巩胜利:中国货币、降率的举世乱象

  「特别摘要」自从2008年9月15日全球金融海啸爆发后,美元一直处于其200多年来历史最低点的0.25%基准利率,欧元也是其10多年以来最低利率1.00%上。至低利率,几乎成全球各国一致对策金融海啸的大势所趋(主要指所有“市场经济地位国”)。然而,各个国家的经济增长与通胀几乎是一对绝对矛盾的对立体,特别是转型为“市场经济地位”国家的中国尤为重要(因为中国在全球金融海啸后一直徘徊于“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地位”之间),特别是在过去的一年多时间,中国的通胀达到了62年来至高之顶峰,中国的房地产也上涨到一个前所未有的尖峰平台,中国资本、股市却下跌到历史的几乎的最低点……要解决中国国策与“市场经济地位”与通胀、经济增长的问题,不是中国利率、货币调整所能解决的问题,怎样使中国经济增长高速又不通胀,这是中国国策、游戏规则建树的一个根源难题。

  更有甚者,讲人民币国际化,就等于是放弃货币在中国共产党、党中央、中国共产党政治局常委的绝对领导之下,中国真有人民币国际化的这一天?执政党操控、绝对领导、掌控货币利率、发行等是人民币62年来至今未竞的死结:人民币,前30年是一锅滥发、烂用(一如40、50年代的民国币)无奇没有的烂粥,后30年依然无法摆脱前30年任意发放、利率混乱延续的恶习、魔影,更是人民币国际化、由国家一个独立专家的货币专家委员会说话算数之天下之难、难于上青天!囿之,人民币国际化几乎是寸步难行,而全球“市场经济地位国家”哪一个货币是由执政“党领导一切”的来长期、一手操控?

  (A)

  据报道,中国人民银行2月18日决定,从2012年2月24日起,下调存款类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此次下调后,中国大型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为20.5%,中小型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为17%(但这个利率依然是美元、欧元等主要国家货币最高的利率)。这是2012年以来中国央行首次下调存款准备金率。上次央行宣布下调准备金率是在2011年11月30日,当时是央行三年来首次下调准备金率。有分析认为,随着春节之后企业投资、信贷需求逐渐恢复正常,央行此次下调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意在进一步释放银行体系流动性,缓解当前市场资金紧张压力。粗略估算,此次下调后,可一次性释放银行体系流动性约4000亿元人民币。

  中国人民币,是自全球金融海啸以来波动最大、调率最多的一种货币。美元,从金融海啸至今,没有发生任何利率变化,一直停留在0.25%的基准利率上没动过;欧元,先是金融海啸前在1.50%基准利率上,然后是先后调整两次落在1.00%最低利率,现在又重新调回升到1.00%基准利率上,近三年调整利率差在0.50%之间;而人民币则最不同,从存款准备金到基本利率等,据不完全统计、在三年中至少有20多次调整,难怪中国经济是全球大国中波动最大的国家,由此而带来的经济、社会、财富、人民生活等都是巨大、波动也最大。货币,是一个国家的稳定之根源,是人们生存、生活的根本,货币利率调整越频繁生活的波折就越大,引起的社会波动就越更大。

  而美元在全球金融海啸后近三年时间(指2008年9月15日至2012年2月20日),美联储将其基准利率自2008年12月17日起由0.75%调整为0.25%,将联邦基金利率自1.0%下调至0.0-0.25%区间;欧元近三年基准利率为1.00%—1.50%之间,其近三年其间也只有0.50%的差动;而人民币近三年来,从基准利率、到存款准备金等据不完全统计总数有20多次的变动巨大、升降、从天上到地下的剧烈动荡。这是我们从全球第一次金融海啸中所看到的美元、欧元、人民币比较后得出一番于世不同新锐论著。

  货币利率的国家大略,是一个国家长期繁荣、持续稳定的根源所在。很显然:货币发行、货币利率变化越多、越快、越陡然、越大上大下,那么这个国家长期的经济繁荣、持续稳定就难以实现。货币利率、发行的持续稳定,是这个国家的根源所在。

  (B)

