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林:谁在制造“捐巨款可免死”恶劣法治印象

  死期已过人还活着,亿万富翁死刑紧急暂缓,传捐495亿元买命——这几天媒体、公众、网络都在对这样一条消息议论纷纷:当年曾轰动一时亿万富翁袁宝璟雇凶杀人案又起波澜,10月14日上午袁宝璟本应被执行死刑,但传闻因其向国家捐出495亿元,紧急暂缓执行死刑。10月25日《北方晨报》的公开报道进一步消息加剧了公众的猜测,死刑确实被紧急暂缓执行,袁确实捐了495亿。

  报道还披露了这样一个细节:袁宝璟如今精神状态很好,多次微笑着对孩子说:“宝宝乖,等爸爸,爸爸一定会回去的”——捐了495亿后死刑被紧急暂缓执行,还表示“一定会回去”,这一切很难不给公众留下“捐巨款可免死”的联想空间。(消息来源链接见文后)

  媒体分析,根据法律规定和袁的现实情况,袁的死刑被紧急暂缓执行,最可能的是“有揭发重大犯罪事实或者有其他重大立功表现”——有什么“重大立功表现”呢,司法机关接受媒体采访时三缄其口,家属又讳莫如深,根据有限的公开信息,公众自然地朝着“捐巨款可免死”的方向联想。这种联想下,公共空间一时骂声四起:给钱判生,无钱判死!这将是中国法治最大的丑闻!

  确实,如果“紧急暂缓执行死刑”真的源于“捐出495亿巨款”,进而由“死缓”到“免死”,这将成为中国法治进程的癌症——任何一条法律,无论他宣称自己多么进步多么文明,只要它沾上了“钱可买命”的脏水,给公众留下了这样的印象,法治权威将大打折扣,法律将很难再会被他的人民所信仰。

  以礼治天下,中国是一个缺乏法治传统的国度,但即使在“无法治”的封建帝国中,也绝不允许“捐钱赎罪”的。史书记载,乾隆年间,江苏泰兴县有个叫朱呥的,是一起命案的主谋,论罪当绞,乞以捐免死,官员同意了。乾隆得报后,万分震怒,命案是要上报朝廷部议的,地方官无权裁决处置,而官员竟敢擅做主张准以捐钱赎罪,这成何体统,于是命两江总督严查此案——由此可见国家对“捐钱赎罪”这一“法律癌症”是多么的警惕:如果“捐钱可以赎罪”,公正地对待每一个人的法治承诺将在“破窗效应”中成为泡影,法将成为有钱人的法。

  确实,法律规定“有揭发重大犯罪事实或者有其他重大立功表现”可“紧急暂缓执行死刑”,但从立法意图来看,“重大立功表现”主要是指客观上与案件相关的立功,或主观上“舍已为人”的重大表现(如抗洪抢险中救人或阻止了一次集体越狱等),执行死刑表达着法律的最高惩罚,这其上是不能随意“自由衡量”的。执行死刑前突然捐出巨款,这显然无关“重大立功表现”,如果这可以解释为“重大立功表现”,那么只要有足够的钱,就可以任意地玩弄法律。

  495亿捐款确实可以造福很多人,但正如哈耶克所言,法律作为一套正当行为规则,永远只关注行为是否符合规则,而不看结果——巨款有益社会只是结果,法律只能保守杀人偿命这一规则,绝不能驴头不对马嘴地瞎联系。国家可以接收其捐款,也可以表彰其精神,但该杀照杀,路归路、桥归桥,两码事,不然就体现不了司法公正。如果捐巨款真的可以免死,将即伤害了法律,也伤害了慈善,还伤害了社会的法治信仰。

  通过以上分析可知,于情于理于法,“捐巨款”都是不能成为“紧急暂缓执行死刑”理由的。那到底为什么而“紧急暂缓执行”呢?做出决策的司法部门面对公众猜测始终不公开原因,只是说“根据法律规定做出的,具体原因不便透漏”,根据哪个法律,为何不便透漏,这些都应该是公共信息,有什么好隐藏的?难道心中真的有鬼,拟或想隐藏什么。

  如此封锁消息的结果只有一个,就是加剧公众的猜测,加剧公众对“捐巨款可免死”的恶劣法治印象。

  作者:曹林

本文链接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