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学武:“挂起来”的问题

  一个人有了问题怎么办?有人可能会说,通常的办法就是把问题“摆到桌面上”-如实认真地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然而并不是所有的问题都能这样处理,还有一些问题需要“挂起来”-对问题不做定论,留待日后“泰然处之”。

  把问题“高高挂起”?有人可能会说,这岂不是不负责任的官僚主义么?又岂不是毛泽东曾狠狠批评过的自由主义么?

  把问题“挂起来”,却并非我的胡言乱语,也是毛泽东的“最高指示”。他老人家曾说:“……可以把问题挂起来,中国有很多问题都可以挂起来的,挂几百年不行,还可以挂一万年。”(引自《杨成武谈揭批罗瑞卿实情》载2005年第10期《炎黄春秋》下同)

  毛泽东的这番话是在1965年批判罗瑞卿时说的。据杨成武将军回忆,罗在担任总参谋长期间,由于林彪拉拢他不成,便有意陷害他,在毛的面前多次告他的刁状。当时专门召开批罗的“上海会议”,给罗总结概括了三大“罪状”:“一是反对林彪,封锁林彪,对林彪搞突然袭击;二是反对突出政治;三是向党伸手。”罗对这些莫须有的罪名一再申辩,拒不认帐。在这种情况下,毛泽东指示把他的问题“挂起来”。

  毛泽东为何要把罗瑞卿的问题“挂起来”?是因为对林彪一反常态的告状表示将信将疑,还是因为罗长期以来保护自己有功而有意给其留条后路?由于杨成武的回忆文章没有提及,而且这种“最高机密”的档案也没有公开,所以不敢妄自猜测和议论。

  不过,在毛泽东领导下的历次政治运动尤其是文化大革命期间,把问题“挂起来”,确实是一种对人进行“残酷斗争”和“无情打击”的“常规武器”。那时被“挂起来”的人,大都是所谓“走资本主义的当权派”和“没有改造好的知识分子”。仅十年文革,被“打下去”的人不计其数,被“挂起来”的人也数不胜数。有的人先被“挂起来”后被“打下去”,有的人先被“打下去”后又被“挂起来”,还有的人几起几落、忽上忽下……凡是被“挂起来”的人,都没有好下场。有的人最终还是被“打倒在地,永世不得翻身”;有的人虽然被恩准“解放”而“翻身”了,但由于“挂起来”的问题,象一把利剑悬挂在头上,所以就一直提心吊胆,战战兢兢,只得“夹着尾巴”做人,“束着手脚”做事。有被“挂起来”的人感叹道:“挂起来”就像是被判了“死缓”,无论是政治生命和生理生命都处于一种“半死不活”的状态。

  把问题“挂起来”,是一种高明的“领导艺术”。“挂起来”的问题,当然不是小问题,而是大问题;不是一般问题,而是特殊问题;不是简单问题,而是复杂问题。不过无论什么问题,之所以要“挂起来”,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要么问题不明不白,要么问题本莫须有。而负责解决问题的领导,如果匆忙决断,则要担当失误之责;如果拍板否决,又不甘心作罢。于是把问题“挂起来”,就给自己如何解决问题留有充分余地。如果以后问题水落石出了,解决起来就可以快刀斩乱麻;即使问题仍然如初,但由于“把柄”捏在自己手里,要想怎么解决也游刃有余。谁要想“翻案”和“叫板”,就随时可以把“挂起来”的问题拿出来兴师问罪。为何有的领导总是“一贯正确”呢?把问题“挂起来”,就是他们的特制秘方。

  正如毛泽东所说,中国有很多问题都可以“挂起来”。尤其是那些疑雾重重和以假乱真的重大历史事件以及重要人物的功过评价,最有可能被“挂起来”。有些特别“敏感”的人物和事件,甚至被“藏起来”,成为“人不知,鬼不觉”的秘密。不过,问题可以“挂起来”,但究竟“挂”的时间有多久,似乎不能一概而论,更不能由某个人一锤定音。罗瑞卿的问题仅仅“挂”了十年,文革和反右中许多人的问题也都不过“挂”了一、二十年,就统统得到了平反。历史上有一些冤假错案,“挂”的时间虽然长达几百年甚至上千年,但最终还是真相大白。而且,即便是“盖棺论定”的问题,如果经不起历史的检验,迟早也会“开棺验尸”。历史是检验事实真相的试金石。某个人虽然用无法无天的权力可以“一手遮天”,但乌云总是遮不住太阳,历史的规律不可能以个人的意志为转移。

  看来,把问题“挂起来”,虽然是一种安全之策,但并不是一种长久之计。无论对待什么问题,最好的办法还是毛泽东一贯倡导的“实事求是”。

  作者:杨学武

本文链接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