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颂:为什么群众总是“不明真相”?

  2009年6月17日至6月20日,湖北省石首市发生了因酒店厨师非正常死亡导致的数万群众围观起哄,围堵道路事件。湖北省省委书记罗清泉、省长李鸿忠赴石首市处置此次群体性事件。20日夜间至21日凌晨,事态已逐渐平息。停放在事发地永隆大酒店内的尸体已送往殡仪馆,围观群众全部散去。石首市政府门户网站的通报中指出:“众多不明真相的群众于19日在该市东岳山路和东方大道两大交通要道设置路障,阻碍交通,围观起哄。”

  与去年发生在贵州瓮安的“6.28”事件相同,此次石首发生的群体性事件又见群众“不明真相”的说法,为什么每次发生类似事件时,群众总是“不明真相”呢?

  单就本次石首事件的处置而言,很多疑点和问题都足以使群众“不明真相”:

  第一,公安刑侦人员的初步侦查过于草率。据悉,石首市公安局笔架山派出所接警后,派出人员赶往现场调查处理,“对尸体进行了初检,没有发现身体致命伤”、“在死者所住房间发现了死者所留一份遗书”,据此排除他杀,认定为自杀。人命关天的大事,仅仅通过现场的初步侦查便得出似乎是决不能推翻的结论,实在是过于草率。“没有发现身体致命伤”就可以认定为自杀吗?遗书的真伪性经过鉴定了吗?

  第二,按照常理,警方与死者家属都在进一步寻求死者的真正原因,而为什么警方对尸体解剖的要求却遭到了死者家属的强烈抵制呢?如此强烈的抵制,充分说明了死者家属的心理:如果把死者尸体交与警方,那么死者的真正死因就永远不能解开了。为什么警民冲突到了这种地步?难道警方真的要颠倒黑白吗?

  第三,封闭处理的传统模式加剧了群众的“不明真相”。本次事件充分反映出地方政府处置群体性事件的传统思维,即“能压住则压住,能捂住则捂住”的惯性工作思路,这可能是出于地方政府“不愿给上级领导添麻烦”吧。在此次事件发生两天之久后,由于篓子捅得太大,石首市政府才不得不通报了此事。倘若没有数万群众“不明真相”式的“围观起哄”,恐怕这一事件早已于无声处了。

  第四,2002年8月,同样是在这个酒店,一名叫田凤的15岁女孩不知道何因,突然从百花园娱乐城(即永隆大酒店前身)楼上跳下身亡。 田凤的父亲田文彬当时在深圳打工,接到女儿出事的消息后,迅速赶往石首。他看到,尸体已经运到了殡仪馆,身上穿的三角裤被拉断了,胸罩也被拉得稀烂。在疑点重重的情况下,当地政府非但没有认真调查,反而向强令家属将尸体火化。这个教训使群众感悟到,如果这次再无动于衷,那下一个跳下的很可能就是自己了。

  第五,一两个人“不明真相”尚在情理之中,而数万群众均“不明真相”就不易理解了。这些群众的绝大多数与死者非亲非故,何以连续数日为此事“设置路障,阻碍交通,围观起哄”? 此次事件发生后。针对流传的诸如“死者所在酒店有当地领导参股”、“该酒店是吸毒、贩毒窝点”等言论(在该酒店后方墙角边,到处可见丢弃的注射器,而附近根本没有医院及其他医疗机构),至今湖北省、荆州市、石首市三级政府均未作出肯定或否定的答复。连政府都“不明真相”,又怎能强加于群众?

  第六,人民网对此次事件的报道也非常模糊,字里行间透露出对事实的回避。如“据悉,围观群众少时有数千人,最多时有数万人。”这种说法“弹性”太大且极不准确,既然“围观群众少时有数千人,最多时有数万人”,那么“平时”又有多少人?

  另外,“部分围观群众多次与警察发生冲突,导致多名警察受伤,多部消防车辆和警车被砸坏”的说法也很片面。按照这种说法,既然警民之间发生的是冲突而非单纯的群众殴打武警,那么肯定是双方都要受损,但此处却唯独报道了一方的受损情况:“多名警察受伤,多部消防车辆和警车被砸坏”。群众有没有受伤?难道群众的受伤是罪有应得?

  看着这样的报道,我也“不明真相”了。

  作者:李颂

本文链接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