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东晓:中国如何打赢下一场中日战争

  过去一百多年日本作为中国最凶恶的敌人,通过对我国的掠夺与破坏建立了强大的经济和军事实力,成为当今仅次于美国的经济强国。日本拥有高度发达的现代工业,强大的海空军,不可轻视的火箭与核技术,其国民具有强烈的民族优越感,团结一致,并有狠毒嗜杀极端残忍的武士道精神。日本在过去的一百多年与对中国的进攻战中取得了他们引以为傲的胜利,奠定了其东亚强国的地位,对于中国人来说,在下一次中日战争中取胜就成为我们扭转厄运的唯一机会。

  第一篇 日本成功的原因

  彻底击溃日本,扫除日本军国主义对我民族生存构成的威胁,是一个长期的战略问题。对这个问题研究必须建立在科学实证的基础上,从敌我双方作知己知彼的分析,从而制订最为有效的方案。日本人的手段够残忍,心够黑够狠,但光靠这些野蛮的特性,绝不可能使日本登上世界强国的宝座。抛开日本采取的手段而论,我们必须承认,至少在目前看来,日本取得了成功。它的成功的原因不可能是偶然的,而必然一种长期战略的贯彻实施。近代中国传统的惯性和对世界变化的迟钝反应,使日本战略的成功成为了历史的必然和现实。只有真正认识到这一点,我们才能排除感情因素,冷静地寻找战胜一个凶残而且善于算计的对手的方法,而不是轻率鲁莽地行动,同时对于我们自身需要加强的地方,才能有更清醒的认识。

  从十六世纪丰臣秀吉提出征服朝鲜,占领中国,印度,称霸亚洲的“宏伟蓝图”开始,日本历代君臣为其实现以日本为中心的世界霸业可以说是呕心沥血,前仆后继。宫本武藏,山鹿素行等建立了武士道的实践与理论体系,林子平,本多利明,佐藤信川等战略家制订了称霸世界的系统方略,而到明治时代,征服中国及世界的“大陆政策”正式出笼。经过两百多年的规划谋略,日本终于在十九世纪找到了机会,开始将其理论付诸实现,“富国强兵”的政策下,乘中国鸦片战争之败,太平天国之乱后的颓势,一举击溃中国的防线,吞朝鲜,占台湾,索取巨额赔款,从此日本欣欣向荣,民殷国富,耀武扬威于东亚乃至世界。然后,日本集举国之力为实现其宏伟目标作最后冲刺,铁蹄踏破我国东北,华北,华中,华南绝大部分地区,击溃英法势力占领东南亚,同时兵出印度,…几乎已经完成了其大陆政策的几个主要步骤。真是可怕!作为中国人,今天我们能活在自己的国家,庆幸之余,能不忧心后代的生存?

  我们必须思考对策。

  但我们首先必须了解日本人的战略目标和策略。

  日本的大陆政策的目标是灭中国,迁都于大陆。1578年,丰臣秀吉在攻打播磨国(兵库县)的时候就表明他的志向:“图朝鲜,窥视中华,此乃臣之宿志”。1590年,丰臣写信给朝鲜国王,“吾欲假道贵国,超越山海,直入于明,使其四百州皆如我俗”。1592年,日本首次侵朝初期进展顺利,丰臣秀吉就开始筹划迁都于北京,自己“居守宁波府”,以便“尊圣意,占领天苎(印度)”。首次出兵朝鲜失败后,又于1597年,再度兴兵征韩,后因兵败,忧忿而死。

  丰臣秀吉虽然饮恨而终,其幽灵却在东瀛列岛徘徊不去。幕府时代,宫本武藏式的武功加残忍,动辄毒手取人性命的武士道精神成为日本社会的道德支柱。而本居宣长的“八弘为宇”的思想树立了日本民族优越、应该主宰世界的理念。在思想上树立日本“世界万国之中最优秀之国”的信念,在日本民族中强化了武士道精神之后, 日本的战略家开始着手具体措施的研究。 1785年,林子平写了《三国通览图说》,详论朝鲜,琉球等地的风俗地理等,其目的“在于明确日本之三邻国朝鲜,琉球,虾夷地之地图”,“使日本英雄率兵进入此三国时,能暗记此图以应变”。1786年,他又写下《海国兵谈》一书,论述作为岛国的日本应该如何向大海进军,希望日本能出现沙俄一样君主,以武为先,“一统五州”。

