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砍柴:杜长平们这四年改正了什么?

  看到阜阳19名儿童感染肠道病毒死亡的报道,我立马想起四年前该市主管教育卫生的副市长杜长平女士一席话,“我不想去引咎辞职,我还想继续干下去,我想找到了工作的薄弱环节和缺点是为了改正,是为了加强。”对着这起比四年前假奶粉还要惨的悲剧,我想问一句,杜长平和她的同事们,这四年改正了几何,加强了多少?在阜阳市政府网上,杜女士还赫然在副市长之列。

  2004年4月底被报道的那起假奶粉事件,引起多位儿童殒命,当地有关部门言之凿凿地站出来要吸取教训,也雷厉风行地秀了一把亡羊补牢。可仅仅四年,同一个地方发生剧情几乎重复的悲剧,而且政府在事情发生之初的“捂盖子”手法依旧,放出所谓的专家在该市媒体上辟谣。这类“辟谣”手法有什么作用?无非使事态更为严重罢了。

  联想到阜阳中院窝案发生后,行贿者依然端坐官位,不得不佩服这些特殊材料做成的官员,其心理承受力,钢铁不足喻其强,其彰显官威的脸皮,城墙不足喻其厚。

  面对阜阳这样的恶性事件,再用什么政治伦理、道德品质来评价当事官员,已经过于幼稚了。这些官员之所以在一场场舆论风暴中岿然不动,是所谓的舆论,所谓的民意,无法从根本上决定其官职的去留。稍微了解中国政治生态的人就应该明白,这些官员的选任、提拔和奖惩,是由一种号称“组织程序”的东西决定的,控制这个程序的,是某几个人甚至某一个人,他们和这些官员有千丝万缕的利益共存关系,干草民何事?这种程序既不公开也不刚性,也就很难说得上公平公正。于是,恶性事件发生后,有关官员的处理,弹性就极大,和有司对舆论的态度有关系,也和当事官员在官场内的人脉及危机公关水平有关系,但最终取决于能控制那个程序的人。因此当事官员如何承担责任偶然性极大,在有些事件中,官员辞职或免职了,比如那位开车撞死人的当阳市女市长;在有些更恶劣的事件中,当事者却好官自为之。这没有一定之规,完全因人而异,因事而异,因地而异。当控制那个程序的人在乎舆论,舆论才有力量,如果人家修炼到油盐不进,根本不在乎舆论,那么舆论就一文不值。

  在明清时期,如果发生这种恶性事件,面对汹汹物议,当事官员早就辞职了,绝无继续干下去的勇气。明末那样政治腐败,一些高级别官员在言官指责其德才不堪为官时,没有证实之前都先辞职以示清白。王朝时期官员并不是民选,而是朝廷任命,为什么他们的抗压能力反不如今呢?一是多数由科考出身的官员,无论个人品德多么差劲,但必定受到文官集团共同职业伦理制约,这些伦理尽管有虚伪一面,但在公开层面无人敢挑战;二是他们对天道或者来世尚心存敬畏,比如今天北京大兴胡同是明清两代县衙所在地,至今墙壁上尚留一副对联:“阳世间伤天害理皆由己;阴司里古往今来放过谁。”以此来训诫过往的官吏。可这类特殊材料做成的官员,一旦无所畏惧,所谓的职业伦理天道来世都不足惧。那么,制度的设计更为重要。

  如果官员的选拔、监督和奖惩,没有一种符合现代文明规范的制度来调整,仍然由少数人或某个人控制组织程序,官员抗舆论压力的能力将会越来越强,更多的官员会形成对舆论的耐药性。只是急坏了路见不平却无计可施的公众,苦坏了其治下想苟全性命都困难的草民。

  来源: 南方都市报

  作者:十年砍柴

本文链接 浏览数

11 条评论 »

  1. micah 说:,

    2008年04月29日 星期二 @ 13:30:23

    1

    民主,自由,法制离我们很远, 自然民权无从谈起, 自然也就没人会来负责. 10年前就是这样, 今天没变, 以后呢……….

    回复

  2. wuqin 说:,

    2008年04月29日 星期二 @ 17:48:54

    2

    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回复

  3. 草民 说:,

    2008年04月29日 星期二 @ 17:49:08

    3

    无责任,无监督,就是圣人在这种环境下当官也免不了腐败。

    为失败制度下受害的儿童默哀

    回复

  4. 老马 说:,

    2008年04月30日 星期三 @ 00:45:55

    4

    近来看了很多报道,感觉这个制度马上就要完了,人民已经觉醒,人民再也不是好骗的人民了,我在这里要特别感谢网络给我们带来的文明.

    回复

  5. 之乎也 说:,

    2008年04月30日 星期三 @ 00:52:30

    5

    对这些官员们的失望,更是对现有制度的无奈,暴风雨——也许真的会来……

    回复

  6. 环球网友 说:,

    2008年04月30日 星期三 @ 01:06:59

    6

    人民觉醒了吗?我只觉得人民很好操纵

    回复

  7. DW 说:,

    2008年04月30日 星期三 @ 01:41:44

    7

    安徽有一种腐败文化,从改革开放以来安徽落马的省级腐败官员居全国之首就可见一斑,而这种文化在阜阳表现得最为突出,买官卖官,权钱交易,不一而足。大家都腐败,所以官官相护,无法彻查,最后总能不了了之。新官上任后很快就会同流合污。

    回复

  8. wo 说:,

    2008年04月30日 星期三 @ 02:49:12

    8

    不得不佩服这些特殊材料做成的官员,其心理承受力,钢铁不足喻其强,其彰显官威的脸皮,城墙不足喻其厚。说得好啊!

    回复

  9. 弹乱琴 说:,

    2008年04月30日 星期三 @ 05:19:05

    9

    暴风雨——也许真的会来?
    我希望不要来,我希望通过和风细雨的改良、改革完成转型!不希望红色革命!

    回复

  10. lelell 说:,

    2008年04月30日 星期三 @ 20:20:36

    10

    想起台湾的历史,七八十年代也很多此种类似公害事件发生,立马掀起了社会运动大潮流,也逼迫的改造了国民党。可是咱们中国人呢,在那些国家暴力坦克大炮面前,除了敢自以为符合政治正确的“爱国”游行一番,还敢动别的么?可是我们如此受控如此畏惧,掌权者又怎么可能自动放弃那么多的既得利益呢?

    回复

  11. 无奈 说:,

    2008年05月03日 星期六 @ 08:57:46

    11

    当地有句俗语叫“阜阳没有共产党”,阜阳可能事安徽乃至全国问题最严重的地方了。前日网上还报道了“安徽阜阳仿白宫办公楼举报人狱中蹊跷死亡”的新闻。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