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平:不怕中国政府,就怕中国网民

  针对中国民众在海内外举行多种形式的反法、反CNN、反達賴的活动,有些人认为这是官方在背后操纵的结果。这种说法显然是高估了中国政府开展舆论攻势的意识、策略和技巧。假若北京方面具备这些能力,它就完全可以自信地面对西方媒体的围攻,无需临时抱佛脚,寻求欧美公关公司出谋划策。

  在当局平息拉萨暴乱之后,中国政府在相当长时间里一直处于守势。外交部、公安部和西藏地方政府的发言人纷纷出面发表讲话,试图澄清事实真相,揭露西方媒体的不实报道,反击西方政客的指责,但他们说话越多,外界就越是质疑,越不相信。

  原因何在?并非是他们所言所述都不是事实,而是外界对中国政府从来就缺乏足够的信任。这里面无疑有西方人一贯的歧视和偏见,但同时也有其他重要原因。从一个中立的媒体人的角度看,除了某些西方媒体的成见之外,笔者认为,中国政府和西方媒体之间还存在着其他几个关键的信心障碍。

  先要改变对本国媒体态度

  其一,最近几十年以来,中国政府虽然以高度开放的态度向大批外国媒体敞开门户,但向媒体发布信息的模式基本上没有改变,透明度不高,公开性不够,诚实度也常常不能令人信服。这就使得西方媒体的思维惯性延续不止,甚至变得根深蒂固:凡是中国政府官员所说的话,它们都会本能地予以怀疑,不会轻易相信。

  说到底,这并非只是中国政府和西方媒体之间的问题,而是中国政府和本国媒体之间的问题。假若让中国自己的媒体拥有合理的编辑自主权和独立性,其信息、言论和权威性被民众广泛接受、认可和信赖,使整个社会的信息流通快捷而顺畅,那么,西方媒体即使要制造虚假新闻,大概也不会有太多的歪门邪道可被它们利用。

  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去年向外国媒体承诺,在北京奥运会前后允许外国驻华记者在中国境内自由采访。这无疑是一个很好的公关姿态,至少暂时能够赢得西方媒体的好感。但就本质而言,这种做法其实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甚至是本末倒置。中国政府的开明和宽容,应该首先体现在对待本国媒体的政策上,而不是相反,否则就会使外国媒体更瞧不起中国媒体,而且也不可能帮助中国政府甩掉“压制新闻自由”的标签。对“家奴”的不信任、不宽容、不放手,这是中国官方在国际舆论攻防中一直被动挨打的症结所在。

  一言以蔽之,若要改变西方媒体对中国的态度,就必须首先改变政府对本国媒体的态度。或者也可以说,只有当本国媒体拥有适度的自主权和独立性时,中国政府在对外交往中,才能不动声色地调动各种工具,无需动辄声色俱厉,无需花大量精力去和外国媒体进行无意义、无结果的周旋。

  话语体系与世界脱节

  其二,最近一些年来,中国政府在与外国媒体互动时,思维模式和互动方式都有很多改进,但与其他领域的开放程度和进步相比,差距依然十分明显。很多官员,特别是地方官员大概都没有真正了解外国媒体的思考模式、运作方式以大众传媒的诸多微妙之处,因而无法用国际主流社会所能够接受的思维方式和表达方式,把政府的立场和观点有效地传播出去。

  撇开是非对错不谈,就说此次奥运政治化所引起的中西媒体对立,我们可以轻易地列举出中国各级政府在应对西方媒体时的明显不足,乃至不当,包括几十年一成不变的八股语言和表达方式。二十一世纪的某些中国官员,显然还停留在上个世纪的政治语境中。遇到一些突发事件,那些具有暴力倾向的政治词汇和表达方式就会脱口而出,连中国人自己都会听得心里发毛。中国现在面对的不再只是温饱问题,而是“和谐社会”、“和谐世界”的高端问题,官员们的思维和语言必须跟得上社会文明的步伐。

  不妨再次强调指出,中国的政治话语体系与国际主流社会长期脱节,是阻碍中国与外部世界进行有效沟通和融洽相处的巨大屏障。很多官员不仅早已习惯了这种政治语境,而且只能在这种政治语境下生存,使得原本优秀的文化站不起来、走不出去。这是中国在对外交往中必须着重强化的软肋。

