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承业:怎样看当年的百万右派

  上世纪五十年代,正是新政权初建盛年,晴空万里,突降大难,几乎是一夜之间,中国大陆共有五十五万余(1980年统计为552877人)知识分子被害,“其中相当多的人是学有专长的知识分子和有经营管理经验的工商业者”,他们强行被划为右派份子而打入另册。结果,使他们“半数以上失去了公职,相当多数被送劳动教育或监督劳动,有些人流离失所,家破人亡”,还有不少人为此丢了性命。连及“中右份子”、“反社會主義份子”和家属在内,被子受害者达百万以上(引文及数据均见叶永烈著《反右派始末》青海人民出版社一书)。这在历史上写下了重重的一笔。这一悲惨的历史长达二十二年之后才有转机,当局宣布“只是对其中个别完全搞错了的,实事求是地予以改正”便改正了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八二(不用“平反”而用“改正”),但仍认为整个运动正确,至今已过去世了半个多世纪,却仍无一个合理的说法,并仍为一个不容讨论之“禁区”。日前,在《猫眼看人》网上读了贴子《右派,有一个中学生实难敬佩你们》,连日来跟贴甚多,就试试来对“怎样看当年的百万右派?”说一说个人看法:

  暴政的祭品

  认真地说:当年的右派,它不仅不是一个有组织的政治派别,甚至也不是一个有大致观点的政治概念。当年划了五十多万右派份子,连同处置的中右份子,达一百万人以上,他们不仅没有任何组织,甚至也没有政治概念的关联,他们只是由官方强行用一个政治帽子联系起来的,而官方使用这个帽子时最初还并无标准,后来虽公布了一个‘六条标准’,但这只是一个可以任意按需解释的标准,再加之审批权混乱,又有完成任务的百分比指标,可以说是无端乱整了一百万人。按当局后来正式改正的数字也表明了有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八二是不符合标准的错划,这些人的一致,完全不在于他们被子划以前,被划以前他们有不同社会职业,许多还是在校学生,政治观点、水平也各异,有党的各级干部,甚至还有后来的国务院总理,也有普通党团员,文化水平也不一,有教授名人、工商业者、一般干部、职员、医卫、文化、教育、新闻、演艺界人员,更有不少文盲的艺人,多数是并不关心政治的普通人,还许多纯系误会,这些人的一致,只在于他们被无端受到迫害一致入了另册,成了五类份子之一类。对这样一类人,共同的来说,我们只是对其无端蒙难的同情和对施难者的谴责!如果说依当局的说法这些绝大多数都是错划,并加以改正后,拿剩下的万分之二的没有对其宣布改正的来说,也就是当局认为当时应当称之为右派的人,以其中为首的代表人物如章伯钧、罗隆基等等来看,他们也没有什么统一的或一致的完整政治纲要与观点,都是各自按中共的一再动员讲了一些话、提了一些意见与建议,其基本原则都在党的历来政策之内,并没有超出共同纲领与当时宪法规定的范围。至于当时公开批判的那些赫赫有名的‘右派观点’‘右派言论’‘右派罪状’以至后来官方定性的‘反党反社會主義的资产階級的’‘杀共产党人’等等都是没有事实根据胡乱上纲上线后强加上的。按理说全部都是错划了的,就应当全部改正,之所以保留几个没有改正那只是由于政策的需要(“既然中央给反右定性为扩大化,那么就需要保留一些右派,要保留右派,就需要保留右派中的头面人物;要保留右派中的头面人物,自然就需要保留章伯钧先生。”这是中央统战部在1980年改右时向章伯钧的夫人说的话,见经济日报出版社1998年版的《六月雪》267页),“含中央一级决定不予改正的五人,至全国右派改正工作结束,共有九十六人未获改正,即按官方统计人数,占原载帽者总数的0. 0018,即万分之二都不到。”(见广东旅游出版社2000年版《苦难的祭坛》793页)。中央定性“反右运动没有错,问题是扩大化了”,扩大了五千多倍!即使是这极个别的没有获改正的,在当局作的政治结论中也不得不删去了运动中强加上的不实之处,这说明不予改正,并不是就确是,而是为了当局的面子。所以平心而论一直并不存在一个什么‘反党反社會主義的资产階級的有纲领有组织的右派份子’一类。当时既不存在什么猖狂进攻,也没有什么变天复辟,反右派斗争,并没有任何双方的战斗,有的只是一方的圈套与大规模地屠殺。对曾经被这样错误认为并称谓了竟长达二十多年的近百万人,他们只是一群无辜的受害者,并在法西斯暴政下过了长达二十多年的另册的生活!其中不少被迫害致死!对他们,首先是同情与悲愤!当然对其中很多知名与不知名的人物,他们都是真诚的人,他们的许多言行却实也值得赞赏与敬佩,但对总体而言,并不是敬佩问题,现在也没有任何根据说明他们当年是存心要后人敬佩。从历史上看,他们的价值主要不是在于他们作过什么或说过什么,更在于他们无端地承受了什么与付出了什么。前面提到的网上发文的中学生责备他们:“不坚强,没有抗争,实难敬佩”,这只是隔代人的天真之言,试问:对面临当年日寇进行南京大屠殺时的三十万同胞,我们可以责备他们并说实难敬佩吗?对那些年被无端饿死的数千万同胞,我们可以责备他们并说实难敬佩吗?

