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志成:无知者无畏

        ——评“再论人类,有资产階級专政吗?”

  政党政治是当今国家政治的基础,党作为政治组织从来都和社交聚会有着重大区别。区别之一是党有相对严密的组织。尽管美国的政党没有党委政治局,但仍有全国代表大会,全国代表大会的代表仍然要通过基层选举产生。同时,在党召开代表大会期间,国家会根据法律提供严密的安全保护——而这个费用是要由公民支付的。在德国,竞选入阁的党会按照被选举入议会的议院比例从政府领取补贴,怎么能说什么政党不使用国家财政收入呢?更别说什么不能从国库里拿到一分钱了。即便是在台湾这样的初步民主地区,只要是合格的总统候选人,政府都要为其提供保护、交通和公共电视台演讲时间,而这些费用都是由国库支付的。

  美国政府是不是对每个美国人毕恭毕敬,通过上次飓风袭击已经看得很清楚了,不需要什么理论上的辩驳,经验的事实足以说明问题。关键是作者能否形成心中的确信,如果不信,那么任何人都没有办法通过事实来改变其信念。

  美国在历史上对印地安人的屠殺、土地的侵吞和奴役黑人以及妇女没有选举权也是一个经验的事实,这是任何理论无法辩驳的。确实,任何事物都有发展的过程,我们不能拿历史上的问题来判断今天的制度,但是,同样地,我们也要看到制度的传承,从而来发现制度的本质。民主制度从有文明史以来就有,从来就不是什么新鲜玩意。其实质原来是多数人专政。这里的多数,有两重含义,一是不是一个人专政,是一群人专政,二是经过历史的发展,专政制度逐步吸纳更多的人参与专政,最终实现政权的合理性(即被统治者认为合法)和稳定性。相关的,是民权思想、经济贸易自由和新教伦理。而極權专制是另外一种统治方式,即一人及其小集团专政,并通过意识形态实现政权合理性和稳定性。相关的是忠君爱国,自然经济或者奴隶经济以及宗族伦理。在历史上,多数国家和地区都经历过两种统治方式,也都在经历两种统治方式。例如,美国建国之时,一方面强调民权自由,另一方面南方的大种植主却强调奴隶的忠诚,家族利益和奴隶经济。民主的制度在当时并不能消灭和解决这样的问题,而在今天,当民主在美国国内广泛推行的时候,其利益的扩张却使美国将强权推向国际。事实上,所谓的美国民主就是美国作为一个统治集团对世界的统治。你羡慕也好,嫉妒也好,热爱美国也好,仇恨美国也好,甚至象作者这样恬不知耻地美化美国也好,并不能使我们成为美国这个统治集团的一员。因此,作为被统治者,如何争取自己的权力一致于争取国际民主,才是我们的任务。这里,集中统一的、强大的民族和政府就必不可少。而美国则希望每个人都向他看齐,这样他的统治就获得了稳定性、合理性。从社会学上讲,就是使人的价值观趋向有了改变。当大家都渴望通过科举当官的时候,这个制度就稳定了。

  没有钱交税就没有民主权力是我所听到的最为骇人听闻的无耻的辩护。作为美国的公民已经把这段历史当作羞耻,而在中国却有人如此恬不知耻的仍把金钱当做权利的基础。说什么合理而不完善。那么,按照作者的理论,中国目前可以根据财产来划分统治者和被统治者,是不是合理呢?我相信,即便是将1000万人纳入统治集团,也轮不到作者吧?3000万,能轮到你吗?那么,作者是否有怨言呢?这样的人还在奢谈什么民主,真是让人羞愧!

  林肯总统是不是为了解放黑人,请作者读读初级的历史读本。如果不是北方工业发展对南方市场、劳动力的需求,林肯会做如此动作吗?而且,按照作者的逻辑,南方各州退出联邦本身应该是“民主的”权力,那么,为什么在这样的制度下却不行呢?把印地安人视为“”代价“更是典型的社会达尔文主义,和民主背道而驰。印地安人创造了辉煌的文明,写下了人类历史上不可忘记的一笔。简单讲,如果我把作者视为社会发展的代价,将之消灭,那还有民主吗?这里,作者不要回避问题,中国的相互战争是专制制度下的战争,而屠殺印第安人则是在”民主“大旗下的恶行。这表明,民主也好,专制也好,在这方面没有本质的区别。并不能因为民主制度当前的发展态势良好,就丧失基本的判断。要知道,在盛唐时期,那是路不拾遗,也不闭户,那我们今天是不是还要请一位皇帝来统治呢?

  美国给联合国的钱占25,确实如此。而日本占22,日本的发言权又如何?到处请他管事了吗?这也是作者钱多民主多的荒唐观点的反映。 美国的掠夺和任何土匪一样,要计算成本和代价。事实上,现代霸权国家已经从掠夺实物财产、领土向掠夺资源、市场、通过制度资源获得利益转变,因为这样成本低而收益高。只有实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才会出兵使用武力。例如对伊拉克、阿富汗。作者恐怕对此一无所知。美国从来没有过皇帝的脚印,却在几百年内处于英皇的统治之下,不是吗?我想,我们的康熙大帝也未见的到过四川、青海,那么四川、青海是不是幸福的榜样呢?

  巨石阵与英国民族的关系更是可笑之至。英格兰曾经是罗马帝国的领土,后来被蛮族占领,又为法国皇帝统治,怎么成了什么不列颠民族的伟大创举??何况巨石阵的来源连英国人都说不清楚呢?公元前就能给不列颠带来基督教文明,那就不是不列颠了,而是疯癫了,基督都未出生,是谁带给他们基督教呢??英国国王未曾占领全国,中国国王何曾有过呢?只到明朝和清朝前期,一直都存在藩属国和封国的中国,历来都是一个专制不完全的国家,只到清朝末期,专制極權才达到了顶点,而在顶点之后很快崩溃,这难道不是历史事实吗?何况,中国古代也以严格的律例保护私人土地呢?中国对王权的限制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统治集团的代表——皇帝集团对皇帝的限制,二是统治集团专业官僚的代表,宰相权力对皇帝权利的限制,三是意识形态“道”统对正统的限制。皇帝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吗?我想作者没读过历史吧!没读过不要紧,哪怕看点戏说的电视剧也知道吧?四是同样受其他贵族集团的限制。简单讲,例如吴三桂和清朝的关系。共和国的含义并不象看起来那么美丽。共和指的是贵族共治。这在中国古代和罗马时代都是有的。只是随着时间的发展而使贵族共治转变为了多数人统治。

  种种荒谬之处,不一而足。象这样根本没有民主意识和基本的民主素养的人,竟然对民主夸夸其谈,是对中国民主事业的侮辱,这样的人物多了,只能使人民逐渐丧失对民主制度的信心。

  作者单位:国家知识产权战略制定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NIPSO)文件组

  作者:张志成

本文链接 浏览数

没有评论 »

  1. lijia 说:,

    2005年11月04日 星期五 @ 16:13:14

    1

    一个用 专制者言论批判文明社会并证明 专制制度的优越的文章。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