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扬:没有规则的游戏,是危险的游戏

  十多年前有句口号: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随着教育产业化的发展,前面一句话被改变了,而后一句话阐述的现象则改变的不明显。在教育产业化实行之初,确实给中国教育界带来新气象,过去穷困潦倒的老师教授们,终于丰衣足食,不再是“搞导弹的不如卖茶蛋的”,知识就是财富终于逐渐体现,“穷不过教授、傻不过博士”等不正常现象也得以改观。教育产业化最大的好处,就是知识界得到尊重,而教育系统的资金也得到比较充足的保障!

  由于一切都是摸着石头过河,所以教育产业化之初,根本没有预见到形成今天复杂的局面,社会腐败风气也漫延至教育界。如今的教育界拜金主义明显,一切活动围绕着财富来进行,而忽略了教育是民族素质之源。民办大学以蠃利为目的可以理解,而公立大学和中学居然也加入这种赚钱游戏,孩子们成了唐僧肉,这将导致许多贫困家庭望学兴叹,相当多的中国人在人生起步阶段,就被市场经济规律淘汰,这是不令人信服的社会规则,因为大家没有处在同一个起跑线,违反了社会给每个公民尽量提供公平、公正的原则。有人说这不是政府的义务。那么政府的义务是什么呢?

  教育产业化所带来的好处,让一部分人先富了起来,现在政府应该考虑的是如何提高全民素质,如何给众多有志学习的青少年提供各种机会。由于知识可以带来希望和机会,所以许多处于社会低层的人们,渴望获得知识改变自己的命运,这种强烈改变自己命运的愿望,导致社会出现许多悲剧。而教育产业化之初,并没有预见到事态的发展变化,采取的措施和方案也不周全,这引起了部分人的不满和指责!

  有些人指责这是前政府总理朱容基的责任。这是片面而不客观的,实际上,第三代领导班子面对教育产业化之初,给教育界、知识界带来的新气象,是充满支持和赞扬的;由于有了这种先入为主的感情色彩,所以后来出现的弊端,被第三代领导们忽视了;而一些不断汇报上去的负面材料,则被有意无意地搁置,当时对教育产业化后期出现的不良倾向,是被要求有限报道的!江澤民只所以提名陈至立、黄丽满为副总理人选,就是因为江澤民欣赏陈至立在教育界的改革,而陈至立最终没能成为副总理,也是第三代领导班子考虑到教育产业化的不完善!

  胡錦濤在2003年时,也没意识到教育产业化后期的负面影响,因为当时的社会舆论和汇报材料,都是有选择的。但三、四代的交接班,给不满教育产业化的人们,提供了一个比较宽松的表达机会,这些不满意见和负面案例纷纷出现社会舆论中,逐渐引起了第四代领导班子的重视,并悄悄地开始一些修正工作,例如对误人子弟的自考类学校,开始进行限制和监督!

  马哲认为运动是绝对的,静止是相对的!中国的改革应该是全方面的,既然连政治改革都提到日程上来了,那么中国教育界的改革是势在必行的,而政府的责任就是不断监督和改正出现的错误!在中国的教育产业化过程中,政府应该做的就是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制定一套完善的规则,尽可能让中国的教育改革的社会效益最大化,而不是经济效益最大化。笔者在此只是善意提醒政府:没有规则的游戏,是危险的游戏!

  邮编:116000

  辽宁省大连市西岗区公安分局治安大队(负责看自行车)李扬

  2004年8月13日

  作者电子邮件:lililili2@hotmail.com

  作者:李扬

本文链接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