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云飞:我们的政府为何可恶?

  首先,必须旗帜鲜明地指出,政府是拿来批评的,不是拿来供着的,开动花纳税人的钱而自办的宣传机器自我表扬更是可耻的,批评政府是民众天然不可让渡的权利。可惜的是,六十年来,这样的思路成形已久,官方不仅自我大上“伟光正”的油彩,而且借颠覆国家政权来打压对政府的批评者。不少民众以为政府是拿来理解甚至是供着的,是拿来仰望和感恩的,即令民众心实怨恨,但不敢公开批评并且据实以陈。如此恶性循环,官民共同完成了一个关于政府常识的神话,从而达致民众低福利,而政府官员高收益,民众受高度压迫和盘剥实深的社会格局。

  政府包括我们的政府不可爱是天然的,但为什么我们的政府可恶呢?且听我慢慢道来。李敖说我不骂你是王八蛋,但我要证明你是王八蛋。同理,我不会只骂政府可恶(当然即便骂也是我不可让渡的权利),而是用事实和批评来证明政府的确可恶。有许多做法,一看就很愚蠢,却自以为得计,真是到了令人不可思议的地步。政府不思议的自以为得计,积累下的怨恨,以为睁眼不见,作驼鸟状,便可以解决问题,实则大谬不然。以下便举数端政府可恶之处加以伸说,欢迎各位包括官员以及政府回应与批评。

  一:不要认为你们的敌人就是我们的敌人。人权是普世价值,不会因为国家、种族、贫富悬殊而有所改变。不管你是什么样制度,你自吹优越于别的制度与否,人权总是不可侵犯的。比如胡佳因七篇文章批评政府而入狱,当然会激起世界关注人权的人高度反弹,颁给他萨哈罗夫奖可谓名至实归。外交部虽然没有愚蠢地抛出“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这样的低级笑谈,但还是动辄以干涉内政和反华的陈辞滥调来应对,以为民众的智商和信息判断还生活在毛时代,这是人们把外交部当成中国谎话撒播基地的一个原因。老百姓都把你当猴耍,你却在那里做令人可恶的表演,人们对戈倍尔、萨哈夫的嘲笑时刻都可以安在你们身上。

  二:学会说人话的技巧。几十年来,政府一直拿大,从没有把民众放在眼里,虽然口上和报刊中时刻提到“人民群众”几字,那是为了忽悠起人民群众利益来比较方便。因此政府官员习惯于假大空,习惯于给群众作指示下命令,习惯于“老子说的就是正确”,容不得半点反对,容不得别人据实之批驳,听不进不同意见,更不考虑讲话的技巧。政府的发言人和官员,请你学会讲话的技巧,比如三聚氰胺在食品占多少比例是对人体不会出问题的,政府该怎么说这个问题?应该说我们也主张想坚持零容忍,但我们的现实环境和制度有很多漏洞,有待改善,那么我们将从以下哪些方面来改善并保证其实施,如不能实施将会怎么样?而不是说吃多少是可以接受的,吃多少是没有害的,吃多少是人体的下线。吃有害的东西,无论吃多少都是不可接受的,不能被认为是正常的。政府和官员在这点应该知道你处在这个位置如此说,是绝对的政治不正确。比如最近的大实蝇,政府官员就不能说,你可以放心地吃大胆吃,大实蝇吃了对人体是没有害的。你说的是实话,对人体是没有害,但中国人没有退化(或者是进化?)到见虫子都喜欢,把它视为山珍海味的地步。要知道,我们的吃文化对特定的昆虫除了少部分地区有一定的喜好外,其他地方没有谁见食品里有虫子,会吃得下去的。政府应该说大蝇是没有害,但的确有虫子就是伤害了大家,应该将所有大实蝇的桔子不准上市,上市即罚。至于果农的损失,一方面应让市场和法律来解决,另一方面政府也可以做出一定的政策性补偿,而非直接税贴。

