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扬:中日两国关系的冬天来临了吗?

  笔者2003年曾在海外发表文章,提出《中日两国存在激烈对抗的隐患》,因为从种种迹象表明,中日在能源、在领土、在地缘政治等方面,已经产生磨擦,而这种磨擦有走向明朗化的趋势,而笔者看不到解决的办法,所以撰文表达自己的忧虑。而这种忧虑不幸被笔者言中,2005年的中日关系,达到了所谓的“政冷经热”,然而此状态持续下去,怕是中日经济关系也要滑坡了,因为两国的舆论和民意,开始彼此充满误会甚至是敌意。

  日本在没有走出经济衰退阴影的情况下,大力加强军事实力,举国上下对修改和平宪法的意向也趋同一致,这让日本周边国家感到紧张。2005年的日本,不仅向俄罗斯提出北方四岛的领土要求,而且其领土要求第一次扩大,这让俄罗斯民族主义恼怒:日本人想要多少?!俄罗斯政府为了吸引日本的投资和技术,已经冒着国内民族主义的压力,答应先归还北方两岛,剩下两岛再议;然而日本政府态度鲜明地提出了更多的领土要求,这让世人感到意外。

  也是在2005年,日本对一直存在争议的独(竹)岛,开始希望通过国内的法律解决,即独(竹)岛是日本领土的一部分,这引起韩国一片哗然,切指抗议者有之,切腹抗议者有之,自焚者抗议有之,韩国人上街焚烧日本国旗者甚众。日本希望把实际由韩国控制的独(竹)岛,提交国际法庭仲裁,被韩国一口拒绝:独(竹)岛问题,高于韩日两国关系!面对中日存在争议的钓鱼岛,日本逐渐通过法律的形式,企图将钓鱼岛纳入不可分割的日本版图,这引起大陆和台湾的不满。日本对俄罗斯提出北方四岛的领土要求时,中韩两国曾经坚定地站在日本一边,给予日本无条件的支持,然而现在的中韩俄三国,面对贪得无厌的日本,逐渐走到一起,形成了3:1的东亚对峙;笔者仅指在领土问题上是这样,但面对日本逐渐强大的军事实力,和咄咄逼人的态度,中韩俄三国在同日本的领土争端上遥相呼应似不可避免!

  中国虽然是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但每年8% 的GDP 增长,预示着它对世界能源的无限渴求,没有能源做保障,就谈不上中国的经济发展,生产力的提高就成为一句空话。所以中国和俄罗斯经过几年的谈判,计划建设一条中俄石油管道“安大线”,由于中国政府的大意,被日本钻了空子,利用手中的巨额美元搅黄了“安大线”;望着“煮熟的鸭子飞了”,中国恼羞成怒,进行必要的报复举措是必然的,结果中日两国在东海海域石油勘探上产生争执,中国羸了一分,挽回了点面子;而日本政府领导对中亚国家的访问,也导致中国政府疑神疑鬼,唯恐日本在中国西部能源进口方面“捣乱”。

  2004年10月21日傍晚,日本官房长官细田博之举行记者招待会,就美陆军第1军司令部迁移至座间营地(神奈川县)的构想发表了政府内部的统一意见,称:“目前不考虑修改(《日美安保条约》第6条)远东条款。”这一举动为政府内围绕美军整编及安保条约问题的纷争划上了句号。这意味着一旦大陆武力统一台湾,日本将直接或间接地介入,中国面对日本官方的明确表态,加速军事现代化已不可避免,这让美国国务卿赖斯警告大陆:中国不要错误地估计单边优势……,2005年3月,在中国两会召开期间,中国国务院总理溫家寶在记者招待会上,面对记者提出的有关武统台湾问题时,溫家寶回答:“中国不希望外国干涉中国的内政,也不怕外国干涉中国的内政!”笔者倒是认为,前半句是针对美国说的,后半句是针对日本说的!

  中国在崛起是个不争的事实,而日本在政治、军事上的崛起,也是个不争的事实,其背后还有美国的支持,因为美国军力困顿于伊拉克的窘境,导致美国支持日本发挥更大的作用,主要是抑制中国和俄罗斯在东亚的政治、军事活动。

  中国的民族主义情绪在漫延,日本的右翼势力则在日本政府内取得优势,两国的极端民族主义者都把矛头指向对方,而中日两国政府也不肯坐下来谈判,因为双方都认为自己拥有一定的优势地位。中日两国的磨擦在加剧,而且逐渐使用象征性武力威吓对方,笔者担忧的是:哪里是中日两国磨擦的尽头,我们能看到中日两国关系的春天吗?!

  大连市西岗区公安分局治安管理大队李扬邮编:116000

  作者电子邮件:lililili2@hotmail.com

  2005年3月18日

原载《议报》第190期

  作者:李扬

本文链接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