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荣章:是什么在拖中国全球竞争力的后腿?

  世界经济论坛发布了《2005年至2006年全球竞争力报告》,该报告显示117个国家和地区,中国排名第49位,较去年下降了3个位次。(2005年9月26日《全国金融报》)排在前10名的依次为芬兰、美国、瑞典、丹麦、中国台湾、新加坡、冰岛、瑞士、挪威、澳大利亚。

  这就怪事了,我们国家的形势,从大报到小报,从中央到地方基本都一个口径:形势大好,不是小好。运用文化大革命中的一句时髦言语“万里山河一片红”来比喻,也没有什么过头的地方。问题则不是这样,起码是上下的说法与普遍的实际距离不小。就我国的全球竞争力排名来说,已经连续3年下降了。2003年从2002年33位降到了第44位,下降11个位次;2004年又从2003年的第44位降到了第46位,下降了2个位次;现在又从2004年第46位下降到了第49位,下降了3个位次,呈新出一个下滑态势。

  平心而论,任何一项评估体系都不可能没有缺陷,况且是评估117个国家和地区。但在同样有缺陷的评估体系中我们国家就表现出一个竞争力不强的态势,那就不是关注人家的评估体系的缺陷的问题了,而应该静下心来看看我们“到底问题出在哪儿,怎样解决?”尤其是世界注目的我们的经济总量与增长速度持续走高的前提下,到底是什么原因一直在拖我国竞争力的后腿?

  翻开世界经济论坛评估体系不难发现,它们主要是根据“宏观经济管理”、“技术革新”、“公共机构质量”三项标准来衡量一个国家和地区的竞争力。今年我国的技术革新指数排名是第64位,比去年下降了2个位次;公共机构质量排名第65位,比去年低1个位次。这两个位次与总排名第49位相比较,很容易让人看出拖住“我国全球竞争力后腿”的恰恰是“技术革新”和“公共机构质量”两个主要指标。

