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新时:中日民主对比和以暴制暴

  今天我又想开骂了,我已经很久没这个脾气了,最近两年我的脾气都收敛了很多,可能是事遇多了吧!

  我在看国外的网站,估计也只有看到相近的东西才能激起我的怒气吧!呆在尽是尽善尽美的环境中,人难免还是容易安逸,估计现在我还没完全涉足进来吧!越看到国内关于安逸的报道,看到国内的关于多么完善和国家日益进步的报道我就很反感,突然很厌恶这些报道。我知道国家的弊病在哪里,知道怎么去解决他们,所以我知道报道的谎言性和片面性。最近在看一本关于日本宪政的书,提出很多的观点和我想的一样,我就随便说两点吧!我只看了一点,没看完,那就说我看了的我的想法吧!

  书中提了几个自日本明治维新后的影响日本的几位思想家,他们以他们的思想影响整整近百年的日本,包括军国主义,极端民族主义和民主主义在日本战后由美国强行干预的民主改革。其实我是不喜欢强行的这国干预那国的事情的,因为这本身就违背人权,是一种对人权更大的破坏。但日本是个例外,因为日本的军国主义太具有破坏性。适时的强迫是很可以的。终于在日本自军国主义后,民主主义再次复兴,并整个影响了日本的政治,文化,经济,社会,包括很多方面的观念。书中还把中国和日本做了比较,说中国儒家思想太深,太慢接受外来西方思想,哪怕一直到了今天,中国仍发展不出民主,或说迟滞了几十年,至少远远落后于日本。也说起日本,说日本本是个几乎没有文化的民族,只因为都是接受外来文化,所以缺乏真正的文化根基,很容易接受外来的东西并马上变成自己的,这也就是日本强于中国的原因。但书中也说起没有本身的文化根基和自己的独立和独到的文化根基则很容易使国家迷失方向,除了政治的,社会的,还有伦理道德的。我在想,日本现在很多的东西都很极端,估计也是太容易消化别的文化和东西而超出了自身的承受能力吧!尤其是思想承受能力。如此一看的话,我倒认为中国发展缓慢倒也有好处,因为中国不会迷失本性,虽然接受东西慢,但终究有自己的根。书中还批判那时张之洞提出的”中学为本,西学为用”。不过我想还是尊重本国国情,尊重本国文化,尊重本国的接受能力来缓慢过度要好得多,这样当中国真正站起来的时候,中国才是个真正的巨人。而日本始终是个生活在别国文化下的一个国家,就算再强也始终只能作为别人的影子存在。

  不过日本已经有些学者已经看到了这个问题,提出这方面的见解。他们在研究西方的民主,但同时也在考虑更好的使西方的民主具有日本的行为方式,成为日本的民主。我想民主是可以足够影响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社会,军事,经济,政治,体制和思想文化包括每个人的行为意志。所以建立一个国家的适合这个国家的民主才是最重要的。照搬的东西有时反倒还不如不搬,日本就是民治维新什么都是照般,结果导致了日本的民族危机,终于导致了国家的观念性错误,使国家遭受社会危机,多个内阁遭刺杀,还最终使日本走入了二战。

  在考虑日本的时候我也在考虑中国,中国不像日本,是个借来的文化。中国有自己的文化,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的制度,如果照搬西方的三权分立,我想也得建立在中国现实的国情和基础上,要充分考虑中国的接受程度和能接受多少。渐进过程。我实在是看到了西方的分权学说的好处,所以极力推举中国步入此行列,但我也极力主张中国要有中国自己的民主。从某方面来讲,中共在78年后的改革都是对的,渐进的方式比激烈的变革要更适合中国国情,甚至能避免激烈的变革导致一个国家的严重性冲突。那在这个方面,我和中共的人就有很多好谈的。中共的路线仍是不清晰的,或说清晰度很低。中共不知道自己的方向在哪里,是社會主義还是资本主义。是分权还是集权,虽然现在各种方式看出分权好处多于集权,但在中国更多的人无法适应民主思想,不知道一个人的政治自由和能享受更多的权利的时候,中国还是缓慢过度的好。不过这中间我严重抗议中共对于民主思想的压制,民主思想的快速进入在某些情况下可以说是灾难性的。就像拉美国家,只会使国家陷入政治和社会矛盾中,严重阻碍经济发展。这中间不得不说是美国的过错,根本不顾及别国的文化思想,不顾及别国的习俗和政治形式,强行以美国的观念来推进美国的民主,终于使许多国家遭受政治和社会危机。中东的极端主义可以说就是美国不顾及中东本来的文化和政治单元造成的,民族主义和宗教极端主义都是美国人咎由自取。

