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涌:空姐身上的中美差异

  中美两国之不同,在飞机上就看得清清楚楚。旅美多年的袁晓明先生曾写过一篇题为《空姐的年龄与职业的歧视》的文章,调侃说,在美航班机上不仅吃得不好,而且享受不到如中国、日本等航班年轻漂亮空姐的优质服务。这次回国,我们来回都是乘坐美国航空公司的班机,看到在飞机上服务的“空姐”,经常有五十多岁的“老太太”,若仅看相貌,我怀疑有上六十的。只是美国人显老,不敢这么乱猜。

  空姐传统上属于“美女职业”,是年轻饭。选空姐如同选模特,形象、身材、年龄都要求甚严。对许多男性乘客来说,在十几个小时疲劳枯燥的飞行中,这些窈窕淑女是唯一的亮点。航空公司要靠这个竞争。但是,女权运动之后,欧美风气渐变。特别是美国,搞出了“性别歧视”、“年龄歧视”、“形象歧视”等等名堂。航空公司曾因为解雇体重过大、年纪过大的空姐而被起诉。当然,女权运动也使大量妇女成为劳动力,航空公司的女乘客越来越多,这些人对于男人喜欢的美女服务可能很不以为然。于是,许多男性、中老年妇女进入或留在这个行业。乃至在空姐之外,有了“空嫂”、“空叔”、甚至“空爷”、“空奶”。以我这次旅行的经验看,飞机上的勤务人员中,二十几岁的美女一个也没有见到,主力是四五十岁的。其中偶有男性。

  中国在这方面,则似乎还处于过去时态中。空姐是美女的同义词,这在八十年代已经根深蒂固了。读过一篇小说,以第一人称叙述作者在飞机上目睹一老外不断向美丽得耀眼的中国空姐调情献媚,但那位空姐礼貌地回绝,使作者长舒一口气,很是赞扬那空姐扞卫了中国的尊严。要知道,那是个大家不停地抱怨美女大量“出口”嫁老外的时代。此小说主题的成立,就是建立在空姐即美女的基础上。我当时从来没有资格坐飞机,没有钱不说,买飞机票还要单位开证明。毕业工作两年后,因为一直给《文汇读书周报》写专栏,受该报之邀访问上海,还许诺报销飞机票,于是第一次享受了近乎高干的待遇。那时在飞机上有两个终生难忘的印象:一,飞机居然管饭。那第一次品尝的黄油面包真好吃!二,空姐又年轻又漂亮,如同天女下凡。第一次乘飞机,本来最担心飞机会不会掉下来。空姐一来,马上希望飞机能多飞两个小时了。

  如今市场经济蓬蓬勃勃,乘飞机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了。空姐职业随着中国民用航空的高速发展迅速普及,按说应该容纳更多普通人进入。但是,在中国当空姐仿佛还是如同进好莱坞一般,直到不久前,媒体还不停地报道空姐海选、佳丽如云、录取率仅2%等新闻,并配有许多照片。问国内的亲友,大家也都说国内空姐普遍年轻漂亮。美国航空公司的那些“老太太”在中国很难有机会上岗。

  我将此事拿到微博上讨论,引起不小的反响。一位有旅行经验的网友指出,空姐这行业,看似端茶倒水的简单服务,但一出现异常情况,处理起来就非常复杂,经验变得很重要。特别是面对国际旅客,语言、文化等方面的训练十分重要。以他亲身之感受,年纪大的服务人员明显比年轻的空姐更为周到。

  其实,美航上的这些空姐本来大多也是二十几岁从事此业的。只是现在的航空公司无法再以年龄的原因解雇她们,她们只要身体状况容许,就可以一直干到退休。所以,许多人就这么一直干到六十多岁。

  最近美国纪念9.11十周年,空姐自然成了主角之一。你很容易发现,这些人中许多年龄偏大。此一劫难让人们更为尊重她们的经验和敬业精神,而不是她们的相貌和年龄。更不用说,在人口迅速老化的时代,年轻人越来越稀缺,任何行业都有责任延长职工的工作时间,让上年纪的人“发挥余热”。否则日后就更老无所养。

  与美国不同的是,中国的民用航空是一个非常年轻的产业。现在从业的许多年轻漂亮的空姐,是本行业中的开拓者。我非常尊重她们的服务,也正因为这种尊重,我希望社会不要以色相衡量她们的价值,而是鼓励她们过了三十五岁以后,仍然能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并以常年积累的经验和技能,进一步提高中国民用航运的质量。

  (薛涌 旅美学者,着有《直话直说的政治》、《中国文化的边界》、《仇富》和《怎样做大国》等。)

  作者:薛涌

本文链接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