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飞:“脱北者”问题及其影响

  “脱北者”问题愈演愈烈

  近来北京频繁发生“脱北者”“闯校”和“闯馆”事件。10月15日上午6时左右,20名“脱北者”闯入韩国驻中国北京大使馆领事部。据称,他们越过墙壁障碍,进入院内,将关闭着的卷帘式铁门打开,进入建筑物内部。前不久的8月份就曾有15人闯入,据统计,已经有了上百名的“脱北者”闯入韩国使领馆。自2003年2月发生可疑者闯入日本人学校事件后,9月1日又发生了“脱北者”损坏栅栏后再次闯入学校的事件。

  这些“脱北者”事件的背后,常有外国的援助团体在进行“牵线”。如10月15日,2名试图前往美国逃亡的朝鲜“脱北者”在蒙古首都乌兰巴托的机场被当地的政府部门逮捕。美国的支援“脱北者”的团体的相关人员表明了这一点。而他们被捕时,正要与负责充当翻译的韩国援助人员一起乘坐飞机。

  各方的反应和措施

  这一系列的“闯校”和“闯馆”事件使各方相关机构不得不加强防护措施。为了加强学校的安保设施,北京日本人学校向日本的海外子女教育振兴财团提出100万元的资金援助申请,用于购置、安装警备器材。为确保学生的安全,学校在进一步增加警备人员的同时,完成了校舍1层及出入口的加固工程,10月,已开始用铁丝网加固外围栅栏的工作,准备进一步强化防御设施。

  与韩国使馆安全工作相关的中国塔园物业部,将在围墙外架设金属网状护栏(形式同使馆围墙外刑警架设的护栏),替换原有铁丝网。并将原围墙上加设的铁丝网替换为角铁制作的K 型倒刺;局部增加部分围墙外的照明;加强监控人员教育,增强责任心;巡逻人员中班、夜班各一个组(2人)在塔办设立固定岗位。

  美国针对愈演愈烈的“脱北者”问题,紧锣密鼓地将其与“人权问题”挂钩。7月21日美众院全体一致通过朝鲜人权法案。9月28日,美参院修正后全体一致通过该法案。该法案认为,应当“尊重及保护朝鲜的基本人权,并对于朝鲜‘脱北者’的困难处境,要谋求永久性的人道的解决措施”。美国总统将为支援“脱北者”向有关团体及个人每年提供2000万美元资金援助。美国政府应继续且在更高的级别要求中国政府遵守以前的承诺,即同意UNHCR (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公署)在中国国内自由接触“脱北者”。法律还要求:开展地区性的努力以促进朝鲜的人权改善;设置保护人权的特使;对美国直接支援朝鲜解禁等。

  《难民援助法》和《人权法案》

  在美国,对朝鲜的关注已不仅仅局限于核武问题,人权问题也正被纳入视野。美国的报纸、广播也已经开始正式对待朝鲜的人权问题。在美国国务卿于2004年10月21日称“朝鲜核问题是东亚唯一不稳定因素”的前几天,美国总统批准了《朝鲜人权法案》。

  早在2003年7月9日,美国参议院就通过了《朝鲜难民援助法》,该项被称为“S -1138修正案”的法案附属于美国国务院对外关系法。难民法由美国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东亚太平洋小委员会委员长、参议院议员萨姆? 布拉温巴克提出,其要点是美国在进行难民身份审查时不再把“脱北者”视为韩国国民。此前,按照美国移民法第207项条款规定,不承认“脱北者”有难民身份(不签发P 签证)。而以朝鲜国民身份获得难民签证的,迄今为止,只有从墨西哥进入美国境内的2名“脱北者”。

  此次美国下决心把“脱北者”问题作为人权问题来处理,源于美国人权团体及智囊团近年来对这一问题的重视。哈得森研究所(HUDSON R&D)与“思考美国之女性”(CWA )等团体一直在研究政治收容所、宗教自由、女性“脱北者”的人身买卖等问题,美国人权团体还于2003年7月25日组成了朝鲜自由联盟(NKFC),试图收集与此相关的各种言论。

