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盛友:五四——中国误搭列宁列车

  1989年陆肆刚过没多久,东欧剧变,全欧洲播放意大利著名导演Damiano Damiani的电视影片《列车(列宁)》Der Zug_(Lenin).

  弗拉基米尔.伊里奇.列宁中学毕业后,进入喀山大学法律系学习,大学一年级因在学校参加学生运动被开除学籍,流放到喀山省偏僻农村监视居住,后在其母亲向政府当局申请下,改到萨马拉省乌里扬诺夫姐夫所居住的农村继续被警察公开监视居住。列宁在此自学了大学法律系课程以及马克思主义著作,特别是《共产党宣言》、《资本论》等,由此接受并一生坚信马克思主义。1892年,列宁写下了其第一本著作《农民生活中新的经济变动》。同年,获得沙俄政府教育部批准,以彼得堡大学法律系校外旁听生资格赴彼得堡参加大学毕业国家考试,获金质毕业奖章与大学毕业证书。随即进入彼得堡一家律师事务所从事见习律师,并参加了当地马克思主义者组织的工人小组活动。1900年他曾被允许回到圣彼得堡(1924年~1991年改名为列宁格勒),随后赴西欧继续革命事业。在德国创办了第一份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的报纸《火星报》。期间撰写了大量革命论著。

  1917年二月革命推翻沙俄统治后,德国人把自己的马克思专利让给俄罗斯,列宁是传播马克思的第一人选。当年,列宁乘坐由德军安排的“密封列车”回国领导革命。他作了一次发言,指出俄国革命必须有资产階級民主革命向无产階級社會主義革命过渡,并提出全部政权归苏维埃的口号。提出著名的《四月提纲》。

  1924年1月21日18时50分,列宁在Gorki Leninskiye逝世,享年53岁。官方宣布的死因是脑动脉血管硬化、脑瘤爆裂。

  苏联崩溃后,公开的文献表明,早在1895年医生就建议列宁治疗梅毒。文献提及主管尸体解剖的病理学家Alexei Abrikosov,受命证实列宁并非死于梅毒。Abrikosov 在尸体检验中没有提到梅毒,但是血管损害、瘫痪和无力都是典型的梅毒症状。1923年,列宁的医生给他使用了当时用于治疗梅毒的六零六和碘化钾。

  列宁去世三天后,圣彼得堡被更名为列宁格勒,直到1991年苏联解体时才改回原名。

  《谁欺骗了李大钊?》一文在海内外发表后,读者意见归纳起来无非两种:

  第一种:马克思也是人啊,他创造的理论,当然也有局限性。他所创立的理论的错误部分,不在马克思本人,而在后人。后人为什么要把它捧作神呢?

  第二种:马克思主义是一门政治社会学科,其正确性是要经过社会实践验证的。

  马克思是一门学科,没错,苏联实践了,俄罗斯放弃了,其正确性需要后人来验证。

  2009年, 是中国启蒙运动九十周年。九十年前的今天,军阀混战,帝国主义对中国进行宰割和瓜分,国家危在旦夕。而全国人民却仍然处于宗法制度、三纲教义和纲常伦理的束缚之中,做顺从的奴隶。袁世凯在1915年5月25日在二十一条卖国条约上签字,12月12日宣布登皇帝位,在同年9月15日这样一个关键的时刻,陈独秀主编的《新青年》出版了,揭开了中国启蒙运动的序幕。陈独秀的启蒙运动就如一道强光照亮了中国几千年的黑暗的深夜,把人民从沉睡中唤醒,为民族和国家起来斗争。

  陈独秀对马克思的理论及其在欧洲实践的实际情况并不清楚。那时翻译到中国的,只是《共产党宣言》(没有德文翻译,几本上是从英文、俄文、日文翻译过来的)。如何实现共产主义的前提条件,即无产階級专政的理论还没有翻译到中国,陈独秀当然不知道。

  马克思的共产主义理论是根据十九世纪四十年代的英国,那时英国工业革命已经走向完成,马克思在1842年到1843年是《莱茵报》的主编,那时他还是一位激进的民主主义者,当英国工业革命完成,马克思仍然按照他从原始积累和资本的早期积累剥削所得到的那种残酷剥削的资料,来创造他的共产主义的理论,空想是很丰富的。马克思认为,工人階級就是无产階級。

  毛泽东的空想更加丰富,中国没有什么工人階級,怎么办?把农民当成工人階級来空想来分析。但是毛泽东忘记了,农民是有产階級,是有土地的。

  1925年12月1日,毛泽东在国民革命军第二军司令部编印出版的《革命》半月刊第四期,发表了《中国社会各階級的分析》一文。通过階級分析,毛泽东阐明了他的基本思想:无产階級团结占全国人口绝大多数的一切半无产階級(主要是贫苦农民)、小资产階級(主要是中农),争取中产階級(主要是民族资产階級)的左翼,以打倒帝国主义、军阀、官僚、地主、买办階級,建立各革命階級的联合统治,反对在中国建立民族资产階級的一階級统治的国家,争取非资本主义的前途。

  我们年轻的时候都学习毛泽东的创新理论,说毛泽东的伟大在于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的实际相结合。

  马克思发明了无产階級专政,这是他的理论的核心,但是无产階級作为一个階級是不能直接专政的,无产階級专政必须通过党来实现,列宁获得这个发明权。列宁要把党建成一个“有组织的部队”,一个“组织严密的、有铁的纪律的党”,并且把党的领袖打造成独断专行的统治者。毛泽东则说:“工农商学兵,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

  其实,搞階級斗争,或者说大规模搞階級斗争是从斯大林才开始,毛泽东把它推上顶峰。戈尔巴乔夫这样评价索尔仁尼琴(俄语:Александр Исаевич Солженицын,1918年11月12日-2008年8月3日):“索尔仁尼琴改变了成千上万人的想法,使他们重新思考过去和现在。他是第一个说出斯大林暴政的幸存者,他的名字和独特的生命故事将永存于俄国历史。”

  索尔仁尼琴用他的一生告诉我们:“善与恶的界限,不是在国家之间,不是在階級之间,也不是在政党之间,而是在每一个人心中穿过。”

  东欧苏联为什么能发生巨变,恐怕最大的因素是这里有宗教情怀。天主教东正教本来在欧洲就存在,马克思列宁的思想是后来的,苏东坡并没有“巨变”,其实是恢复本来。在中国,基督教是外来的,五四中国人丢了孔子,而基督教也无法真正进入中国。

  马克思只是一个理论思想家,而且他是愿意接受批评的人,马克思自己说过:“任何科学的批评中的指责我都是欢迎的。”(Jedes Urteil wissenschaftlicher Kritik ist mir willkommen)。马克思并不主张利用政党来大搞階級斗争。

  中国共产党由于十月革命由于五四接受了马克思,这是毫无疑问的事实。但是,毛泽东的“階級斗争一抓就灵。”五四九十周年留给我们一份思考。

  《历史的终结》的作者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有一次在柏林演讲,被问:“列宁这列车在中国何时到达终点站?”福山回答:“列车已经进入终点站,只是还有一两节车厢还没有到达真正意义的终点。”

  写于2009五四九十周年纪念日

  作者:谢盛友

本文链接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