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泰:人类的心灵与命运

  关注人类的命运就应该有长远的眼光,人类有悠久的过去,也有漫长的未来。一万年后,一百万年后,乃至更遥远的将来人类社会将怎么样?我不认为思考这个问题是杞人忧天,只要地球还在转,人类还没有毁灭,我就有理由思考它。地球和人类都不是从来就有的,既然有开端,想必也有终结的一日,对此人类倒也无须悲伤,心平气和就行了。在周而复始的生灭中,或许会有更美丽的星球和更高级的生命诞生,我要对它们预先祝贺。那更高级的生命可能会用我们现在想象不到的方法了解人类的历史,了解人类是怎么活着的,而后又是怎么灭亡的,或许那更高级的生命会叹息或者竟是嘲笑人类,说道:“这自私自利的物种,在互相残杀中灭绝了,真是又可怜又愚蠢。”人类在九泉之下有知,应该对这样的评论感到羞耻。如果人类注定要灭亡的话,我也希望来自宇宙的不可抵御的灾难毁灭了人类,而不是自杀。

  说句实话,我很厌恶资本主义,然而也害怕共产主义。原本我以为男耕女织的自然经济是最美好的,但人类的心灵却被欲望冲塞着,你想吃我,我想吃你,打打杀杀从未停止,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美梦做不成了,自然经济反成了专制的土壤,几千年的历史充满了暗杀,倒是市场经济下,杀人在专制国家也不能那么保密了。我不知道人类将来要走向什么道路,专制是快没落了,民主必是世界的潮流。人类是很自私的,所以才会产生专制,既自私又狡黠者就成了专制统治階級。人类受不过专制之苦,就改行民主了。通过一种制度制衡人类私心的危害。其实明君贤相之治未必不好,问题的关键是私心,私心使得没有制约的权力必然导致腐败这一命题成立。中国人常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中国人在现实中却是害人之心常常有,防人之心从不间断。我没去过外国,也几乎未与外国人打过交道,所以就以中国人举例,并不是我特别仇视自己同胞的缘故。民主的好处就是使防人之心真正得到发挥,美其名曰民意监督。也算是人类无可奈何的选择了。

  搞政治的人,大概都要逢人只说三句话,否则就有被冷落之虞。我写作虽然跟政治也沾了点边,但离搞政治尚差得远,不防就直话直说好了,也不怕不合群。我想有一天革命成功了,中国实现了民主,乃至全世界都成了民主的天下,人类欢喜一番之后,再也没有革命可干了,日子永远平凡的过去,不知这样的状态将维持多久?又不知现在西方发达国家的民主制度是否就是人类终极的社会制度,还是要继续前进,直到大同社会或者另一个人类现在也不知道的美好社会?我对此甚为茫然,我倒庆幸生在当今的中国,将来还可一睹风云的巨变,就恐后人的日子太过无聊了,只有游行示威可以释放些激情,倘若民主制度愈加完善,政治清廉,连游行示威的机会也没有了,人类的将来岂不太郁闷?当然我这全是往好的方面着想。谁能保证千万年后人类不耐烦于民主社会,又搞起君主专制的玩意来呢?人类实在不算清醒,所关怀的将来也太短暂了。

  我始终坚信一切问题都在人心,而人心又太黑暗了。人类应该有一颗光明的心灵,我们这个时代的教育实在很糟糕,中国的教育尤然。人之初,性本善,这是对的。为什么赤子之心随着年龄的增加就会变得污浊不堪呢?当然这与社会环境和政治制度有很大的关系,但更重要的是教育。错误的教育象乌云般遮掩了心灵的光明,这光明乃是人的天性。任何斗争哲学都是邪恶的,階級斗争,敌我斗争,对人类的心灵都是一种伤害。我希望以后孩子们接受的教育会告诉他们,人人都是平等的,人人都是良善的,没有敌我的区别,只有迷悟的不同。人与人之间只有消除敌对意识,消除隔阂,人类的心灵才会闪耀光芒。虽然我不将民主当灵丹,但在可预期的时代里,我还是坚定支持全世界都应该实现民主化,专制的确在戕害其统治下人们的心灵。同时我反对唯物论,它造成了当代人心的陷溺。

  只有光明的心灵才可以最终拯救人类。人类总有一天会结束肉体的存在,就象太阳和月亮也会陨落一样。但人类的心光却可照亮整个宇宙,这才是人类的永生!

  2006年12月27日

  作者联系方式:QQ:258176861

  Msn:huangtai84(at)hotmail. com

  作者:黄泰

本文链接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