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利华:推荐两篇“毛泽东研究”期末考试论文

  本学期我在中国人民大学为本科生开设的“毛泽东研究”选修课共有29人选课,最后参加考试的有26人。考试要求是写500至1000字的一篇在“我们今天应当如何看毛泽东”主题范围的小论文。这26分卷子中两份我给了最高分的,一分是国际关系学院03级学生钱启攀(qianqp@ruc.edu.cn )95分;一份是档案学院03级学生罗继业(luojiye 1212@yahoo.com.cn )96分。所以给他们最高分,是我觉得他们的作业有一种开放、包容、向上的胸怀支撑,态度是理性的,分析是历史的具体的,比起一些号称是毛泽东研究的专家更有哲学的深度。尽管由于他们的知识范围正在扩展当中有些论断不尽完善,但是其着眼点在总结经验教训,以坦然的自信面向未来。

  几天前,我收到一封电子邮件,主题为“精神的侏儒”。其内容是:“不要看你挂个党国‘副教授’的头衔,看了你的大作,只觉你可怜,在精神上,你是个太监。学着说真话吧。”我想大概指责我是“精神的侏儒”的人是最近在《中国报道》上读了我的“以毛泽东为镜”或“认领我们的使命”之后有感而发。

  我无话可回。我们中国人是最早系统地发现了“中庸”为“至德”的民族。可是今天我们许多的同胞在讲话行事上,却偏爱极端,偏爱非此即彼。官话、套话、假话、大话满天飞,弄得人不能说常识,不能说生活中的大实话,更不能说一些持论理性不走极端的和平语言。这在文革中达到极致,即使现在,从国民党时期就延续下来的“一个主义,一个党,一个领袖”的体制下,仍然影响广泛。这是一种文化的扭曲,本身已经不正常。所以许多人从这样一种特定的非正常状态出发,与此不同的不正常和与此不同的正常都同样被看作是不正常。你说常识出来、说持守中道的话出来,就被人看作是缺乏激情、缺乏灵性,就被那些喝惯了烈性酒,因此把没有酒味的白开水视为尿水的激情满怀的人视为“可怜”。像我这样的,相对而言如此明澈清新温厚的精神,被视为“精神的太监”也就不奇怪。在这样被骂过之后,再阅读我的学生们的期末作业,就感到他们的小论文还是蛮有水平的。虽然他们只是二十出头的青年,但是能有这样一种具体的深沉的历史的理性眼光,能有这样一种总结经验教训,向前瞻向广扩而不是让自己只停留为一个无法长大的“愤青”的积极取向,并且还有着深厚的民族自信心,真是让我极感欣慰了。

  偏激之人,是做不得大事的。历史如果让他们引领一定会偏离正轨。轿枉容易过正,这常常是事物变化的一种自然趋势。但是,我们不能以此为理由而辩解自己偏离正轨的行为。我希望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能在追求民主平等自由的过程中越来越理性起来,努力不说过头话,不做过头事。凡说到的都要求自己能做到,凡要做的事都努力去做好。不要让轻诺寡信成了习惯,不能让鹦鹉学舌成了性格,不要把粗鲁无礼视为勇敢,不要把巧言狡辩、拼凑胡拽、玩弄名词概念误当成能力或智慧。

  为了推荐下面我的学生的两篇考试论文,随意地写出了上面的话。不当之处欢迎批评。

  于2004年7月3日 北京 花乡丽舍

  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

  作者电子邮件:llihua2003@vip.163.com

             数风流人物 还看今朝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 2003级 钱启攀 31031026)

  毛泽东,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缔造者;中国由专制走向民主的开拓者(虽然这个民主还不到位),就像千古一帝秦始皇缔造了第一个统一的封建帝国一样,他将永载史册。

  有了秦始皇才有了我们引以为骄傲的大汉文明。今天,我们看待毛泽东,不应该仅仅停留在对它的是非对错的评价上,因为这已成为既成的历史事实,可以说这是一种历史的必然。我们能做得就像西汉王朝吸取秦亡的历史教训一样,从他身上找到成功与失败的原因,以运用于未来。

