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雷:瞬息万变的人口形势与迫在眉睫的计划生育改革

  偶尔到一个历史论坛闲逛,发现某帖子,问说欧洲各国的民族组成如何,并列出日尔曼人,拉丁人和斯拉夫人希望能划出各自的比例。又偶尔,读到一篇旧文,谈得是韩国人的爱国热忱如何之激烈可敬。看完这一问一文之后颇生出触动,倒不是因为它们的内容如何不平常,而是一来感叹一国人口的组成到了今天可如此瞬息万变目不暇接,远远把我们的旧认识甩在后面让很多人置身其中都反应不过来,二来呢,感叹一旦生育水平自然降低,再想提高竟如此艰难,以韩国人那令国人颇为垂睐的爱国心也无法挽回其一路下滑的生育率,任凭政府如何的摇旗呐喊青年人中却少有为之所动的。

  倘若是在三十年前,有人问起欧洲各国的民族成分来,你只需读历史书,盖因欧洲作为近代意义上民族概念的发源地各国的形成都可以说是循序渐进步步都有踪迹可寻,除日尔曼人涌入高卢和亚平宁半岛外少有其它剧烈的变化。然而,时至今日再抱有这种想法却是大谬不然。简单看看今日的欧洲各国。德国,外国人720万,其中土耳其人超过200万;法国,穆斯林人口,主要来自北非,约为500万,在九十年代初法国曾有统计称有外国血统的法国人占全法人口的四分之一;英国,联合王国的少数民族,即非白人人口占全国人口的比重现约为7. 1% ,相比法德两国略低。但即使是这个略低的数字背后却还有个惊人的事实,那就是凭借着15倍于“多数人口”的增长率,在从1992年到1999年短短的数年里少数民族人口增加的绝对数量竟是和白人相等的50万,而这些到目前为止还是少数民族的人口中有一半人出生于英国。在此基础上我们可以推测,要不了多少年,这些国家的少数民族绝对出生数量就将赶上传统意义上的主要民族,届时可以想象在学校中年轻的新一代各占半壁江山的景象,那么如果只统计什么日尔曼人,罗曼人,斯拉夫人,这些人合计只占青壮年的一半,还能体现一国社会的基本面貌吗?似乎有个英国人口学家预言说2100年白人在英国是少数民族,我说这不用什么“预言”,凭手头的数据来看,除非大灾大难白人突然奋勇生育这样的大变故,否则拖不到遥远的2100年欧洲就该是少数民族成多数了,当然少数民族各族裔之间亦有差异,然而白人不再是绝对多数却将不可避免。

  中国人有个深入骨髓的意识,或许是根源于在被称为中国的这片土地上繁衍生息得太长太稳定太内向了的缘故,似乎总是认为英国人就该永远是我们印象中的英国人,盎格鲁撒克逊人,同理日本人也永远会是我们认识的日本人,大和民族,就像中国土地上的绝大多数人永远会是我们这样的中国人。须知,这类客观事实并非与生俱来,如果在英国凯尔特人终被盎格鲁撒克逊人代替,在日本虾夷民族终被大和族所取代,那么我们印象中理所当然的“黄皮肤黑头发”的中国人为什么就不会被别的民族淹没?如果有一天蒙古人种特征的中国人少于其他人种,那么现在那个理所当然居权神授的中国自然也和被阿拉伯化了的埃及,被突厥化了的小亚细亚一样,为历史所湮没。对大多数国人来讲这应当是不愿见到甚至不愿承认其发生的可能性的,但是在我看来,走到今天已经显得越来越不合时宜了的计划生育政策却在为这样可惧前景的到来铺平了道路。虽然只是出现了一个苗头,但我希望联合早报上的这一段话能让人明白计划生育正在带来什么“到南疆的代表城市喀什市,则觉得到了另外一个国家。用《今日美国》记者林大卫的话,”这里是我到过的最不像中国的地方。“喀什超过90% 的人口是少数民族,维族占绝大多数。这些年来,由于汉族实行计划生育政策,孩子越来越少;相反的,维族的孩子越来越多,少数民族比例有上升的趋势。到大街上,很少看到汉族人”。

