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志华:中苏琐事

  斯大林去世以后,赫鲁晓夫觉得自己势单力薄,所以他非常重视跟中国的关系,特别是1954年10月那次来中国。原来苏联人的外交在传统上是侧重欧洲的,对亚洲向来不太重视,虽然中国是这么大的一个国家,但是并没有把它放到一个特别重要的地位。1954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五周年,中国人有个习惯,就是逢五逢十要大庆,那苏联本打算派谁来呢?米高扬。他们本来说由米高扬带个代表团去就行了,然后放几部中国电影,报纸上发几篇赞扬中国的文章,再在中国办一个农业技术展览就完了,这就算庆祝了。可是赫鲁晓夫说不行,说中国绝对是苏联最重要的盟友,只要跟中国的关系搞好,这个社會主義阵营就是坚不可摧的,所以他重新做了个方案,代表团由赫鲁晓夫和布尔加宁带队,那都是党政第一把手啊,带一个庞大的代表团,这是第一。第二,把旅顺港还给中国,这又是一大步。第三,把这个中长路还给中国。第四,增加五十个援华项目,增加15亿贷款,再帮助中国修两条铁路。一条是走蒙古的,从呼和浩特到外蒙古,然后新疆这边也帮助修一条铁路,等等。这当时是在苏联党内受到了极大的阻碍,很多人都不同意。我看这个俄国档案上有很多人的批示的,包括海军司令都说我们为什么要把旅顺港还给他们,我们好不容易才要回来?还有这个外交部副部长也是,批的都是“反对”、“反对”。后来赫鲁晓夫就四处做工作,一个一个人的找,最后总算是同意了。这就使毛特别高兴,当时这赫鲁晓夫是送了个大礼包给毛泽东啊。

  当然这里边也有不大愉快的地方,因为当时毛去莫斯科的时候有件挺刺激他的事情,就是这原子弹的事。斯大林请他看了个电影,这毛一看就觉得这原子弹的事情不得了啊,说咱们也得搞,但想搞却不知道怎么搞啊。正好赫鲁晓夫跟他谈话说,毛泽东同志您看我给您这么着,您还要什么?我还想要原子弹,毛说。这赫鲁晓夫一下就愣那了,他说你要那玩意儿干什么?我们有就够了,咱们都是一家人嘛,那个太费钱,中国现在不具备这个条件。毛就不高兴了,说你不给就算了,我们就不谈了。赫鲁晓夫觉得这惹不起啊,他就说您别生气,这么着,我们先给你们提供一台加速器、重水反应堆,帮助你们先从技术层面培养干部,这个事情慢慢来。赫鲁晓夫回去以后很不高兴,当时自然没说什么,但后来他回忆录里写了,说跟这个中国人打交道困难。这里头毛还诓了他一把,毛说那你们有什么困难?这赫鲁晓夫刚上台不久,还不大了解情况,就说我们别的没有,就是缺乏劳动力。毛说没问题啊,我给你一百万人。赫鲁晓夫当时还挺高兴,后来回去以后外交部跟他说,赫鲁晓夫同志这不行啊,原来东北那些地就是中国人的,你现在再弄一百万中国人去,回头他们要是不走,这地到底将来归谁啊?赫鲁晓夫说这事是有点唐突,这以后就不提了。中国这边呢,你现在看中國档案馆的记录,当时还真的就是全省招工啊,现在叫劳务输出,弄个几万人送去了。后来苏联人就说谢谢,这就够了,这十万人就足够了。当然这些都是枝节了,从大的方向上看双方关系还是开始红火起来的,你看54年以后从55年开始,这个苏联专家大规模的来华,那些援建项目基本上都是55年到57年建成的,所以这一时期是中苏系最好的时期。