  三:余含泪式的人物为何讨厌?政府不会说话,是他说了不负责任的话,与自己身份不相称的话,说了政治不正确的话,那当然应该受到批评。同理一些公共人物和院士应该注意到民众为何痛恨你所说的话。人们在悲痛中,自己的子女都死了,还要叫别人以所谓大局为重,这到底是谁的大局(这些民众的大局就是孩子死了,要追讨说法、公道以及相关的赔偿)?没有什么虚幻的大局,只有每个人组成的所谓大局。在这种情形下,余含泪式的讲话,王做鬼式的胡诌,民众不反感才怪。我们很多时候嘲笑美国人到处都在讲政治正确,公开不能说“黑鬼”(私下说虽然不正确,那是私德),那么公开骂黑人为黑鬼,那一定会受到谴责,这种政治正确是很有必要的。而在我们这里有的人以公开说这种政治不正确的话为能事,一些皇(大)汉民族主义者和一些少数民族极端分子都如此。

  四:实然与应然的关系。政府官员和公众人物,应该分清实然与应然的关系。举大实蝇为例,说大实蝇没有害是描述事实,但人们不习惯于水果里有虫子(那不像汤里的佐料,何况有人也喜欢原汤),更不习惯于直接食大蝇,国人没有食用大实蝇的传统,所以含大实蝇的水果应该一个不留地处理掉。这才是政府的官员和科学家出来发表公共话题时应有的态度。换言之,实际如此,不表明应该如此。像陈君石一样的科学家说话为什么惹人讨厌,不是说他说的完全错,而是他所处的知识位置(院士),他的专家地位和公共知名度,使其他应该怎么样说话,那绝不可以胡来的。陈君石你发表科学报告,说大实蝇对人体无害,那是对的;但你出来对公众发表讲话,那不是做科学报告,还有一个公共适应和社会诸种习惯问题。即你在实验室是研究科学,但你在发表与科学有关的公共问题时,就不纯然是个科学问题,还牵涉着其间的社会问题,以及公共接受度的问题。除非你说我只能说大实蝇对人体没有危害,至于怎么处理那是政府的事。但陈君石这样的人他会忍不住越位,越位而谈及怎么处理大实蝇水果,那就涉及到公共政策了。公共政策非其所长却非要说,其说符合政府要求的胃口与头脑,而非民众所能接受,那当然要接受公众的批评、质疑了。

  五:怎么只会是不法分子?前天公布了海协会通过海基会表达大陆一部分奶粉中所含的三聚氰胺对台湾人民的危害,因而道歉。道歉的内容简短、生硬不说,单是把三聚氰胺在大陆诸种食品(现在查出蛋等)中的泛滥只归结为不法分子,这不仅侮辱台湾人的智商,也是对大陆民众的公然漠视。中国官方搞两套标准由来已久,对国外的食品严加管制(当然也还是出了少量问题),开奥运时特供奶特供猪,不一而足。对客人应有如此标准,我们没有话说。但对自己的民众也应如此才行,这是一个不可更易的前提。把自己民众视为贱民,视为不能与外国人享受同等待遇,同时还不能与被视为同胞的台湾人享受同等的待遇,这是对大陆民众的公然漠视。对台湾人官方还会用个“不法分子”的不像样子的公函来道歉,但对中国大陆的人,官方何时具文公开道过歉?视自己民众为贱民的政府,必将为这样的看法付出代价。可惜他们似乎不愿正视此点。

  六:不能把说蠢话当成背讲话稿。我认为不少官员都把讲一看就是愚蠢的话,当成自己职场官场训练的一部分,当然中国的官场就是如此训练的,因为只要上峰满意,民众一看就愚蠢有什么关系。唐家璇说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好的人权,就是为了官方的政治正确,以及自己的官帽而说一看就蠢的话。对这种蠢话自以为得计,其实就是增加民众对政府的怨恨与漠视。不尊重民众的智商不尊重他们的人格,必然会因此而付出代价。但不幸的是,许多官员习以为常,他们把拥有不受约束的权力下所讲的蠢话,下级官员对他的微笑以及频频点头,民众在恐惧和不知情的情形下对他们的被动认同,视为理所当然,进而视民众为当然之愚民,这样的官员和政府不仅是让民众讨厌和怨恨的问题,最后必将为民众所抛弃。一个由撒谎的官员所组成的政府由于逐渐丧失其公信力,被民众抛弃是迟早的事,我们只是希望这种抛弃不流血而只是票决而已。

