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盛起:生命凋谢,拷问冷漠的灵魂

  几个充当“俄国奸细”的中国人被日本兵绑赴刑场,众多中国人纷纷嚷嚷地围观,他们的表情或木然,或好奇,或欣欣然仿佛观看一场精彩的大戏……当鲁迅在日本仙台医学专科学校看到这样的纪录片时,心中无限愤懑,他终于明白中国之所以被称为“东亚病夫”,既因为国势衰微、国民身体孱弱,更因为国民的愚昧无知,于是他断然弃医从文,以期用笔这把投枪刺激国民麻木的神经,唤醒国民的良知与血性。

  百年后的今天,国势民智早已今非昔比,然而令人痛心的是,和鲁迅当年所见极其相似的一幕却依然在我们的身边不断重演,假若先生在天有知,除了痛骂,他的愤怒恐怕无法再用语言表达。

  嬉戏生命,恶语杀人

  曾几何时,跳楼这一残酷的自杀行为竟然成了某些人眼中比看电视剧还要过瘾的“现场直播”。

  成都某酒店6楼的窗台上,一个女孩正试图跳楼轻生。从女孩坐上窗台,直到经警方和消防官兵劝说,女孩放弃轻生念头随警察离去的近5个小时里,楼下的围观者起哄声不断,有人高呼“快跳”,有人拿手机拍照,有人打电话呼朋唤友“快来看热闹”,甚至有人弹起了吉他,用冰冷的、令人作呕的琴声和歌声为跳楼者伴奏,而当女孩爬回窗内时,在冷漠的看客因为没有看到“精彩”的一幕而发出阵阵惋惜的嘘声中,有人竟然像怒斥中国足球打假球似的高叫“假打!”

  沈阳某街区,一女子爬上楼顶欲跳楼,几千人就像观看歌星的演唱会一样争先恐后地围观,致使交通堵塞。为了一饱“眼福”和不错过那刺激的瞬间,人们拿来了望远镜、马扎、饼干、矿泉水,大有不看到那血腥的一幕誓不罢休的架势,急不可待的“要跳就快点儿跳”的叫喊声更是自始至终不绝于耳。就连中午吃饭时间,绝大多数人都舍不得离去,记者采访一个“坚守岗位”的中年妇女,她的回答是:“就挨点儿饿吧!万一我回去吃饭这当儿她跳下来了,那我这一上午不就白等了?”

  海口,一年轻男子在人们“你要是不跳,就不是男人”的鼓噪怂恿声中跳楼身亡。

  柳州,一年轻女子在人们“这么丢人现眼,你还有脸活吗”的讽刺挖苦声中跳楼身亡。

  长春,一中年男子在人们“娘们儿,量你也不敢跳”的嘲笑激将声中跳楼身亡。

  上海、武汉、广州……

  面对即将凋谢的生命,围观者的言行丑陋不堪、令人发指!

  由于生活的压力或者感情的挫折,有些人一时情绪失控选择轻生,这时候旁人的抚慰劝说至关重要,也许人们的一句良言善语,就能使其情绪稳定从而挽救一条生命。然而很多围观者却在这生与死的“舞台”上扮演着冷酷无情甚至杀手的角色——对意欲轻生者嘲讽、调侃、辱骂、怂恿,致使其“鼓足勇气”结束自己的生命,这难道不是在变相杀人吗?可以说,有些跳楼者不是死在对生活的绝望中,不是死在自己的万念俱灰中,而是被那些看客的冷漠和恶语杀死的!

  见死不救,为虎作伥

  在兰州某市场,隔一条马路有一个铁路桥洞。那天,一18岁女孩回家时从桥洞经过,被三个歹徒堵在桥洞里。歹徒对女孩搜身,没有搜出多少钱来,就逼迫女孩摘下手上的戒指,可是戒指戴得太紧,无法摘下,歹徒竟残忍地扭断了女孩的手指。然而手指断了,皮肉依然连着,戒指还是无法摘下,于是丧心病狂的歹徒隔着马路高声叫喊,让一个卖肉的摊主把剔骨刀拿过去一用。胆小如鼠、血性尽丧的摊主竟然如奉旨一般,一溜小跑把剔骨刀恭恭敬敬地递到歹徒手里。就这样,在光天化日之下,在市场里近百人的注视之下,在可悲可耻的卖肉摊主的帮助之下,在女孩撕心裂肺的哀求之下,歹徒凶残地剁下了女孩的手指,然后踱着方步扬长而去!当报社记者采访那个卖肉摊主时,那个帮凶竟然恬不知耻地谎称,他并不知道那些人要干什么,还以为人家是遇到困难需要帮助呢!

  在武汉一繁华街道,曾发生过一起血案:一个年轻人因女友提出分手而失去理智,手提木棒追打女友,最终将女友棒杀。这起案件也许很“寻常”,但是案件的过程、路人和围观者面对生命的消失无动于衷的冷漠,却令人震惊异常——当可怜的女孩哀号着向路人求救时,没有人挺身而出制止行凶者;而当女孩欲钻进路边的商铺躲避时,店主却纷纷将女孩推出门来。对女孩的惨死,那些店主罪责难逃,说他们是为虎作伥绝不为过。

  几年前,甘肃省渭源县发生的丧尽天良的丈夫七十八斧劈杀妻子的惨案震惊全国,当时县公安局长、干警、司法干部以及全体村民都在现场围观,制服恶徒解救被害者应该是轻而易举,然而所有人都为自己找到了不能施救的“充足”理由,就那样眼睁睁地看着恶徒在4个小时的时间里不紧不慢地将被害者劈得血肉模糊,看客们良知丧失、心冷如冰到令人无法置信的地步!事后记者采访那个公安局长,问他当时为何不施救时,此人竟然说“为了保护现场”。保护正在杀人的现场,岂不是“保护”恶徒完成杀人?呜呼,这是怎样的混账逻辑!无论他的主观意图如何,作为现场指挥者,他都在客观上成了为虎作伥的帮凶!

  鲁迅的时代早已离我们远去,而他所憎恶的麻木得失去了血性和良知的看客却依然“健在”,这是我们的耻辱,是我们社会的悲哀。

  正义和仁爱,是一个人起码的良知。围观生命的凋谢,冷冰冰置他人生死于度外,笑嘻嘻从别人的死亡中寻找刺激,甚至恶语杀人而后快、为虎作伥以保平安,如此的善恶不分、冷酷无情,其心灵必定已经荒如沙漠,人性必定已经消失殆尽。如果——如果这些人还有灵魂的话,那么我们不禁要问:你们那冷漠的灵魂,难道连一丝羞耻都没有残存吗?

  有学者指出,如今民间心灵的荒漠化,已经成为一个和解决人口温饱一样严峻的社会问题,因此每个有社会责任感的公民都有义务认真思考:怎样拯救这些冰冷荒芜的心灵?

  作者E-mail:sshq909 (at) 163.com

  作者:孙盛起

本文链接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