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尘:邓玉娇案表明官场的整体溃烂

  5月10日发生在湖北省巴东县野三关镇的邓玉娇案成为借助舆论反应评估官民情绪对立程度的又一典型案例,十多天过去了,有关此案的讨论不仅没有消退,反而有继续发酵之势,据凤凰网所做的网络调查,两万六千名投票网友中,98%以上的网民认为邓玉娇刺杀邓贵大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其它网站的跟帖评论也大致体现了这一数字比例,为邓玉娇叫屈叫好的声音可以说占居了绝对优势,甚至,杀人者邓玉娇已获得了“女杨佳”的网络称号。

  目前,巴东司法机关尚未对此案给出结论,但巴东县公安局5月18日关于此案情况通报的措辞却引起了国内网民的质疑。关于邓玉娇刺杀邓贵大行为的定性问题,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好在目前的国内舆论并未封杀对此问题的讨论,维权律师和独立调查人士也在深入了解此案的真相,显示案发前邓玉娇可能遭到性侵犯,仅就此个案而言,我对邓玉娇未来的命运遭际抱有一定程度的乐观预期,毕竟,不是每一个案件都能掀起如此强大的舆论浪潮,而后極權时代加网络时代的权力者对抗民意的能力显然已经大为削弱。

  但在邓玉娇案中,有一个问题显然是国内舆论无法展开的,那就是官员的情色腐败已经公开而且泛滥。

  根据目前的公开信息,引起邓玉娇和邓贵大等三人冲突的最初缘由是邓贵大等人到雄风宾馆休闲中心梦幻城要求“特殊服务 ”(后被巴东警方改称为“异性洗浴服务”)。何谓“特殊服务”或者说“异性洗浴服务?性服务的另一种说法而已,之所以不直接成为性服务而称之为”特殊服务 “或”异性洗浴服务“,是因为中国法律禁止性服务,于是,喜欢玩弄字眼的中国人便各显其能,心照不宣地创造出很多”性服务“的同义词来。事实上,性服务未必是一种罪恶,世界上有许多国家并不禁止公开的性服务,在这些国家,卖淫行为完全可以在法律之下干净明白地进行,不过,出于对政府官员操守的考虑,几乎在所有国家中,公务人员的嫖娼活动都会受到限制。

  而在一度奉行禁欲主义的中国大陆,底层官员的婚外性行为曾经几乎等同于政治生命的自杀,不过,这里所说的婚外性行为主要是婚外偷情,而非嫖娼,毛泽东时代的遗产之一是中国禁绝了公开的娼妓。曾几何时,作风问题与政治立场、贪污腐化一起,成为官员落马的主要罪状。

  但邓贵大等人的行为表明那个禁欲主义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官员不仅对婚外性不再躲躲闪闪,而且已成为国内情色市场的主力军之一。

  此案中,值得注意的是,邓贵大、黄德智和另一位邓姓公务人员均为野三关镇招商协调办工作人员,且存在上下级关系,三人一起大摇大摆地进入梦幻城要求“异性洗浴服务”。作为同事,这三个人存在利害相关关系,而且基本处于同一个信息流通圈子,一般而言,人要做坏事,首先就要避开熟人,特别是具有利害相关关系的熟人,对官员来说,这是尝试,否则,被同事向上参上一本,你空出的那个缺很可能就是我的了,或者,我就拿到了你永远的把柄。但是在邓玉娇案中,我们看到,三个人吃饭喝酒之后,直奔梦幻城,在买春的过程中,目标一致,配合默契,可谓官场奇观。

  这足可以说明,婚外性行为乃至于嫖娼,都不再是导致官员丢官罢职的“坏事”,而只是风流韵事,甚至有一种说法,论到私人关系的亲密,需要符合下列几个条件之一:“一起下过乡,一起同过窗,一起扛过枪,一起嫖过娼”。因此,在嫖娼不成为丢官罢职的原因时,一起嫖娼成了邓贵大等人加深感情的深度项目,而且由于共同参与,回去报销费用的时候,也更显得理直气壮。

  我们知道,在毛泽东时代,婚外性行为是高级干部的专利,中级干部搞婚外性就要小心翼翼掩人耳目,至于底层官员,要想保住官位,恐怕要管好自己的下半身才行。邓贵大们属于底层官员中的底层官员,他们敢于这样肆无忌惮地接受异性洗浴服务,我敢肯定他的上级也干净不到哪里去,至于上级的上级,那就更不用说,不过,上级的上级不需要亲自到梦幻城这样的场所花钱买春,他们坐在家里就有人送色上门:原泰安市公安局长李惠民在办公室中设有休息室一间,在这间休息室里,从找他办事的女军人,到崇拜警察叔叔的高中学生,都被他轻而易举地俘获;江苏省建设厅原厅长徐其耀包养情人146 名,并以此炫耀;安徽宣城市原市委副书记杨枫同时包养了7个情妇。为了防止情妇们争风吃醋,他运用进修时学来的MBA管理知识,让“首席情妇”邹某用分类法统领其他6个情妇;刚刚被抓的原广东省高官陈绍基、王华元事发后,也被揭露都有姿色不凡的名人情妇,他们显然不需要跑到梦幻城这样的场所去吆三喝四。

  我们还可以从这些不同的案例得出相同的结论:几乎所有因腐败问题被抓的官员背后有存在情色腐败问题,但这些官员无一因为乱搞婚外性而下台。河南省某县公安局长陈中天强奸女民警,女民警的丈夫上告多年,陈中天的官位稳如磐石,后来陈中天因贪污60万元获刑,他强奸女民警的事才被曝光,即使是这样,他强奸女民警的恶性也未受到法律追究,由此可见,官场对于官员的下半身问题已宽容到什么地步。既然强奸都不被追究,搞几个情人、享受几次异性洗浴服务又算得了什么呢?手里既掌握着权力资源,而又不受监督,官员们八小时之外的活动,也就只能是全凭自觉。

  记得以前看国内拍摄的电影,国民党特务总是用金钱和美女来引诱被捕的中共人员,多数情况下被拒绝,照今天这个架势,我看应该轮到共产党拿金钱美女来引诱对岸的国民党了。问题是,国民党今天在台上,明天可能就下台,而共产党的执政地位是未经民众参与制定的宪法规定的,无论官员的小弟弟怎么不老实,你都无法把他赶下去,这样的官场,不溃烂才怪。

  官员身负社会管理职能,除了制度的约束之外,也需要有能被社会认可的个人操守,一个沉溺酒色的官员会是一个好官员吗?在所有国家中,嫖娼都算是一种高消费,包养二奶的成本更是高于嫖娼,没有非法收入的支撑或权色之间的交易,官员们如何能在色情场上春风得意?

  我相信,任何一个人,当你走进政府部门堂皇庄严地办公大楼,想见眼前的官员原本不过是一个色鬼的时候,你不会对他产生信任和敬重,而对他所代表的权力,你也会产生油然而生的蔑视。官场的溃烂最终将使“政府”二字沦为滑稽的字眼。

  作者:胡尘

本文链接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iamchinese also 说:,

    2009年06月01日 星期一 @ 02:23:34

    1

    好好好,痛快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