  历史总是以惊人的相似发生,作为有五千年历史的文明中国,要实现民族的伟大复兴、和平崛起,不仅要从西方发达国家取经,更要从自己的根本着手,寻找历史的相似点。毛泽东的战略战术思想,大多是借鉴战国时的合纵连横,三国时的群雄纷争,以及中国历史上农民起义的经验,然后把它们与现实的中国和马克思主义相结合,从而形成了所向无敌的军事指挥艺术。或许有人对他的治国之道表示怀疑,但有谁能怀疑他的军事指挥艺术?在中国历史上,以弱敌强能相持二十多年并取胜,他还是第一人!既然中华文明的遗产能在近现代战争中取得如此重大的胜利,那么,如果借鉴得当,灵活运用,挖掘历史上的治国经验,在今后的现代化建设中我们也一定能够再造辉煌!

  全盘借用别人的文明,绝对是一个天大的错误,除非我们已无国别民族差异。反观中国历史,如果把鲜卑,蒙古族不看作是中华民族的一员,你就会发现他们不过是历史悲剧的产物。虽说是魏孝文帝全盘汉化使北魏政权达到全盛,那也不过是瞬间的辉煌。但我们的历史学者会赞扬他为隋帝国作了奠基石,可以说他为随后而来的大唐文明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蒙古人比鲜卑人幸运,它幸存了下来直到今天,还建立了属于自己民族的国家,并没有成为汉人的牺牲品,这与它当初没有全盘汉化有关。没有全盘汉化才使得他自己的文化得以存在下来,文化是一个民族的灵魂,但它终因在自己的文化上没有创新和发展,成了中华历史上昙花一现的辉煌。这个历史事实值得我们深思。

  或者有一天我们居住的世界变成了统一的地球村,就像中国统一众民族成为统一的大国一样,世界上的人都会把所有的民族当成自己的同胞,当然也包括中国人在内。我不敢想象这个世界有什么文明来主导,但我希望那一定是中华文明。因为我们文化优势——五千年的文明;人口优势——占世界五分之一的人口。

  毛泽东是一个地道的爱国者,他处心积虑地想建立一个现代的中华文明,但最后以失败告终。究其原因,是他完全地祛中国传统化和拒绝西方文化,打倒走资派和打倒孔家店成了它的政治纲领,这不能说他完全错误,这是一次伟大的尝试。正是这次尝试才给了我们建设中国的教训,但他的做法仍起了巨大的负面影响,给中国传统文化以毁灭性的打击,并使中国形成了文化真空,产生了“三信”危机,尤其是信仰危机。随后在八十年代,西方文化在不分黄黑下一拥而入,冲击了我们已经很脆弱的传统文化。今天还有多少中国化,值得怀疑,不过那倒是可以肯定得的,就是传统的官僚主义,窝里斗,小富即安,人云亦云,“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等统统的继承了下来。在这样一个关键时刻,还有多少人想到他的国家,想到“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民族复兴,在我学子”。

  毛泽东在他的《沁园春雪》说到,“惜秦黄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他要超越秦王汉武,唐宗宋祖,成吉思汗。他这样说了也这样做了,他超越了他们,他很伟大,但他仍不过是一个历史的棋子,逃不出人的历史局限性。因为历史规律的发现就像解多元方程组一样,经过多次实践才能得到结果,并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这个元数越来越多,虽说有越来越发达的现代科学,仍不过是杯水车薪,孰不知“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因为人类不过是无限宇宙的一种有限的产物。毛泽东的时代正处在一个历史转折点上,也就是最先开始解多元方程组的时候,对未来充满的是幻想、是渺茫,有幻想就有“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的急症,有渺茫就有失望和不甘心。毛泽东再伟大,终逃不过历史设下的圈套,乖乖的踩了进去,这不是历史宿命论。