  56年到57年这一段时期实际上也是中国共产党的地位在社會主義阵营里不断上升的一段时期,因为赫鲁晓夫有几个方面他没法跟毛比,岁数两人就差一岁,但他们是两代人,毛和斯大林都算本党第一代领导人,赫鲁晓夫二十年代的时候才刚开始读马列著作,后来参军,而且从来没有在中央工作的经验,1950年才调到莫斯科当这个市委书记,此前一直在乌克兰搞点儿农业什么的,文化水平又不高。哪像毛,毛读了多少书啊,两人一谈话就显示出来了,这是一个。再一个呢,在处理问题上赫鲁晓夫也是很没主意,就是在1956年苏共“二十大”以后呢,赫鲁晓夫遇到的第一个难题是整个社會主義阵营,包括苏联党内的情绪、思想发生了很大的混乱。因为原来大家都把斯大林当个神,突然一天你说这些罪过全是他的,很多人都接受不了,跳楼自杀的都有。现在苏联档案都公布出来了,说在赫鲁晓夫做批判斯大林的秘密报告的时候,当场就有人晕过去了。后来开讨论会的时候,双方那个紧张啊,有跳楼自杀的,有当时就打起来的,后来都是警察去维持秩序,就是发生在苏共“二十大”开这个讨论会的时候。包括中国国内也是一片混乱,所以毛泽东出来收拾这个残局,发表“一论”那篇文章,就是《关于无产階級专政的历史经验》,这一下就把局面稳定了。他主要讲了一个道理,什么呢?就是你不要把斯大林说得那么坏,斯大林是有问题,但是主流是马克思主义的,他主要讲的就是这个问题。确实在这个问题上呢毛泽东跟赫鲁晓夫是有不同看法的,但是这个并不等于中国当时就反对苏共“二十大”路线,因为你现在可以把苏共“二十大”赫鲁晓夫和布尔加宁的报告拿出来,和毛泽东的“十大关系”的报告一比较你就看出来了,完全是一致的,很多话都一样。从对外关系上采取和平共处的方针,双方也是完全一样的,你不要以为中国那时候就开始反对“三和”路线,没有的事。

  所以说苏共“二十大”的召开是给中国打开了一个机会,在1956年2月之前,你看中苏来往的那个电报,中国还是把苏联当老师一样的看待,毛泽东给赫鲁晓夫写信、发电报那都是非常恭敬的,请求指示啦,您有什么意见啊等等,那会儿还是把苏联当做老大哥,但是苏共“二十大”召开以后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到了57年的时候,到了“波匈事件”的时候呢,这赫鲁晓夫就更没主意了,都是中国帮着处理,特别是周恩来跑东跑西啊,解决各种问题。这样子到了1957年的时候中国共产党的威望就很高很高了,是超过了苏联。我看过很多材料上有啊,比如这个苏联莫斯科大学哲学系考试,考博士,一个前提就是你得读过《矛盾论》和《实践论》。说要是《矛盾论》和《实践论》你都没读过,你就别报考哲学系了,没门儿!这个“一论” 发表的时候,《真理报》全文刊登是一抢而空,到“再论”(《再论无产階級专政的历史经验》)发表的时候就更不得了了,《真理报》加印了五十万份,苏共中央印了一百万份小册子发全党学习啊,就是在那会儿,苏联共产党要学习中国共产党的文件来教育全党,包括那会儿的报告,你可以看现在外交部的那些档案,所以到这个时候毛泽东已经超过赫鲁晓夫了。

  那时候苏联也的确是很依赖毛,最突出的表现就是57年10月的莫斯科会议。要知道这莫斯科会议是第一次世界共产党的盛会,64个共产党的第一把手全来了,全是党的总书记来开会,唯独毛泽东是受到特别的礼遇。别人所有人都住在列宁山,那有一溜的都是国宾馆的别墅,这赫鲁晓夫专门给毛泽东挑了住在克里姆林宫沙皇的卧室。汪东兴去打前战,赫鲁晓夫就一直陪着,说您看主席还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汪东兴绕着克里姆林宫转了一圈看,不错,这地方很好,但是这床不行。赫鲁晓夫说,这是当年沙皇睡的床啊,非常富丽堂皇。汪说不,说毛泽东是多年作战有个习惯,他只睡木板床。赫说这莫斯科没木板床啊,汪就说那就赶快造吧。这还好办,就把这床抬走,嘎吱嘎吱钉了个木板床。说还有什么?还有的事就不大好解决了。怎么了?说这个毛泽东同志他就会蹲着上厕所,你们这马桶他用不惯。赫鲁晓夫说这就麻烦了,我们这没蹲坑啊。那赶紧想办法吧,最后人家俄国人还是想了个招,弄一堆砖头、沙子、水泥,把那马桶给盖起来了,中间留一窟窿。这些当然都是很细小的地方,但你能看出来那会儿赫鲁晓夫对毛真是恭敬有加,唯恐照顾不周。现在外交部档案登了好多事,来来往往的。赫鲁晓夫原计划在机场安排盛大的欢迎仪式,一直到克里姆林宫是夹道欢迎,毛就说,告诉他们我怕感冒,我不能坐敞篷车,让他们取消夹道欢迎,取消机场讲话,苏联方面就赶快把它们取消了。等到了会场,在座都是各国的第一把手,所有人都是站着念稿子,而且事先都得写好俄文稿,这个对东欧国家并不难,只有毛所有的讲话都是即席发言,没稿子。而且他也不站在那个讲演台上,他就在自己那个位置上,把凳子往后一拉,说我腿疼啊我在这讲了,这回所有人都得回过头来看他。这种事多了,包括在红场上检阅,下来以后群众围观,整个那热闹的场面,接见这个作家、工人代表什么的二百多人,别人都没有,只给毛泽东一人安排,他在莫斯科地位非常显赫。所以说57年的时候中苏关系走到了一个顶峰,包括这个赫鲁晓夫他一直讲,以后不要提以苏联为首了,至少也是以苏联中国为首。但毛说不行,说我们还差得很远,中国是个政治大国,是个人口大国,但在经济上还是很弱,将来还要靠你们,帝国主义打来还是要你们往前冲。原话不是这么说的,但就这意思。

