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志武:我们的政府有多大?

  2007年,国家财政税收增加了31%,达到5.1万亿元,占GDP的21%,相当于3.7亿城镇居民的可支配收入、12.3亿农民的纯收入。也就是说,政府一年花的钱等于3.7亿个城镇居民、12.3亿农民一年可以花的钱。政府要这么多的老百姓才能供养,当然很庞大。这里,我们不妨从几个不同角度来把握其“大小”。

  跟历史比、跟美国比

  相对朝廷时期的政府规模如何?既然今天又是盛世中国,我们不妨先以康乾盛世时期作为一个参照。乾隆中期的1766年,朝廷财政税收为4937万两银子。在1760年前后,荷兰东印度公司对当时的北京、广州老百姓的收入和消费做过细致调查,据其历史档案,那时一个普通北京工人的年收入大约为24两银子(每月2两左右)。这样,4937万两银相当于205万普通北京人的收入。只要205万个北京人的收入就够供养盛世时期的乾隆政府,那当然是小政府!或许,我们或说当时中国其他地方的收入比北京低,所以,以北京工人收入作为标准,降低了为供养乾隆政府所需要的人数。但,那时的全国人均收入不一定比北京低多少,比如,在1950年时,北京的人均收入属全国平均水平,最多是中等偏上,只有到1950年代实行国有制计划经济之后,北京的相对人均收入才开始飙升,把全国其他地方甩在身后。退一步讲,即使乾隆时期全国城镇平均收入只有北京人的一半,那么,朝廷岁入也只是410万人的年收入,跟今天需要3.7亿个城镇居民、12.3亿农民的可支配收入才能支持政府的开支,无法相提并论。历史上的中国政府没有像今天这么大过。

  也许我们会说,今天任何国家的政府规模不能跟过去的做直接比较,因为传统农业经济对政府的依赖度低,而现代经济的交易复杂性特别高,所以,离不开政府在安全和产权与契约保障方面的支持。没有政府保护产权、维护契约权益,就难以有现代经济。这当然有道理。按照这个思路推下去,美国应该是一个很好的参照系,因为美国的金融证券市场、知识产权市场以及其它现代产业全球最发达,它也是世界警察,所以,它的政府职责应该不低于任何其他国家的。在社会福利支持上,美国也不亚于西欧。因此,美国政府的规模应该可以作为判断中国政府规模太大还是太小的参照系。

  2007年,美国联邦政府的财政税收为2.4万亿美元,占GDP的18%,相当于8500万普通美国人一年的可支配收入。也就是,为了支持美国政府的开支,需要8500万美国人的可支配收入,当然远比中国政府的开支需要3.7亿城市居民的可支配收入低!

  中国5.4亿城镇居民、8亿农民,加在一起,去年民间的可支配收入和农民纯收入总共为10.7万亿元。也就是说,5.1万亿元的政府财政税收约等于民间可支配收入总额的一半。相比之下,美国民间的可支配收入总量为8.4万亿美元,2.4万亿美元的政府财政税收相当于民间可支配收入总量的四分之一。

  由此可见,我们的政府相对远大于美国政府。

  政府规模是如何变迁的

  过去30年里,中国的政府规模并非历来就这么大。如果说“小政府、大社会”一直是改革的理想,那么,1978至1995年间的确是照此方向走。改革之初的1978年,国家财政税收相当于3.3亿城镇居民的可支配收入、8.5亿农民的纯收入。那时的政府也不小,这就是为什么要改革政府的原因之一,但,那时的政府毕竟要负责城市人从摇篮到坟墓的方方面面生活开支,所以,政府当然大。

  随着改革的进行,到1985年,财政税收相当于2.7亿城镇居民、5亿农民的纯收入(见图一和图二)。到1995年,财政税收相当于1.46亿城镇居民、3.9亿农民的纯收入。1.46亿城镇人口的可支配收入才能支持政府的开支,政府还是很大,可那是近30年“最小”的政府了。

  1993-1994年的分税制改革从根本上逆转头17年的方向。那次改革把税权下放,从中央到省、到地方、到县和乡,每级只要求下一级在每项税种中往上交多少比例的税收,剩下的权限就留给下级政府。从表面看,税权下放而不是由中央统一掌权,是件好事,给地方更多发展经济的激励。只不过,当时好心的改革设计者没想到或不愿意想到,在没有实质性权力制约的体系下,特别是在新加税种的权力不在立法机构而是在行政部门的国情下,把税权下放等于是为各级政府随意加税大开绿灯,国民没有正式途径对随意增加的税负表达意见。

