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扬:中国差点把握住世界的脉博

  因为领土问题而发生战争,这已不是世界的主流。真正开放发达的国家,为了国内的经济和发展,其战略利益主要放在资源上,也就是说,今后战争起因主要是为争夺资源而起。例如美英两国攻打伊拉克,英国政府的口号是“人权高于主权”,这不过是英国政府配合美国政府,为其攻打伊拉克做舆论和道义上的支持;而主角美国攻打伊拉克的本质就是中东的石油资源,要知道世界上和萨达姆政权一样不讲人权的政府还有一些,甚至有的政府比萨达姆政权更加残暴。可是美国却选择了伊拉克,难道朝鲜的金正日比萨达姆善良吗?!

  中国政府面对快速发展的经济状况,也感到了资源匮乏的压力,一是水资源,二是石油资源。尤其中国是世界第一人口大国,是发展中国家最有潜力的国家之一,中国政府虽然面临和周边国家领土纠纷,但对其政权稳定压力最大的,还是如何能保证其经济发展的可持续性。水资源可以通过南水北调来完成,但石油资源和天然气资源的匮乏,却是中国经济发展的瓶颈。而当今世界最重要的战略资源就是石油,中国政府开始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危机感,终于明白石油资源是国家安全的战略所在!

  中国政府在20世纪90年代,处于一种四平八稳的状态,这导致它在国内、国外的一系列战略步骤中,表现的目光不够长远。例如,在1994年前后,俄罗斯政府出于发展远东经济的考虑,希望中国政府参与开发远东的油气资源,但中国政府却因为对投入产出是否合算的不确定性,而一直处于游移不定的思想状态下;俄罗斯政府又提出愿意向中国提供石油,并附加了许多优惠政策,如管道的俄国部分由俄罗斯建设,其提供的石油可以比市场价格略低,等等,而唯一的要求就是中国购买已堪明的全部远东石油。

  但20世纪90年代中国政府考虑的却是,中国目前并没有石油短缺的紧张感,也不想为中俄石油管道建设投入资金,甚至利用俄罗斯的诚意和急迫心情,还暗示俄罗斯政府负责中俄石油管道中国部分的资金。中国政府如此谈判的最重要心理因素,就是因为中国政府无法消化远东的全部石油,以中国北方当时的消费能力,每年消耗俄罗斯按协议输入中国石油的四分之一左右。中国政府不知如何消化掉另外的四分之三的输入石油!所以即使中俄两国政府草签了中俄石油管道的协议,中国政府仍然在极力拖延实际行动,有一种远东石油在中国掌握中的优越心理。

  到了2001年的时候,才有人向上交了关于中俄石油管道的战略分析,提出日本资本家和韩国资本家会在时间短、价格低、长期得到保障的情况下,而不顾日、韩政府的消极对待,积极购买这条管道输出的石油。一旦形成这种趋势,日、韩两国政府将不得不正视这种现象。这样一来,俄罗斯输出石油以换得经济发展的硬通货,购买这种战略资源的日本和韩国,买卖双方都必须看中國的脸色,因为形成买卖关系的管道主权在中国境内。而中共政府只要通过中俄签定协议,购买全部的已探明的远东石油,就可以控制俄、日、韩三国。

  分析中还提到,中亚、俄罗斯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是中国的战略利益所在,由于现在前苏联地区复杂的政治关系,大国之间在那里勾心斗角地忙于互相拆台,中国可不动声色地利用本国石化公司渗透前苏联地区,通过控股、开发、购买等手段,确保自己的战略利益和战略安全,并因此对前苏联地区施加政治影响。

  然而,当中国的石化公司大举进军俄罗斯时,俄国的有关专家却发表文章,指出中国政府企图控制俄罗斯的战略资源,并分析出中国政府通过出售“二手油”,赚俄、日、韩三国的钱。俄罗斯因此通过修改法律,巧妙地阻止了中国石化公司的渗透企图。而这时的日本、韩国、美国也已看到中国政府的战略企图,在美国和韩国的支持下,一向对资源充满危机感的日本决心向中国政府挑战!

  就在中国政府在俄罗斯的战略渗透中节节败退时,日本提出援助50亿美元建设“安纳线”,唯一的要求就是俄罗斯不能建设通往中国大庆的“安大线”。手握中俄石油管道协议的中国政府,与势在必得的日本政府(暗中还有韩、美两国政府),在俄罗斯石油资源上展开了正面对抗,日本政府最后把援助款提高到75亿美元左右,而中国政府所能对抗的资本只不过是追加可怜的一点资金援助。在这个市场经济的社会中,任何人都可以看出胜败已分。而这时的俄罗斯国内又形成一股舆论指出:按照中俄协议建设“安大线”,一条石油输出管道,和只有一个购买国家,将危害俄罗斯的国家安全!

  面对杀红了眼的中日两国,俄罗斯摆出奇货可居的样子,趁此机会向两国提高要价,其实俄罗斯政府已经决定了建设“安纳线”,之所以仍然态度暧昧的原因,不过是希望再狠狠敲日本一笔!而俄罗斯总理在2003年中旬的访问中国,明着是继续讨论中俄石油管道协议,其实是试探中国政府竞争失败的反应程度。可怜、可笑的中国舆论和专家们,却在高谈阔论中俄石油管道还有实现的可能,仍然处于一种回避现实的幻想之中!中国政府经过专家们的反复分析,认为俄罗斯肯定会撕毁协议,如果中国志在必得的结局,将是得不偿失的悲剧,终于放弃了幻想,恼羞成怒地面对无法接受的现实,用中国的谚语讲:煮熟的鸭子飞了!!!

  2003年10月份,在泰国举行的亚太会议上,中国的国家主席胡錦濤气色神定地与俄罗斯总统普京见面,对面露难堪的普京说了加强两国关系等外交套话,并不动声色地要求俄罗斯“在两国关系和国际法上要诚信”,其实是指责普京违反了《中俄石油管道协议》!就在此时,俄日两国专家们却开始了“安纳线”的实质性会谈!

  中国政府今后不仅要面对中国无法渗透俄罗斯战略资源的困局,而且由于俄日两国在战略资源上的亲密合作,有可能形成俄日走近并排斥中国的可能。这样中国在东北亚地区的影响力将会逐渐走低!

  中国政府在和俄罗斯政府签署的《中俄边界新约》中,出于战略安全的考虑,对俄罗斯做了不可想象的让步,这引起海内外华人的愤怒,指责中国政府出卖了国家利益,是一种背叛行为。而中国政府面对巨大的社会压力,至今不敢公开说明此事。但同样是中俄两国政府签署的《中俄石油管道协议》,俄罗斯却为获取更大的战略利益,而单方面撕毁,中国政府却无计可施。这确实是21世纪不可思议的一大怪现象!

  面对这一切,我唯一能说的是,中国差点把握住世界的脉博。历史给了中国六、七年的时间,历史还能给中国这样的机会吗?!

  邮编116000

  大连市西岗区公安分局治安管理大队

  2003年首发于《新世纪》

  作者:李扬

本文链接 浏览数

2 条评论 »

  1. 思维盗墓贼 说:,

    2006年06月17日 星期六 @ 13:01:43

    1

    唉。。机会难得哦

    回复

  2. 潺潺流水 说:,

    2006年07月16日 星期日 @ 14:00:18

    2

    我敢说,江老太婆的治国能力比华国锋还不如,你们晓不晓得?他只晓得对社会恶人如何如何的讨好。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