  中国货币——人民币利率,是全球最高货币的利率国家,也是2008年9月15日全球金融海啸以来利率调整幅度最大、最多的货币之一。与美元之比,利率约高出40倍,美元当前基准利率为0.25%,所以美元依然有全球最大的扩张势头;与欧元之比,约高出20倍,欧元当前基准利率为1%.如何看待中国央行此次下调存款准备金率?这是央行今年一系列放松货币政策的开始吗?货币政策会放松到何种程度?这是当前国内市场迫切想知道的内容。实际上,2012年春节之前已有不少投资银行和经济学家预期存备金率会下调,因此央行此次下调存款准备金率基本符合市场预期。这是自2011年11月底金融海啸后第一次调降存准率以来央行放松货币政策的又一举动,也是中国国务院所说宏观调控要保持“预调微调”的具体体现。从国内当前形势看,经济中的诸多不确定正在强化:(一)是国内实体经济领域出现持续的不景气,大量中小制造企业面临订单减少、成本增加、融资困难等问题。在珠三角、长三角等传统出口加工业密集的地区,有一批中小企业已难以维持。(二)是在持续调控下,中国以房地产为核心的相关产业链的流动性已日趋紧张。(三)是国内不少地方在巨大的地方债务压力之下,一些地方的财政已处于危险之中。

  与全球主要“市场经济地位国”不同,与2011年也不同,2012年中国政府在宏观政策上的微妙之处是“搞平衡”——稳增长与抑通胀要平衡,稳外需与促内需也要平衡,以实现中国提出的“稳增长、调结构、促平衡”。不过,从央行在3个月内两度下调存款准备金率来看,可以认为,中国经济中逐渐增多的负面信号,使得中国政策开始向“保增长”方面倾斜。如果国内外经济形势维持现在的态势,这种政策重心的倾斜恐怕会成为2012年的政策执行基调。中国要保持9%左右的增长速度,绝非易事,更重要的是中国62年来至高的通货膨胀、房价飞涨怎样平衡?

  调整货币利率不是万能的,倘若商品、产业的“游戏规则”如“计划经济”那样僵死,那么利率也是根源无奈的。不过,如何松货币?这里的政策尺度仍然十分微妙。人们注意到,央行日前将今年广义货币供应(M2)的增长目标订为14%,较去年目标要低2个百分点,这反映出中国央行暂时无意对货币政策取向进行大调整。就此看来,当前形势来说,下调存款准备金率应该是当前力度最大的政策,货币政策远不能放松到下调利率的地步。

  此外,2012年的通胀压力仍然是中国的一大要事。中国国务院主要官员最近不断强调,今年“一定要控制住物价上涨”,就体现了决策层对通胀压力加大的担心。观察国际市场大宗商品的价格走势、国内资源性产品的价格走势依然未到位,以及国内多种成本近乎刚性的上涨,经济增速放缓、物价上涨的局面司机反复,2012年有很大可能出现再起一浪高峰。从2012年1月的通胀数据来看,中国的通货膨胀压力仍然处于危险、不容乐观的境地,因此中国央行现在放松货币政策仍需要谨慎的对待。当然面对一个13亿人大国的通货膨胀,也不是调货币利率就能够一劳永逸的,还需要中国经济、商品的“游戏规则”更有作为才是。

  货币、利率上下大动干戈,是最近四年来(全球金融海啸以来)中国经济与其它“市场经济地位”国家、美元欧元区的根源最大不同。然而,中国要稳住增长、改变市场预期,仅靠央行“松货币”利率是远远不够的。根据“市场经济地位”的游戏规则,现在中国国内很多企业感觉经营上很紧,除了货币和融资因素外,还有中国银行业“吃”的太多、太深也是中国与其它“市场经济地位”国家的最大不同;更为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庞大的中国市场上没有机会、垄断太严重,利益集团已经“包天”;大量、铺天盖地的中国小型企业几乎根本没有任何资本获得的来源;有时候即使中国政府在政策文件上大张旗鼓的放开了市场,企业想进入市场竞争也是寸步难行;比如怎样提高中国人的收入水平,不要依赖出口创汇等,这需要实际突破才行。若想影响中国国内的市场预期,松货币当然是便捷的政策信号。但对于中国国家政策相关部门而言,在松货币利率的同时,千万不要忘了,更重要的是“松市场”少管制、多规制和“促改革”!