  但57年也显露出了毛泽东和赫鲁晓夫的一些分歧,一方面呢是赫鲁晓夫内心不太高兴,虽然他对毛泽东很恭敬,特别地招待,但是毛有时候对赫鲁晓夫也的确不是很尊重。人家好歹也是一大国领袖啊,你想赫鲁晓夫见毛,毛就在卧室穿个睡衣,一大裤衩子。这赫鲁晓夫好歹人家也是一国家领袖啊,跟毛谈,谈着谈着,毛咚地跳游泳池里去了,赫鲁晓夫就只得在岸边跟着走,还说什么赫鲁晓夫同志你也下来吧,赫鲁晓夫说我不会游泳啊。这个就算都是共产党国家,大家都是兄弟,人也是一国家领导人啊。还有在莫斯科吃饭,大家一块吃饭,毛讲话不给人留面子。这赫鲁晓夫这人啊爱吹牛,在那吃饭吃着赫鲁晓夫高兴了,就说这个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我指挥西南战线怎么怎么――其实他那会儿不是指挥,他是西南方面军的政委――然后他就讲那会怎样怎样,毛也不理他,就哗哗地吃。吃完了,在赫鲁晓夫讲的兴趣正浓的时候,他一放筷子,说赫鲁晓夫同志,我这饭都吃完了,你那南方的故事还没完啊?弄得赫鲁晓夫一大红脸。他的翻译,就李越然跟我说的,说我翻译完了赫鲁晓夫愣那了,他都不知道下边该说什么了。就这一类的事非常多,所以虽然说主要是因为政策上发生的分歧导致中苏同盟走向了分裂,但这赫鲁晓夫个人内心的不高兴也是一个缘由。

  (沈志华,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国际冷战史主任。本文为沈志华先生2008年3月22日在传习社的讲座 “中苏同盟的起源与分裂” 实录的节选,文稿未经本人审阅,标题为编者所加。)

  来源:《中国企业家》08年第8期

  作者:沈志华

本文链接 浏览数

4 条评论 »

  1. 哈哈 说:,

    2008年04月26日 星期六 @ 09:10:03

    1

    现在新闻上很少提馬列主義毛泽东思想了,
    难度过时了吗??
    挺担心。

    回复

  2. 环球网友 说:,

    2008年04月26日 星期六 @ 18:16:05

    2

    这就是专制国家的特点,只因两个独裁者的个人感情因素就能左右国家只见的关系和命运

    回复

  3. lelell 说:,

    2008年04月30日 星期三 @ 20:03:10

    3

    唉,为了自由的思想,呼吁中国人都来咱们历史系读一读吧。
    因为中国的知识分子们现在也就只能这么曲线救国了。
    沈老师这么传奇的一个人,经历着这几十年的中国历史后的反思与希冀,也只能通过这么一点一点的、打擦边球的去揭发那些真实历史。却已然高大。感谢沈志华、高华、杨奎松等等老师。

    回复

    环球网友 在 五月 3rd, 2008 22:01:03 回复:

    那个历史系?你不说明白,我们怎么去?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