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英国人为何要退出“欧盟”

  欧盟的前身是欧洲经济共同体,当初由六国创立。1993年扩为欧盟(由原来的经济共同体,变成政治经济联盟),现已有28国成员,总人口5亿,是全球除中国和印度外最大群体;其经济产值18万亿美元,超过美国的17万亿。

  法兰西的拿破仑帝国梦

  对扩大欧盟最兴奋的是法国,因巴黎多年来一直梦想有一个以它为中心的欧洲,以此夺回当年拿破仑帝国的“辉煌”。法国前总统德斯坦(Giscard d‘Estaing)主持起草的“欧洲宪法”,想模仿美国的建国之父,通过一部宪法来联结整个欧洲,成为一个“新的联邦”,和“美利坚合众国”对应,成立“欧洲合众国”。

  但“欧洲合众国”的创立者犯了时空错误。美国虽然也是联邦,但它是一个完整的国家,有统一的货币,统一的税收、统一的财政,统一的军事和国防政策,统一的外交,联邦政府对50州在国防和外交上有绝对的主导权。而且由全民直选总统,组成中央政府,统领全国。

  而欧盟不管扩大到什么规模,都无法按一个统一国家的模式运作,因为它无法统一经济,28国有不同的税收标准,不同的财政预算,不同的通膨比例,不同的失业率,不同的经济增长率。虽然欧盟中的19国统一了货币,建立了欧元区,但离开上述条件,这种统一货币,根本不能真正统一经济。

  简单的一个例子,有些原东欧国家的人均收入还不到北欧国家的五分之一,这种反差巨大的经济怎么能够统一?所以美国前联储会主席葛林斯潘曾直言,北欧和南欧国家之间的经济收入和生活水准差距太大,欧元区这种统一货币方式早晚失败。

  另外,从政治上,28国各自有政府,有政党。这个国家左派执政,那个国家右派上台,而左右两派是根基上不同的两种意识形态,怎么可能在同一时期形成欧洲统一的声音?尤其是,怎么可能采取统一的政治、经济政策?

  像当年美国对伊拉克战争时,欧洲就严重分裂,当时东欧的10个国家和英国、西班牙、意大利、荷兰、丹麦等18国坚定支持美国,而法国德国杯葛反对,欧洲空前分裂。所谓的“欧洲合众国”真的对28国政府像美国联邦政府对50个州一样具有行政领导权吗?根本不可能!

  比联合国更糟的“扯皮中心”

  欧盟光官方语言就有24种。28个经济高低不平、语言社会背景不同、大小不一的国家怎么可能统一执行?

  而且“欧洲合众国”更难以解决的是大国的地位和小国的权利问题。欧盟的大国,德国、法国、英国,是世界七大工业国之一,都有六千万以上的人口,而欧盟最小的成员国卢森堡的人口仅53万,不到法国的1%。

  如按“欧洲合众国”宪法草案,任何一国都对外交、军事、税收政策有否决权,那53万人的卢森堡,就可否决5亿人口的“欧洲合众国”的决议。这样的“合众国”恐怕任何一项政策也统一不了,会是比联合国更糟的“扯皮中心”(联合国才有5国拥有否决权,就已经很难干成任何事情了)。

  虽然美国的50个州,也是这样(人口和面积)大小不一,但美国建国先贤早就注意到这个问题,从一开始,就用参众两院的制度,来平衡(解决)这个问题。

  美国用参议院来保证小州的权利(每州不论大小,都有两席联邦参议员,所以50州产生100名参议员)。美国人口最多的加州是最小州怀俄明州的74倍,但两州照样都有两名联邦参议员。这不是太不合理了吗?但美国建国先贤最早就注意到保证大州小州在联邦层次上的权利平等,这也是那些小州当初同意加入联邦的原因之一。

  同时美国建国先贤又设立按人口比例产生的众议院来平衡(弥补)。加州人口近四千万,就可产生53名众议员。怀俄明州人口54万,只能产生一名联邦众议员。这样“参众两院”就构成了某种平衡(相对合理性)。

  而欧盟就没有这种按国家和人口而设立的“参众两院”制度,而是国家不分大小,都有对整个欧盟决议的否决权,就等于28个成员国都有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那样的否决权,这本身就会众说纷纭,政令难以统一实施。

  “欧洲合众国”的奇想,如同美国要联合墨西哥、巴西、智利、阿根廷、洪都拉斯、尼加拉瓜、海地、瓜地马拉等所有美洲大陆的国家,成立一个“美洲合众国”,来统一货币,统一税收、统一对外政策,统一国防和军事一样,完全是个不可操作的乌托邦幻想。

  强烈主张自由经济的前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一直反对欧洲统一货币,认为欧盟是“社会福利政策的试验品”。她甚至说,建立欧盟和统一货币“可能是当代最大的一个愚蠢举动”。

  欧洲是世界灾难的发源地

  欧洲的“愚蠢”远不止这些。撒切尔夫人曾说,“在我生活的岁月中,我们所有的问题都来自欧洲大陆,而所有的解决方法都来自全世界说英语的国家。”两次世界大战和共产革命,都是从欧洲大陆的德国和俄国开始的,而正是英美这两个英语国家挺身而出,抗衡并击败了左(斯大林)右(希特勒)两股邪恶势力。

  历史上仅仅是德国这一个国家就发动了两次世界大战!俄国则最早实践了马克思的暴力革命学说,建立了共产政权,向世界输出共产主义。更早些时的法国大革命则开了暴民政治、群氓革命的头,后来的拿破仑帝国则树立了武力征伐和杀戮的典型。法国人发明了断头台,德国人发明了毒气室,俄国人发明了古拉格。而这一切,都是“乌托邦幻想者”要统一欧洲、征服世界的恶果。

  当年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宣称,共产主义这个乌托邦“幽灵”正在欧洲徘徊,结果一场共产实验,导致全球一亿多人无辜丧生。

  今天,这个在欧洲徘徊的“欧盟”社會主義乌托邦“幽灵”,将遭到英国人民的挑战,英国这个星期将公投,决定是否退出欧盟。

  按目前民调,主张退出者超过“留守派”。如果英国最终是退出,将对欧盟是重大打击,而且主要是在心理层面,他们的乌托邦梦想被震醒,形成多米诺骨牌效应,导致更多国家退出。

  从欧元区的希腊危机(社會主義大锅饭),到英国要选择退出欧盟,都是一种预兆:所有的乌托邦都注定以失败告终。

  ——原载《长青论坛》

  作者:曹长青

本文链接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