  (C)

  从最近三年多以来(2008年9月15日——2012年2月20日)美元、欧元、人民币对比,利率的实例可以看出、并证实:三种主要货币中,中国货币是加减息最频繁、升降息最多、变化最无常地一种货币了。在2011年7月7日中国这一次加息的第二天,中国央行掌门人周小川在2011年7月8日“全球金融秩序改革论坛”上表示,CPI是年化数据,所谓见顶是指同比而言,意味着价格纠偏需要一段时间。周氏话音刚落,中国6月份CPI更是达到三年来创纪录的6.4%新高。就此而言,这让中国央行掌握货币、利率策略杠杆格外力不从心,甚至根本无奈。在现代市场经济国家和社会,货币、利率只是一种非常有限的使用工具,根本还要看这些国家中央政府整体的“游戏规则”的建树与市场经济管理水平,而中国这种只有十多年、“中国式”新兴“市场经济国家”的整体管理水平,还处于驾驭“市场经济”的最初级阶段。从国内来讲,中国最最缺乏的是国家整体市场调节的能力和宏观引导而不是直接参加的动作,往往用党和政府行政手段来加以扼杀、抹去经济、企业、公司的过去,这是中国市场与欧美市场经济国家、发达国家市场最显著、明显的完全不同点的策略手法。

  如今2012年的中国银行业经营的人民币,利润、成本之高举世罕见。据2012年02月6日《广州日报》引述《法制日报》题目为《内地银行日赚6亿暴利超石油烟草 手续费7年增10倍》报道,中国银行业有三大灾难性收费为:⑴、大利差盘剥。中国的16家个公开上市银行披露,2011年前三个季度的净利差坐等收入超过1.2万亿元,占营业总收入80%.也就是说,不用干任何事,在中国银行业经营中就完成了其经营业务80%以上的总量,且这是全球其它银行中没有的“天上掉馅饼”的“嗟来之食”。⑵、手续费繁多。2003年银行收费项目仅300多种,而现在,据中国国家有关方面制定的《商业银行服务价格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中,所列举出的收费项目多达3000种,7年时间增加了10倍。⑶、银行暴利。“整个银行业这些年数字确实非常靓丽。企业利润那么低,银行利润那么高,所以我们有时候利润太高了,有时候自己都不好意思公布。”仅靠以上三招中国国家的“游戏规则”规定收费“盈利”,中国银行业的运行成本成全球之最。

  中国银行业,靠吃利差:银行营收七成来自利差,从已公布业绩的几家上市银行来看,去年其利润增长都在40%至50%,创历史新高。中国的银行确实很赚钱。在去年,受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中国的实体经济遇到了困难,增速逐步放缓,而从已经公布业绩的几家上市银行来看,其利润增长都在40%至50%,已经创出了历史新高。去年8月,12家上市银行公布了2011年的上半年业绩,共实现净利润4244.47亿元,其中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就有2057.43亿元,几乎占到了净利润的半壁江山。增收费:收费项目7年增加10倍,正是传统的“吃利差”和新增加的“手续费”的双重驱动,形成了中国银行业的暴利。武汉大学法学教授孟勤国曾向媒体披露了一份其领衔撰写的《银行卡收费不当问题调查研究》。这份调研报告指出,2003年10月1日出台的《商业银行服务价格管理暂行办法》明确银行收费项目仅300多种,而现在《商业银行服务价格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中列出的收费项目已多达3000种,7年时间增加了10倍。垄断地位利润激增,当前,中国业内人士普遍认为,银行业利润激增源于垄断(数据显示,中国工、中、农、建四大国有控股银行占有中国整个市场近80%的市场垄断份额),其金融意义上的技术含量甚为微弱。一名消费者更是对此痛批,中国银行业所谓的转型背后,是对消费者“强取豪夺”技术含量的与日俱增。“四大银行占有市场太大”,“银行暴利形成的根本原因在于其垄断地位。”正是由于金融改革还没有达到充分竞争的程度,消费者和金融机构的地位不平等,而由此造成的市场竞争的不充分,使得一方面银行拥有绝对的定价权,另一方面消费者难以维护自身的权益。对银行进行反垄断审查,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郭田勇则将中国银行业的垄断称之为“相对性垄断”。“首先,中国的银行市场准入并没有完全放开,银行业不是说谁想开就能开的,牌照并没有放开,准入门槛非常高;其次,几大国有银行在市场上占的比例非常高,达到70%、80%,而且几大国有银行在调整银行收费价格的时候,相互之间一沟通,消费者只能是被绑架,只能接受被动服务,因为这几大国有银行占有的市场范围太大了。”“这里的银行至少有上千家。”身处美国的刘俊海建议,应该适时地依法对银行业进行反垄断审查了。“中国已经有了自己的反垄断法,监管部门如发改委、银监会等,应该在适当的时候依据反垄断法对一些银行及其商业行为进行审查。”