  人的一生如此的短暂,使人本身就成为了一种持续时间很短的特殊资源,我国人口固然有13亿之众,但一个世纪之后如今的这13亿也该俱都进了黄土,换言之,倘若中国人从现在开始彻底停止生育,那么不要说13亿,就是挟有1300亿,到2100年中国也该亡国灭种了。这也是为什么就人而言更新换代水平如何要比现有绝对人口的多少更具深远意义,至少对于不太遥远的未来而言。而谈到生育水平时,现有的庞大人口基数却往往蒙蔽了我们的眼睛。但凡说起计划生育,愤愤不平者多指农村地区多生超生如何严重使计划生育事倍而功半。事实上,我国目前的总合出生率仅为可怜的1. 3,不仅远远低于人口新老更替的2. 2( 即平均每位妇女生产2. 2个孩子),也低于那些为社会老龄化焦头烂额的发达国家,比如法国的1. 85, 英国的1. 66,丹麦的1. 74。这些西方国家的形势严峻到了什么程度可以由一个关于国际形势未来走向的预测来体现。说美国和欧洲之间现在那点分歧根本还是刚开始,30年后穆斯林人口将占西欧各国人口的三分之一左右,并且有着更年轻的巨大优势从而将主导届时的欧洲社会,到那时美国如果还像今天这样招伊斯兰世界的恨,那么美国与伊斯兰化的欧洲之间将会真正的势同水火。欧洲尚且如此,比欧洲还生育率还低的中国呢?日本是一个真正的教材,要知道人口下降而无能为力是如何一种痛苦只要观察一下现在的日本就可以了。对比一下日本和尼日利亚就可以知道为什么说人口增长率比绝对数量有更深刻的意义。2002年日本和尼日利亚的人口同为1. 27亿,而前者在哀叹到21世纪中叶人口将不到一亿,而这一亿中有一半的人年纪将大于55岁并正在为自己的养老金发愁,如今繁华的东京100年后将萧条的群鸦蔽日,坊间无人,而就是这同一个日本,在50年代人口突破一亿时曾经举国上下为日益增长的人口给粮食生产带来的压力而惶惶不安,并曾一度计划将人口收缩到8000万左右,如今他们曾经期盼的人口规模紧缩终于来临了,我想日本的政治家现在是哭都来不及,他们的民族将一路这么萎缩下去,跌到8000万也收不住脚;后者呢?尼日利亚人却正在感叹政令不通无法对过高过快的人口爆炸。同样的道理,我国现在的人口好歹还在惯性增长,从现在的13亿上升到峰值14. 7亿时是怎样的感受我们现在应该好好体会一下,将来从14. 7亿下滑时再经过13亿这个数字时,所面临的景象就像日本和尼日利亚的例子一样,是绝对不会相同的。看到有些所谓专业的人口学者夸夸其谈着中国人口从13亿降到3. 5亿全国人民享受美国式生活实在觉得可笑,这位学者难道有能力把现有的13亿在保持年龄结构不变的情况如刀切蛋糕般降到3. 5亿吗?人口规模自然萎缩与因为天灾人祸导致的人口减少完全不是一个概念,它们最大的区别就在于自然萎缩时还会伴随着年龄结构的不断恶化,如果将来200年没有大灾大难的情况下中国人真的自然减少到3. 5亿,那么我们完全可以想象一个2200年有一半人口年龄大于至少70岁的“奇妙”社会。哦,对了,上面说到东京百年后将成为徒有高楼千栋的空城,我国经济发展活跃的长三角地区人口生育率还不如大东京城市圈呢,更是连大巴黎城市圈的一半都不到。后继无人,我们今天创造的繁华明天能够托付给谁呢?

