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蜀:《环球时报》的极端倾向可能把国家推向险境

  太平洋战争中日本媒体对国民的刻意误导、对战争的推波助澜,战后已经而且还将继续遭到清算。最近的成果,是日本学者前坂俊之的专著《太平洋战争与日本新闻》。这本书已经由中国学者译出并在去年由中国的新星出版社出版,我认为《环球时报》诸君需要人手一本,认真学习,深刻领会,吸取教训。

  我的这个念头,起因于《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先生对吴建民公开批评《环球时报》的回应。老实说,这个回应让我很不爽——它强化了我对《环球时报》一直以来的判断,即《环球时报》正扮演战时日本媒体的角色,通过自己的极端主张,越来越把国家推向极端。

  我其实不在意胡锡进与吴建民的辩论细节,个人观点尽可见仁见智。我在意的是胡锡进对媒体的定位。他认为媒体天然属于鹰派,全世界如此,“西方”尤其如此。但我们知道这根本就是撒谎。以“西方”排头兵美国而言,无论是几十年前的越南战争,还是十多年前的伊拉克战争,美国媒体的反战声浪难道还缺么?

  倒是有一个所谓“西方国家”,即太平洋战争中的日本,其媒体定位跟胡锡进先生的媒体定位完全吻合。如前坂俊之在《太平洋战争与日本新闻》所披露的,作为侵华战争起点的“九一八事变”,只是少数少壮派军人的冒险,日本政府及军界高层本来不认同,如果当时日本的主流媒体能群起抨击这种冒险,及时引导民意,日本政府未始没有遏制军部极端势力的可能。但当时日本媒体没有这样做,反而选择了与狼共舞,支持侵华战争,让军部极端势力不断坐大,最终绑架了整个国家。迎合军部极端势力的战争鼓噪固然给日本媒体带去巨大的战争红利,却令整个国家几乎玉石俱焚。

  一个正常的国家,媒体生态一定多元。无论对外或鹰或鸽,都仅一家之言,都有其对立面,其谬误很容易在竞争性的言论市场被揭穿,极端主张、极端势力也就难成气候,鹰或鸽就都不是大问题。但战时日本媒体显然不是这样,严厉的媒体管制令异议难有立锥之地,媒体丧失了起码的自净功能,极端主张、极端势力不受制约地大行其道,直至绑架国家。这是战时日本媒体最惨痛的教训。

  不幸的是,今天的《环球时报》无视这一教训,似乎铁了心要重蹈覆辙。如前所述,正常媒体生态下,定位鹰派或鸽派都不是问题。但当下中国并不存在正常生态,媒体管制之严厉天下共知,国际问题报道则是媒体管制的重中之重。《环球时报》之国际媒体报道权属于典型的特许权,几乎没有任何媒体可与之平行竞争。也正是这种特许权,赋予胡锡进特有的傲慢,以至在与吴建民论战时,不自觉地以整个媒体行业的代言人自居,而非仅以个别媒体即《环球时报》代言人自居。特许权或者说垄断权是一种巨大的权力,必须具备强大责任伦理和平衡能力的人才配拥有。傲慢的胡锡进显然不配。于是《环球时报》可以公然定位一极即定位鹰派,公然以鼓吹好战、制造战争边缘为己任,与当年日本媒体之战争鼓噪几无二致。这对国民心理的毒化作用,怎么估计都不过分。

  《环球时报》与当年日本媒体几无二致的另一个极端,是战争边缘鼓噪与“反西方”宣传相辅相成。日本当年的战争鼓噪,以“反西方”为其几乎全部的理论基础。对西方、对白种人的强烈仇恨,洋溢于其战争鼓噪的字里行间。此一衣钵为《环球时报》所继承。《环球时报》昨天的社论《中国防火墙必将得到历史正面评价》,就是这方面的经典之作。“西方”、“西方媒体”、“西方国家”,在这篇社论中统统以“敌人”形象出现,都属于“亡我之心不死”的撒旦角色。而这是《环球时报》一贯的调门。其对西方刻意妖魔化,其在东西方民族之间刻意制造仇恨与对抗的努力,丝毫不输当年日本媒体。

  如果说当年日本媒体是在疯狂追逐战争红利,那么今天《环球时报》的极端主张,无疑是在疯狂追逐战争边缘红利,事实上也的确带来了发行量和广告量的飙涨,令《环球时报》更加亢奋,更加乐此不疲。但一如当年日本媒体追逐战争红利以牺牲国家利益为代价;今天《环球时报》疯狂追逐战争边缘红利,同样有绑架整个国家的危险,同样以牺牲国家利益为代价——《环球时报》的战争边缘鼓噪及露骨的“反西方”宣传,极大扭曲了中国的国家形象,给全世界一个印象,似乎经济腾飞的中国正忘乎所以,越来越像当年日本,越来越失去起码的克制与理性,越来越对国际秩序及世界和平构成威胁。于是,《环球时报》的极端主张越得势,中国政府“和平崛起”的承诺在国际社会越失去信用;《环球时报》的极端主张越得势,就越是为围堵中国准备充分的理由。而《环球时报》所有这一切,竟无不以“爱国”之名,令人啼笑皆非。

  相比于二战前的世界,今天的世界其实已经改变很多,文明很多。国人的文明观,国人对世界的认知,亦须相应改变和提升。这正是当下媒体的责任。但《环球时报》对此没有兴趣,其所描述的世界,始终只有敌意,只有仇恨与阴谋,只是丛林与黑暗。这种极度的偏执简直就是一种心理疾病。如果媒体生态是多元的、均衡的,有这么一家或几家有病的媒体倒也不是大碍。但在严厉媒体管制的背景下,国际问题报道一家独大的背景下,这种病就是找不到解药的病,可能致命的病。是到对症下药的时候了,决不能放任这种病,任其置整个国家、置十三亿同胞于险境。

  作者:笑蜀

本文链接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