  比林子平小六岁的本多利明在很多方面把“八弘一宇”的理论更加“发扬光大”。1798年,他写了《经世秘策》一书,确定把日本建成世界第一霸权、征服世界为最高奋斗目标。他认为日本要成为世界最强国的途径是“建立大量生产精巧奇器与名产的制度”,“以本国之产品易外国之金银铜”获利。他指出“与外国之交易乃为提高自身之国力,亦与战争相同尔”。受到西方殖民主义的启发,他认为应当侵略扩张,向西占领中国东北,向北攻占俄国的库叶岛,在此二地根基打牢之后,再进军中国和美洲大陆。1801年他在《贸易论》一书中对丰臣秀吉推崇备至,认为“发动战争,谋取国家利益乃为君之道的秘密”,进一步把贸易与战争联系起来。

  以上虽然只青蜓点水式地概括了十八世纪几个有代表性的日本战略家的学说,但是可以看出日本人的谋略是很深远的。他们的学说一方面继承和发扬了丰臣秀吉征服世界的计划,另一方面又从西方那里学到了以贸易和战争相结合,从事掠夺与征服的不二法门。可以看出,远在鸦片战争之前数十年前,日本对于当时世界的认识就超过了一百年后甲午战争时中国的对世界的认识。更加值得注意的是,日本的战略家们从不停留在空洞的理论上,而是非常实证地提出实践的指南,他们进行调查研究,取得具体资料数据,提出详细实施方案,等等。

  光有学说并不能把日本变成一个强国。日本的智囊们的谋略得到了日本国家的重视采纳和认真的实施,以上几位战略家都被日本政府和人民奉若圣贤,在精神上享有崇高的地位,他们的思想深入民心,他们的见解在过去和今天日本都是同样的得到采用。过去日本吞朝鲜,占台湾,战胜沙俄,割取库叶,进占中国乃至亚洲大部,杀人越货,巧取豪夺,今日日本以昔日掠夺的资本起家生产“精巧奇器”大发其财,岂非正是按日本“先知”的教诲,循序渐进地实现其野心抱负?

  本多利明之后的日本战略家更进一步的充实发挥。1823年佐藤信渊在《宇内混同秘策》中宣称为使“全世界悉为皇国之郡县,万国君主皆为臣仆”,日本要“奉天意,正万国之无道”,“实行天惩”。该书论道,“当今于世界万国之中最易为皇国攻取之地莫如中国之满州”,“皇国欲开拓他国,比先以吞并中国开始” 。 在侵略部署上,他认为应当先攻占黑龙江,然后进入关内,由北向南,“通平满清,无南顾之患”,一旦“将中国纳入日本版图,其他如西亚,暹罗,印度诸国必慕我之德,畏我之威,叩首匍匐,甘为臣仆”。这里,佐藤明确提出了征服亚洲的次序,即循元灭宋的路径,由北向南消灭中国,然后西征印度与南进南洋同时并举。一百多年后,日本东方会议(1927年)制订的《对华政策纲领》与佐藤的方略几乎雷同,田中义一的“惟欲征服中国,必先征服满蒙,如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中国”的奏折也不过是重申佐藤的构想。