  2008年10月29日8:48分于成都

  作者:冉云飞

本文链接 浏览数

13 条评论 »

  1. 打倒独裁 说:,

    2008年10月29日 星期三 @ 09:55:14

    1

    专制体制可恶,政府官僚可恶,腐败官员可恶,奸商可恶,流氓打手可恶。。。。

    回复

  2. 牛皮 说:,

    2008年10月29日 星期三 @ 10:55:36

    2

    政府说话“伟光正”,做事“假大空”。
    我的邻居有几个退休老干部就是这样,居委会上门来说事,也是这样。没关系,应付应付了。他们也很自趣。决不干涉我的空间。
    政府就不自趣了,我是小贩,时常碰到几个机关里,可能做小官的人。个性玩固,思想教条化。他们的家人也是让着他的性子。绝对是心理扭曲,心灵无法自由的人。
    我们的政府都是一些心理扭曲的人。冉大的六点就是他们的表现。

    回复

    独裁 在 十月 29th, 2008 13:14:57 回复:

    大多都是被GCD的党化教育洗过脑筋了,能在机关里面混的人多半都是心理扭曲变态的,不会戴面具,不会“假大空”,个性直爽,不懂得变通,不懂得看人点菜,办事坚持原则的人是无法在党政机关里面混下去的

    yghxx 在 十月 30th, 2008 14:06:52 回复:

    这种人就叫屁股决定脑袋,想想屁股都能拿出来思考的人能有什么IQ来理解该人理解的东西?!

  3. 所谓复制 说:,

    2008年10月29日 星期三 @ 13:48:30

    3

    不要小视一个一个堵你跟前背书的僵尸,你很可能被同化。背书的僵尸是可以被传染和复制的,因为一旦上身会发现它不但省心还能捞好处。这就是僵尸们自以为得计并心照不宣的秘密。

    回复

  4. wang 说:,

    2008年10月30日 星期四 @ 07:30:03

    4

    几千年历史专制制度的流毒

    回复

  5. 睁眼看世界 说:,

    2008年10月30日 星期四 @ 08:44:54

    5

    土匪流氓当政,就这点本事!

    回复

  6. yghxx 说:,

    2008年10月30日 星期四 @ 17:03:24

    6

    希望不是现实,我认为已经越过了能够票决的坎,将来不太可能有这样的改变了,只能是流血的结果,各位可以看下去。

    回复

  7. 二皮 说:,

    2008年10月31日 星期五 @ 04:59:04

    7

    浙江温州洞头县数百名村民抗议升级通宵静坐望政府派人协商
    2008-10-30

    浙江省温州市洞头县状元岙村数百名村民连续十几天为了政府强征土地及滩涂而静坐抗议。他们由星期三晚上开始将抗议行动升级,改为通宵静坐,村民们表示,抗议行动将持续到政府派人和他们协商,给予满意答复为止。

    本台早前曾报导浙江省温州市洞头县状元岙村近期持续发生村民反对强征土地和滩涂静坐抗议的事件。据民生观察工作室星期四的报导,村民的静坐抗议活动已进入了第十一天,民在静坐现场还贴出了静坐计时牌。据悉,村民从星期三晚上已开始将抗议行动升级,开始静坐通宵抗议,然而当局却没有派人与他们接触。正在静坐现场的庄先生向本台表示:“我们从二十号开始就在这儿了,我们的地方给他们围了,我们没有地方生存了,在这里等待他们赔偿。现在现场有五六百人。 ”

    另一位也在现场的庄先生也表示:“我们要一直坐在这儿直到政府解决问题为止,但他们到现在都还没有答复,也没有派人和我们谈。”由于静坐现场在码头边,现场风势很大,村民们和记者的通话几次因此而打断。

    该次村民们的通宵静坐最主要是抗议当局新创建国际码头,码头一期、二期、三期工程从2004年就开始施工,全部完工后将占据状元岙等村滩涂四千五百七十亩。从2006年开始村民就一直向政府要求补偿,但是至今问题还未得到解决。

