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祖斌:经济学家与房价

  这两年中国的房价节节上涨,这和一些知名经济学家的极力鼓吹不无关系,比如有人说“中国的房价要继续涨20年”、“2008年之前房价只涨不跌”、“房价在五年内至少涨三到五倍”。

  那么这些经济学家的言论是否都可以做为买房的参考?恐怕未必!

  首先、这些所谓的专家、学者、经济学家,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没有接触过,不能妄下结论。不过到底什么样的人可以称“经济学家”呢?在中国,如要做注册会计师,须参加考试取得资格证书,并从事相关工作两年才可自称注册会计师;如果要做律师,也要通过司法考试,并实习一年;国际象棋大师或是特级大师,必须参加一定水平的比赛,取得积分。那么有没有一个评选经济学家的标准?没有。所以所谓的经济学家,是公众的一种评价,有些有水平的经济学家,当之无愧,如吴敬琏;而另外一些人,恐怕不过是花花轿子人人抬罢了,没有什么真才实学,倒是擅长说大话、空话,仿佛空对空导弹,着实能唬一些普通百姓。

  同时,越是一些知名的经济学家,往往带不少学生,搞一些项目,有很多的应酬,有很多人请吃饭,担任不少机构的顾问、理事,要帮很多人办事,要托很多人办事,可是每个人一天都只有24小时,又不会孙悟空的分身术,有多少时间认真学习研究?毛泽东说: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这些人有时间去调查研究吗?朝鲜战争前兰德公司要卖给美国政府7个字:中国会出兵朝鲜。要价100万美元。虽然只有7个字,可是附有好几百页的材料来详细说明。美国政府没买,结果遭迎头痛击。类似“房价五年内至少涨三到五倍”的言论有无详实的材料作为根据?天知道。另外经济学分很多领域,经济学家也只不过在某一个或某几个方面比较有研究,可是不难发现,有些经济学家各方面都喜欢说两句。

  其次、经济学家有水平,是不是一定说真话,是不是代表了广大老百姓的根本利益?

  已故经济学家杨小凯说:中国的有些学者不是缺乏智慧,而是没有良心。有些人往往是根据自己的利益选择是不是说话,说什么样的话。如刘姝威当年看蓝田股份的财务报表,一眼就看出这家企业财务状况非常糟糕,后来她因为发表了自己的看法遭到人身威胁,在中央电视台专访中,她表示:稍微具备财务知识的人都能看出问题,给蓝田公司贷款的银行的专业人士不可能不知道。需要这些人说话的时候,他们因害怕自己的利益受损,不说。而现在房价已经涨得比较离谱了,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副院长刘福垣指出:只有工资收入的劳动者是无力购买住宅的,有些经济学家还在唱高房价,居心何在?1998年的时候这些人怎么不说房价要涨一倍?他们能否对买房人作出房价上涨的担保?当初说股市要涨到3000点的人是否补偿亏损的股民哪怕一分钱?如果老百姓买房后房价跌了,让这些经济学家赔偿下跌的1% ,全国还有几个经济学家会说房价涨?

  毛泽东说:杀人有两种,一种是用枪杆子杀人,一咱是用笔杆子杀人。前者不过杀一两个人,而且多半要被判决: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生。可是后者,大嘴一张:房价要涨。李嘉诚说:房价涨的时候不一定会死人,房价跌的时候却一定会死人,这些人不负责任的言论不知要害多少人在房价泡沫破灭后要么死亡,要么等死,要么生不如死。可是这些人,说不定又多了一串头街,收到房产商发的红包,没事偷着乐。真是搞不懂,明明知道会欺骗很多人,怎么忍心呢?

  经济学家的意见可以适当参考,但不应迷信经济学家,有些经济学家的理论和人品是常人无法理解的。联合国负责人道救援事务的副秘书长埃格兰在谈到印度洋海啸救援时说:如果有人对国际社会的慷慨解囊嗤之以鼻,你千万不要惊讶;如果他进而断言印度洋海啸不算太糟,你更不必为此怒发冲冠。因为很显然,有如此另类想法的人必然是经济学家。一些经济学家认为:发生灾害后会激励人们自救,这样就能促进经济增长。如著名经济学家巴罗曾经在他的文集里不无自豪地提及他和爱尔兰传奇摇滚乐队U2关于非洲艾滋病救助的争论,当U2试图说服巴罗参与改善非洲艾滋病患者生存环境的活动时,这位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却斩钉截铁地拒绝,因他坚信,所有减少艾滋病痛苦的努力都是对预防艾滋病的负面激励,本质上是无益于消灭艾滋病的“蠢事”。

  当然,也有确有水平的经济学家,比如许小年,在中国股市2000多点时,说要跌1000点,当时无数的人都骂他,也说是痴人说梦,结果现在真的跌了1000点。还有谢国忠,当年香港房价疯涨时,当时东南亚一片繁荣时,他说泡沫要破灭,因为忠言逆耳,没有人信,结果怎么样?还有郎咸平、易宪容。这些人不仅有较高的学术水平,更有端正的学术态度,有良心。他们的话,才是值得一听的。谢国忠和易宪容早就警告房价有泡沫,为什么不听听他们的话呢?

  北京有位知名的房产律师秦兵,谈到买房的谈判时说到,如果买50万元的房子,就应当用50小时谈判。非常有道理。买房是终生大事,一定要慎之又慎,不能轻易听一些经济学家的言论。特别是有些经济学家,其实早就被房产商收买了,房产商和买房人在价格上就是对立的(房产商在车展上买千万元的汽车,这钱当然是从买房人那里而来),毛泽东说:凡是敌人赞成的,我们就要反对,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赞成。对于一些无良经济学家,尤其不能轻信。

  那么如何判断一些经济学家关于房价的言论是否值得一听呢?本人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不过有个简单的方法,就是找逻辑错误。比如当年一个股评家说什么“任何时候买深发展、四川长虹都是正确的”,不知害了多少人。事实上这句话明显在逻辑上是错误的。“任何时候”,100万年以后是不是也可以买深发展?同样地,有些经济学家说的话根本就是胡说八道,如“中国房产没有泡沫”,根据字面意思,中国大陆、港澳台,任何一个地方的所有房产价格都在房产的价值之下或是正好相当于房产价值;又云“局部泡沫不等于泡沫”,听起来好象说“白马不是马”一样,根据这种说法,要全国所有的城镇的所有房子,哪怕是一偏僻镇上的一个公共厕所的地价也要泡沫化后,中国才算有了房产泡沫;还有“中国房价至少要涨20年”,为什么是20年,而不是19年?事实上房价取决于很多因素,这些因素基本上没有一个是可以完全预测的,那么怎么可能准确预测20年以后的房价?可能这样的经济学家既精通经济,也精通《周易》吧。

  最后,在此呼吁某些人,不要再妖言惑众了。当年中国的股评家本是声望不错的,可就是有些人不负责任地发言,使得股民亏损累累,使得股评家一度在中国各职业声望排行榜上不如妓女。难道这些人想当害一锅汤的老鼠屎吗?不要给整个经济学界抹黑了。

  (首发于2005年7月< 观点地产博客> 杂志创刊号)

  作者是上海阅瀚律师事务所律师

  作者:黄祖斌

本文链接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