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露锋:警惕“普京主义”

  香港环球经济电讯社《环球财经专讯》第49期《普京该从“帝国梦”中醒来》一文中有这样一句话:“普京虽然看起来像个现代派领袖,但其思想和灵魂似乎已陷入不亚于封建式专制权力的迷宫。”这话极富洞见, 一针见血地指出了以普京为代表的转型期国家统治者身上留下的深深的旧时代烙印。这种当代转型国家中具有现代民主外壳,而在一定程度上行传统专制之实的统治方式,姑且称之为“普京主义”。

  普京是叶利钦的衣钵传人,他的思想和作风是和叶利钦一脉相承的。叶利钦虽然是靠反共夺取天下,但其思想和作风并不逊于某些前苏共领导人,其本质还是专制主义者。可以说,“普京主义”是原苏联斯大林主义在俄罗斯的延伸和变种。俄罗斯人对叶利钦有个错觉,以为是叶利钦结束了一个专制时代,便认为他也是一个现代自由主义和民主主义者,就轻易上了他的当,当然也信任了他力挺的权力继承者——普京。

  不错,普京表面上是靠民众选票当上总统,但那些选民是深受斯大林主义意识形态毒害的一群受害者,他们还缺乏现代公民意识,把引导国家走向繁荣富强、增进人民福祉的希望,简单地寄托在某个强势领袖身上,而不是建立健全的民主的国家制度。向来以强硬著称的普京,就拣了这个便宜,两次以绝对优势当上俄罗斯总统。

  普京上任以来的一些行为愈来愈偏离现代文明社会和民主政治的价值准则。根据俄罗斯宪法规定,总统有极大的权力,议会权力很小,“三权分立”名难副实。俄罗斯的“总统集权制”具有以下五个特点:第一,总统决定内外政策,全国都必须执行总统的命令;第二,总统直接任命政府,国家主要的人事大权全都掌握在总统手里;第三,总统拥有强有力的否决权;第四,总统有权随时解散议会;第五,议会很难罢免总统。从上可见,俄总统的权力大得惊人,俄共领导人久加诺夫曾说过:“(俄)总统的权力比美国总统大4倍。”但普京还不满足,别斯兰人质事件后,普京以打击恐怖主义为借口采取了限制民主的政策,取消89个行政主体长官直接选举制度,取消每个地区独立候选人选举制度以及加强安全机构职能的计划。

  不仅如此,普京在第一个任期内,把主要精力集中在聚敛权力上。他通过拿在社会转型过程中暴富起来的寡头开刀,阻死这些“新俄罗斯人”问鼎政坛的企图,防止他们挑战自己的权威。他采取一种所谓的“可控的”民主政治,通过“统一俄罗斯”这样的政权党将中央地方的实力派人物团结起来,挤压反对党派生存和产生影响的空间,从而树立自己的绝对权威。在国内树立绝对权威后的普京,做起了当代“彼得大帝”之梦。他的下一步目标就是要在前苏联的废墟上,重建一个由俄罗斯主宰的帝国。

  权力导致腐败,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贪污堕落、钱权勾结并不是最可怕的腐败。最可怕的, 是那些以国家利益为名蚕食甚至鲸吞民主和自由的行径。这种腐败有很大的欺骗性,一般民众难以洞其实质,往往是自己的权利被剥夺后,还对统治者感恩戴德,结果是造成了民众对统治者集权专制的纵容和推波助澜。这种腐败还有更大的危害性,给国家和民族带来的灾难和创伤特别巨大,此类例子在中外现当代史上屡见不鲜。这也是“普京主义”最值得人们警惕的关键所在。

  前不久读到一篇文章,认为普京是从斯大林主义旧阵容中来,且出身于臭名昭著的克格勃,并非俄罗斯人民之福。而一些从民间成长起来的政治家,如韩国的金大中,捷克的哈维尔,波兰的瓦文萨,才是国民之幸。此言虽有些绝对,但说出了部分历史真相。

  建立民主制度非一蹴而就,历史也往往如此吊诡:民众推翻了皇帝,却得到了独裁者;推翻了独裁者,却得到了权贵;推翻了权贵,迎来的却可能是多数人的暴政。民众何时才能得到真正的民主和自由?

  虽然俄罗斯人民离享受真正的民主自由还有一段路要走,但相比于世界上特别是亚洲一些专制国家里还在黑暗中摸索的人民来说,还算是幸运的。俄罗斯毕竟已经走上通往自由之路,看到了民主的曙光。但是,不管是已走上民主自由之路的俄罗斯人民,还是仍在黑暗中摸索的专制国家的人民,对“普京主义”都是应该引起高度警惕的。

  (写于2005年7月16日)

  作者:苏露锋

本文链接 浏览数

2 条评论 »

  1. frank 说:,

    2008年08月09日 星期六 @ 19:12:34

    1

    “普京主义”的本质是什么?我认为它是挽救俄罗斯国家在经济上政治上避免沦为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殖民地,维护民族独立和民族复兴的理论和政策。
    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俄罗斯从来就不怀好意,他们一方面提供貌似市场经济规则的陷阱鼓励俄罗斯改革,诱骗俄罗斯打开大门,让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逐步控制俄罗斯的经济命脉;另一方面,他们提供貌似人民民主实则由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政客做主的毒药,让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控制俄罗斯的政权。叶利钦以往听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教导和屈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渗透,西方国家将会在经济上慷慨援助,在政治上扶持政府,结果是上当受骗。正是普京看透了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俄罗斯的图谋,所以吸取了叶利钦的教训,提出了令美国胆战心惊的“普京主义”。普京推行“普京主义”的结果,是俄罗斯摆脱了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控制,民族经济迅速发展,国际地位迅速提高。
    中国的改革之父鄧小平在推行中国特色的改革开放中,就一直提醒全党和全国人民,我们在对外开放和引进外资时,一定要警惕“全盘西化”,警惕西方国家对中国的经济控制和政治颠覆,所以,中国在改革开放中长避免了社会动乱和经济失控。
    鄧小平也好,普京也好,他们是真正有政治头脑的人物,而不是像那些读了几本西方著作,转了几趟外国,就把维护自己民族利益忘得一干二净的“知识分子”,在政治上那么幼稚。
    别忘了,美国和西欧这些号称最崇尚自由经济和政治民主的国家,在与外国交往中,从来就没有忘记维护自己国家的民族利益。
    今天,中国也应该从“普京主义”中吸取它的精华了。

    回复

  2. 鄙视呆比 说:,

    2008年10月06日 星期一 @ 09:59:04

    2

    鄙视你,要知道普京的民众支持率达到90%以上,这90%里的人民难道都是白痴?愚民?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