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克勤:大庆失地农民的艰难生存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失去了土地的大庆永泉村村民目前处在一种非常艰难的生存条件之下:

  无地可种

  1960年代初期,这个村庄人均耕地3亩。进入1970年代之后,虽然被大庆石化总厂占了部分耕地,但是人均还有1.1亩耕地。然而进入2002年以后,剩下的大部分土地基本上被镇政府占用,全村所剩的有效耕地仅剩564.4亩,相当于当初土地总数的十分之一,人均只有0.27亩地。而且,当地的土地为旱地,每年只能种一季,以种植玉米为主。平均每亩产量500—600斤,一般三口之家耕地总面积只有0.81亩,每年的玉米收入只有400斤左右,按照当地的市场价格,折合人民币200元左右。减去成本,每户每年种田的收入只有100元左右,这还不含劳动力的投入。基于此,大部分农户就放弃了种地,全村886户村民将土地无偿转借给十几户村民。

  无鱼可捕

  据村民王忠成回忆,永泉村原来拥有天然草原9504亩,后变成水面沼泽,于是,村里有六七十户村民每年以捕鱼为生,户均年收入在1—2万元之间,从1990年代中期开始,大庆市在该区域中实施禁渔政策,尤其从2003年开始,大庆市政府从永泉村将这块水面沼泽拿过来,建成自然保护区。从此村民就彻底断了打鱼的生路。但是,大庆市政府至今没有支付给村民一分钱的租赁金。

  无牧可放

  永泉村原有9937亩天然集体草原,后陆续被大庆石化总厂、铁道建设占去三分之一。那时,该村以户户养牛、家家放牧闻名于安达县,曾经一段时间,该村有奶牛300余头,马200余匹,在当地是远近闻名的富裕村。1990年代以后,黑龙江实施禁牧政策,同时,村干部以每年9000元的租金将6000亩草原全部承包给自己的亲戚,租金被村委会占用,致使村民无处放牧。现在该村已经没有人养马了,只有一户村民养奶牛4头,还有60余户养猪、养羊的村民艰难度日,因为他们无处放牧,只能在被村干部租出去的草场买草料回来在家圈养牲畜。

  无工可打

  1973年,大庆石化总厂建厂征占该村土地2396亩土地,其中占用耕地1155亩,致使该村耕地所剩1207亩,原大庆市革委会对此提出把永泉大队改为半蔬半农队,粮食补足部分由国家给予补偿,同时,安排220个农民合同工成立副业队,在该厂入工。现如今,全村886户村民只有四分之一的农户有这样一份合同工收入,其他四分之三的家庭只能靠在周边做零工维持生计,因为农民合同工是个苦力活,该厂只收50岁以下的村民,所以,50岁以上的村民就断了生计;

  眼下,许多村民为了生存,或者打零工,或者摆地摊,或者蹬人力三轮车,或者捡破烂。记者在村里专门对50岁以上的村民做了统计,该村以捡破烂为生的农户有22户,蹬人力三轮车的46户,摆地摊的有33户,均惨淡经营。

  作者:王克勤

本文链接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