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理泰:安倍“拜鬼”北京应转忧为喜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2013年12月26日参拜了靖国神社。这是自前首相小泉纯一郎于2006年8月参拜以来,日本现任首相再次参拜靖国神社。此举旋即激活了北京拟订的反制行动的预案,国家海洋局29日公布,中国海警2337、2112、2151公务船编队12月29日继续在中国钓鱼岛领海内巡航。

  中国政府针对安倍“拜鬼”之举,早已做出强硬的反应。外交部新闻司司长秦刚当即发表谈话,外交部长王毅中断在沙特阿拉伯的访问,赶回国当面训斥日本大使。国防部发言人耿雁生26日警告日方必须承担由此造成的一切后果,并声称中国军队对任何可能危害国家安全的动向都保持高度戒备,将采取坚决措施捍卫国家主权安全。这是解放军首次对日本首相“拜鬼”做出的回应。

  “甲午战争”战火重燃不可能

  北京对安倍“拜鬼”之举,谴责语句之严重,外媒认为类似于1979年北京在中、越爆发边界战争之前所做出的警告,比喻为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的紧张气氛。中国学者提出,2014年是甲午年,又是一战爆发100周年,因此不能排除中、日“甲午战争”在两个甲子后重演的可能性。有鉴于此,安倍“拜鬼”引起的事态的严重性可能迅速升级。

  对此,笔者持有异议。钓鱼岛争端持续进行,设若擦枪走火,引起中、日两国军事冲突的可能性固然不能排除,可是,基于下述理由,两国爆发类似“甲午战争”的全面冲突是不可能的。

  首先,中、日两国高层(即使安倍本人)均没有这个意愿,况且两国根本尚未启动为这一全面战争而必须付诸实施的战备工作。“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何况东亚两个大国之间的全面战争?

  其次,中、日两国均不能忽视美国的立场,美国在危机爆发前后的立场确实能起到一锤定音的关键性作用,而目前美国是不希望中、日两国在钓鱼岛争端上爆发一场军事冲突。

  再者,钓鱼岛争端并不是中、日两国的核心利益。纵使为此爆发一场高科技局部战争,也不甚可能,因为这场局部战争的特点是高强度、大消耗、大风险,双方均未在物质上甚至精神上做好准备。

  安倍本人对于参拜靖国神社是持有执着的意念的。他数次声称:“我双手合十,向为国家而战并为国捐躯的英灵表示敬意,并祈祷冥福,这是理所应当的。在第一届内阁期间,我未在任期内进行参拜,对此悔恨至极。”由于靖国神社容纳日本14名甲级战犯的牌位,日本首相前往“拜鬼”,必定在国际上激起政治风波。过去一年内,安倍曾经两度打算“拜鬼”,均被身边人劝阻。可见此次安倍决然将“拜鬼”之举付诸实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近期日本经济明显好转,今年可能持续好转,从而摆脱多年通货紧缩的劣势。据信,这是安倍信心倍增,决然“拜鬼”的主要动因。安倍“拜鬼”之举映射出两个动态,值得密切注视:一是今后日本将加强同中国对抗的力度,以有进无退的姿态出现,甚至提高到国家意志较量的层次;二是安倍政府挟其国内民众支持的空前的力度,对来自美国的压力增强了抗压的能力。

  日本迟早触犯美国利益

  前边说的都是决策学中的常数,凡是学者、官员作时事述评时,都可以一一胪陈。然而,安倍“拜鬼”触发的事态发展中隐喻了变数,而这个变数更值得重视,正是这个变数可能在某一个侧面改变亚太地区历史发展的趋势,从而有利于中国。

  概言之,对于安倍“拜鬼”之举,北京从大战略评估着眼,理应转忧为喜。至于军政两界做出各种表态,作为策略上的运用,自有必要性,可是,如果此类表态果真反映了北京高层的忧虑所在,隨着安倍“拜鬼”的步伐,做出过度的应对措施,不啻随鬼起舞,则大可不必了。

  前个阶段,钓鱼岛争端加剧,东海防空识别区的划设又激起国际反应,而且由于美国的立场不利于中国,形格势禁,事态呈现牵一发而动全身之势。如今安倍“拜鬼”,对中国乃是天赐良机。倘若北京因势利导,借力使力,在短期内可以缓和国际社会对于防空识别区的反感,从长期效果着眼,则足以营造中、美两国构建新型大国关系的氛围,从而缓解外部世界对中国崛起构成的阻力。

  安倍“拜鬼”,表面上映射了日本右翼政治势力的抬头以及日本社会整体向右转的趋势,想深一层,其实正是反映了日本右翼政治势力企图凭借近年弥漫民间的民族主义情绪,贯彻矫正过去评价二战历史的传统观点的主张。一旦日本民众普遍接受了右翼政治势力的主张,重新评价二战历史的功过之分,无疑会促使右翼政治势力达成梦寐以求的“摆脱战后体制”的政治诉求。然后,日本政府完全能够以日本民意为理由,催促美国从日本撤回驻军,实现“正常国家”的目的。设若如此,美国被迫改变在亚太地区军事存在的现况,就是题中应有之义了。

  须知,在二战期间,日本在中国战场阵亡的官兵仅占阵亡总数的五分之一,其余都是在太平洋战争中阵亡的。可见,在二战期间,中国不是抗击日本侵略的主战场,而美、日在太平洋战争中逐次争夺的战场才是抗击日本侵略的主战场。倘若日本右翼政治势力重新评价二战历史的功过之分的主张得逞,日本民族主义随之高涨,则锋芒所向,势必指向美国。在此情况下,日本摆脱了“战后体制”,成为“正常国家”,岂非损害了美国国家利益?

  假如华府放眼未来,是不难得出这一结论的。据此,安倍“拜鬼”所映射的日本右翼政治势力的大和民族主义以及历史修正主义,迟早将触犯美国国家利益,到时候逼迫美国改变在亚太地区军事存在的现况的国家,将不是中国而是日本了。这应该是安倍“拜鬼”以后,美国主流媒体纷纷予以恶评的缘由。

  设若如此,对北京而言,安倍“拜鬼”之举,岂非佳音吗?何忧之有呢?

  作者是斯坦福大学

  国际安全和合作中心研究员

  作者:薛理泰

本文链接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