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铁志:重庆卫视是公共电视吗

  日媒体报道,转型后的重庆卫视收视率大跌,甚至必须裁员减支。

  今年1月,重庆卫视将黄金时段全部用于播出红色文化,以打造全国第一个“红色频道”;3月1日,宣布不再播出商业广告,以建设“主流媒体,公益频道”为目标。

  对于重庆卫视的转型,重庆官员称:“由政府主导,而不再由市场主导,就充分体现了公益性。在国外,也有类似的广播电视经营体制,例如英国的BBC、美国的PBS、日本的NHK等,国家禁止这类公益电视机构播放商业广告。”重庆的目的是要“祛除商业文化浸染、革掉低俗文化侵袭”。

  重庆卫视的收视率大跌引起对于所谓公益性和商业间矛盾的讨论。人民网说:“以收视率论高低同用金钱衡量人是一样的,不全面。重庆卫视作为第一个提倡红色文化的电视台,更多承载的是精神文明建设,收视率的下滑也反映了目前社会正需要提倡这种红色精神,简单的认为重庆卫视改版失败是不正确的。”

  确实,以收视率来衡量电视台或者任何文化创作,是不全面的。各国公共电视的收视率也常常确实不如商业电视台,但这并不减低其价值。那么,什么是公共电视的价值?答案当然就是“公共”。然而,公共并不等于政府主导。

  以节目内容来说,英美日或者台湾地区的公共电视,并不是宣扬政府主导的意识形态、政令或者主旋律的文化,而是更多地呈现一个社会的多元性,尤其是那些比较弱势的声音,所以,公共电视有更多文化性节目,更多深度报导。尤其,因为对弱势群体的关注,公共电视常常是对政府政策的批判者,或者与主政者价值是违背的。

  例如在美国,PBS一向比较具有自由派的价值。几年前,美国共和党的教育部长质疑PBS在儿童节目中传播同性恋观念,因为这是不符合共和党的价值的;但对PBS来说,同性恋本来是这个社会多元文化的一部分,也一向符合PBS的理念。

  而台湾唯一的公共电视台──公共电视(PTS),相比于一般商业台,其新闻部门最关注台湾社会运动,也在网络上设立公民新闻平台报导各地社区和社会运动。固定的栏目如“我们的岛”是关注台湾的环境与生态问题。公共电视可以说是对政府最具批判性的电视频道──虽然其董事会是由政府提名。

  这更是问题的关键了:公共电视节目的多元与批判性,来自公共电视的运作机制。国外公共电视的财源部分来自国会拨款或者独立基金(其他财源则是来自公众捐款),但是内部营运并非由政府主导,而是由专业者。公共电视的运营必须维持相当的独立性与自主性,才能确保其所追求的公共性不会沦为党派性。

  重庆卫视与公共电视的争议,其实是整个当前中国许多问题的缩影。

  公共与国家看似都是对立于市场的概念,但公共与国家绝非等同的概念。公共性是要调和市场社会中的私人利益,但公共性又不能为国家所吸纳,反而是要代表民间社会与国家对话,所以公共性必须有内在的多元性和外在相对于国家的自主性。

  国家常常以“公共”之名来主导经济和文化生活,但如果缺乏真正的公民参与和独立性,“公共”就只是一个空壳。所以,如果只是政府主导,千万别说这是“公共”。

  来源:华尔街日报中文网专栏

  作者:张铁志

本文链接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