  上面已经谈到,由于中国媒体没有足够的编辑自主权和独立性,中国在外交和舆论攻防中经常处于被动地位。进一步地说,中国主流媒体的现状,既不符合崭新时代的国家利益需求,也不能有效地维护政府的威信。这一现实在此次拉萨暴乱事件之后暴露得很突出。

  政府控制了媒体,媒体就变成了政府的化身。中国媒体之所以缺乏真正的权威地位和公信力,根本原因就在于此。在关键时候,拥有千军万马的庞大新闻机构,所发出的声音和传播信息的效果,连一个异议人士都比不上。这是媒体管理体制不求新、不求变的必然结果。

  中国网络媒体以小搏大

  媒体是国家实力的重要部分,在西方发达国家更是配合国际战略、策应国际行为、追求外交目标的重要手段。中国政府控制下的媒体当然更肩负着为国家利益服务的任务,但由于政府不尊重媒体,干预太多,管得太死,甚至常常越俎代庖,结果就导致这些媒体变成了双脚被紧紧束缚的小脚丫环,无法发挥只有媒体才能起到的作用。

  如果上述结论还不能令人信服,那就看一下中国网络媒体的威力。准确地说,此次中西媒体对抗,在很大程度上是中国网络媒体与欧美传统媒体的对抗,并非是人们所说的中国官方媒体与西方媒体的对抗。那些高水平的网络文章、视频、网页和讨论,不仅凝聚了广泛的共识,释放了极大的号召能量,而且还把不可一世的某些西方媒体逼到墙角,使之转攻为守。试想想,若只是中国官员和官方媒体,这样的局面有可能出现吗?

  网络媒体之所以有威力,就在于每个人都有权利和机会平等参与;官方媒体之所以没有威力,就在于官方不肯放弃“领导一切”、“统管一切”的心态。CNN在发表“致歉”函时,声称其主持人不是批评中国人民,而是批评中国政府,其中最大原因,就是他们感受到了中国网民的威力,而没有感受到中国政府的威力。相比之下,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再三要求CNN真诚道歉却没有结果,这就足以说明问题的核心。不怕中国政府,就怕中国网民。这个现象值得中国官方认真思考。

  归根结底,所谓网民就是人民。中国与西方媒体和達賴之间的对抗,之所以能够赢得声势,反守为攻,最大的功劳不在官方和官方媒体,而在于包括网民在内的人民。他们自愿、自发和自由的言论,是政府应付外界压力的强大后盾。如果当局愿意承认这一点,那就应该用更好的技巧去引导网民,让他们意识到自己的社会责任所在,同时更要善待网民,给他们更多的信任、更多的宽容。

  来源:联合日报

  作者:杜平

本文链接 浏览数

12 条评论 »

  1. 说说 说:,

    2008年04月29日 星期二 @ 01:45:39

    1

    CNN在发表“致歉”函时,声称其主持人不是批评中國人民,而是批评中國政府,其中最大原因,就是他们感受到了中國网民的威力,而没有感受到中國政府的威力。
    ————————————————–
    不是因为CNN没有感受到来自中国政府的威力,而是他们觉得对于中国政府而言是没有必要给他们道歉的

    回复

    江西人 在 四月 29th, 2008 03:21:09 回复:

    也有这方面的因素

  2. 得说一说 说:,

    2008年04月29日 星期二 @ 06:42:19

    2

    是非常好文。

    回复

  3. monsoleil 说:,

    2008年04月29日 星期二 @ 07:30:57

    3

    我有同感 中国政府是中央集权的政府 按道理来说 应该在国际社会中扮演一个非常威严的角色
    在西方民主国家中 任何一个总统都遭过不同程度的辱骂 没有人介意 骂得太多了 就是电视里骂你 也丝毫不稀奇
    记得前不久 法国总统想和民众握手 其中一位不愿意 还说了一句辱骂性的话 结果法国历史上出现了第一位总统骂人的例子 这句骂人的话可以说相当粗俗
    法国现在购买力下降 物价上涨很严重 据个例子 16盒装的酸奶 去年大约3,2欧元
    中国的新年过完之后 再去买 已经涨到了3,7欧元 到了这个礼拜 轻轻松松到了4欧元以上 也就是说涨幅约为3分之一 这个很厉害了 结果上个礼拜 总统遭到了围攻
    记者们的提问 其实也相当的尖锐 虽然 我承认 萨尔科奇一直在强调的是 要工作来赚钱生活的基本想法是正确的 他也一直强调他上任以来失业率到了有史以来的最低
    可是 购买力还是出现了问题
    再看看中國 中国的猪肉的价格 至少涨幅为2分之一 可是中国却没有一个媒体 可以质问中国的政府 哪怕总统不出来 粮油部门总有部长吧? 这可是他们的工作

    回复

  4. wuqin 说:,

    2008年04月29日 星期二 @ 11:01:48

    4

    继续和谐吧!社會主義好,社會主義好,社會主義国家,人民地位高……..

    回复

  5. lelell 说:,

    2008年04月30日 星期三 @ 20:32:02

    5

    虽然不是共产党直接指挥的,因为专制者必然不希望有任何社会力量的集结行动发生。可是却是共产党極權长期愚民教化的产物,也更是它将共产党危机诠释扭曲成中国危机而导引出来的。没有这样的極權操弄的中国政府,哪儿来的这样愚昧无知的庞大中国网民群?

    回复

    东流 在 五月 24th, 2008 11:42:48 回复:

    我更认同这位这位论者的观点。

    牛皮 在 六月 26th, 2008 13:06:41 回复:

    我也认同.
    大部份的网民都是些三流货.我发表怎么都删了.现在的网站都是政府管治.这些网站不就是政府扶持,到商业,都关门.
    为何网站都是些垃圾信息呢?

    yghxx 在 十月 27th, 2008 15:55:49 回复:

    一个大量删贴的中国局域网络中的贴能够代表什么?还不就是政府的陈词滥调?!

  6. 龍 说:,

    2008年05月22日 星期四 @ 06:08:10

    6

    好、好一篇道貌岸然的狗屁文章。以网友的自发的爱国之声为载体,装着他那不可告人的龌龊目的。中国是一个有着五十六个民族,十三亿人口的大国,如果不对媒体进行管控,象《旅游新报》这样的杂草就会蔓延,而十三亿人民便会因为“声音”的嘈杂感到迷茫,进而,十三亿民众就成了一盘散沙。
    PS:下次再心怀国家的时候,先好好想想你的言论会带来的社会后果。

    回复

    yghxx 在 十月 27th, 2008 15:59:29 回复:

    当然,国家一定是某党代表了,不知道某党诞生前有没有中国和中国人?!
    当然,国民发表言论是需要考虑社会后果的,你如果生病了想叫人帮忙估计也的考虑是否可以叫人,是否会影响到某党的歌功颂德声音是否被你掩盖了?!

  7. 陈平福 说:,

    2008年09月19日 星期五 @ 13:28:09

    7

    当局长期鼓吹无神,无佛,无道,无前生,无后世,无因果报应,把有神论和宗教当作封建迷信批倒批臭,犹如釜底抽薪,彻底斩断了整个民族道德良知的根基。
    长期对媒体进行管控,对青少年灌输虚伪的马列毛邓三和谐理论,除了智力残障者把那些废话当真理背,正常人能接受吗?

    文明的大厦向来都是以道德良知为基石的。一个“集体无道德”的社会,也是一个生活在其中的人什么都不怕、什么都敢干的社会。没有信仰没有理想的人为所欲为,无恶不作,撒谎成性。在这样一个畸形变异的社会里,人民没有福利还假装和谐美满,多数人的生活得不到最基本的保障。美国已故总统甘迺迪有句名言:“当一个社会让穷人看不到希望,那么对於富人来说,将同样是绝望的。”穷人看不到的希望,富人照样看不到,谁都无法获得他们所祈望的安全和幸福,受害的最终将不只是某一部分人,而是所有的人,整个民族、国家以至人类的未来。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