  所以快速放开一种新思想将会与本来本地的思想形成激烈的冲突。但刻意阻止一样思想的进入也一定会使文化思想发生扭曲,从而也会产生思想的矛盾。所以我希望中共放开思想的解禁,因为我想中共聪明人应该知道刻意阻止的结果是什么。文化思想的激烈程度足可以摧毁任何一个政权。

  我仍赞成中国应该由中共来执政,因为他能更好的控制中国。但我主张中共更大力的改革,在思想上解禁,渐渐引入西方思想。在政治上加大全国的选举力度和能力。在政治上或许不解开党禁,我不赞成中国马上解开党禁,现在的形势,民主思想没有成型,地方势力过大,中央派系势力过大,解除党禁肯定是灾难性的。经济上加大改革力量,尤其是限制权贵资本,发展真正的民营资本。在思想上,我想中国可以多学习香港,澳门,台湾。因为这三个地区有着深厚的中国文化,有着深厚的中国思想,从他们那里中国能学会如何在保持自身特色和文化的时候进行改良。不过不可亦步亦趋,仍要有本土性,要不日本的文化危机就是例子。

  上面的见解我想只是我太过于理想化的一种见解,绝对不可能会像我想的那样的,中共的国家改革与其说是自愿,倒不如说是被逼的,形势所迫,不得不为之。 我压根就不寄希望于中共的突然的慈悲上。我知道我自己的路在哪里,那就是多宣传民主思想,使更多人接受并形成自己的见解,有自己的民主意识和意志,拥有独立的人格。在政治上仍然抨击中共的很多的作为。在行动上我觉得我要行动了,并已经在行动了,我除了在此希望更多的人与我联系,建立组织之外,我自己也会想法从各方面来发展,联系有建立组织想法的人,想法进行酬资,更多的鼓动更多的人加入进许多的参政领域,比如反贪,民主,希望加大社会保障制度,打击那些利用手中权力去侵犯民众的人。其实有些仗着手上有点钱,有点后台的畜生到处为非作歹,我们那就有个强奸幼女的,女孩还只有6岁,王八蛋,只因为好象哥哥是个什么局长吧!进去没多久就出来了,你们说这样的人该不该死,绝对该死,因为那个女孩死了。所以对于这样的事情我们应该用我们的手段,这样的人法律既然没用,那就用我们中国最传统的,中国最传统的还是刘邦定下的约法三章,杀人者死,伤人及盗者罪。我们有我们的方式,道的方式。我从来就不反对暴力,因为有些人必须以暴制暴,我们做的是保护民众的事情,这样的事情就应该让他血债血偿。谈民主谈国家的时候,我是分析家和战略家。可把这身衣服脱了,我就是草莽,我不反对黑社会,只要黑社会是保护老百姓的,那倒是越多越好。江湖上还真有这样的英雄豪杰,我听我父亲说的,在哪里,好像有个什么警察队长吧!把一个服刑人员的妻子给强奸了,那人出狱后就把警察队长给杀了,很干净,十分痛快。

  所以我觉得文明的东西我们能用文明的方式处理,我们就用文明的方式处理,处理不了了就用暴力的。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如果哪个地方的官吏太坏,你就把他痛打一顿,更坏就把他打残,如果没路走了就可以来找我,我会把你们组织起来的。盗亦有道。

  作者:释新时

本文链接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