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川普和中国痞子

  我在《鲁迅是打不倒的巨人》一文中写道:外国有好人,有坏人,有魔鬼,就是罕见痞子。但目前美国共和党总统参选人的房地产大亨川普(中国译:特朗普)就是一个西方不多见的痞子。

  痞子,中国人最熟悉。无论是虚构的阿Q那种低级痞子,还是现实中李敖这种文化痞子,这类人在全球所有种族中,华人占的比例最高,段数也最高。痞子,就是没底线、没准则,是非可以胡乱搅和,言论行为可随机应变,“我赢、我赚、我的风头”才是他追逐的最高目标。这种人在西方真是少见(虽然现在是日趋增加的倾向),所以大多数美国人根本不了解、不懂得这类人的本质和危害。

  川普四年前就高喊要选总统,在媒体上嚷嚷了一阵子,最后没出来,被指不敢公布报税单。在过去三十多年来,川普一路都是做事高调张扬的媒体宠儿。记得我初来美国的八十年代末,川普因和第一任妻子闹离婚而登上各种小报(tabloid)头版;以后这些年来,他作为商界名人、并参加电视真人秀等,经常见诸报端。川普的张扬风格是人们熟知的,所以他这次参选总统,同样被认为就是为了出一把风头,一开始没有多少人拿他当回事。但让几乎所有观察家跌破眼镜的是,川普因强烈抨击美国的非法移民问题等,居然民调迅速窜升到第一的程度。

  迄今为止,共和党已经进行了六次电视辩论,川普每次都在状况外,不仅对外交内政等议题都不知所云,而且傲慢无礼,不仅自我吹嘘到不像个成人,更随口贬损主持人和其他参选人,并扬言起诉批评他的媒体。但出乎绝大多数评论家的意料,川普靠一路口出各种“政治不正确”的狂言,人气继续上升,持续保持民调第一。

  很多读者都已熟知,他的随口胡言乱语包括:骂福克斯女主持人浑身上下都冒血;说墨西哥政府给美国送来毒品贩子、强奸犯,他要把一千二百万非法移民全部送回去;说要把美国在中国和墨西哥等地的大企业都拉回美国,以给美国人就业机会(根本不懂市场经济、自由贸易);说要限制所有穆斯林人进入美国,把恐怖分子的家人也杀掉等等;最近更发疯,说哪怕他“站在纽约第五大道向人开枪,也不会丢失选票。”这岂止不像一个总统,简直连个普通正常人都不是。

  而且他可以随口指控、随口否认自己说过的话,对任何错话都绝不道歉。他的言论已经不是什么“政治正确”或“政治不正确”,而是违背常理、超出文明人的范畴。无论左派右派的评论家基本都认为,其他任何一个参选人,如果像他那么乱说话,早就出局了。川普得到“豁免”有理由,有背景,有好处,更有坏处。

  相当一批美国右翼选民容忍、甚至为川普的言论叫好的原因主要有三点:其一,对奥巴马政府的一系列政策严重不满,尤其是在移民问题、黑人犯罪问题和反恐问题上;其二,对共和党政客对奥巴马政府的一路妥协不满;其三,被过去这许多年左派政客、尤其是左派媒体的“政治正确”言论给气昏了。对这些,绝大多数人都是敢怒不敢言,现在忽然冒出一个政治圈外有名的商人,一路乱骂,听来很过瘾。管他对错,就是要给他鼓掌。

  这有点像被管制了几十年的中国人,以前说话作文都得严守规矩。结果后来出现了以文坛巨骗韩寒为代表的一批中国人,放口开骂,什么脏话都敢在大雅之堂喊。而老百姓出于对“道貌岸然”的叛逆心态,就觉得过瘾,就叫好。

  川普现象正是如此。他一路乱说,结果民调不跌反升,其好处是,让很多左派明白,右翼美国人已经愤怒到何等程度;也让共和党政客明白,就为讨好所谓的中间派,说些政治正确的话,并不能提高自己的支持率(这次是越靠中间的,本党选民支持率越低,如俄亥俄州长)。川普这次出来“捣乱”的另一个好处是,让克鲁兹(Ted Cruz)显得不那么“极端、极右”了。如果没有川普,克鲁兹肯定是被指控为极右分子,不仅会遭到左派媒体的强烈抨击,在本党也会被打压(目前已经有这种状况,只不过程度降低一些)。现在有这么一个胡言乱语、什么都敢说的川普在前面冲,就彰显出克鲁兹虽然被认为“极端”,却是一个真正追求保守派理念的君子。

  但川普现象带来的这几点表面上的“好处”远不可和他给共和党、右翼带来的破坏相比。没错,除了那些胡言乱语之外,川普也的确说了不少很多共和党选民的心里话,在某种程度上,他当然也是要推动共和党的理念。但问题是,无论他说什么,都没有多大可信度;因为这种人不仅遇到压力就会变卦,而且只要人气(或其它跟他个人利益有冲突的因素)一转向,他就会转向。为什么呢,如前所述,就因为原则理念不是这种人追求的根本目标,他自己的利益、风头才是高于一切的。这种人去经商赚钱,赢输主要是他个人的事;但让一个风头狂去从事公共事业就是灾难。

