复兴的旗帜,念起希特勒也曾念诵的民族主义的咒语,指望以此激起人民的民族主义狂热,去实现他个人的荣耀和野心。他自欺欺人,无视国内存在的严重社会危机和人民的真实心态,穷兵黩武,一心梦想着用武力统一阿拉伯世界,实现以专制为基础的背离世界潮流的所谓阿拉伯民族的复兴,成为象撒拉丁那样铁血的民族英雄。

  可是长期严重的社会不公和腐败,怎么可能使社会和人民有凝聚力?怎么可能使他的统治得到老百姓的衷心拥护?怎么可能使人民对他的梦想感兴趣?又怎么可能指望军人们去为他拼命?在面临外敌时又怎么可能指望老百姓舍生忘死去进行人民战争?

  为了维系统治,萨达姆在几十年的时间里依靠的是一切独裁者们惯用的两手:谎言和暴政。将一切传媒严加控制,成为他的喉舌,一刻不停地颠倒黑白对他的统治歌功颂德。对一切胆敢提出反对意见,甚至是本着对他的忠心从长远考虑提出来的仅仅是不同的意见,都进行严厉的镇压。但暴政只能让人们表面顺服,不可能换来人民真心的拥护;谎言也只能骗人于一时,决不可能持久,正如一位哲人所说:你可以在所有的时间欺骗一些人,也可以在一些时间欺骗所有的人,但你不可能在所有的时间欺骗所有的人。谎言并不能将老百姓全都骗住,他们虽然不敢怒不敢言,甚至还要在表面上装出一付让萨达姆满意的样子,但到关键时刻,他们自会以行动做出自己的选择,表达出自己真实的意愿。

  当美英联军进入伊拉克以后,我们看到,除了少量的抵抗,更多的老百姓不是用枪弹去迎击外来占领军,而是以鲜花和饮食,以高高举起的大拇指,以满脸的喜悦和笑容来欢迎他们的。而对萨达姆,当他的雕像被推倒之后,老百姓对待他的是愤怒的践踏和鞋底抽打。

  每个国家每个民族的人都有自己的尊严,都不会喜欢外国的占领者,但是他们更不喜欢、甚至更加憎恨的却是压榨他们、剥夺他们、强加给他们不公平、不公正,使他们感受不到做人的自由和尊严,看不到人生希望、甚至连人身安全都时时会因各种莫须有罪名受到威胁的本国的专制统治者。当需要在这二者之间进行选择时,他们会选择谁?伊拉克老百姓用他们的行动给出了答案,在这个时候,萨达姆几十年用与社会现实形成强烈反差的谎言进行的宣传教育有什么用?

  一个社会严重不公、腐败横行、冤狱遍地的国家,是不可以进行战争的,不论这种战争是以什么样崇高的名义进行的,也不论这种战争是主动发起的,还是被动接受的。这个道理,可惜萨达姆这样的独裁者竟然不懂。

  萨达姆的第二大失,在于他在国际上得不到真正的支持和帮助,他对法德俄等国所抱的期望是一厢情愿的,也是不切实际靠不住的。

  小国和弱国不是不能与大国和强国对抗,也不一定不能取得对抗的胜利,但必须要具备两个基本的条件,否则这种对抗必败无疑。这两个基本条件,一是国内要能上下同心;二是要有国际支持。而对萨达姆来说,第一个条件他完全不具备,这第二个条件,他同样也完全不具备。

  从1991年的第一次海湾战争,到后来的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直到这次的伊拉克战争,不断有人预言美国会再一次陷入曾让他感到恶梦般的越南战争的泥潭,但这些预言无一例外全都落了空。因为做这样预言的人不了解,这几场战争与以前旷日持久曾使美国损失惨重的越南战争是完全不同的。当年的越南战争,以及在此之前也曾给美国造成很大挫折的朝鲜战争,都是有庇护的战争,在越南和朝鲜的身后,都有着中国和苏联的庇护,都有这两个国家在人员和物资方面的倾尽全力的支援。