    政府认为滩涂是国家的,一分钱都不对村民进行补偿。村民则表示,滩涂就在他们家门前,涨水时甚至到村民家门口,滩涂是村民重要的生活、生产场所,占用滩涂不对村民进行补偿是对老百姓利益的侵犯。目前正在现场静坐抗议的村民们都表示,只要当局一天不派人与他们接触洽谈,他们就一天不离开现场。

    本台记者于是致电洞头县副书记董先生查询,对方尚未等记者问完问题便挂断电话。记者于是再致电当地一位村支书查询。

    村支书:不知道。

    记者:可您是当地的村支书. . . 。

    对方也没有回答记者问题便挂断电话。

    虽然对方表示并不知情,但支持村民们行动的状元岙村的村长颜先生表示:“我认为当局应该对老百姓进行补偿,虽然中国的法律目前对于滩涂还没有明确的规定,但这是他们生存所必需的。”

    村民日前给温州市领导的一封公开信中提到了他们的要求,包括:归还一部分土地作为新农村发展,被征用的土地按照国家有关规定给于补偿及解决村民的劳动就业、生活低保和养老保险等问题等。

    回复

  8. 二皮 说:,

    2008年10月31日 星期五 @ 06:57:23

    8

    深圳海事局书记林嘉祥猥亵11岁女童事件详情

    深圳一名中年男子在酒楼内借着向11岁女生问路之机,将其强行拖进洗手间内猥亵。当女孩父母回头找该男子讲理时,男子竟叫嚣“我是交通部派来的,级别和你们市长一样高,敢跟我斗,你们这些人算个屁呀!”。酒楼内的摄像机将这一幕录制下来。

    热心帮一名50来岁的男子指路,却被卡住脖子强行往男厕里拖,才上6年级的11岁女生小陈(化名)吓坏了,挣脱控制跑回酒楼包房向父母哭诉,谁知,面对女生父母斥责,嚣张男子竟叫嚣“我是交通部派来的,级别和你们市长一样高,敢跟我斗”……前晚,这一幕在南山区科技园新梅园海鲜大酒楼上演,南山警方介入调查取走监控录像,小女孩受惊不敢上学。

    谁也没想到,噩梦会降临到天真烂漫的优等女生小陈身上,她被吓得发抖,不敢去学校上学,只能哀求母亲陪在身边,紧紧裹着被子,甚至会被自己的说话声吓着。陈母无奈,只能请假在家陪女儿,祈祷女儿早日露出笑脸。

    “我们是受害者,但报料投诉都不敢当着女儿的面”,陈母说,女儿不敢再回想那一幕,稍一提起就会发抖。

    前晚8时许,市民陈先生定了包房,一家人高高兴兴去南山区科技园新梅园海鲜大酒楼用餐,小陈很乖,穿上心爱的绿衣服白裙子,一直跟在母亲身边。晚上8点40分左右,年仅11岁的小陈走出包房,穿过餐厅大厅去上厕所,恰好路过墙边一围台时,一名50来岁的高大男子叫住小陈,询问洗手间在哪里,小陈讲了洗手间的位置,可该男子仍不清楚让小陈带路,天真烂漫的小陈热心地答应了。

    酒楼监控录像显示,酒楼大堂内秩序井然,扎着马尾辫的小陈走在前面,一名身材高大的白衣黑裤男子跟着,小陈热情地比划指路,而白衣男子则跟着打量小陈,不久,两人走出监控镜头的监控范围。不到一分钟,小陈奔跑着出现在镜头内,径直往包房跑去,马尾辫随着步子跳跃。几分钟后,陈父陈母带着小陈、小陈的弟弟走到大堂,四处寻找白衣男子,同时与酒楼大堂经理交涉……几分钟后,陈母带着两孩子返回包房,服务员侧目观看,白衣男子不停推搡陈父,手指指指点点态度十分嚣张,不久,与白衣男子一起吃饭的一名白衣女子上前劝阻,但白衣男子不听劝阻继续推搡陈父,最后,白衣女子带着白衣男子要走,被陈父拦住……