  “公共机构质量”指标走低,主要的是政府低效和权力腐败。从2003年开始,世界经济论坛在成长自然力指标包含的子指标中,用“政府浪费”替代了过去的“政府支出。”意思是新子指标更关注政府支出而不是政府支出的规模。毫不隐讳地说,这一下正好击中了我们的“软肋”。这也就预示着,我国从此以后,大量账面一“漂亮惊人”的规模数字非但无益,而且还大大抵消了“宏观经济增长”的喜人景象。当然,“政府浪费”不仅仅反映在账面数字上,更严重地是反映在账面下的数字。试举一例,眼下举国上下正热切关注的“重庆1. 5亿元搞‘刷城运动’”,当地政府至今不认为是“面子工程”。是不是面子工程暂且不谈,仅就1. 5亿元人民币搞城区主干道两边的老楼房粉刷一项工程支出,这得相当于重庆多少人的口粮款?不错,重庆是我国西部惟一的一个直辖市,但大城市、大农村的“二元结构”十分突出,3100万人口有2/3在农村,农村目前还有65万贫困人口,城市下岗失业人员达21万人,2004年重庆市镇城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9220元,农民人均纯收入为2535元。可见,政府拿1. 5亿元人民币搞城区主干道两边的楼房粉刷是一个什么概念。相信任何一个正常人都会明白,这是一个劳民伤财的支出!同时也隐喻出地方政府在执政能力上缺陷到何种地步。从这个角度分析,这样的“公共机构质量”不走低,似乎不正常,走低反而正常。这是“公共机构质量”在正常执政情况下的不正常质量。倘若从“公共机构质量”的不正常情况下的执政去分析,那就糟糕的拿不成个了。也试举一例。新华社报道了2005年9月28日国家审计署公布的中国外交部、发展改革委、科技部等32个部门单位2004年度预算执行情况的审计结果,结果是这32个政府部门和单位的“四大问题屡审屡犯”。其一、挪用资金办企业、炒股问题。根据国家的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财政资金应该专款专用。但是,转移挪用或挤占财政资金已经成为各部门在预算执行过程中普遍存在的问题。审计发现,1995年,国家物资储备局曾以进口物资为名,拨付该局深圳办事处所属深圳华储实业公司购货款7600万元,实际有7545.6万元被用于购买香港某公司持有的股票;1997年科技部下属单位与其他单位共同投资组建北京凯正生物工程发展有限公司,在2925万元投资中竟然有2632. 5万元来自国家的“863计划”课题经费;1998年至1999年,自然科学基金会对将所属方德公司的借款1190万元转作对方德公司的投资。后因方德公司严重亏损,资不抵债,造成固有资产严重流失。此外,国家外交部、国土资源部、水利部、农业部、质检总局、中国法学会等部门或其所属单位也不同程度地存在着转移挪用或挤占财政资金的问题。其二、虚报多领预算资金。2004年,财政部批复了商务部五项高达6亿元的基金支出预算,而实际支出却只有4050万元,仅为此批复数的6. 75% 。同一年,国资委管理的30多家单位累计多报领住房公积金和提租补贴预算906. 12万元。近些年来,广电总局及所属无线电台管理局、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等4个单位,以上年度预算资金批复数为基数,申报住房公积金预算,至2004年共多报领预算9084. 57亿元,形成专项结余。另外,2002年至2004年,广电集团共计多领人员经费和公用经费预算3367. 12万元。作为中央财政一级预算单位,发展改革委负责组织分配中央预算内投资、国债投资和其他政府投资,由于对于一些县际和农村公路改造工程审查不严,致使安徽省等9省通过重复申报等多获取中央补助资金13. 2亿元。此外,国家环保总局、体育总局、中国地震局、国家电力监管委员会等部门也存在着虚报多领预算资金等问题。其三、私设“小金库”发福利。公款私存、私设账外账和“小金库”,国家三令五申,禁止私设,但在一些部门和单位,这种现象仍然相当普遍。审计发现,从1991年,民航总局有关部门通过隐藏下属单位上缴款项,截留购建职工宿舍结余款等,私设“小金库”。截至2005年1月,累计收入8784. 33万元,累计支出4808. 05万元,主要用于发放职工补贴和为部分职工购买商业保险;1998年至2004年,体育总局所属运动管理中心球队,未将收取的国内外企业赞助、比赛等款项2412. 83万元纳入单位财务统一核算,而是直接用于球队教练员、运动员补助和奖励等支出,余款438. 29万元也以现金形式存放或以个人名义存入银行;1995年8月以来,中国科学院所属中国科学杂志社财务负责人,将邮汇到杂志社的“版面费”等存入以其个人名义在邮局开设的储蓄账户,截至2004年底,累计存入336. 48万元,支出了310. 61万元。此外,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防科工委、建设部等部门基其所属单位也存在着私设“小金库”等问题。其四、巧立名目乱收费。2003年至2004年,教育部一些所属单位未经批准自行收费1. 54亿元。像教育部门这样,巧立名目乱收费的部门和单位还有:商务部所属中国食品土畜进出口商会未经报批向其他会员企业收取发展基金1501. 99万元;环保总局所属环境工程评估中心、环境监测仪器质量检验中心违规收费1244. 57万元;国家旅游局未经批准自行设立旅行社经营许可证、景区A段铜牌制作费等收费项目,截至2004年底共收入574. 13万元,等等。

  中国的政府部门和单位,竟然如此地视国家的法律、法令、制度、政策于不顾,各行其事及严重腐败的同时,不仅在不同的场合大言不惭地、甚至接连不断地颁发“红头文件”来让全国的百姓如何如何,其效果是正还是负,是履行职责,还是以公权谋私利,恐怕是没有哪一个中国人不清楚的。话再返回到中国在全球竞争力上,别说竞争力不是很强,名次不在高位置上,就是竞争力很强,也会让这一个一个的硕鼠啃的虚弱无力。再加上,百姓已经恨透了这些硕鼠的破坏性,原来非常强烈的民族向心力也已经在愤懑和无奈的煎熬中发生强烈的动摇。不过,笔者还是满相信中国共产党的执政能力和中国政府的治理铁腕的。相信归相信,中国乃一个泱泱13亿人口的大国反而不如一个仅有520万人口的欧洲小国——在全球的竞争力强,就不能就不是一个引人关注的严重问题。

  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特约研究员、《中国消费者》特约记者

  河北省宣化建设银行 朱荣章

  作者电子邮件:cynthia986@ sohu. com

  作者:朱荣章

本文链接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牛皮 说:,

    2008年06月18日 星期三 @ 04:45:57

    1

    国家的力量在那里,先查国家的主体是什么,是人民.只有民强才有国强.如何民强,万金撒去,可以卷土重来,只要有知识.知识何来,多见识.2008,新闻开放,我们要民强.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