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愚:我们是否需要成人文化

  2002年8月,延安张某和妻子李某在家看“黄碟”被抓。时间过去了两年,2004年8月四川省某地两网民因登录色情网站浏览淫秽图片并留言被抓。两个事件异曲同工,但能否殊途同归,引起社会公众的高度关注。

  按警方行话,笔者作了两案的串并分析,觉得争呜者还多是在私人空间上予以关注。从法治社会的理想境界上说,在私人空间上管事越少的政府越是最好的政府。这应该成为人们的共识和期盼。从法律角度上说,违法并不等于犯罪,这是一个基本常识,再者,只有国颁布的法律(而不是一个部门的行政规章)才能限制公民人身自由。

  笔者以为,两年前人们小心翼翼回避的话题,现要仍在继续回避着。这就是:中国人是否需要成人文化。有人或许会说:成人文化不合中国国情。中国人不需要成人文化。如果不是采取鸵鸟政策,来个不理睬不承认主义,或是持有一种政客的虚伪,就会不难发现,从古到今,在咱们这个儒家观念长期作为主流意识形态的国度里,成人文化仍是无孔不入,无处不在。

  “夫妻看黄碟”一案,当事人控告公安,讨回了公正。宝塔公安分局向当事人赔礼道歉,一次性补偿当事人29137元钱(医疗费、误工费等),对本案有关责任人按有关规定作出相应处理。此事件被23位来自全国各地的著名性学专家评选为2003年中国“十大性新闻”之一。时评论者多从闯入民宅、搅扰私人空间角度着眼,但专家们更多地从人文角度去看待了这一事件。专家认为:该案件涉及对色情出版物的定位,并引发对色情出版物合理需求的理解及使用范围的讨论。我们不仅应该尊重个人权利,反对色情扩大化,而且应该进一步思考:法律需不需要对个人的,或者是个人之间相互同意的性关系、性行为做出规定?法律应否划分公、私领域?历史上存续已久的法律关于风化的规定、关于公序良俗的规定,在一个多元一体的社会中,在人们逐渐认可价值多元的情况下,应该如何存续?我们必须重新思考,由此推进人类的发展和社会的发展。如果把专家这些思考用一句话概括的话,我看就是:我们应该不应该给成人文化留有一席之地?平心而论,不少人是从有关方面对成人文化的默许来看待这一可喜变化的。

  现在全国上下网络整顿,大举扫黄。扫黄是必须的,但是否也要宁左勿右才好?我们能否像美国那样,在所有学校和公共图书馆(我们这里还要加上网巴)的电脑里都按规定安装色情过滤软件?

  说到美国,不能不提到美国国会1996年2月1日通过的《通信内容端正法》。作为《电信传播法》的一部分,该法规定,在未满18岁的未成年人接触的网络交互服务和电子装置上,制作、教唆、传播或容许传播任何具有猥亵、低俗内容的言论、询问、建议、计划、影像等,均被视为犯罪,违者将被处以2.5万美元以下的罚金,2年以下有期徒刑,或二者并罚。1996年6月26日,美国最高法院作出判决:以7票对2票裁定《通信内容端正法》违反了保护言论自由的宪法第一修正案。今年6月29日,最高法院又以5票对4票判决暂缓执行《儿童在线保护法》,认为该法侵犯了公民的言论自由。在最高法院看来,那些保护青少年免受网络黄毒侵害的法律,搞不好就会限制成年人的言论和阅读自由。如何在保护青少年身心健康与保护成年人言论自由之间找到平衡点,成为美国政府头疼的一件事情。在我们这里就没有让政府头疼的事情了,因为没有成人文化需要保护。他们要摆什么荤段子,那就摆好了,反正他们不会让孩子在场。

  中国古代的儒家说过:“食,色,性也”。所谓成人文化,其实质就是性文化。性文化的产生有其历史的必然性,它的实质、意义、目的便在于保证人类的顺利地生存、不断地繁衍和健康地发展。只要人类存在,就有人类性活动的存在,也就会有作为反映和影响这一活动的中介形式——性文化的精神方面内容的存在。但是,它和鼓吹堕落、腐败、滥交的黄色文化并不是一回事。因此,在大举扫黄的同时,不能不小心翼翼地将它们区分开来。如果能够给成人文化留有一席之地,这两个案子就根本不是什么案子了。

  两年前的“夫妻看黄碟”一案结案时,专家们欣喜地预测:许多国家的历史都表明,法律与观念的变革都是由一个个引起社会广泛关注的具体案例促进的。相信这样一个案例在中国也会起到同样的作用。“挑战规则,转变观念”可以引发出一个“转折的时期”到来。两年之后的今天,同类事件再度发生。专家们期盼的“转变观念”的“转折的时期”到来了吗?还是一个大大的疑问。因为现在正值扫黄浪头,要办他们一个顶风作案,易如反掌。

  新闻链接:

  http://women.nen.com.cn/76843781038538752/20031116/1267398.shtml

  http://inter.qianlong.com/4319/2004/08/16/135@2219484.htm

  作者电子邮件:byly9999@yahoo.com.cn

  作者:百愚

本文链接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