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永年:新社会阶层的崛起对于中国的政治意义

  中国有关方面最近发布的一项研究表明,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新的社会阶层不仅已经崛起,而且在迅速壮大。到目前为止,新社会阶层以及从业人数已经超过1亿5000万,约占总人口的11. 5%,使用全国半数以上的技术专利,直接或间接地贡献全国近三分之一的税收。

  新社会阶层的崛起表明中国社会在迅速转型。所谓新社会阶层是对传统社会阶层而言的。在改革开放前,中国社会阶层单一,社会基本上由工人、农民、军人和党政官员组成。社会阶层单一表明各阶层之间的利益分化并不复杂,协调这些社会阶层的利益也相对容易一些。

  但市场经济的发展,导致社会阶层的多元化和各阶层之间的利益分化,最显著的就是专业社会阶层的崛起。专业人员尽管在改革开放前也存在,但他们的人数很少,很难构成一个阶层,更难于形成自身独特的利益。今天的专业人士阶层既是社会转型的产物,也对管理越来越复杂的社会起着不可或缺的作用。换句话说,没有专业人士这一社会阶层,现代社会就很难运作。

  新社会阶层的崛起,必然要反映到中国的政治变革中。最近,中国召开全国统战工作会议。会议明确表示执政党要调整统一战线工作,把新社会阶层成为新统战工作的重点。这是一个非常积极的政治信号,表明执政党与时俱进,不断调整执政方式,扩大执政的社会基础。

  新社会阶层成为统战工作重点

  实际上,这也是中国政治迄今为止的成功之处。中国没有像其他国家那样的激进民主化,但执政党一直是试图调整国家的管治模式来适应现实社会的需要。表现在新社会阶层政策上,中国已经形成了一个特别的模式,一方面是鼓励发展,另一方面是不断及时地把这些新社会阶层吸纳进政权。在一些搞激进民主化的国家,政府和新社会阶层之间要不呈现一种紧张关系,要不就是成了政府的反对力量。相对于这些国家,中国政府在处理和新社会阶层的关系方面是相当成功的。

  为了有效吸纳新社会阶层,中国不仅已经从法律上保障新社会阶层的利益(如修改宪法来保障正当的私有财产),而且在政治上为这些社会阶层提供管道让他们参与政治、影响执政党及其政府的政策(如容许民营企业家入党)。伴随着这种总体政治环境的变化,新社会阶层也越来越成为执政党统战工作的重点,并且已经提上了制度化的层面。例如,中央统战部最近牵头建立了由中华全国律师协会、中国注册会计协会等行业协会参与的新的社会阶层人士统战工作联系会议制度。

  新社会阶层有参政的要求,这也是最自然不过了。这不仅是因为他们对总体社会所作的巨大贡献,更是因为执政党及其政府所制定的各方面的政策或多或少会影响到他们的利益。

  但在吸纳新社会阶层的同时,也有必要考量如何进一步改善总体政治制度,一方面防止政策的偏差,另一方面保证政治制度对于各社会阶层的公平公正性。“统战”千万不能成为一些社会阶层所享受的一种政治“特权”。面对新社会阶层的崛起,统战向这些社会阶层倾斜是有必要的。但是在实际的操作中,政策很容易走样,尤其在各级地方,统战往往成为收买政策,称为官商一体的象征。

  在一些地方,一些人有了钱,就想弄一个“政协委员”或者“人大代表”来当。也有一些地方,地方官员为了各种目的经常给有钱人一个“政协委员”或者“人大代表”的头衔。越到基层,这样的问题就越大。不难发现,从人大到政协,乃至各级政府,到处都充满着新社会阶层的代表。

  社会阶层应有平等政治参与权

  一旦“统战”成为特权的途径,腐败由此而生。但更为重要的是,政治制度也有可能因此失去保障基本社会正义和公正的功能。在一个具有现代性的政治制度,不管其是否民主,其基本功能就是保证社会各方面的公平性与正义性。尤其在中国,共产党是唯一的执政党,这一政治职责也就落在共产党身上。

  执政党不仅仅要依靠新社会阶层来保持可持续的经济发展,而且也要协调各社会阶层的利益,保障基于公平正义之上的社会稳定。所以,在强调新社会阶层的同时,更不能忘记在经济上处于弱势的社会群体的利益。

  在和平建设时代,各社会阶层应当拥有平等的政治参与权,绝对不能根据一个社会阶层的经济重要性来确定其政治重要性,更不能因为该社会阶层的经济重要性为其提供特殊的政治参与权。工业化和商业化必然导致社会群体之间的经济不平等。这种不平等对整体社会的负面效应要有政治来纠正。在西方发达国家是这样,在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也是如此。

  容纳新社会阶层对执政党很重要,但同等重要的是考量如何为工人、农民和其他一些弱势社会群体提供参与政治的管道,从而保证他们的正当的利益的获得。应当认识到这些社会群体还处于非组织状态,缺乏制度性的参政管道。在这样的情况下,保证他们基本的社会公正和正义经常成为问题。

  中国总理溫家寶曾经就解决中国的收入不公平问题提出要建立“穷人经济学”。这个说法很形象。在缺失为穷人说话的经济学家的情况下,穷人很难在经济政策话语上占有一席之地。但同样,要保证政治上的基本公平,中国也有必要建立“穷人政治学”,让穷人的声音反映在国家政治上。

  郑永年作者是英国诺丁汉大学中国研究所教授、研究主任

  作者:郑永年

本文链接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