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永年:中国应当反思朝鲜核危机

  如何应付朝鲜核危机大概是目前包括中、美在内的世界大国所面临的最大挑战。但可以预见,问题并不好解决。这不仅因为朝鲜是否会屈服的问题,而且更是因为各大国之间国家利益之争。

  尽管各国现在都想解决这个危机,但同时人们也看到,相关国家也在担心谁会在解决问题过程中获取更多更大的利益。担心各自在朝鲜半岛利益的消长的问题,各大国弄不好会转移对朝鲜核危机的解决,最后问题不了了之,结局是朝鲜正式拥有了核武器。

  大国之间在这个问题上的不同利益不可避免,互相抱怨也属正常。问题是利益的不同也好,抱怨也好,底线就是不要妨害大国之间在朝鲜半岛无核化上的合作。

  无核化这个目标达不到,那么谁都会是输家。因为朝鲜是中国的后院,中国尤其需要清楚认识到什么是中国的最大国家利益,什么利益比较次要。

  近年来,中国有关部门和一些研究机构和智库在朝鲜核计划上有一些片面的认识,导致了在朝核问题上的被动。朝鲜问题发展到今天,中国也是需要反思的。

  所有问题的核心是,中、美两大国之间如何在朝鲜问题上进行合作?在无核化方面,中国和美国具有共同的利益,并且中国的国家利益远比美国的大。

  无法阻止危机的产生

  美国的最大利益是朝鲜半岛的无核化,这是其在东亚的巨大利益所决定的。日本尽管是美国的盟友,但美国也并不想日本正式拥有核武器,让日本生活在美国的核保护伞下比日本本身拥有核武器更符合美国的利益。但如果朝鲜的核武器问题解决不了,那么美国或许会倾向于容许甚至支持日本的核化。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中国国内对朝核问题有几种相当普遍的看法和态度。一种是把朝鲜问题看成是美国的问题。

  朝鲜核危机是因为美国引起,所以中国的有关部门总不想中国卷入其中。最多来充当美国和朝鲜的牵线人,把两者弄在一起,让他们两者来解决问题。中国好像只是一个旁观者。

  很多人指责美国,这并没有错。人们甚至也可以怀疑这是美国的一个阴谋。但不管原因如何,美国绝对不会是朝鲜核化的最大受害者。这个受害者会是中国、日本和其他亚洲国家。

  另外一种观点同样简单地把中国在朝鲜问题上和美国合作看成是和美国人站在一起。一些人把中国对朝鲜的影响力的缩小归咎于中国和美国站得太近。似乎中国如果和美国站得远一些,朝鲜和中国的关系就会好一些。

  当然,这种观点并没有考虑到如果中国和美国站的远一些,朝鲜是否会顺从中国多一些。

  还有一种观点比较隐性,即是认为因为朝鲜并不尊重中国的劝说,拒绝中国的影响力,中国干脆放弃朝鲜。(这种观点或许有道理。西方也有分析家认为朝鲜发展核武器针对的并非美国,而是中国。)

  所有这些观点在不同时期都或多或少,或隐或显地反映中国在朝鲜半岛问题的政策上。这些观点过去并没有阻止朝鲜半岛危机的发生。这些观点如果不能加以纠正,也会无助于朝鲜半岛危机的解决。

  朝鲜领导层长期封闭

  很显然,朝鲜核危机的发生是朝鲜领导层在极度不安全感下的产物。多年来,美国视朝鲜为公开的敌人,威胁着要推翻朝鲜政权。而朝鲜又没有其他大国为它提供安全保障。

  俄罗斯和中国尽管和朝鲜有些近似安全的协议,但都形同虚设。这种情形加之朝鲜领导层在长期封闭性状态下形成的非理性思维,导致了现在这种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举动。

  正因为如此,中国的努力方向也是显然的。首先当然是半岛的无核化。这是中国最高的国家利益。这一点上就有了和美国和其他国家合作的利益基础。

  其次才是如何在解决过程中使得中国的利益最大化,也就是说要防止解决朝鲜问题的主动权完全被美国及其盟友所掌握。对中国来说,就是要想方设法为朝鲜提供安全保障,无论是双边安全也好,或者多边安全也好。

  朝鲜半岛危机的出现也反映出了中国国家利益决策机制的一些弊端。在不同人心目中,国家利益具有不同的概念。所以重要的是国家利益谁来界定?什么样的方法可能够有效保证国家利益?

  在过去的很多年里,中国就是否要设立美国那样的国家安全委员会机制议而不决,至少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出现类似的机构。

  并且中国也并没有类似于美国的智库机制。这样,有关国家利益的界定和决策权实际上下放到了一些实际执行部门,尤其是外交部。在外界看来,很多情形是外交部决策,领导层背书。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外交部门越来越职业化。职业外交家对推动中国外交作出了很大的贡献。但也正是因为职业外交,其对国家利益的考量不可避免要受到其外交思维和部门利益的影响。而外交思维是不能替代国家利益思维的。

  美国有些时候在有关国家利益问题上,对华决策故意不想让美国的中国通或者对中国相当了解的人参加,就是为了不要让外交政策的执行者对国家利益的界定有太多的制约。

  现在中国已经崛起。不仅内部的发展会对外在世界产生很大的影响,而且国际社会对中国履行国际责任的要求和期望也越来越高。

  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国如何界定本身的国家利益,及其如何和他国合作来追求国家利益的问题变得越来越重要。从朝核危机中,有关部门应当在国家利益方面学到很多教训了。

  作者是英国诺丁汉大学中国研究所教授、研究主任

  作者:郑永年

本文链接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