  而现在时异境迁,在自由民主已成世界潮流、专制独裁日益被其本国人民和世界人民厌恶和唾弃的时代背景下,任何一个国家,对象萨达姆这样的内外形象很差的专制政权是不可能再去倾力支持了。在这场战争开始之前,萨达姆一直寄希望于法德俄等国的庇护。这些国家在经济、地缘政治等方面与美英有着各自不同的利益,他们在伊拉克问题上处处杯葛美英,在客观上确实对萨达姆起了不小的帮助作用,但指望这些国家象当年中苏庇护朝越一样去庇护萨达姆,是决不可能的,先不说这些国家尽管与美英有着这样那样的矛盾,但他们都是民主国家,在价值观和治国的理念上是一致的,在本质上,这些国家不可能真正喜欢萨达姆这样的专制独裁政权,他们与萨达姆这样的专制独裁者不可能有什么真正的共同语言,他们不可能成为坦诚相待的真正的朋友,不可能在战争的情况下去与萨达姆站在同一个战壕。而且这几个国家在经济和军事实力上也无法与美英抗衡。所以,尽管在舆论上、在安理会授权等问题上他们在为萨达姆说话,但到战端真的一开,这些国家,没有一家在军事上和物资上给萨达姆提供什么援助。萨达姆既在国内得不到人民真心的拥护,又在国际上得不到实质性的真正的支持和帮助,是双重意义上的真正的孤家寡人。

  而美英一方,不仅本身是世界顶尖级的经济和军事大国,政府对伊拉克的决策得到了大多数国民的支持和拥护,可以有效地凝聚和施展强大的力量,而且还得到了澳大利亚、西班牙、日本、韩国等几十个发达或比较发达国家的支持,这些国家有些直接派兵参加了战争,有些虽未派兵参战,但也在经济上或道义上给美英提供了支持。

  所以萨达姆面对的实际上是一个强大的国家联盟与他这个孤家寡人一个人之间的战争,这样天渊悬殊的力量对比,胜败的结局根本就不可能有什么悬念,萨达姆他怎么可能不败?

  萨达姆的第三大失,在于他始终低估了国际社会,特别是美英等国对国际事务进行干预的决心和力度。

  中国著名的《孙子兵法》开篇即说:“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告诫人们战争是非同小可的事情,必须全面准确的评估相关因素,必须慎之又慎,决不可以轻启战端。而萨达姆在1990年8月出兵科威特却十分轻率,对有可能出现的后果,对国际社会、特别是对美英等国的反应没有能够正确评估。在此之前,他和美英等国关系一直不错,美英在伊拉克有许多投资,他们在许多领域都有合作项目,萨达姆原以为,他占了科威特,美英等国至多虚张声势做些表面文章,决不会为他所宣称的阿拉伯人的内部事务,置自己在伊拉克的多方面利益于不顾,去冒必然会有的人员伤亡和其他方面巨大损失的风险,真的进行干预,去与他这个经过了两伊战争八年锤炼的中东第一军事强国真的打仗。他万想不到,美英竟会做出那样强烈坚决的反应,不仅迅速干预了,而且干预的决心和力度会那么大,会立即联络几十个国家组成几十万人的多国部队,剑拔弩张要与他较真。但即使到这时,萨达姆仍然低估着美英的决心,仍存着侥幸心理,他放言一旦开战将用一切手段杀伤敌人,而且要放火烧毁油田,他以为美英这些国家的人怕死,只要摆出这样一付不顾一切的泼皮光棍架势,一定会让顾虑人员伤亡的美英害怕,他不知道,美英这些国家固然把人的生命看的很重,但也并不怕死,拿美国来说,虽然这次战争最后实际的伤亡数字只有146人,其中35人还是被友军误伤的。但他们为了应付这场一旦用和平手段解决不了就要用武力解决的危机,国防部后勤局将15000个装尸袋送到了前沿部队,已经做好了伤亡15000人的准备。

  第一次海湾战争之后的十二年间,萨达姆仍然不吸取教训,仍然在低估着美英对付他的决心,他不断违犯联合国决议,与美英大作老鼠戏猫的游戏,在911事件发生后,他不仅公开为这种灭绝人伦的恐怖行为叫好,而且继续用巨额财力支助和奖励巴基斯坦恐怖分子用人肉炸弹对平民发动的袭击。当美英调兵遣将打算收拾他的时候,他以为有法德俄等国的阻挠,安理会难以形成决议,美英就会束手无策,拿他没有办法。他想不到美英打定了主意就会干到底,竟会绕过安理会向他开战。

  有这样严重的三大失,萨达姆他焉能不败?这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必然的事情!

  王青汉 2004年2月18日

  作者电子邮件:sxwqh@tom.com

  相关文章:《萨达姆的启示——他是被自己一手营建的谎言世界毁掉的!》

  地址:http://server36.dedicatedusa.com/~hostingd/html/ns001982.htm

  作者:王青汉

本文链接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