  从国与国际之间来讲,“中国式”“中国制造”走在了所有“市场经济地位国家”之外的另一条路上,其最大利益获得者就是中国政府自己(一、中国外汇储备年年增长就是当然的例证;二、中央政府应该是一个公正、公平当然的裁判员,却没有“公正”的“裁判”中国市场),现在却令所有的“市场经济国家”对中国政府只能是望市场经济而兴叹。再比如,中国加入WTO十多年来,与WTO的游戏规则还每每多有碰撞、矛盾,让众WTO成员国家去遵从、适应中国国家的“游戏规则”这显然非常不现实,那么中国与它国的贸易冲突就要长期延续下去,中方却非要将WTO的官司一而再、再而三的一直打下去,拿着鸡蛋去碰WTO的石头;中国银行业依然没有脱离政府主导的整体环境 ……于是,中国要建立与全球大多数国家通行的“市场经济地位”体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尤其是一直强调“特色中国”市场经济的一帜独树,全球的“法制国家”——市场经济体系又怎样去建立而不冲突,进而国与国之间融通、和谐、来实现全球贸易、贸易制度及贸易裁判的建立和共赢?

  按着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解释中国货币的“中医药”理论来讲,一个国家的货币利息就像一个生命心脏的脉搏跳动一样,倘若一个心脏超速或加速跳动,就难免影响到它的五脏六腑。利率也是这样,是国家货币的脉搏,利率过快、过频运作波动,由这个国家组成的“五脏六腑”就当然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和异常,短期内还没什么大不了的,若是长期加速、超频、高速运行,那么人体就会出现“五脏六腑”失衡等“三高”现象——“高血压”“高血糖”“高血脂”,“三高”中的任何一项发展都可以致残、致命,若是“三高”三联发那么将无情的夺取人的性命。利率也是如此,美元、欧元利率可以稳定坚如磐石,而人民币利率为什么变动那么快、那么频繁呢?这是中国过去、这三年经济整体“不稳定”的重要成因之一。

  倘若一个生命脉搏跳动紊乱、得了心脏病,再不及时治疗,那么它的岁月也许就剩下不多了……

  没错,中国是与其它国家货币、汇率之比面临着全球主要发达国家、几乎所有国家都面临对人民币升息压力,中国基准利率、存款准备金率与它国毫无任何干系,是中国自己决策的结果。但这种频繁、太多、众多的动态变动,使中国货币利率波动、利率实施都达到中国社会难以应付的尖峰,进而使中国社会自然生成不必要上下大幅波动,也是中国社会与美欧以及所有“法制国家”的货币、贸易顺差形成新一轮重要不同、与众国家另向的重大差异。现在,美联储、美元决定将基准利率0.25%延长到2013年中期,这使中国货币运行更艰难、难于出手。中国的基准利率、存款准备金已成全球主要国家之最。

  至今,第一次全球金融危机满三年整,世界最大两个经济体——美国和欧盟陷入一种前所未有的新危机。而这次债务危机是美国房地产泡沫破灭后出现的一场新危机。当年美国雷曼兄弟银行倒闭后,美国政府为了拯救银行牺牲了纳税人的利益。现在国家债务飙升,成为新危机的又一大病灶——金融危机、主权债务危机、美元纸币危机正在蔓延……对于全球美元、欧元、人民币这近30亿人口使用的三大主导货币,那个更有价值?那个更值得投资?那个更有财富潜在的力量?你是否从本学者深入、分析、发现的巨大天机中捕看捉到了更大玄机?

  (作者系《国情内参》首席研究员)

  作者:巩胜利

本文链接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陈桥 说:,

    2012年05月17日 星期四 @ 16:13:24

    1

    学者写长篇,常常糊弄住一般的读者。
    可是如果哗众取宠,就是一剂毒药。
    看看:现在通胀是62年来最高?九十年代初比现在高多了。我想他也活过那段岁月,竟然说得出这样的话!

    就凭这点,我已经拒绝再看下去了。

    认真点做学问,求求你们!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