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学武:马克思的“对联式悲歌”

  中国人对马克思可谓家喻户晓妇孺皆知,然而马克思由于没有亲自来中国访问过,因此对中国不甚了解。而且马克思一生研究的是近在眼前的资本主义欧洲,对远在天边的封建主义中国显然无暇顾及。翻看马克思的浩瀚著述,提及中国的文字寥寥无几。

  不过尽管马克思对中国不够“重视”,但他在《鸦片贸易史》一文中对中国的几句评论,却相当于“句句是真理”、“一句顶一万句”。他说:“一个人口几乎占人类三分之一的大帝国,不顾时势,安于现状,人为地隔绝于世,并因此竭力以天朝尽善尽美的幻想自欺。这样一个帝国注定最后要在一场殊死的决斗中被打垮:在这场决斗中,陈腐世界的代表是基于道义,而最现代的社会的代表却是为了获得贱买贵卖的特权——这真是任何诗人想也不敢想的一种奇异的对联式悲歌。”

  马克思不愧是天才思想家,他的“对联式悲歌”,形象而又深刻地表现了一百六十多年前中国極權专制和腐朽没落的国情。中国的近代史,主旋律不就是“对联式悲歌”么?无论是在所谓“康乾盛世”的“大好形势”下,还是在慈禧“垂帘听政”的“英明领导”下,大清帝国的一贯表现就是“不顾时势,安于现状,人为地隔绝于世,并因此竭力以天朝尽善尽美的幻想自欺。”而且,这不仅是大清帝国在鸦片战争中失败的主因,也是整个封建王朝兴衰更替和最终灭亡的主因,还是长期以来中国一直落后于西方国家的主因。

  历史学家把1840年的鸦片战争作为中国历史的一段分界线,认为中国从此进入半封建半殖民社会,也即中国从此开始走向衰落。其实,中国的衰落早在1684~ 1799年的“康乾盛世”就露出了端倪,只是国人尤其是统治者被所谓的盛世迷惑了,没有防患于未然。美国著名哲学家和历史学家威尔·杜兰认为鸦片战争的起因不过是贸易纠纷,他在巨著《世界文明史·东方的遗产》中写道:最早把鸦片输入中国的并非英国人,而是葡萄牙人。后来英国人把大量鸦片卖到中国,引起了满朝文武和乾隆皇帝的愤怒,于是英国在1792年派遣一个由马戛尔尼率领的特使团,来到中国与朝廷协商订立一个商务协定。这个特使团曾向乾隆解释与英国开展贸易的种种利益,并且向他保证在协定中可以让中国皇帝的地位与英王相等。可自命不凡的天子“老子天下第一”的乾隆,不仅没有与英国使团友好协商达成协议,反而给英王乔治三世回敬了一封措辞强硬的书信,信中这样写道:“……其实天朝德威远被,万国来王,种种贵重之物,梯航毕集,无所不有,尔之正使等所亲见,然从不贵其巧,并无更需尔国制办物件。是尔国王所请派人留京一事,于天朝体制,即属不合,而于尔国,亦殊觉无益,特此详晰开示,谴令贡使等安程回国,尔国王惟当善体朕意,益励款诚,永矢恭顺,以保尔邦共享天平之福……”如此骄狂的语气,当然“大长中国人的志气,大灭外国人的威风”,可正是乾隆的不友好和不合作,为以后的鸦片战争埋下了隐患。中国人当然认为鸦片战争是英国人的“野蛮侵略”,“然而英国人却不承认这是个为了鸦片而起的战争;他们认为他们繁荣愤怒是由于满清政府傲慢的接待(或拒绝接待)他们的代表;同时,他们不满清政府所课的重税和不公平的裁决。”(引自《世界文明史——东方的遗产》)

  以“皇帝诗人”著称的乾隆,可能也“想也不敢想”自己为“对联式悲歌”预先留下了伏笔。他虽然也曾“高瞻远瞩”地说过:“有抚世御民之责之人,尤不可不凛渊冰而戒盛满,祛安逸而谨思虑,庶几恒守其泰而不至失道以入于否。”(引自郭成康/ 等著《康乾盛世历史报告》)但历代皇帝尤其是所谓“明君”、“英主”之类的“好皇帝”,都喜欢自己的天下“到处莺歌燕舞”、“形势一派大好”,他们自以为是改天换地的“救世主”,在“盛满”之中不能自拔乃至忘乎所以。乾隆的所作所为与他的“语录”大相径庭,老态龙钟了还不舍得让出皇位,为了粉饰天平大搞“政绩工程”花光了国库的银子,给后世留下一个表面豪华而内部空虚的烂摊子。完全可以说乾隆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盛世吹鼓手”,只不过他吹出的是“对联式悲歌”的前奏曲。

  任何诗人想也不敢想的“对联式悲歌”,不仅在中英鸦片战争中隆重上演,而且在大清帝国的内政外交中不断愈演愈烈。鸦片战争的失败,并未引起当朝最高掌权者“老佛爷”慈禧的警醒,她割地赔款似乎“崽卖爷田心不痛”,非但不吸取教训奋发图强,反而对变法维新的仁人志士进行残酷镇压,甚至把赞成和支持变法维新的光绪皇帝也囚禁起来。更令任何诗人“想也不敢想”的是,在大清帝国已风雨飘摇行将灭亡之际,慈禧为了安享晚年,还不惜挪用军费整修圆明园,并花费巨资大操大办70生日庆典,声称越是在国难当头的情况下,越要把庆典办得隆重,不能让外国人“小视”咱们……一边是“国破山河碎”,一边是“玉树后庭花”,如此荒唐的“对联式悲歌”,堪称“千古绝唱”。

  前总书记江澤民曾十分重视“康乾盛世”的研究,他说:“正是在这一时期,西方发生了工业革命,科学技术和生产力加速发展。但是,当时的清朝统治者却不看这个世界的大变化,夜郎自大,闭关自守,拒绝学习先进的科学技术。最后,在短短一百多年的时间里,就大大落后于西方国家,直至在西方列强的坚船利炮面前不堪一击。”(引自《康乾盛世历史报告》)这话当然是科学总结和英明论断,而马克思的“对联式悲歌”不正是这话的原创么?其实我们现在所研究的问题,老祖宗马克思早就给出了答案。看来,中国人学习马克思主义,不仅要学习《共产党宣言》和《资本论》,还要把“对联式悲歌”牢记在心。

  作者:杨学武

本文链接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