  经常有人说,在别国行得通的制度安排,一到中国就水土不服。之所以如此,不是中国人与别国不一样,而是人家在权力受民主制约下的分税制体系,搬到中国后,当然会走样,因为在中国的各级都没有对征税权的根本性约束。所以,水土不服的根源在于有没有对权力的民主制约上。

  1995年后财政税收逐年回升。到2004年,财政税收相当于2.8亿城镇居民的可支配收入、9亿农民的纯收入。随后的三年更是加速征税,到 2007年,政府的财政税收等于3.7亿个城镇居民、12.3亿农民一年可以花的钱,远超改革开放初1978年时的政府规模,我们的政府达到历史“最大” 规模。

  我们也可以把政府、城镇居民、农民看成中国的三大群体。那么,从改革开放的成果中,哪个群体受益最多呢?自1995年到2007年的12年里,政府财政税收年均增长16%(去掉通货膨胀率后),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年均增长8%,农民的纯收入年均增长6.2%.这期间,GDP的年均增长速度为 10.2%.图三给出三群体的累计收入增长情况。

  因此,只有政府的收入以远高于GDP的速度在增长,城镇居民的收入增长速度次之,农民的收入增长最慢,速度远低于GDP的增速。从1995到 2007年,去掉通胀成分后,政府财政收入增加5.7倍,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加1.6倍,农民人均纯收入才增1.2倍!改革开放的成果由政府享受的最多,城市居民次之,农民分享的最少。

  政府作为最大的资产和土地所有者

  不过,上面的计算只是反映了政府总收入的一部分,另外,还有预算外的政府收入、资产增值和资产性收入不在其内。也就是说,财政税收只是政府“最看得见”的收入部分。实际上,随着中国经济这些年的高速发展,政府作为中国最大的资产所有者,其拥有的国有企业资产、公有土地以及矿产资源的增值比财政税收更大、增长速度更快。

  到2006年,国有土地的总价值大约为50万亿元。据国资委主任李荣融在2007年8月《求是》杂志上谈到,到2006年底,全国有11.9万家国有企业,平均每家资产为2.4亿元,所有国企资产加在一起值29万亿元。也就是说,2006年底,国有土地加国有企业的总价值为79万亿元。去年,中国GDP增长11.4%,假设土地和国有资产以GDP同样的速度升值(资产升值速度一般高于GDP),这意味国有资产去年增值9万亿,比财政税收的5.1 万亿多80%!

  2007年,国有企业的总利润为1.6万亿元。因此,去年国家作为“资本家”和土地所有者的“可支配收入”共有10.6万亿元。

  把国家的资产性可支配收入和财政税收的5.1万亿加在一起,去年政府可以支配的总收入是15.7万亿元,这等于是11.4亿城镇居民的可支配收入、37.9亿农民的纯收入。这种政府规模的确是乾隆政府、今天的美国政府所远不可比的。

  中美民间财富结构对比

  当然中国家庭也有财富,包括房地产、企业股权、金融证券、银行储蓄等等,只不过主要是城镇居民有这些,农民没有土地、也没有太多储蓄,他们的财富很少。据发改委估算,到2005年底,全国城镇居民的总资产价值为20.6万亿。如果过去两年均按略高于2005年的速度增值,亦即按每年15%增值,那么,到去年底,全国居民资产为27.6万亿元,不到价值为88万亿的国有资产与国有土地的三分之一。

  中国民间资产加国有资产共115.6万亿元,相当于GDP的4.7倍。

  相比之下,美国政府基本没有生产性资产,也只有少量的土地。至2007年底,美国私人家庭资产的总值为73万亿美元,相当于GDP的5.4倍,比中国的总资产与GDP比值略高一些。其原因是美国资产的金融化程度全球最高,资产流动性越大,其资本价值就越高。但,两国的总资产与GDP之比,大致相当。

  可是,在两国,财富在民间和政府之间的分享结构截然不同。在中国,多于76%的资产由政府拥有,民间只有不到四分之一的资产。而在美国,其资产基本都在民间个人和家庭手中。这两种不同的财富持有结构会带来什么差别呢?