    陈先生说,一家人正吃饭时,出门上洗手间的女儿哭着跑进包房,身体不停发抖,他们赶紧上前安慰女儿,不久,女儿才哭着说被人欺负,而且是被一名50多岁的男子欺负。女儿好心带白衣男子去厕所时,就在快到洗手间的时候,这名身高1米8几,身体强壮的中年男人突然双手紧紧掐住女儿的脖子,将女儿往洗手间里拖。女儿惊恐万状,但被掐住脖子想叫也叫不出声;眼看就要被拖进去了,女儿情急之下猛地一挣扎,逃脱了白衣男子的魔爪,飞奔向家人吃饭的房间。

    陈父介绍,听到女儿激动的哭诉,看到孩子那频临崩溃的神情,大伙儿震惊了,这人怎么敢在公共场合亵渎一个热心帮助他的未成年小女孩。大伙儿冲出房间,在大厅正好看到和白衣男子一起吃饭的那个女人,孩子的母亲拉着孩子上前质问:“和你一起吃饭的那个男人在哪里?”,该女人立刻神色慌张起来,不停地摇头说:“我不认识,我什么都不知道。”并且转身就想走被大伙儿拦住了。

    “正在大家争论时,白衣男子从洗手间出来了。这时,有一件事让大伙儿震惊了”,陈父说,面对大伙的责问,当着小女孩的面,这个禽兽竟然大言不惭地说道:“我就是干了,怎么样?要多少钱你们开个价吧。我给钱嘛!”大伙愤怒难耐,白衣男子更加张狂,手指着他叫嚣着:“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北京交通部派下来的,级别和你们市长一样高。我掐了小孩的脖子又怎么样,你们这些人算个屁呀!敢跟我斗,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被逼无奈,陈父报警求助,不久,南山警方高新派出所派员到场,将双方涉事人员带回调查。陈父说,报警后,围观的人越来越多,白衣男子在女友的提醒下想溜走;期间多次与现场保安、工作人员发生拉扯,直到1民警及时赶到将白衣男子制住。

    昨日,记者前往新梅园海鲜大酒楼调查,事发时在场的孙部长表示,已经向警方提供情况,不愿再接受媒体采访。记者观察发现,小陈一家所在的包房距离洗手间数十米,期间必须经过白衣男子所在的桌子。有服务员反映,白衣男子和一名白衣女子一起吃饭,期间跟随一名小女孩去洗手间发生纠纷,事发后,白衣男子叫来一名男子将黑色的奥迪轿车开走,白衣男子自己坐警车前往派出所。

    南山警方表示,已迅速介入调查,并调取酒楼监控录像,初步调查发现,白衣男子曾与一名女子在酒楼大厅吃饭,期间饮酒过量,叫一名路过的小女孩带去上厕所,之后就发生了纠纷,但是录像未记录到女孩所称被白衣男子卡脖往洗手间拖的画面。白衣男子喝多了,酒醒后称什么都不记得,加之无人看到女孩被卡脖,故暂未有直接证据认定白衣男子猥亵女孩。

    对于白衣男子的身份,警方表示,该男子不愿透露,只是称自己退休了,目前,警方仍在做进一步调查。记者调查发现,白衣男子姓林,1950年出生,户籍为山东烟台。如今,小陈仍不敢上学,记者了解到,小陈品学兼优,担任班长、大队委职务,且精通钢琴、歌舞,多次代表学校演出

    2008年7月5日下午,深圳海事局召开干部大会,交通部人劳司领导干部处曹江洪处长宣布深圳海事局主要领导班子成员任免决定。

    林嘉祥同志任深圳海事局党组书记、副局长、纪检组长;
    林嘉祥等同志分别作了表态,表示绝不辜负领导和同志们的期望,为海事事业又好又快发展做出应有的贡献。

    就是这个极度变态,脑满肠肥长的死猪一样的色情狂恋童癖……

    回复

  9. yghxx 说:,

    2008年11月01日 星期六 @ 07:33:17

    9

    应该直接用杨佳的手段,先杀了再说,让人间少一个祸害。

    回复

  10. supdemo 说:,

    2008年11月09日 星期日 @ 13:32:06

    10

    独裁专制太丑太臭,该骂,骂得好!

    回复

  11. 杨德昌 说:,

    2008年11月18日 星期二 @ 06:43:59

    11

    支持楼主的勇敢箴言。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