  用英语说,他就是一个Attention freak(风头狂,人来疯)。风头狂主要有两类人,一类是作惊人之语(川普是这类的代表);一类是作秀(罗马教皇方济各的表演最到位)。中国人里这两类都大有人在(无论是亲共的还是反共的),且表现远比他俩更突出。

  风头狂为了自己的风头而口出狂言。他往往有些性格特点,也有超出一般人的表达能力,所以他敢说话,尤其说那些普通人想说却没胆、也没能力说的话,于是他就人气冲天了。这种人表面上是在追求某种理想,但实际上是“为风头、为人气而奋斗”,什么规矩、准则全抛脑后。这不仅是痞子的特色,更是二手货的特质。“二手货”是美国哲学家安。兰德创造的表达,主要是指缺乏独立思考、人云亦云、(尤其是)非常依附他人对自己的论断而生存者;人群的欢呼,就是这类人的天堂。

  当正向价值、大众的心声和他自己的利益在一个轨道上的时候,这种人的确很“敢言”,因为他清楚,自己的言论,貌似出格,却颇有人气,不仅没损失,还能给他带来名利双收的利益。但当一种价值(无论正向负向)和他自己的名利不在一个轨道上的时候,尤其是和他自身的利益发生冲突时,他就会立刻转向。这就是这类人为什么常常变化、自相矛盾的根本原因。这类人的变化,不是在追求真理过程中真诚的思想转变、心灵成长,而是对时局、个人利益权衡后的结果。

  这类人脑子里压根就没有原则、理念、底线、尊严这些概念。如果说有,那他的准则就是大众的风向,他的底线就是自己的切身利益。这种人是非常现实的,绝不损失,绝不吃亏。

  这点,台湾那个恶棍作家李敖说得清清楚楚:“我一点亏都不吃的。我这人就是这样,绝不吃亏。”(谁跟“绝不吃亏”的人沾边,谁就注定倒八辈子霉)。中国那个文坛巨骗韩寒也直言不讳地解释:他是哪边人多往哪边倒——肯定站在大多数人一边。他说:“在中国为了安全起见,我肯定站在发出呼声最多的派系里,我比他们都有名,如果我跟他们说的一样,那些人肯定会觉得找到了代言人,就会纷纷夸我,太牛X了,太对了。”南都周刊:“那你就是安全的。”韩寒说:“对,因为他们都痛恨权贵,批评政府,这些事本质上都是没错的。”他甚至很得意:“我是说真话的既得利益者。”这几句话真是够坦白的:批评政府是因为顺风向,既不是出于个人理念,也不是目的,而是他通向个人风头和名利的手段。他要的是,人们“纷纷夸我,太牛X了,太对了。”

  正因为如此,当说真话没有既得利益,甚至可能会有损失的时候,他就是另一番表演了。“韩三篇”和李敖的中国行、北大演讲都诠释了这种人的生活哲学。再比如,忽然以各种“出格”之举反政权而名利暴增的某画家,忽然之间又可以变脸为专制辩护。这类人还特有为自己的变脸找理由的本事。

  这种人的转向(变脸)所带来的坏影响远比他曾批判的“坏人”更坏。因为他们用宣扬你这边的价值而建立了声誉和影响力,他一旦转向,也会有相当一批(经常还是大多数)头脑不那么清楚、喜欢跟时髦、跟风流人物的“群众”跟他转向了,认为这么一个有影响力的人物说的话肯定是有道理的。

  比如韩寒(且不谈他的假),靠讨老百姓喜欢的“骂政府”言论赢得了一大批粉丝,他忽然一转向,像成龙一样说中国人不适合民主、不配自由时,认同他的道理的人就会比认同成龙的多多了。再比如,以反共、批共而赢得声誉/荣誉的人,出来歌颂中共的监狱多么“有进步”、“人性化”,那影响力可是比《环球时报》要大多了。再比如李敖,反国民党专制,却歌颂共产专制……

  这些会变脸的人最突出的特色,就是他不仅要无声无息的金钱利益,他更要风头、要荣耀、要得意、要做老子、要你们都来谄媚我……。对他们来说,要风头之瘾超过要毒品。

  有人实在没什么招数吸引风头,干脆就脱个赤条条,或找一帮人举中指,或频频把逛窑子用语搬上公共场所。表面上,是以此类“惊人”之举挑战共产世界的虚伪;事实上,其更大的目标是吸引眼球。这种东西的确能吸引一批叛逆者(表面上很多),却会让更多人(沉默的大多数)避之不及:如果反专制者就是这么一帮胡作乱闹的人,那还不如将就现状呢。且不说这些人最会瞬间变脸,即使他们真赤条条地玩命跟统治者拼,我也认为,这类风头狂们起到的副作用大过正向推动力。