  其差别表现在很多方面,包括经济增长模式上、产业结构上、法治发展上,等等。这里,让我们集中看看,这种结构对国家和民间在财富赛跑上有什么影响,谁会赢大头?

  美国家庭资产73万亿美元中,有近35万亿来自过去十年的资产增值,而从劳动等可支配收入中累计储蓄的才1.5万亿美元。所以,美国人的财富增长基本靠资产升值,而由劳动等所得的非资产性可支配收入(去年为8.4万亿美元)基本全部花掉,这即是为什么美国的储蓄率现在为-1%,也是为什么美国的内需这么强盛。好在美国的资产基本都是私人所有,政府不会与民争利,所以,美国人能够只靠资产升值来使自己的财富水平上升。

  中国的115.6万亿元资产财富中,只有27.6万亿是民间私人的,剩下的88万亿属国家的。如果2008年中国GDP和资产价值都上升 10%,那么,老百姓从资产升值中得到2.76万亿元,而政府能得到8.8万亿元。政府从经济增长所带来的资产财富升值中得到的份额,是民间的三倍!

  这就是为什么在中国资产升值难以带来消费的财富效应,资产升值带动不了太多的内需增长。国有制割断了从资产升值到内需增长的传导链。这也是为什么在私有制国家,经济增长给民间社会的家庭带来财富,而在国有制国家里,经济增长产生的资产财富升值主要由国家独享,给民间家庭带来的只有高一点的劳动收入,没有太多财富。所以,今天在中国,最大的贫富差距是在国家与社会之间,而不是在多数国民之间。

  国家的钱花到哪里了?

  按照上面谈到的,去年政府财政税收5.1万亿,国有资产与土地升值至少9万亿,国有企业的总利润为1.6万亿元。政府有15.7万亿的收入可以花,这些钱花在哪里呢?如果政府把钱花在民生上,那不是从相当程度上代替了老百姓花吗?在效果上,由老百姓自己花这些钱和由政府代替老百姓花,这两种安排会有大的区别吗?按照许多主张政府要推出各种名目税收的人的说法,通过税收和国有资产,政府能够实现“第二次再分配”,以降低收入差距。但是,实际真的如此吗?

  据财政部长谢旭人先生介绍,2007年政府在直接涉及老百姓的医疗卫生、社会保障和就业福利上的开支,总共约6000亿元,相当于财政总开支的 15%,为全年GDP的2.4%,分到13亿人身上,人均461元(相当于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3%)。而在没有国有经济的美国,去年在同样三项上的开支约为15000亿美元,相当于联邦政府总开支的61%,为美国GDP的11.5%,分到3亿美国人身上,人均5000美元(相当于美国人均可支配收入的18%)。

  不管按绝对数字,还是按相对水平,美国政府回馈给老百姓的医疗与社会保障都远高于中国,尽管美国是十足的私有经济。按照国有化运动的初衷,国有制本应该带来更多的社会福利,我们本应该看到完全相反的情况。

  许多人说,中国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所以没法跟美国以及其它市场经济国家比。–这说法站不住脚。美国去年的财政税收占GDP才18%,而中国 5.1万亿元财政收入占GDP的20%.所以,即使不算国企收入和国有资产增值,仅财政税收,中国政府的相对收入就高于美国,没有理由在民生上的开支比例低于美国。中国政府不是没有钱花,而是没有对财政预算过程的实质监督问题,以至于政府钱多后更倾向于在形象工程、政府办公大楼上浪费,在高资源消耗、高环境污染又不创造就业的工业项目上投资,也当然为腐败提供了温床。

  正因为中国太多的收入和资产财富掌握在国家手中,而不是将更多收入、更多资产由私人去消费、去投资,使跟民生贴近的服务业难以发展。老百姓享受到的收入和资产财富份额极低的情况下,第三产业发展所需要的投资和消费需求从哪里来?

