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巧俊:有感于“和一个女人睡觉最幸福”

  中国是产生经典名言的大国,不但名人说名言,连贪官、受审的犯人也往往在庭审时说出一鸣惊人的经典名言。据报道,曾在国有企业广东燕塘企业总公司任财务结算中心主任助理的吴灿乾,因犯贪污罪被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他在庭审最后发表了三句“至理名言”。其一是,人的一生自由最重要;第二,人不可贪;第三,“一个男人的一辈子只跟一个女人睡觉是最幸福的事情……”引起哄堂大笑(10月26日《楚天金报》)。要我说,前面的两句都没有什么新意,是那些贪官庭审时说的老话题,能摊得上名言的应该是最后一句:“一个男人一辈子只和一个女人睡觉最幸福”。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鸟之将亡,其鸣也哀”。法庭上的吴灿乾作出的这番感悟,给我们太多的寻味。有人说吴灿乾擅长“泡妞”,仅与3位女友“分手费”就花去百万元。不过,吴灿乾“泡妞”比起张二江来说根本称不上擅长,只能说是小兄弟一个。张二江在丹江口和天门任职期间,与108女人发生过不正当关系。他不但提拔和他“睡”过的女人,而且还提拔他“睡”过的女人的丈夫。与张二江发生关系的女干部中,多人频繁换岗位,当地群众讥为:“一夜春梦,终身受益”。

  吴灿乾是鲸吞公款玩女人,张二江用权力来玩女人,虽然一个玩的是金钱,一个玩的是权力,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特点,都不自己的,钱和权都姓“公”。遗憾的是著有《下级学》的“哲学家”张二江,怎么没有总结出这么一句醒世恒言的名句来。

  当然一个男人和多少个女人睡觉是有条件的,不是经济作基础,就是权力作买卖。女人跟吴灿乾睡觉是因为他手中有钱,他已鲸吞公款843万元,有的是玩女人的钱;女人与张二江睡觉,看中的是他手中的权力,跟他睡觉了就能得到提拔。张二江也好,吴灿乾也好,女人在他们的思维中只是一个“玩”字。所以对于张二江之流来说,想女人并不是“性饥渴”的问题,在他任市委书记期间人家可是美女围着转。“性饥渴”只能说是民工兄弟的专用词,他们长年累月在城里打工,夫妻分居两地。有人曾问,城市里不是有“小姐”吗?干吗不去“解渴”?我们的民工兄弟是这样回答的:“有,不过我反正糟蹋不起!”“起得比鸡还早,睡得比猫还晚,干得比驴还累,吃得比猪还差。”这是形容中国民工生存状况的“经典”比喻,如今常常被一些“愤怒青年”引申开来自嘲,后面还得加上一句:“赚得比民工还少。”由于赚得少,民工兄弟想风流也风流不起来。要权没权,要钱没钱,一身的汗臭味,谁愿意跟民工睡觉。我想,唯一不嫌弃民工的,能跟他们睡觉的就是家乡望穿秋水的妻子。要说谁最能感受到“一个男人的一辈子只跟一个女人睡觉是最幸福的事情”,那就是我们的民工兄弟,只不过是他们没有用语言表达出来。

  “和老婆睡觉”已成了民工的奢侈品?对于生理处于性欲旺盛期的年轻农民工来说,性压抑已经成了他们感情生活的一大痛楚。《瞭望东方周刊》进行过一次问卷调查,在回答“多久过一次性生活”一项的显示中,选择“一星期过三次以上性生活”的男性农民工只有5% ,而女性农民工是0%;有19% 的男性、18% 的女性选择了“时间长了记不清”。在“据您所知,其他跟您一样在城市打工的人很久没过性生活了,他们会选择干什么”这一道选择题时,男性农民工18% 选择“整夜睡不着”、18% 选择“喝酒麻醉自己”、25% 选择“看黄色录像”或“讲黄色笑话”。已婚夫妻因打工而两地分居,长期没有性生活时,一根电话线,就成了夫妻间倾诉感情的主要渠道,大部分民工通过“给家里打电话”来度过漫漫长夜。(2005年10月18日《瞭望东方周刊》)

  要说“一个男人的一辈子只跟一个女人睡觉是最幸福的事情”,感受最深的决不是那些贪官污吏,而是我们的民工兄弟。也只有他们说“一个男人的一辈子只跟一个女人睡觉是最幸福的事情”,才显得最有份量!

  作者:洪巧俊

本文链接 浏览数

2 条评论 »

  1. 十字军 说:,

    2005年12月06日 星期二 @ 01:18:39

    1

    这贪官想表达的其实是另外一层意思:如果不是因为要跟这么多的女人睡觉,我也就不会贪这么多的钱了、不贪这么多的钱我也就不会被枪毙了、所以我就不会不幸了。
    他说这些话时跟“人将死,其言也善”不仅毫无关系,甚至有点无耻——-将自己贪婪的责任推到了女人的身上了,似乎是同他睡觉的这些女人们是让他贪污的根源!

    回复

  2. 我要说话 说:,

    2008年04月05日 星期六 @ 07:22:13

    2

    我原来一直以为只有市长、副市长贪污、腐败,原来市委书记也是如此

    看来我以前太祥林嫂了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