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圭:透视朝核六方会谈

  中国政府历尽辛苦把朝鲜拉回到第四轮朝核六方会谈的谈判桌。这轮谈判7月底开始,谈了十多天,9月中旬又继续了个把星期,人们终于看到了朝鲜半岛无核化的希望。断断续续谈了两年,争执持续很久,朝鲜能不能开发核技术这一谈判症结最后被暂时搁置一边,记者们才得以拍下六方与会代表达成共同声明手拉手的照片。

  朝鲜和美国各持己见,双方在前三轮会谈中根本无意接近立场。多家通讯社报道,第四轮进行到尾声之时再次濒临失败,东道主中国在会谈的最后两天费尽心机对美朝两家好言相劝,总算峰回路转。双方接受了一项给了朝鲜面子又不影响美国立场的协议:“朝方声明拥有和平利用核能的权利。其他各方对此表示尊重,并同意在适当时候讨论向朝鲜提供轻水反应堆问题。”朝鲜可不可以拥有哪怕是民用的原子能反应堆?以后再说了,反正现在不能有。

  会谈的这一结果耐人寻味。想想十多年前那儿第一次核危机后朝鲜的处境,放弃核武器,换得美国为补足其能源的需要而每年提供50万吨重油以及帮助建设轻水原子反应堆。而如今,又闹了一次核危机,落得的下场还不如以前,确实像是做了一笔亏本生意,但实际情况并不尽然如此。

  为何玩弄核危机

  朝鲜的核政策多次反复前后不一,但目的始终如一,即渴望迅速挤身进入世界核俱乐部以抬高身价,用核危机拉住中国并动员全国稳定政权,甚至不惜一切承担后果。朝鲜的世袭统治者处身于后冷战时代,几股国外的巨大压力日甚一日地把它挤到国际生活的边缘,经济连年不振,国内民不聊生,用核危机进行豪赌并非完全出于低能或疯狂,其实也有难言的苦衷。身处逆境,想点办法哪怕是歪点子来保护权力、来换得其最迫切的需要,这并非百分之百的不正常。

  第一股强大的压力来自美国。冷战期间,朝鲜从50年代后期就开始在苏联的辅助下研发核武器,确实有凭借核能力的强势进入国际社会的打算。它1974年参加联合国国际原子能机构,1985年参加签署不扩散和武器条约。在苏联式微走向瓦解的1991年,与韩国同时参加联合国,很愿意在国际上打开一片天地。后冷战时期,朝鲜殷切希望与世界最强大的美国直接交往,但从来得不到机会。而美国在朝鲜战争之后的50多年,向来敌视和藐视朝鲜当局。朝鲜的核动作从来逃不过美国严密的高空侦察,在联合国原子能机构里严厉对付朝鲜的也主要是美国的势力。2001年美国遭受9? 11恐怖袭击,接着就出兵阿富汗,收拾塔利班毫不留情。2002年一开始,美国总统布什宣布下一个打击目标是“邪恶轴心”三国,其中最有能力制造大规模杀伤武器的就是朝鲜。萨达姆被打得落花流水,也被称作“暴君”的金正日当然会未雨绸缪。与其等着挨打,还不如乘着你美国在伊拉克被拖住的机会跟你来一个大不了鱼死网破的游戏,不让你在东北亚得到安宁。

  第二股压力来自朝鲜半岛南部的韩国。韩朝两国本属一家,民族凝聚力很强。北方连年遭灾,人民陷于饥饿,韩国的赈济历来最为大方慷慨。不堪忍受人祸天灾的北方越境者一批又一批地选择到韩国与同胞团聚生息。韩国前总统金大中大力促进民族和解,推行阳光政策,曾为此荣获诺贝尔和平奖。南北统一早是人心所向,但是朝鲜民族的统一大业止步不前,因为有两个政权,谁比谁强、谁吃掉谁的难题实际上无法回避。开放边境、促进旅游、两地家属团聚,韩国积极推动,而朝鲜视若洪水猛兽,生怕老百姓接触外界而更加离心离德。论经济实力、政治机制、民意基础、国际支持,韩国无疑是一个能轻易压倒朝鲜的巨大挑战。金氏王朝50多年前自持军力强大而在冒险中险遭覆灭,权倾天下的意识不会因儿子即位而甘心湮没于统一。抢先发展成核国家,增大国际发言权,必然是在统一过程中与韩国讨价还价以及将来统一的朝鲜与国外对手打交道的重要资本。

  第三股强压来自中国。过去,朝鲜主要是苏俄的盟友,苏联瓦解后,北朝鲜转而依赖中国维持生存。中国埋头发展,需要朝鲜这个东北亚的防务屏障,所以必须支撑这个政权,维持原有的关系,但又担心它惹事生非给中国带来麻烦,所以想尽办法把它的国际行为纳入自己的战略框架。中国积极靠拢美国,朝鲜对此不满,唇齿相依之类的话说得再多也全然无用,它孤立无助或受气太甚的时候就会蓄意让你难堪让你垫背。

