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永年:美国在南海的战略误判

  美国近期在南海的军事行动已经表明美国人确实在南海问题上出现了误判,这是美国亚太战略的错误计算。如今美国把中国视为竞争对手,而不是合作伙伴。美国通过与其盟友以及部分南海主权声索国之间的紧密合作来“遏制”中国。这样一个错误的战略将使美国付出沉重代价。

  从地缘政治上来讲,中美在南海并没有直接冲突,除了美国自己所定义的“航行自由”外。然而航行自由同样是中国的国家利益。如今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贸易国,中国超过80%的进出口贸易需要经过南海。阻碍南海航行自由显然不符合中国的利益,因为这将严重损害中国的经济发展。

  美国在南海的存在是被中国所承认的历史事实,但是过度的介入则会被中国认为是威胁。中国并没有自己的门罗主义,没有打算将美国在该地区的影响力驱逐出去。实际上,中国欢迎美国在该地区的持续存在以及它所提供的公共产品,其中就包括航行自由。中国的领导人一再表示他们欢迎并支持美国在南海扮演一个积极的角色。

  但是,美国对中国的意图与角色都误判了。美国把它的判断建立在其作为扩张主义帝国的历史经验以及根深蒂固的强权政治思想之上,而不是在于中国在该地区的外交表现。当小布什总统上台时,美国的新保守主义者把中国视为竞争对手,甚至是继苏联解体之后的又一个敌人,因而曾试图遏制中国。今天,尽管美国不再采用新保守主义的说辞,但其“重返亚洲”的战略依然反映了同样的思想。美国反复强调南海问题必须和平解决,不允许一个大国欺凌它的弱小邻居。

  美国的这种论调看起来颇具哲理,但对中国来说是有失偏颇的。鄧小平当年曾呼吁“共同开发”,把南中国海主权问题搁置起来。鄧小平认识到主权问题是一个无法解决的争议性问题;因而他提出共同开发的主张。然而,没有哪个国家做出积极的回应。多年来,正是这些比中国弱小的邻国们,尤其是越南,占领了南海绝大多数的岛屿、岩石与暗礁,并早在中国之前进行填海造陆。中国并非岛礁建设的肇始者,亦非首先“把前哨站军事化”之国。

  中国过去所犯的外交错误是当时没有在国际上大力声讨这种行径;相反,中国采取自己传统的“面子”外交方式,私下恳求这些国家不要这么做。正因为此,当中国照样行事时,这些小邻居却试图通过“国际化”来解决问题,令中国徒生懊恼。

  美国在几方面都把自己的对华战略打错了算盘。首先,作为一个崛起中的大国,富有民族主义传统的中国会抵御美国的战略挑衅。尽管中国老百姓有时候同执政党在内政事务上有不同的想法,但他们在任何涉及“核心”国家利益的问题上都会坚定支持政府。没有哪个中国人想让他们的领导人“放弃”中国在南中国海的利益。任何这么做的领导人都将给执政党的合法性带来危险。简言之,没有哪位中国领导人能忽视民族主义舆论。

  第二,对中国老百姓来说,中国政府的行动是无可非议的,因为这不过是中国对其它国家所为做出的正常应对而已。在胡錦濤时期,政府就因未采取任何有效措施制止这些国家在南中国海之活动而受到责备。习近平“积极有为”的外交,是在中国国内是受到强烈支持的。这种积极有为,就包括在南海的“主动”与“进取”。

  更重要的第三点是,中国有能力抵御美国。中国现在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尽管近来经济放缓,它的增长速度仍是世界上最快的之一。未来中国的GDP总值会变得比美国的还要高。虽然中国的人均GDP仍会小于美国,但总规模不可忽视。中国的技术积累已经达到了可以实现突破的阶段。

  美国介入南海无益于美国的国家利益;它的介入只会把各方带入了双输局面。历史上,中国及其邻居们数千年来和平地共存着。中国只有在被来自北方的少数民族殖民时才变得有扩张主义倾向。中国没有传教文化也没有传教式的外交政策。它的小邻居们也十分清楚这一点。很大程度上讲,美国及其盟友在南中国海实行的“统一战线”是源自美国的帝国使命与其盟友们本国利益最大化的交集产物。美国现在处于第二十二条军规式的进退维谷中而无法回旋了。

  虽然美国与这些国家在某些领域有利益的交集,但这些国家本国的利益最大化却并非一定是符合美国的利益。再比如说,美国和中国在国际领域如伊朗问题和北朝鲜核扩散问题还有气候变化上,都有共同的利益。把中国留在美国领导的国际体系内也是符合美国利益的。如果中国像冷战时苏联那般退出这个体系自立门户,那将是灾难性的。

  美国还错误判断了它能从中国邻居们那得到的支持。近日在美国加州安纳伯格庄园举行的东盟成特别峰会上,奥巴马与东盟领导人发表了一份联合宣言。宣言阐述了引导各国在促进民主和经济增长,尊重东盟中心性,抗击气候变化、恐怖主义与暴力极端主义,还有促进人与人联结等领域进行合作的原则。尽管南中国海局势紧张,宣言并未提及中国或南海问题。相反,宣言强调了像“以规则为基础的区域和国际秩序”,“和平解决争端”,“航行与飞越自由”,与“非军事化和自我克制”这样的原则。

  越南和菲律宾寻求美国采取进一步行动在南中国海遏制中国的要求被证明是无法引起其它东盟国家共鸣的。事实上,大部分东盟国家出于经济考虑想保持同中国的友好关系,以继续从中国的崛起中获益。它们欢迎美国的存在以制衡崛起的中国,但这仅仅是在军事领域而非经济领域。

  除此之外,中国还实行与美国殊异的周边外交政策。直到最近,美国已经对古巴实行了半个世纪的制裁。中国尽管与菲律宾近几年处于对峙关系,但中国没有终止与菲律宾的贸易与商业关系。许多中国人相信中菲关系的恶化更多归因于菲律宾的亲美总统阿基诺三世,只要新一位总统上台关系就可以正常化的。至于中国和越南的关系,两个国家执政党间继续保持着亲密关系,政府间关系亦然。越南最近的领导层更替也表明亲美领导人正在失势,越南与中国的关系预期将会变得稳定。这些因素表明中国及其邻国们已然意识到和平共处地缘政治的必要性。

  对中国来说,它仍继续坚持追求南中国海领土争端的和平解决。尽管面对来自美国的高压,中国展现了不动摇的毅力。对中国来说,最需要的是耐心。中国并没有帝国使命。中国虽然不欢迎美国的军事挑衅行动,但它也没有想要和美国打一场毫无意义的战争。作为世界上最古老的文明之一,中国从历史中吸取了珍贵的教训:一个大国的衰落并非来自另一崛起国的挑战,而是出于它自己的误判和错估。

  作者:郑永年

本文链接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