  既然美国政府为了刺激经济从次级按揭贷款危机中走出来,而给每家老百姓寄支票直接退税,把钱退给纳税人自己去花,那么,在中国政府控制社会这么多收入、这么多资产财富的情况下,为什么不能把一些税收、国企利润、国有资产增值退回给中国家庭呢?比如,也给他们寄去汇票?国民们也该直接分享一点国企的红利了。当然,最好是把许多国有企业资产民营化、把土地还给农民,因为这些本来就是我们国民自己的。

  来源:2008年2月23日《经济观察报》

  作者:陈志武

本文链接 浏览数

11 条评论 »

  1. wuqin 说:,

    2008年04月29日 星期二 @ 11:15:30

    1

    我想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政府非常害怕舆论自由,媒体监督自由的主要原因吧?纸终究是保不住火的!!!

    回复

  2. 了了僧 说:,

    2008年04月29日 星期二 @ 13:22:27

    2

    我说貌似见过呢
    原来 来源:2008年2月23日《经济观察报》

    回复

  3. gromit 说:,

    2008年04月30日 星期三 @ 14:47:44

    3

    说的非常好!

    回复

  4. lelell 说:,

    2008年04月30日 星期三 @ 20:26:54

    4

    中国谁最有钱?中央政府是也。所以中国发展来发展去,富裕起来的还是那么少部分人,而且富裕的速度远远不及GDP数字,奇哉怪哉。
    政府不大,怎么附带供养一套巨大的细密的党组织系统,怎么控制一只不肯国家化而永远跟党走的军队,怎么喂饱那群永远不受监督的庞大人员系统,怎么把公民社会与公民权利的成长需求给死死压制住。

    回复

  5. 芝麻蛆 说:,

    2008年05月19日 星期一 @ 07:23:59

    5

    奥。。。。。。。。

    回复

  6. BS 说:,

    2008年09月03日 星期三 @ 14:48:46

    6

    能力不足还是别有用心——评陈志武教授的《我们的政府有多大》[ 德斯蒙 ] 于:2008-09-02 10:22:00

    陈志武教授2008年2月23日在《经济观察报》上发表了《我们的政府有多大》一文,在通过将现今的中国政府开支与帝制时代、改革开放前和当今的美国比较之后,得出了“中国太多的收入和资产财富掌握在国家手中,而不是将更多收入、更多资产由私人去消费、去投资,使跟民生贴近的服务业难以发展,老百姓享受到的收入和资产财富份额极低”的结论。此文一出,网上立刻广泛转载,声讨中国政府不顾民生敛财自富之声不绝于耳。然而笔者细读此文,并和最近到手的《2007年全国财政决算》及《2008:美国总统经济报告》比较之后,却发现陈教授文中无论是数据还是逻辑,均有极大的谬误,今试分析如下:

    1. 中美财政收入比较
    陈教授文中称,2007年美国联邦政府的财税收入为2.4万亿美元,占GDP的18%。嗯,基本差不多,2007年美国联邦政府的收入为2.57万亿美元,占GDP的18.8%①,但是需要澄清的是,这个数据仅仅是美国联邦政府的收入,并不包括州和地方政府的收入。而陈教授拿来比较的数据是中国全国财政收入,是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收入总和。2007年美国联邦政府、州和地方政府的收入总和是4.2万亿美元,占GDP的30%①。相比之下,中国全国财政收入是5.13万亿人民币,占GDP的20%。也就是说,陈教授用美国的中央政府收入和中国的全国财政收入来比较,得出美国政府收入和中国政府收入差不多的结论,实际上是不正确的。
    2. 中美财政收入占民间可支配收入的对比
    在这里,陈教授又犯了一个错误,他给出美国2007年民间可支配收入为8.4万亿美元,实际上的数字是11.75万亿美元①。这样,美国政府收入占民间可支配收入的比例为35.7%,大约为1.07亿美国人的可支配收入,而不是陈教授所言的8400万。相对的,中国的财政收入占居民可支配收入的比例,按照陈教授给出的数据为48%(因为我没找到2007年的官方数据,如果按照2006年的数据计算,会低很多)。

