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震:究竟谁是最大的民主国家

  西方媒体和舆论总是把印度说成是“最大的民主国家”,美国总统奥巴马和印度总理莫迪会面时,也说什么加强“两个最大的民主国家”之间的合作,等等。另外,西方媒体也把香港的反对派说成是“泛民主派”,而把维护基本法的党派说成是“建制派”,我们许多媒体也在无意中接受了这种说法。殊不知,这种说法本身就是一种价值观操作,其目的是把中国排除在“民主国家”的行列之外,使人们形成中国是非民主国家的价值判断。

  与“人权”“自由”等价值概念一样,“民主”是具有二元对立或定性的价值概念。一旦命名,就会形成民主或非民主、自由或不自由、尊重人权或不尊重人权的评估或判断。我们必须摆脱西方的话语操作,避免落入他们的话语陷阱之中。我们不仅要批评西方民主的虚妄性,而且一定要阐明我们国家的民主性质,要认真对待民主价值的命名权,争夺民主价值观的话语权。

  首先,我们要认识到西方的民主只是民主在当下历史条件下的一种历史形态。当下西方的民主形态是21世纪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制度体现,其本质仍然是维护资本利益的有效机制。另外,我们也必须认识到,西式民主在不同国家有着非常不同的表现形式。西方民主都不是一致的,凭什么要用他们的民主标准来判断世界各国民主与非民主的分野呢?

  其次,我们要认清西方的民主形式未必适合其他文化背景和不同历史发展条件的国家。“阿拉伯之春”和“茉莉花革命”等惨烈现实告诉我们,一个国家如果没有稳定和秩序,不仅难以享受民主成果,其结果甚至会与文明进步的目标背道而驰。

  再次,我们要确认我国的政治制度是属于民主制度范畴的,我们的民主制度是真实的、有效的民主。中国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就是当代中国的民主制度,在这种制度下我们的人民代表不仅按人数比例选举代表,而且让中国的各民族、各阶层都有自己的代表参与国家事务的协商和决策,实现了国家领导人依据制度设计换届,并按照选贤用能的原则把一批又一批的领导者推到各级领导岗位上。不像某些国家,尽管有着民主之名,却在资本和利益集团的运作下,只能在某几个有势力的政治世家中选择领导者。当然,我们的民主制度也在发展过程中,仍有很大改善和提升空间。

  最后,要论证我们的民主制度是最符合中国历史发展实际的民主,也是最有利于中国人民根本利益的民主形态。民主的目的不是为了民主的某种形态或形式,而是为了社会协商和社会善治。中国的民主不仅是政治的,而且涉及经济、文化、社会等各个领域;中国的民主不仅是投票权,而且是对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各领域中广泛问题的民主协商;中国的民主不仅是国家政治运作的层面,而且是在基层社会各方面的民主实践。正是有这样广泛而深厚的民主制度安排和民主实践,中国特色社會主義才得以激发全社会的活力,让我们短短几十年里就取得了快速发展的奇迹。

  总之,我们必须认识到,这个世界存在着各式各样的民主尝试,中国的民主也是真实的、有效的民主形态。由此,我们必须理直气壮地说,中国才是最大的民主国家,中国还是民主治理比较广泛而又有效的国家。如果我们不做此认定,就等于承认自己是不民主的国家了。

  (作者是北京外国语大学党委书记、中国文化走出去协同创新中心主任)

  作者:韩震

本文链接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