  必须承认,佐藤的战略是很厉害的,但是日本在第二次侵华战争(1937-1945)的初期就犯了违背佐藤部署一个错误,致使日本最终失败。1937年,当日本顺利进军华北,占领平津,准备由平汉线南下,将国民政府挤到东南角,使之陷入海陆夹击的绝境的时候,国民党政府毅然倾全国之力,发动淞沪会战。过分自信的日本陆军,改变了原作战计划,把大部分军队投入淞沪战场。国民党政府的这一步棋,使日军把由北向南的攻击路线改变为困难重重的由东往西的路线,这一步棋,使国民政府赢得近一年的时间,将集中在东部的大部分人力物资转移到四川湘西易守难攻之地。当年,南宋的重大失策之一在于没有认识到四川的重要性,让它被元军轻易夺取,最终陷入无险可守,全军覆没的命运。国民政府以空间换时间,退守西南的策略总算是吸取了一定历史教训,为长期抗战建立了根据。可见中国在昏睡之中,已开始慢慢找回他的神智。后来,日军虽然恢复了由北向南的进攻方向,但中国以西南为根据的持久战格局已经形成,速胜的战机不可再得。最后日本在中国继续作战的情况下,勉强进行佐藤的南进步骤,结果遭到失败。懂围棋的人都知道,在一个局步的手筋没有走完,而贸然投入另一个方向的战斗是犯了顺序错误。假使日本当时不为国民政府在上海的攻势所动,继续迅速南下,夺取武汉,然后出兵攻占当时中央政府势力还非常薄弱的四川,则国民政府将无路可退,无险可守…如果中国大部灭亡,则日本可立即将侵华日军尽速开往东南亚,攻占南洋诸国和澳大利亚,然后进军印度,这样美国将没有任何反击日本的基地可用,历史将完全改写。

  1800年代的日本遭到西方列强的侵略,被迫签订了许多不平等条约。以吉田松阴为代表的日本战略家于是主张通过侵略朝鲜中国来补偿输给欧美的损失。鸦片战争之后,日本更看到了中国的虚弱,岛津内杉认为“以今日形势而论,宜先出师取清之一省,置根据于东亚大陆之上。内以增日本之势力,外以昭勇武于宇内,则英法虽强盛,或不敢干涉我矣”,又说“彼英法远隔重洋,尚不惮用兵之劳以取之, 况 本乎?”这种全盘接受西方强权文化,希望模仿西方列强通过弱肉强食而致富成强的思想是明治维新后日本政府和人民的共识,这种共识使他们精心制订了日本的“大陆政策”,确定了取台湾,占朝鲜,夺满蒙,征服中国,统治世界的五步战略。而实现大陆政策的首要措施是“富国强兵”,效法西方通过武力掠夺致富。日本著名思想家福泽谕吉1885年在《脱亚论》中认为,日本应该脱离亚洲文明体系,加入先进的西方文明,“与西方之文明共进退,对待中国朝鲜之方法,亦不应因邻国之故而特别关照,应效西方人对待其方法而处理之。”十年之后,甲午战争爆发,日本果然以比西方强盗更为凶残的手段对付中国,这一战的胜利奠定了日本成为现代富强国家的基础。

  从明治维新开始,日本战略家的侵华理论开始全面成为日本政府的政策纲领。1887年,日本参谋部制订了《讨伐清国之战略》,要求在1892年前完成“讨伐”的准备工作。1890年,三县有朋首相的《外交政略论》和《军事意见书》在内阁获得通过,确立了主权线和利益线的概念,后来被发展为“满蒙生命线”和“大东亚共荣圈”。至于以后种种侵略计划和政策,更使中国人在日本屠刀的血雨腥风之中生活了数十年。

  由上可见,日本侵略掠夺的得逞是它长期战略的成功。

  日本对中国是处心积虑有备而来,相反中国是麻木不仁,大祸临头而不知觉。孙子兵法上说,“以虞待不虞者胜”,又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日本为侵略中国深谋远虑,对中国的军政情况了如指掌。在甲午战争之前,日本人即把中国大陆,台湾和朝鲜各地的地形,水文资源等打探得清清楚楚,至于中国军队的装备战术等等更是了然于心。田中奏折里把中国那个煤矿储量多少,哪个森林有木材多少都算得清楚,并将其价值折算成日元。相反,清朝政府对日本一无所知,反应迟钝,民心涣散,焉能不败?国民政府虽然较清政府有很大进步,在谋略方面和情报方面都颇有长进,军事上也不是毫无建树,但陷于消极防御,被动挨打,在战略上落了下风。