    3. 中美政府福利开支的比较
    陈教授给出了中美政府分别在福利上的开支和比例。这里,错误又发生了。2007年中国政府在社会福利(社会保障和就业+医疗卫生)经费是7437亿元②,而不是传闻中谢旭人部长所言的6000亿元。当然了,据说谢部长说的是直接用来老百姓身上的钱,不过鉴于美国并没有这样一个数据,所以我也只能采用《2007年全国财政决算》中相关方面数字的总和来比较了。此外,美国的社保制度和中国并不相同,美国政府将中国强制征收的社会保障金作为一种税收直接统计到政府的财政收入中去,而中国,则将其设置为独立于财政收支以外的账户。也就是说,如果要比较中美两国政府在福利方面的开支,必须将中国的社会保障金收支纳入到政府财政收支之后再进行。根据新华社的报道,2007年各项社保收入10770亿元,支出7879亿元,节余2891亿元。而美国联邦政府在福利上的开支为1.59万亿美元,地方政府在福利上的开支约为0.30万亿美金③,总计约1.89万亿美金①。考虑到中国目前劳动力的平均年龄较轻,社保节余是为了将来支出作储备。那么中国政府在福利上的开支占全国财政收入和社保收入之和的比例为35.6%,占GDP的7.3%,人均1403元(相当于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9.1%)。美国政府在福利上的开支占全国财政收入的45.0%,为美国GDP的13.5%,人均6300美元(相当于美国人均可支配收入的17.9%)。

    4. 和历史上中国政府财政收入与居民可支配收入的比较
    陈教授又将2007年中国财政收入、居民可支配收入、农民人均纯收入与历史上数据比较,得出了中国财政收入的增幅远高于后两者的结论。但这个结论中并未考虑到政府在教育、福利、支农等相关方面开支的巨大增长。以1995年的数据为基准,按照陈教授的计算,去掉通胀成分后,2007年政府财政收入增加5.7 倍,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加1.6倍,农民人均纯收入增加1.2倍。但2007年政府在各项支出上比1995年增加的倍数分别为:教育支出约5.1倍 ④,社会福利支出约为9.2倍④,支农支出约为3.1倍⑤。也就是说政府收入的增加,直接体现在相关人民生活的各种福利开支的增加上。此外,陈教授认为中国政府在1978年用现在比例相当的财政收入负责了城市人从摇篮到坟墓的方方面面生活开支,这实在是对30年前中国的一种无知。实际上,当年的政府除了负责财政供养人员的各项费用外,国有企业职工的福利——从房子到退休工资,是由国有企业自己负责的,此项费用并未列入政府财政开支。

    5. 所谓政府的“可支配收入”
    陈教授计算了2007年国有企业的盈利、国有资产和土地的增值,然后宣布2007年中国政府作为“资本家”和土地所有者的“可支配收入”为10.6万亿元,加上财政收入5.1万亿元,一共是15.7万亿元。然而,在计算个人可支配收入时,难道能将持有股票的未分配利润和房地产增值算作可支配收入么?难道因为我的房子今年增值了10万元,就说我今年的可支配收入是10万以上么?那么明年房子跌价了20万元,难道可支配收入就变成负值了?这逻辑也太荒谬了吧。

    除了上述错误。通过比较2007年和2006年的各项开支,还可以得到的信息是:2007年的教育经费(7122亿元)比上年(4780亿元)增长了 49%;社会福利(社会保障和就业+医疗卫生)经费(7437亿元)比上年(医疗卫生+抚恤和社会福利救济+社会保障补助+粮棉油价格补贴)的开支(5121亿元)增加了45%。这两个比例都比财政收入31%的增幅要高得多⑥。另外,美国政府2007年共征收了社会保障税0.98万亿美元①,占 GDP的7%;中国的社保收入仅占GDP的4%。如果将中国的社保收入提高到美国同等程度,那么中国的社会福利开支就会占到全国财政收入和社保收入之和的 37.0%,GDP的10.3%,人均1977元(相当于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12.8%)。亦即,美国政府提供的社会福利更好,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政府征收的更多。

    由此可见,中国政府的财政收入虽然比居民的可支配收入增加得要快,但各种福利开支增加的速度也不慢,最近一年来甚至要快的多;中国政府提供的福利虽然比起美国还相距较远,但也没有到天差地别的程度。而陈教授通过运用错误的数据,错误的定义和错误的逻辑,得出了中国政府不仅规模比美国政府大,而且提供的各种福利远远及不上美国政府这样一个错误的结论。极度得扭曲了中国政府的形象,并为我们营造了一个天堂般的美国。我不知道身为耶鲁大学管理学院金融学终身教授、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特聘教授的陈志武先生为什么会犯下如此低级的错误。如果说是能力问题,那难道我要怀疑耶鲁大学和北京大学的学术水平?或者,陈先生在其文末尾的一句话,能够稍解我的疑惑——“当然,最好是把许多国有企业资产民营化、把土地还给农民,因为这些本来就是国民自己的”。