  如果人口消长的转换如电器开关一般可任人摆布,那事情就好办多了,可惜现实世界的复杂总不那么遂人愿。在国内的大城市,即便现在宣布彻底废止计划生育政策,也无法期望有多少人会生育二胎,更别提什么三胎四胎了。连根本的生育愿望水平都低于平均两胎了,别说现在管着不让他生,就是不管他随他的意愿来,我敢说,除非拿枪逼着,否则大多数人会按着自己舒服的原则行事,平均一下还是现在这个水平。原因很简单,生育越多的后代成本越高,生活水平越高成本也越高。这里的成本不仅指财力,还有闲暇时间,精力等诸多影响现代人生活水平的因素。因为多养一个孩子的成本是如此之高,以至于欧洲国家有着很高的生育奖励却偏偏少有人去领。同样,你认为一对强调属于自己的时间和生活品质的夫妻为因为国家愿意每个月补贴200块牛奶钱就毅然决然的再生一个吗?这也是为什么在日本和北欧等国经济手段挽回社会消亡的努力显得如此的苍白无力。所以说,在北京上海这样的城市即便彻底放开生育管制也将起不了任何作用了,我之所以认为现在改革计划生育政策中国还有机会,就是因为在农村和中西部地区的居民们他们还有一定的生育愿望,等到这部分人也觉得生一个自己活得还更好的时候,你就是再去补贴些什么让他们生也将于事无补了。这也使我感慨于韩国人有如此被称道的爱国精神,却还是在现实的压力面前低头,没有应政府的号召去多生育后代,毕竟抚养一个孩子需要的绝不是几分钟的爱国激情,也只有这么比较,才能明白生育愿望其实也可以是那么难能可贵的东西,绝不是一点所谓的补贴奖励可以换来的。我说这些只是为了让人明白,社会是一具活物,扭曲压抑的过强过久渐渐会使它失去新陈代谢机能。这也决定了我们在决定现在该如何做时不能太过一厢情愿,直线思维,而我们有些专家却也在参与编织着这样简单的童话,或者说是谎话,令我相当费解。我国的客观事实就是现有人口13亿,所有一切的一切都应以此出发才有进一步研究的余地,不然信口开河地说什么最适宜的人口是多少多少就没有任何意义。事实上中国按照适应人类生存的环境计算的人口密度远非被有些人妖魔化了的那么可怖,故而马寅初先生当初也主张平均两胎到三胎(这一部分要另起一篇才能讲得清楚)。我国按照可生存国土面积计算的人口密度约为340人/ 平方公里,约等于日本按照全国面积计算的人口密度而低于英格兰的377人/ 平方公里。每个中国人占有的可生存空间3- 4倍于日本,而日本人的生活水平却可达到美国人的一半到三分之二,可见要提高中国人的生活品质,科学合理的管理和布局,以及大力推进城市化建设才是根本之道,一味强调减少人口无异于杀鸡取卵舍本逐末。简单的计算一下,50座城区建设面积400平方公里,每平方公里人口密度5000人的城市在只占用20000平方公里土地的情况下就可安置一亿人口,每平方公里5000人的密度相比较香港的6107人/ 平方公里(包括郊区)和北京城区高达24278人/ 平方公里明显是个很保守的数字了。比现在的北京市区人口稀疏四倍,还不够保证足够的生活品质吗?非要每个人都能开上水上飞机?客观事实决定了白日做梦,何况世界上也没几个国家能实现这样的梦想。实际上人口密度与生活水平之间的关系从来不像有些人宣传那样绝对的,非洲的苏丹利比亚和中非都可以说幅员广大人口稀少,如果人口密度决定一切的话这些国家的生活水平至少应该超过新加坡或者荷兰。把中国社会林林总总的问题与困难一股脑的往人口过多上推,说白了就是病急乱投医,想推托责任而已。现实世界里哪有解决一切问题的良方,如果中国的麻烦真的像有人说的那样全都要归结于人口,那中国人全死光了岂不更好?只有死人是完全没有烦恼的不是吗?