  日本的另一个优势是它全国上下同心协力,都为大东亚侵略战抱自豪感和使命感。这种民族精神与从丰臣秀吉开始对日本民族的教诲和熏陶是分不开的。甲午战争之时,以及后来全面侵华之时,日本报纸都详细追踪战争进展,还附上日军攻占之地的详细地图,加上日军”英勇“的故事,让日本人为他们的侵略战欢欣鼓舞,卖命出力。相反,即使在八年抗战时期,中国的动员率也仅为5%左右,远低于日本,抗战初期竟有老百姓把日军当成了张作霖的军队,被日兵骂作支那猪。由于没有发动老百姓,中国人多的优势未能得到发挥。在日本方面,军人和民众都自发组成社团讨论国事,著名的有“爱国社”,“樱社”,“国本社”等等。很多战犯,如东条英机,冈村宁次,板垣征四朗等都是这些组织的成员。这些团体在思想上把日本人统一在侵略扩张的邪恶路线上。对于他们认为违背了日本利益的人,则采取严厉的手段加以清除,大臣也好,首相也好,只要认为是奸臣, 一律予以诛杀。如1932年5月15日,一批日本海军低阶军官和陆军士官生,武装袭击了首相府等多处政府机构,在“天诛国贼”的呐喊声中击毙了首相犬养毅。1936年,来自东京四个联队的1500多日军决定诛杀他们眼中的“佞臣”。日军兵分数路,每路数百人,前往捕杀冈田首相,内大臣斋藤实,前内大臣牧野,教育总监渡边大将,财政大臣高桥是清和天皇侍从长铃木贯太朗等,除少数侥幸逃脱外,大部份目标都被机枪的猛烈射击解决。起事者大开杀戒之余,还分兵控制了日本的中枢机构,包括陆军省,参谋本部,陆相官邸,警视厅等…通过这一系列残酷斗争,日本的统治阶层换上了更能忠实实行侵略扩张路线的人物。人们常说日本人团结,但是往往忽略了这样一个事实:日本人的团结是建立在对少数“不爱国”的人残酷清除之上的。把不同见解的少数人强力压服,剩下的人当然团结一致。今天,那些反对日本侵略战的日本人说话都要有相当勇气,因为他们经常会接到死亡的威胁。日本人民的“军国主义觉悟”不可低估!

  相反,中国人对有汉奸倾向的人极为宽容。汪精卫一伙的“低调俱乐部”在重庆唱了多年投降的低调也没有几个人加以批驳,更不用说捕杀,当汪逃到河内发表叛国艳电后,还试图劝他回来,最后这位国民党的第二号人物公然投到日本人怀里,作了汉奸。抗战时期,有多少汉奸做了多少危害国民的事?都怪我们没有一股锄奸的狠劲。孙子曰:“上下同欲者胜”。日本人在军国主义上统一了思想,我们用什么来团结一致,为民族生存而自卫呢?

  在中日两国过去的交锋之中,我们都曾经输得很惨、付出了血的代价,而日本获得了巨额的利益。整体失败的耻辱使中国人在世界上被人瞧不起。今天的日本,绝对没有放弃它狂妄的野心,因此在解决日本问题之前,中国人是睡不了安稳觉的。我们必须研究日本,研究如何打赢下一次中日战争。

  作者:岳东晓

本文链接 浏览数

没有评论 »

  1. 游客 说:,

    2005年06月06日 星期一 @ 01:11:41

    1

    这是一个真正的明白人。我们的政府知道吗?

    回复

  2. 致远 说:,

    2005年08月16日 星期二 @ 15:42:53

    2

    中国人依然麻木,这是中国教育对日本人做出的最好的贡献。谢谢中国政府。

    回复

  3. mzhui 说:,

    2005年08月16日 星期二 @ 17:36:15

    3

    舆论消极,并不代表政府心理没有数。中国人一向深谙韬光养晦,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逞一时之气并不是中国人的作风。有了强大的经济实力和政治影响,中国会再现当年卧薪尝胆的勾践,当然日本并非骄傲轻敌的夫差,彻底击败日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国人共勉!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