    注释:
    ①:《2008:美国总统经济报告》
    ②:《2007年全国财政决算》
    ③:《2008:美国总统经济报告》,根据2005年数据推算,扣除相应比例的联邦政府转移支付
    ④:《2007年全国财政决算》及《2007年中国统计年鉴》,因财政支出统计口径的变化,部分数据按比例估算
    ⑤:《2007年中国统计年鉴》,因财政支出统计口径改变,采用2006年的数据

    回复

    什么玩意 在 九月 6th, 2008 22:29:30 回复:

    陈志武的论点似乎是对的,中国的政府确实很大,可是论据却是捏造的。应该赞扬他,还是批判他?

  7. James 说:,

    2011年05月28日 星期六 @ 01:08:46

    7

    呵呵 5毛真是无耻透顶! 说别人的数据是捏造的,它中共统计局是真实的。说这样的话谁还相信?除非白痴!我们都知道,中国的所有真实数据都是国家机密,所以我们宁影相信自己的感觉也不相信中共当局的那张破嘴。中共当局除了忽悠恐吓暴力还能有什么别的手段吗

    回复

  8. James 说:,

    2011年05月28日 星期六 @ 01:24:57

    8

    1. 中美财政收入比较
    陈教授文中称,2007年美国联邦政府的财税收入为2.4万亿美元,占GDP的18%。嗯,基本差不多,2007年美国联邦政府的收入为2.57万亿美元,占GDP的18.8%①,但是需要澄清的是,这个数据仅仅是美国联邦政府的收入,并不包括州和地方政府的收入。而陈教授拿来比较的数据是中國全国财政收入,是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收入总和。2007年美国联邦政府、州和地方政府的收入总和是4.2万亿美元,占GDP的30%①。相比之下,中國全国财政收入是5.13万亿人民币,占GDP的20%。也就是说,陈教授用美国的中央政府收入和中國的全国财政收入来比较,得出美国政府收入和中國政府收入差不多的结论,实际上是不正确的。

    =========================================================
    你哪只眼睛看到的是“陈教授拿来比较的数据是中國全国财政收入,是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收入总和”,中国地方政府的水有多深水知道吗?胡精掏都不知道!而且那啥只是税收收入,中共政府是什么政府?最大的地主,最大的资本家,拥有中国大陆领土上的一切资源,可以任意使用,乱七八糟的费 罚款就不说了!!!!!

    5. 所谓政府的“可支配收入”
    陈教授计算了2007年国有企业的盈利、国有资产和土地的增值,然后宣布2007年中國政府作为“资本家”和土地所有者的“可支配收入”为10.6万亿元,加上财政收入5.1万亿元,一共是15.7万亿元。然而,在计算个人可支配收入时,难道能将持有股票的未分配利润和房地产增值算作可支配收入么?难道因为我的房子今年增值了10万元,就说我今年的可支配收入是10万以上么?那么明年房子跌价了20万元,难道可支配收入就变成负值了?这逻辑也太荒谬了吧。

    ========
    你这只5毛太蠢,只要看看你的东西就发现你说的驴头不对马嘴,漏洞百出,除非忽悠白痴!
    既然个人可支配收入没有那么多,那么中共当局的可支配收入占的比例不是更高吗?看来,网上说的不错,只有智力低下的才能做5毛狗。

    ===========其他的我懒得说了。

    回复

  9. 草泥马 说:,

    2011年05月28日 星期六 @ 01:28:00

    9

    其实,别的不说,我们看看中共政府的编制规模和结构就知道了。什么事业单位,老干部,无党派人士,工会,妇联等等所有所为民间组织都不是吃财政饭?现在都臃肿成什么样了,还他妈的有脸出来咋呼!!!!!

    回复

  10. 草泥马 说:,

    2011年05月28日 星期六 @ 01:29:16

    10

    如果你们以为陈教授说的不对,干嘛在大陆网络上要封锁,删除?不让发表?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