  自然规律决定了一片土地上某个特定族群的数量不会长盛不衰,只不过在没有人力干涉的情况下这个过程会持续相当久。而在中国,人类史上独此一家的对某个特定民族实行一胎制实行已经超过二十年,并越来越使得人口结构显得像一个怪胎,看来在某些人眼里这却仍然还只是个开始。他们倒是忘了之所以能像现在这样强力的推行生育管制就是因为人口数量上的优势。我之所以会对人口的生育水平感兴趣是缘于在加拿大第二大城市蒙特利尔的见闻。在蒙特利尔已经不太能见到中小学年龄段的白人,当地学校里亚非拉移民的后代占了大多数,而在魁北克省的首府魁北克市,中学生中更有一半人有穆斯林文化背景,只不过他们互相之间的族裔背景也有差异,来自东南亚和北非的各占了半壁江山,所以视觉震撼不像数据显示的那么大。每次有人跟我吹嘘蒙特利尔是北美的巴黎,我都想说两地不管别的方面有多少差异,就急速中东化来说却是如出一辙。到目前为止在魁北克白人仍然是劳动力的主力,但是他们中属于40岁以上区间的已是大多数,可以预见到十年二十年后魁北克社会的白人主导就会随着青壮年劳动力中人口比例的剧变而完全终结。当地政府目前正试图从拉美和东欧吸收更多移民来制造平衡,但东欧这样的地区本身处于人口急剧萎缩的阶段,还有多少符合条件的移民资源很令人怀疑,而且我知道澳大利亚和西班牙这样的国家对东欧劳动力也很有兴趣。实际上是魁北克人自发性的生育控制造成了今天这样的窘境,我认识的法裔魁北克人十个就有三个没有后代,而他们本人又往往已经超过生育高峰年龄一大截。这种自发性的少子化或无子化产生的结果和中国的计划生育相同,只不过他们已经明朗化而我们还算是在潜伏期末期。我相信魁北克的今天将会是欧洲的明天,二三十年后我们应该在欧洲看到类似魁北克目前的局面。相比较之下美国社会的自我造血功能比较完善,美国的总合出生率一直基本达到人口更替水平,90年代以后似乎还略有上升, 所以对于引进外来新鲜血液的需求美国不像欧洲那么急切。按照联合国人口署的预测2050年美国人口中有一半人的年龄会小于38岁,而届时的中国人口中将有一半的人年龄大于44岁,也就是说平均而言50年后的美国人将比中国人年轻六岁,这个差距其实不小了,约相当于现在中国与加拿大之间的。基于这一考量我认为在其他方面相同的情况下美国社会的前景将会好于其他发达国家。

  最后还是要呼吁一下,人口政策不可作太单纯的考量,管得了的都是自己人,别人是不会自发自愿的响应你“要减少大家一起减少”的。总而言之,对于发展程度相近的文明来说,相互间关于语言文化影响,国家安全,社会形态等等,归根结底都是人口结构的竞赛,所以西班牙语的地位终将会超过法语,所以日本永远不可能整体上超越欧美,所以以色列的社会安全永远无法保证。人是第一位的,一切繁荣稳定没有了合理的人力资源支撑都是空谈迷梦,自我毁灭式的人口政策在两代人的时间内就将结束这种痴人说梦,到时候一切都晚了,万劫不复。

  作者:张雷

本文链接 浏览数

2 条评论 »

  1. 游客 说:,

    2005年04月29日 星期五 @ 13:24:08

    1

    盛世危言,也许是对的,等到所有人都看到的那一天,也许就晚了。

    回复

  2. 李庶人 说:,

    2008年09月17日 星期三 @ 22:08:08

    2

    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里。很有道理。可贵啊!马演初认为生2~3个合适,计算准确。我不想骂他了。照那些计生专家(狗屁专家)再搞下去,帝国主义策划的亡党亡国全面复辟资本主义(可能不是资本主义,另一种,可能是穆斯林专制吧),就要在百年之后全面实现了。我们的独生子女,身体比不过人家,智商比不过人家,勤劳比不过人家。还有什么比人家强,只有娇(骄),奢,淫,逸比人家强啊,到时候我们的孩子(不知道还有没有),看看吧!人家怎么宰割,我们的后代啊!
    我强烈建议:及早把那些计生骗子们,先抓起来腌了再说!注意啊!我说的是骗子们。
    我想控告他们:危害民族罪,颠覆国家罪。但是,法律讲的是事实,现在事实还没有既成,怎么告呢?所以法制是认定的,人有想不到的地方,法制也有不健全的时候。难道凡事都要做绝了,撞了南墙再回头吗?清天大老爷们,他们看得见我们的这几个字吗?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