  美国继《难民援助法》后批准《朝鲜人权法案》的新举措,必将对朝鲜及与其接壤的中国、韩国甚至包含日本在内的整个东北亚地区产生重要影响。

  中国:在“脱北者”问题上大有可为

  当前,中国已经很难再无视“脱北者”问题。美国、日本、韩国鉴于各自国内的政治状况,对“脱北者”问题往往可能歪曲或在政治上加以利用。要站在客观立场上处理“脱北者”问题,就不能为达到摧毁金正日政权的目的而利用这一问题,而应从人道的观点出发进行对待。在这个问题上,中国今后的立场将是采取一切措施,与美国共同分担责任。

  中国在朝鲜半岛的作用与影响力势必得到加强。一旦美国开始接收朝鲜难民,将会出现更多“脱北者”。从地理上看,“脱北者”只能经由中国逃往第三国。新的逃亡者将会加入到已逃亡至中国东北三省的“脱北者”之列。但是,中国历来把“脱北者”当作中朝两国间的问题来处理,原则上是立刻将其遣送回国。根据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UNHCR )的统计,在2000年,被中国政府强行遣送回国的“脱北者”至少有6000人。今后,如果中国政府继续强行遣返“脱北者”,将引起中美间的外交摩擦。

  中国在此问题上大有作为的方面包括:

  首先,收集有关“脱北者”实际状况的客观情报。关于“脱北者”的规模,现在只有“最低为10万人,最多达30万人”的推测,中国对“脱北者”的具体规模、生活现状、分布地区、妇女儿童的状况等最具有发言权。

  其次,与相关国家建立政府级组织,协调不同国家的作用。中国可以美国和不同主张的韩国间的协调角色。由于这些活动是以联合国的支持为基础的,所以可保证其合法性,并获得国际社会的理解与支持。

  另外,制定接收“脱北者”的国际标准,以便在接收时有可参照的标准和名义。中国可以根据民主、人权的原则,在透明的基础上,研究制定相关标准。“脱北者”问题已成为国际社会有义务联合起来共同解决的问题,具体落实接收“脱北者”的人数及援助费用等问题是中美之间合作的新领域。

  日韩:不可回避的“脱北者”问题

  2002年5月,发生了5名“脱北者”在日本驻中国沈阳领事馆被强制带走的事件,该事件使日本切实感受到“脱北者”问题的存在。并且,从2003年2月发生过“日本人妻”(与朝鲜人结婚、并到朝鲜定居的日本女性)通过沈阳领事馆进入日本境内的事件,也可看出“脱北者”问题也是关系到日本自身的问题。日本的立场是发挥协调作用。在国际社会中,日本对难民问题一直发挥着重要作用。以2000年为例,日本提供的难民援助捐款达1亿2000万美元,仅次于美国,名列世界第2位。日本人绪方贞子能够当选前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也充分表明了这一点。另外,越南战争结束后,日本贯彻与国际社会及美国之间的协议,曾经接收过约8000名印支难民。

  日本认为:绑架日本人问题与“脱北者”问题一样,都属于朝鲜的人权问题。如果“脱北者”的人权问题引起了全世界共鸣的话,绑架日本人问题也理应受到同等关注。

  在解决难民问题的具体落实上,韩国的作用必不可少。韩国在朝鲜人权问题上的暧昧立场将使其与美国之间产生矛盾。不参加2003年4月在日内瓦举行的声讨朝鲜人权问题决议案投票的行为,已清楚表明了韩国回避公开评论朝鲜人权问题的立场,韩国政府将这一问题视为违反“阳光政策”的禁区。在“脱北者”问题上,韩国有可能会失主导权,被美国和中国越过。

  王飞国际政治专业研究生

  邮箱: 12291229122912@sohu.com

  作者:王飞

本文链接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