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学武:普京的“稳定观”

  在国内听“稳定压倒一切”的领导讲话和新闻报道听得多了,原以为这只是中国国情或中国特色。不料如今“中国有的,外国也有”,曾与中国同一“阵营”的俄罗斯,最近也唱起了“稳定压倒一切”的调子。日前总统普京在克里姆林宫与学术界人士进行座谈时说:“我认为对俄罗斯来说最重要的事情是保持稳定……”(见05年9月7日《北京晚报》下同)俄罗斯的新闻媒体立即作出反应,“稳定压倒一切”成为舆论焦点。不过现在的俄罗斯不象前苏联那样“舆论一律”了,对“稳定压倒一切”,既有赞成的声音,也有反对的声音。

  普京之所以提出“稳定压倒一切”,当然是因为俄罗斯也有“不稳定因素”。俄罗斯的“不稳定因素”很多,最大的恐怕莫过于车臣恐怖活动和总统接班人问题。这两大“不稳定因素”直接影响俄罗斯的政局,不过由于它们是极少数恐怖分子和高层人物引起的,与一般老百姓似乎没有多大关系,因此俄罗斯当局没有把一般老百姓当作“破坏稳定”的对象进行防范和整治。

  俄罗斯的“不稳定因素”并不是什么新问题,而是老大难。在叶利钦时代,“不稳定因素”尤为严重。虽然他不惜一切代价,不顾国际舆论批评,断然动用武力打击车臣恐怖活动,可恐怖分子越来越嚣张,局势从来就没有稳定过。而更让他坐卧不安的是总统接班人问题,他专制独断,换总理象换“走马灯”,选接班人也象中国古代的乔太守一样“乱点鸳鸯谱”,致使政局和人心一直处于动荡不安之中。直到他“踏破铁鞋”选中了普京,于是出人意料地宣布自己提前退休,把总统权力毫无保留地交给了继任者。他对普京寄予厚望,本以为从此以后俄罗斯就可以“太平盛世”了。

  普京上台之后,以比叶利钦更强硬的手段弹压车臣恐怖活动,虽然收效甚微,稳定仍遥遥无期,但恐怖分子对俄罗斯政局的威胁较以前已大为减轻了。不过总统接班人问题并没有因为他在叶利钦的精心安排下顺利到位而稳定下来,反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为了争夺总统职位,寡头霍多尔科夫斯基率先向普京发难,大有抢班夺权之势。幸而普京到底是克格勃出身,以铁的手腕排除了政治异己,总算把这个“不稳定因素”消灭在萌芽状态之中。然而寡头政治风波刚刚平息不久,如今普京又面临着两届任期即将结束。按俄罗斯宪法规定,总统的任期不得超过两届。于是围绕着普京是否连任以及是否修宪的问题,俄罗斯的政坛和舆论又开始热闹和紧张起来。也正是在这种形势下,普京才出面发表“稳定压倒一切”的谈话。

  有舆论认为,为了“保持稳定”,执政有方、风头正劲的普京应该谋求继续留任。多次民意调查的结果表明,普京总统在任期内的支持率一直保持在70%以上, 最近的民意调查更是显示出有许多俄罗斯人支持普京第三次担任总统职务。此外一些西方金融分析家也发表评论说,如果普京再次连任,不仅有利于俄罗斯政局稳定,更有利于俄罗斯经济发展。俄罗斯政治分析家弗拉基米尔? 普里贝洛夫斯基说,对普京来说,三度蝉联总统“从技术上来讲”将会是“非常轻松的事情”。

  既然普京是否连任关系到俄罗斯的稳定,那么普京在这个敏感时刻发表“稳定压倒一切”的谈话,是否为自己再次登基而“造势”?是否暗示下属借机上书“劝进”?是否鼓动民众趁势发起“拥戴”?然而普京和当年的叶利钦一样,出人意料的宣布: “我计划在2008年如期卸任,……这也是俄能够保持稳定的一个因素。”看来,普京的“稳定观”与他人的“稳定观”截然不同,他认为在这个问题上,“不稳定因素”不是别人,而是自己。如果自己谋求连任,就第一个破了先例,其后果难料甚至后患无穷。因此,他明确表示自己不是那种贪恋权位的人。他承认,一般来说,掌权的政治领导人都会寻找各种途径继续掌权。但他不会为了自己的名利而冒险,“不会做任何不利于俄罗斯社会稳定的事情,而社会稳定是稳步、迅速提高俄罗斯人民生活水平的保证。”

  而且普京还认识到一个国家“稳定的关键在于宪法”。他不希望为了自己的连任而随意修改宪法。宪法之所以神圣,在一定意义上说就是因为它“不可侵犯”??随意修改变动就是一种“轻(侵)犯”。哪有一个稳定的国家时不时地且为某一个人的需要而随意地改动宪法的?看来在这个问题上,普京比叶利钦更进一步,不是以个人意志来维系稳定,而是以宪法尤其是以国家首脑人物带头遵守宪法来保证长治久安。

  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需要稳定,许多国家首脑人物都会讲“稳定压倒一切”。而究竟要怎样的稳定以及怎样实现稳定,却有“天壤之别”。

  作者:杨学武

本文链接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