  中国历史五千年的过程,是中华民族一代又一代不断探索的过程,是伟人不断涌现和超越的过程,在各种转折点上锻炼了一批又一批的人,涌现出一个又一个惊世伟人。

  伟人需要一代对一代的超越,只有这样中华文明的伟大复兴才能得以实现。我们应该缅怀过去曾经有过的辉煌,更应该追求未来,因为“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2004年6月23日交稿)

                 毛论

     罗继业 (中国人民大学档案学院 31551022)

  史上风云人物历来褒贬不一。始皇一统天下,然焚书坑儒,不脱暴名。曹操文韬武略,而疑心重重,难免奸号;刘邦开国功高,却弃信逐臣,逊于仁德。由此观之,人无完人,功过参半;皆如东流之水,终不过茶余饭后之谈资尔尔。民生此观,甚为消极。且不知功可导史,过可教人,二者相辅而生,利在后世。孔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况乎伟人?后人不取利避弊,更上一层,反倒以唇相讥,行如外人,甚是可悲。

  毛泽东亦是一个“争议”人物。论其功过,前提有三:毛泽东为凡人,而非神;回归历史,究其根源;评议史人,意在取利避弊,而为今用,非图唇舌之辩之快。人者,必有优有弊,可立业可犯错。回归历史,可析之缘由,避免偏颇之论也。取利避弊,而为今用,辩之实者。

  据此而可御泛泛之论:“毛乃是神人,崇而拜之可已”或曰“此诚为奸贼,专扈淫政,祸国殃民”。二者皆振振有辞,遇之必为舌辩,难分上下。何也?功者,史验之;过者,史亦验之。既为历史,则非言语可动也。可怜神论者,可知其罪乎?罪论者,可明其功乎?知之而为偏颇之论,实可怜也。或曰:“功过相比,可知一二”。问之:功过如何相比?国立而文革可消乎?文革而无国乎?比之,行似公正,然无动于史,无取于今,无益也。或曰:史者既过,无事于我,可束之高阁,图我之图可也。此诚庸夫之见,君必唾之。君之论,似此坦然而无偏颇之心也;然必先研究历史,肯定其丰功伟绩,理解其文革动乱,得之缘由;而后析今之况,治国醒己,趋利避害可也。

  毛之可借鉴者有四:恒心者,远见者,善鉴者,重民者。百挫酷境知奋然不辍,此大恒心者。混沌不惑,知天下之路而率民行之,此远见者。逆时境而取主义,引三国而战强敌,此诚善鉴者。君轻民贵,得道多助,终得政权,此诚重民者。毛之可醒己者有二:非儒是民,积功滋骄。儒者,自古多忠义之士;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多出于善心;为国者应善鉴之而自醒,非一棍打死。民者,国之基石;勤劳肯肯,不知倦怠,史之英雄耳。然不免涩于教化,亦有所缺。为国者应善使二者,不可取极端。功积骄滋,人之常情。毛自律一世,吾等不及,然终难免老来犯忌,悖规律而理经济,不纳言而兴人口,可惜。

  所谓史为镜者,如此耳。明目达心,君子诚可鉴也。

  (2004年6月25日交稿)

  作者:刘利华

本文链接 浏览数

2 条评论 »

  1. 真相 说:,

    2007年12月21日 星期五 @ 09:10:06

    1

    hehe~~~表扬的相当到位呀,祝贺您,教出了如此伟大的学生!!

    回复

  2. huyan 说:,

    2008年02月07日 星期四 @ 14:16:40

    2

    老毛开国领袖 至于功过自有后来史学家评论。神者是人们对他的尊敬,全国人民都知道老毛不是神。这点谁都知道,现在的领袖能被尊为神的有谁?能被尊为神的,不光是领袖的光荣,那将是全中国人民的荣幸。希望今后的中国领袖都能被人民尊为神。这是现在人民的祈求。中国降神吧。何时能降神。那会是全中国人民祈求啊。求求老天再降神到中国这个伟大的土地上吧!!!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