  人追求名利当然没什么错,这既是人的天性之一,也是促个人奋发、促人类前进的动力。但是,一个人只要把个人风头和自我虚荣(而不是真正追求理念、建功立业)摆在第一的位置,他就很容易放弃 “价值、理念、尊严”这些古往今来那些最优秀的人们用生命追求和捍卫的东西。对真正的君子/绅士来说,当自己认同的价值理念和自己的现实利益发生冲突的时候,他会沉默地选择放弃个人功利。而在痞性的风头狂那里,他是连想都不想,甚至都没有这些概念的。

  比如川普,他的每场演讲不是像其他候选人那样抓紧机会宣讲自己的理念,而必定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强调自己是民调第一,时刻不忘“我、我、我”。他在演讲中真的就这么自己喊“川普、川普、川普!”令人不期然想起也有中国人这么演讲,首先连喊几遍“我是XXX,我是XXX,我是XXX”。让“我”的风头最劲才是最最重要的。

  川普已经是亿万富翁,金钱已没有足够的吸引力。要过风头瘾,不仅要语出惊人,还需要吹牛——“我是伊斯兰国最强的敌人” ,“我是希拉里最恐惧的梦魇”,“我美丽的一部分是因为我非常有钱”,“我的智商是最高的之一,不过你们不要觉得自己太蠢,或有不安全感,那不是你们的错,”等等二百五语言。他八十年代末跟第一任妻子闹离婚前就渲染有五十亿美元身价,可他现在却只有四十亿(据福布斯),说明不是那时候过度夸张,就是过去近三十年里不仅没赚钱,还赔了十亿。即使现在他也把身价夸张一倍,说有八十亿。很多人居然就相信这种胡乱吹牛的人最能搞好经济,实在是荒唐。我现在认为,川普连个好的商人都不是,他肯定是连吹带侃,忽悠了不少根本不懂这回事儿的美国人。

  把牛皮吹破天当然更是中国痞子的一大特色。反正吹牛皮不会被罚款,还会有被几千年要求的“谦虚”而压扁了的多少亿人叫好,于是越狂越有人气,那就吹吧。中国的牛皮大师数不过来,但没人能吹过极品痞子李敖:

  “我生平有两大遗憾:一是,我无法找到像李敖这样精彩的人做我的朋友;二是,我无法坐在台下听李敖精彩的演说。”“当我要找我崇拜的人的时候,我就照镜子。”“中国有史以来,没人能像我这样集正义、力量、勇气、真诚、血性、智慧、博学和活泼于一身的人了。”可这么一个“优秀绝伦”的“人”,忽然就把自己的正面裸体(比人体还大的)照片拿到立法院的台上去展览了,跟猴子没两样。就这么一个13点,你都没法提他干的那一摞子缺德的事儿,那可是比猴子坏千百倍。

  其实对这类“狂人”,用精神科医生的专业术语说,就是“mental disorder”(人格障碍)。什么叫人格障碍呢?他不是真疯(那是disease),他不会去杀人放火,经营自己的时候还超出常人地精明,但就是会忽然进入“未成年”状态,更对损人利己毫无感觉。

  由于美国的文明和媒体制约,川普当然远远无法玩到李敖、韩寒的段数,但也是“耍”到这个社会能容忍的极致了。就这么个胡言乱语、没有准则底线、更完全不可信赖的人,无论目前人气有多高,都是共和党的灾难——他应验了左派媒体对共和党、保守派的妖魔化:他们没人性(要赶走所有移民),他们是充满偏见的老顽固(拒绝所有穆斯林进入美国),他们是种族歧视、性别歧视者,等等。

  川普不仅糟践共和党,他现在更是民主党的最大救星。为什么?因为除了川普以外,其他任何一个目前的共和党总统参选人,无论能力大小,个人魅力如何,都能打败希拉里;只有川普成了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可能被希拉里痛宰,让民主党把美国继续拖向社會主義灾难。

  川普如果赢了共和党初选,那真是共和党的一劫。再万一他真成了美国总统(尽管可能性很小),那就是美国的耻辱。正如保守派评论家Gorge Will所说,“还有什么令人厌恶的德行他(川普)没有?从根本上来说,他是一个令人悲哀的人物。他的吹牛癖是他没自信的证据。他极端需要通过他人的认可来满足他的自我欣赏。他不断宣称自己多么有自信,恰恰展示了他的不自信…… 川普可能一场初选也赢不了,那到三月中旬我们全国的耻辱就会结束了…… 但是,如果川普成为共和党的候选人,那恐怕到2020年也不再有保守派的政党了。”

  任何正向的事业都是靠君子、绅士的领导完成的。近年共和党出的美国总统,无论是里根,还是布什父子,无论他们出过多少错误,最起码他们都是绅士,更别提美国的建国先贤们了——那是一批追求理念价值高于一切的思想家、哲学家。奥巴马的当选,已经是对传统美国价值的一次重挫,如果再来一个川普痞子总统,那真是美国难以承受之重。但我不相信会有那样的结果。

  原载“自由亚洲电台”

  作者:曹长青

本文链接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