  一个重要的起因

  两次朝鲜半岛核危机,固然是挑战美国和挑战联合国国际原子能机构,而与中国的突发矛盾也是重要的直接起因。

  中国在1992年8月与韩国建立外交关系,北朝鲜曾企图用与台湾建交进行报复,但未能遂愿。同年年底,中朝贸易谈判破裂,“兄弟情谊”下的非经济交易从1993年起演变成了国与国的商业买卖,朝方的得益大幅下降。其心情的烦恼可以想象,而与此同时,朝鲜在联合国原子能机构同年2月决定对其实施“特别检查”,朝鲜立即宣布退出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发生了第一次朝核危机。中国大力安抚,在美国和朝鲜之间架设沟通的桥梁,促成美国特使访朝和美朝日内瓦会晤。美国民主党政府花钱买平安,在1994年达成处理朝鲜核问题框架协议。朝鲜同意暂不退出不扩散条约,拆除石墨反应堆,美国提供重油并帮其建造开发民用核能的轻水反应堆以满足其能源的需求。中国为着配合朝鲜与美国的谈判,专门为此进行军事演习并让出朝鲜停战委员会的职权,以增强朝鲜的地位。事端暂告平息,但是朝鲜对中国怨气未消,到了1995年仍拒绝接待中国国家主席前往访问。

  第二次朝核危机的发生也与中国密切相关。布什总统向全世界宣布伊拉克、伊朗和朝鲜属“邪恶轴心”之后,朝鲜曾试图软化对外政策,并效法中国开放经济,设法换取从美国黑名单上除名。鸭绿江边与中国隔水相望的新义州被规划为朝鲜第一个特别行政区,决定在那里试行经济政治全方位的改革开放,并在2002年9月底大张旗鼓地任命当时中国的第二富豪荷兰籍中国人杨斌为新义州特别行政区的第一任首长。10月初,杨斌回到中国立即被拘留起诉和判刑入狱。中国官方说他犯有经济罪行;评论家们认为中国政府用“斩首行动”阻止朝鲜在自家的门口实施开发新义州的既定计划,真正的原因是害怕朝鲜特区吸走中国的资金,害怕竞争不过朝鲜特区更开放的经济政策,更其害怕那里将实行的政治自由制度会在中国造成难以收拾的政治冲击。这件事立即引发了一次朝中外交危机,中国软硬兼施,朝鲜吞下苦果,但立即着手报复。杨斌被捕之后,朝鲜向美国公开承认对其秘密研制核武器的指控。美朝矛盾升级,美国中止供油,朝鲜拆除原子能设备的监视系统,驱逐国际监查人员。知情人士著文称,朝鲜此举,目的是把中国拖入与美国的冲突,要给中国造成比新义州特区对其的危害“大100倍的伤害”。中国急了。

  谁是赢家

  安排朝核六方会谈,中国最积极,美国也不甘落后。唯独朝鲜最缺热情,每次开会总是半推半就,想来就来,想不来就不来。你们施加压力让我就范,我偏宣布已经造好了核弹。你们怕事情闹大,我倒要看看把冲突上交安理会处理你们怎么办。解决问题是要讲究成本的,耐着性子哄,等待朝鲜平静下来才是上策。于是六方会谈不得不持续了两年。

  会谈初步告捷,朝鲜停下了核武器生产,表示愿意回到国际原子能机构和不扩散核武器条约,朝鲜半岛非核化得到了各方的承诺,世界上多了一点安全。美国政府宣称它无意“攻击或入侵朝鲜”,已经把朝鲜称作“主权国家”,已改口称呼金正日为“金先生”,承诺将与朝鲜“相互尊重主权,和平共存,根据各自双边政策,采取步骤实现关系正常化”。“邪恶轴心”和“暴君”已不再出现在美国有关朝鲜的官方文字中。朝鲜多年梦寐以求越过第三者直接与美国打交道这一走向国际的憧憬开始向它露出了微笑。生意做得有赔有赚!

  好事还会多磨。六方共同声明是签了,但朝鲜仍要先得到轻水反应堆再放弃核武器,而美国和其它签署国认为这违反声明。大家庆祝第四轮会谈成功,但真正的成功更在于做出的决定能否落实。正因为如此,还要举行第五轮甚至更多的会谈,需要做的事一定不会比已经做到的事更容易。

  有人说,朝核六方会谈实质上是美朝两家会谈。也有人认为是美中两家的会谈。解决问题的钥匙的确掌握在这三家手中。三边交易,少了哪一家都不行。日、韩、俄三家是陪客,他们涉及问题的深浅不一,但都热衷于在东北亚得到更多利益。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让他们出钱出力都甘心情愿,让他们多参加些会议也热心奉陪。人们说中国是这次多边外交活动的大赢家,好的结局可以避免朝鲜战乱,有利于中国保持经济发展的强劲势头。要是朝鲜能够顺利上路发展,能够自主地和韩国“联姻”而“走上红地毯”,一旦出现一个经过统一而独立富强的朝鲜,无人能够预料,东北亚地区的最终赢家究竟是谁。

  作者电子邮件:honggui2@ yahoo. com

  作者:洪圭

本文链接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