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盛友:中日难学法德和解

  日本政府2009年1月7日否认首相鸠山由纪夫将访问中国南京。此前一天,法国《费加罗报》爆料称,鸠山今年将去上海参加世博会,并将访问南京,为当年日军屠殺中国人民进行公开道歉。

  中日能否和解,主要看传统文化对日本人的影响,要看中日领导人的历史胸怀,还要看美国在中日和解中的作用。在日本文化里,不愿意否定祖先,当然,日本人在道德上也把善恶作为重要的评判标准,但是,“不否定祖先”往往超越“善恶标准”,对历史的反省起着更大的阻碍作用。

  祖先信仰阻碍中日和解

  日本到平安时代前期受到中国的强烈影响,儒学对日本人的社会也影响很深,日本人礼仪文化发达,具有浓烈的忠于企业、忠于家族、忠于国家的观念。

  日本人一般在出生30至100天内,都会被父母带领参拜神社,在3、5、7岁的11月15日所谓三五七节要参拜神社,升学、结婚要到神社祈求神佑。神道是日本的传统民族宗教,在日本国内约有1亿600万人信仰此教,占日本人口比例近85%.

  “祖先信仰”不可能否定祖先,若否定了,是一种“恶” 而不是“善”。法德能和解最主要是法德两国人的宗教信仰一致。法国主要宗教是天主教(占总人口约83-88%),其次是基督新教、东正教、伊斯兰教和犹太教。基督教和天主教是德国的两大主要宗教。忏悔作为一种与上帝进行交流的方式,保持了一种对过去的严肃态度,对记忆的珍视和反思精神。

  中日领导人没有历史胸襟

  阿登纳(Konrad Adenauer)是战后德国第一任总理,1949年73岁的阿登纳主张西德倒向西方的同时尽量保持独立和与伙伴国的平等关系。阿登纳推动西德1954年加入了北约,并于1955年摆脱了西方战胜国的控制,获得了国家的独立,同年他促成了苏联释放德国战俘回德国和苏联与西德的建交。

  二战后,阿登纳和戴高乐(de Gaulle)是法德和解的代表人物,阿登纳从历史出发,认为德法之间的仇怨,“是一个魔鬼的圆箍,一个邪恶的圈套,非破除不可”。1949年,他就任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第一任总理,在接受美国《时代》周刊采访时,发表了著名的“破冰解冻”讲话:“我决心要以法德关系作为我的政策的一个基点……和法国的友谊将成为我们政策的一个基点,因为它是我们政策中的一个薄弱环节。”

  1958年9月阿登纳访问法国,戴高乐将军非常敬重这位年迈的德国总理。会谈中,阿登纳对戴高乐说,“欧洲不可以落到只能仰赖于美国的地步”,由于美苏两个超级大国的存在,欧洲必须“团结一致”,因此首先要“加强法德友好合作”。“目前的问题在于弄清楚是否能实现一种持久的事情。法国和德国或许可能长期真诚相待,这对于两国以及欧洲都具有莫大的好处;或者继续相互疏远,互相对抗,从而使自己遭到不幸。”他询问戴高乐,“打算给法国的政策指向什么方向呢?”

  戴高乐其实也很想法德和解。戴高乐认为,要重振法兰西雄风,仅仅依靠法国的力量是不够的,而德国的复兴却是预料之中的。对付一个重新崛起的德国的办法,不再是力图压制,而是要想方设法把它纳入到一个欧洲一体化的国际机构中,才能更好地对之约束和监督。用戴高乐的话来说就是,“欧洲联合将由法国和德国完成,法国是赶车人,德国是马。”于是他回答这位德国总理说,虽然历史上法德相互对峙,但现在“必须尝试把历史进程颠倒过来,使我们两个民族言归于好,并使欧洲的力量和才能联合起来。”“对法国来说,在欧洲只可能有一个伙伴,甚至是理想的伙伴,这就是德国”。“德国和法国必须结成紧密的友谊。只有德法之间的友谊才能拯救西欧。”

  1962年7月,戴高乐在爱丽舍宫接待阿登纳时说:“在您光临的时候,我们实际上在庆祝使我们两国从过去世仇变成坚定的朋友这一巨大的转变。”1963年1月,阿登纳三访巴黎,两国签订《法德友好合作条约》。

  对于法德结盟,美国心里并不好受,担心这会把美国的势力挤出欧洲。最后,条约虽然通过,但在美国的授意下,却加了一条“序言”:声明该条约不影响德国签订的“多边条约的权利和义务”,条约必须促进北约组织的“共同防务和军事一体化”。

  阿登纳和戴高乐促成了德法这一对两次世界大战的宿敌的和解,1963年签署的德法条约奠定了欧共体合作的基础。

  美国在中日和解中的作用

  中日和解,表面上是中日两国的事,其实,更多的是牵涉到美国。二战后,日本还不是一个“正常国家”,主要原因是受到美国的束缚。

  鸠山的如意算盘是,日本挣脱美国的束缚,而又不用惧怕中国大陆的威胁,“与中国友爱”、“与美国平等”。鸠山提出与中国一起共建东亚共同体,美国提出“中美共治,但是,美国出于其全球战略考虑,日本能与美国平等吗?

  根据媒体报道,为纪念美日安保条约修订50年,美日政府正在协调两国首脑于本月19日发表声明,强调美日同盟的重要性并期望深化同盟。美国主管亚太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坎贝尔 (Kurt Campbell)说,1960年1月19日美日安保条约修订,这是树立最根本且最重要美日安保同盟的重要日子,期待两国领袖以及负责外交、国防的首长所形成的美日安全保障咨询委员会“2加2”发表声明。

  有关美军驻冲绳县(琉球)普天间机场迁移问题,坎贝尔表示,美方希望迅速解决,首相鸠山由纪夫理解美国一贯坚持的立场。坎贝尔盼鸠山政府能根据美日双方已达成的协议,早日让普天间机场的代替设施在史瓦布营沿岸地带(冲绳县名护市)兴建。

  中国领导人当然理解鸠山的东亚共同体、美国的“中美共治”的真正含义,日本是想逐渐摆脱美国,力争东亚霸主;而美国说“中美共治”,是美国的迷惑。美国主要目标是希望中国大陆帮助美国分担责任。

  奥巴马的外交顾问布里辛斯基在他的《大棋局》中谈的就是“美国的世界重要地位”,说美国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世界强权。另一名著《大选择》强调的是“美国主导、控制的地位”,而他在《第二次机会》中也认为,美国将继续维持这一世界主导地位。

  作者:谢盛友

本文链接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