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晓庄:为什么美国没有外汇储备

  你观察过国际货币储备现象吗?你知道美国为甚麽没有外汇储备吗?诸如此类的问题,不仅是美元的国际地位问题,也是世界经济未来发展的趋势和变化问题,更是中国经济未来能否傲视全球的现实问题。

  美国之所以没有外汇储备,因为美元是霸主货币。目前,按外汇储备依存度,世界货币可分三类:一是霸主货币,二是储备货币,三是普通货币。霸主货币对於外汇储备的依存度为零,普通货币对外汇储备的依存度为一,储备货币对於外汇储备的依存度介於零与一之间。美元是霸主货币。欧元、日元、英镑等是储备货币。人民币虽然影响很大,目前尚处於普通货币行列。国际经济的发展史表明,一种货币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位置重要,经济实力强,币值稳定性好,外汇储备的依存度就低,反之亦然。

  在当今世界金融全球化的条件下,保持相当数量的外汇储备,是稳定本币币值的重要保障。但是,储备外汇并非没有任何代价。第一,储备外汇相当於持有以外币表示的金融债权,为他国进行储蓄。第二,外汇储备的增加要求相应扩大货币供应量。如果外汇储备过大,就会增加通货膨胀的压力,增加货币政策的操作难度。第三,持有过多外汇储备,往往面临来自对方的贸易摩擦,同时还要承担外汇贬值带来的损失。

  专利产品操控定价

  要理解美国没有外汇储备的真正原因,须追溯美元取得霸主地位的历史。从严格意义上讲,美国也存在外汇储备,只不过规模非常之小,占其进口额的0.59月左右。德、法、英、加拿大等发达国家,其外汇储备约占其进口额的1.1~1. 9个月;相比之下,日本经济发展仅次於美国,又是一个金融资产大国、资本输出大国,资本极度过剩,竟拥有13个月进口额的外汇储备。

  显然,美国不需要外汇储备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它作为国际储备货币可以直接用於对外执付,毋须用外汇储备调节国际收支、调节外汇市场和进行国际支付。这三项职能与外汇储备的三个来源密切相关:一部分是来自商品贸易顺差,一部分来自外国直接投资或外币贷款,还有很大一部分是通过其他不那麽明确的渠道进入的。

  众所周知,美元霸主地位的确立,是因国际货币体系变迁的缘故。美元霸权,是建立在稳定发展的经济实力之上的。她依靠两项制度保其经济的世界竞争力。一是发达的高等教育制度。它通过吸收全世界的优秀学生,为其进行基础研究,从而创造出世界上最重要的知识产品。然後通过知识产权保护制度和科技创新制度,把这些产权转化为直接和间接的产品,销售全球。上产品使其拥有产品定价权,可不受世界市场波动之影响,从而能够根据具体的贸易格局而调整这种价位,使整个美国经济保持适当发展速度。

  欧元难改美元独大

  美元霸权的另一个来源,就是两党政治与独立的美联储之间的合理博弈格局。在保持经济稳定增长的前提下,金融市场的发育较为成熟,各种货币政策传导机制运转良好,为货币政策的灵活运用,提供较好操作环境。国际货币体系的变迁最终造就了美元的强势地位,而美国经济结构的合理调整与经济总量的持续发展,则进一步为保持币值的稳定及其霸主地位创造了相对良好的氛围。

  由於美元拥有太多的权力,给世界各国带来来多的金融风险,因而改革国际货币体系的呼声来高。很多专家学者认为,当前国际货币体系中的不稳定性恰恰来自於美元霸权,美国获得了铸币税以及通货稳定的收益而其他周边国家则更多地承担了通货膨胀和金融危机的成本。对於美元霸权国际社会已经有些厌倦。

  近年来兴起的欧元正在对其霸权提出严峻的挑战。很多人把希望寄於这一新生货币上,毕竟,对於其他国家来说,在储备外汇之际又多了一个选择。但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一种货币可以对美元的霸主地位提出强有力的挑战。美元事实上依旧在国际货币体系中占据核心位置,只要看一看它如何维持与其他国家的贸易平衡,就大致可以知道这其中的奥秘。

  金融霸权招惹不满

  在美国周边有两类国家:一类是执行出口导向战略的国家(主要是东亚国家),这些国家把美国作为最主要的出口市场,通过经常专案顺差积累了大量美元储备,然後以购买美国国债的形式保有这些储备。从美国方面看,它通过输出美元获得了实际资源的注入,这些输出的美元又往往通过购买美国国债的方式流回美国国内。例如在与东亚国家的贸易往来中,由於美国通过经常专案的逆差输出了大量美元,同时向自身注入大量的实体性资源(主要是商品),这既满足了国内的消费需求,又有利於维持国内物价的稳定,同时还能享受到铸币税的好处。

  同时,由於东亚国家积累了大量美元储备,而持有美元储备的主要方式是购买美国国债,这有利於美国通过支付较低的利息为自己的经常专案逆差融资,从而避免了经常专案逆差的不可持续。美国财政部的资料显示,在过去三年时间,来自亚洲的资本流入占美国外资净流入的40% ,在2004年这一比率接近50% 。因此可以认为,美国迄今为止之所以还能维持国际收支平衡,在很大程度上依赖於来自东亚国家的外汇储备资金的重新注入。

  美国周边另一类是欧洲国家和拉美国家(包括一些OPEC国家),这些国家的投资者购买大量由美国公司或者美国政府发行的金融资产(股票和债券等)。美国通过出售这些金融资产,向周边国家融入了大量的真实资本,并且把这些资本运用於国内建设或者国际FDI投资。

  在这一构架下,国际货币体系明显表现出三大特徵,一是美国的经常专案持续逆差,资本专案持续顺差,以及美国外债不断积累;二是东亚地区的经常专案持续顺差和外汇储备的不断累积,三是欧洲国家的经常专案持续逆差,资本专案持续顺差,以及储备资产基本不变。

  这样,美国可以通过国际货币体系的制度安排,有效地转嫁自身的各种风险,及时享受能够享受的各种便利条件,从而形成了自身的良性圈。这种良性圈也决定美元霸权在未来相当一段时间难以动摇。而只要美元霸主地位的存在,就会出现人们所看到的现象:美国没有外汇的储备而能够保持其金融稳定和持续增长。问题是,世界各国已经开始对美元霸权提出质疑,而且也会让更多新起的经济发展国家寻求取代美元地位的新储备货币。

  作者:李晓庄

本文链接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