  他山之石

  上面只是从公开方面说,其实还没有说到根本上,还有一层大家都知道的不便捅破的窗户纸。按上世纪六十年代出版的大英百科全书关于中国1957年反右派运动条目中说:“章伯钧、罗隆基是在社會主義国家制度下要求实行民主政治”来推断,虽不能说当年百万右派都是争取民主的斗士,但可以肯定是,从当局当年发动反右斗争与其后虽承认有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八二是错划但却仍顽固坚持运动是正确的近半个世纪,说明当局实际是一直坚持不实行民主政治的。可是从外表上又不能这样公开说,还必须在口头上讲他们是要民主要政治文明的,宪法上也要写上民主二字,所以,就形成了当年的右派又并没有违背宪法,欲加其罪时只能采取群众运动方式,不许其说明的上纲上线、扩大分折、无中生有、强加罪名的办法,这样做必然不良后果很大,所以在二十年后,才被迫承认错划了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八二并剩下的百分之0. 0018中也有许多定案事实不实,理由上讲不通,事实上又不愿否定当年的运动,就只好不了了之地说“向前看吧”!给历史留下一笔后人评说的账。按大英百科全书条目:中国1957年反右运动——章伯钧罗隆基是在社會主義国家制度下要求实行民主政治。那么他们有何罪呢?至今不否认反右运动,只说明至今不同意在社會主義国家制度下实行民主政治了!

  事后的估类

  对当年被划的右派,事后来看一看,大致可分为三种情形:

  第一类是右派的代表人物,包括当年在中央及各省大报刊上点了大名的右派份子,以及在呜放中公开支持与赞成当时公布的那些右派言论与观点的人,这些是右派的精英,这就包括了后来没有获得改正式的那些,但从总数看他们的绝大多数后来也获得了改正,这一类大约就可以算是大英百科全书中说的“在社會主義国家制度下要求实行民主政治”的人吧!这一类估计只占总数的百分之一、二。

  第二类是各级党的领导所不太满意的人,这包括了给领导提过意见或建议或因业务强而使领导不满或不安的人,这一类虽然没有任何的“要求实行民主政治”的想法与作为,然而从领导的角度看却被认为是不甚可心的顺民,所以也可以算是“要求实行民主政治”的人了,这类在总数占百分之九十以上。

  第三类是纯系误会为了完成指标凑数而划的,这在总数中占很少数不到百分之一吧。

  自然第一类的大部份与第二类、第三类的全部占总数的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八二后来(只是在后来,已经受够了害之后,才说当年划错了)都获得了改正。

  关键何在?

  当年的划右,与二十多年后的改右,政权未变,标准也未变,为什么竟有高达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八二的出入呢?给人们留下了一个难解之迷,那么,问题在何处呢?

  问题的关键就在于对“党的领导”一语的解读上,众所周知“党的领导”这是一个重大的原则,近一个世纪以来,为建立新中国所作的艰苦奋斗,到新中国的建立,以及其后半个多世纪的国际国内斗争,一直是坚持了这一个最高的原则毫不动摇,当年划右与其后改右的六条标准,其中的核心就是是否坚持“党的领导”,近几十年一再宣布不动摇的四条基本原则其核心也是坚持“党的领导”,至于为什么要坚持“党的领导”我们暂不去深究(这更是禁区!)我们只沿用“历史证明了的正确”、“就是好”、“没有就不行”……等说法吧!或者说“在新中国初建时的共同纲领与其后的历次宪法都这样定了的”也可以。可是,这样重要的大原则,竟找不到一个明确的可操作的解读,在宪法的序言中将其作为重要原则写下来,可是在其条文中又没有任何可操作的规定,党组织及其人员的法定位置何在?

  “党的领导”这一词语中的“党”字是指什么?是那个理想中的(完全正确的)党吗?或是现实中行使着权力的党呢?人们承认并接受这一原则往往是指的前者,但实际行权时又只能是后者,几十年历史证明后者是有可能犯错误甚至大错误的,这个“党”字是指党的组织呢或是指党的领导人?若说个人,那随时随地都有可能犯错误甚至腐败犯罪,近年来党内腐败案层出不穷,已是有目共睹了,但组织又不能脱开人而存在,组织总要有人来执行呀!再有,这个“党”字是指中央呢或是指每级组织?反对了某个党的干部或党员算不算反党呢?有时算,有时又不算,所以才有时划成右派,有时亦可改正。

  “党的领导”这一词语中的“领导”二字又是指什么?怎样又称“绝对领导”?怎样区别与联系?“领导”还有多少强弱不等的层次吗?如何界定?领导又应如何具体实行?党的各级组织与人员的权与责是什么?党的活动经费从何而来?被领导的人应怎样服从领导或接受领导,可不可以有与领导的人或组织有不一致的看法或作法?可不可以给领导提意见作建议?讲了什么话就算犯事了?有法律条文来规范吗?这更是复杂而又具体的问题。

  在这些悠关大民小民生死的重大原则方面,几十年以来还只是凭人治来操作,长期影响我国社会稳定、影响国家建设发展的层出不穷的冤假错案大多就来源于此。现在提倡加强执政党建设,构建和谐社会,推进政治文明,实现依法治国,建设法制国家,就更应完善这一重要法制建设,亡羊补牢未为晚矣!

  作者电子邮件:hechengye@ 163. com

  作者:贺承业

本文链接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